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紳士傑克

26

-

九月伊始,弱水在返校的公交車上昏昏沉沉地睡著。

“砰!”一聲巨響。

弱水猛然驚醒,與此同時,一道強烈的白光驟然炸開,她下意識地緊閉雙眼,抬起手臂遮擋。

“歡迎來到歐利蒂斯莊園,我是係統006,有什麼問題可以隨時召喚我。”

不帶任何感**彩的機械女聲響起,夾雜著滋滋滋的電流雜音。

弱水這才睜開雙眼,緩緩放下手臂,周遭的一切陌生且詭異。

眼前是一棟破舊木屋,周圍雜草叢生、高樹聳立,烏鴉嗄啞的聲音令人毛骨悚然,不遠處卻掛著一輪碩大的明月,迷霧瀰漫使月光滲著冷意。

“叮。”

突然的提示音讓弱水一驚,眼前竟緩緩投射出一張半透明的光屏。

光屏上赫然顯示著遊戲規則:

遊戲共四名求生者、一名監管者,求生者需共同努力,破譯5台密碼機逃出大門,若被監管者抓獲則為迷失。成功逃脫則壽命值 1日,迷失則壽命值-1日,每日所獲壽命值於後一日0點整結算。當前遊戲地圖:軍工廠。

啥...玩意兒?

弱水搞不清狀況,沉浸式密室逃脫嗎?搞挺逼真。

可是她記得自己明明在飛機上啊,難不成暑假熬了兩個月的夜讓自己熬出幻覺了?

“壽命值?”弱水眸光一閃,抓住了遊戲規則的關鍵,“是遊戲時間嗎?”

“壽命值為0您則會死亡。”係統毫無波瀾的聲音再次響起。

“死亡?就是遊戲結束?我就可以回家了嗎?”

“字麵意思的死亡,您的身體到那時會‘嘭’得一聲炸開,您就會融於自然,融於空氣,融於花草。”係統的聲線難得有了一絲波瀾,竟帶著愉悅的上揚,“以天為蓋地為廬哦~”

弱水嘴角抽動,腹誹:變態...而且...以天為蓋地為廬是這樣用的嗎?

嚇唬嚇唬人得了,法治社會,弱水自然不當回事,漫不經心地開口:“哦,那現在可以開始遊戲了嗎?”

眼前的場景逼真,弱水倒迫不及待地想體驗一把。

光屏上的遊戲規則早已消失不見,而被顯示著09764號直播間的介麵取代,弱水話音剛落,直播介麵上就彈出幾條觀眾評論。

【果然又是個不識好歹的新人主播,目測活不過2日。】

【家人們,冇意思,去旋轉小兔的直播間等你們,小兔姐姐會在密碼機旁跳擦邊勁舞。】

【上麵的兄弟,帶我一個。】

直播介麵右下角的在線人數也從13掉落為7。

“什麼意思?”弱水抬起手點了點眼前的光屏,竟有實感。

“我們為整場遊戲進行直播,遊戲外您可自行選擇是否開啟直播。觀眾打賞可用於在莊園內的日常消費,也可用於壽命值兌換,500莊園幣可兌換1日壽命值。”

弱水黛眉微蹙,冇由來地冒出一身冷汗,一切真實到可怕。

“以下為隨身物品,請自行選擇一樣。”

光屏上依次顯示出針筒、信號槍、地圖的圖標,圖標下是道具介紹。

針筒:可以在受傷狀態下治療自己。

信號槍:擊中監管者使其進入眩暈狀態。

地圖:可查閱最近3台未破譯的密碼機、逃生門、求生者和監管者的位置。

“我選信號槍。”第一局遊戲,弱水覺得自己得選個技巧性小但威懾性強的道具。

說完,弱水的手上便出現一把金屬製的信號槍,斑駁外殼下暗藏著湧動的危險。

“我靠,真槍啊?”弱水“蹭”得跳起,將手中的槍甩出幾米遠。

“遊戲中的一切均為虛擬,遊戲外也會自動消除,不會傷害任何一個求生者和監管者。”係統的聲音帶著一絲嫌棄。

“哈哈,原來如此。”弱水覺得丟臉,乾笑兩聲便撿起地上的信號槍彆在腰間。

“09764號新人主播準備就緒,遊戲開始。”

係統的話音剛落,詭異的音樂便緩緩響起,遊戲開始。

【主播長得挺漂亮,叫句哥哥,哥哥就告訴你電機在哪。】

名字叫“暗”的觀眾一連發送了兩條一模一樣的評論。

【是呀,要不跳段舞,哥哥也能告訴你監管在哪。】

有人跟著附和著。

麵具之下,人們肆意宣泄**與惡意。

弱水不屑地翻了個白眼,看著眼前的光屏礙眼,便點擊右上角的小窗將它收回。

“愣著乾嘛?快修密碼機!”眼前一個醫生裝扮的女子停下,誇張地喘著粗氣,神色慌張地催促著。

“啊?密碼機?”

女子看著弱水呆愣愣的樣子,眼神中透露著清澈的愚蠢,心中瞭然:“新手吧,跟我來。”說著便拉起弱水跑進了眼前的小木屋。

待女子停下,眼前便是一台密碼機,機杆亮著黃燈,高高擎著,從遠處就能看到。

弱水學著女子的動作在電機上隨意敲打著,腦海中竟自動浮現破譯方法,但無聊枯燥的工作讓她放鬆警惕,忍不住找女子交談。

女子名叫艾米麗·戴兒,是個醫生,可當弱水問及她是怎麼參與到這場遊戲時,醫生卻閉口不談,神色晦暗不明,隻丟下一句“專心破譯!”便不再說話。

【醫生:修機進度63%】

弱水的眼前突然浮現一行紅字,她詫異地扭頭看著醫生。

醫生感受到身側的熾熱目光,無奈地解釋:“你隻要在心裡想著發送某個信號,這個信號就能投送到每個求生者眼前。”

全息AR技術?弱水感到不可置信,暑假在家“閉關”了兩個月,世界就進化成這樣子了?連密室逃脫都配置這麼高級的技術了。

突然“biu”得一聲,弱水被一道電流擊中,身體往後彈開了好幾步。

“專心破譯,炸機會暴露位置。”醫生擦了擦額頭因過於慌張冒出的汗,語氣不耐。

可在她瞥見弱水痛苦地捂著手臂後,語氣又不自覺放柔,解釋到:“你看這個指針,偏移出灰色位置時要進行校準,不然就會像剛剛那樣炸機,會暴露位置給監管。”

“好的,不好意思。”弱水不敢再闖禍,便趕緊繼續破譯。

“啊!”一道慘厲的女聲從遠處響起,嚇得弱水一哆嗦,同時,眼前彈出【園丁倒地】的提示。

“是園丁,她被傑克震懾了,你專心破譯,我去救她。”醫生說著便跑向最近的窗戶,手腳並用得翻出,看著吃力得很。

真是個互幫互助團結友愛閃爍著人性光輝的好遊戲啊!弱水看著醫生義無反顧奔向同伴的背影,不禁在心中默默讚歎。

不過...傑克?震懾?

聽著一個個遊戲術語,弱水實在理解不了,傑克聽著像是人名,應該就是監管者了,震懾應該是他的一個技能。

弱水努力理順著,然後對自己讚許地點了點頭,自言自語:“哼哼,不愧是我,聰明!”

弱水眼前的密碼機倏然變暗,發出“噔”的一聲。

【4台密碼機尚未破譯】

“噔”

不知何處也傳來密碼機破譯成功的聲音。

【3台密碼機尚未破譯】

【園丁獲救】

【醫生倒地】

眼前的遊戲提示相繼彈出。

見遊戲提示功能如此強大,弱水試探地在心中發出疑問:另外一個隊友是誰?

【律師】

看著眼前浮現的提示,弱水心中一喜:那律師現在在哪?

......

遊戲提示不再出現。

弱水不滿地癟癟嘴,看來遊戲提示也隻能告訴玩家最基本的資訊。

如今的局勢,醫生已經半血狀態,但好在園丁已經被救下來,另外一個隊友是律師,剛剛那台密碼機應該就是她破譯的。

弱水運籌帷幄地進行了一波局勢分析,然後發現...毫無用處。

還是修機來得省心,弱水不再做讓大腦負荷的工作,安心地去找另外的機子。

但因不熟悉地圖,弱水不一會兒就被繞暈,明明看著密碼機杆發出的黃光就在不遠處前,卻被幾堵破舊的高牆繞住了,牆體濕滑粘稠,周旁的空氣也散著一股黴味。

好不容易跑到空地上,弱水已經累得半彎著腰大口喘氣,卻又在大口吸進渾濁的空氣時被嗆地猛然咳嗽,慘叫聲也接二連三傳來,園丁再次被抓獲,醫生也倒地。

弱水不由緊張起來,好不容易再次找到一台電機,冇想到一扭頭便看見一個帶著草帽的女孩被綁在眼前不遠處的椅子上,女孩手上緊緊攥著一個墨綠色的工具箱,而椅子旁滿是鮮紅的血跡和血腳印,這一幕的衝擊力讓弱水的雙腿忍不住哆嗦打戰,心臟也異樣地狂跳著。

【園丁:監管者在我附近!】

弱水這才注意到椅子不遠處的高挑男子,本局遊戲的監管者——傑克。傑克身前暈著紅光,英式燕尾服與複古高禮帽的紳士裝扮讓他與周圍的破敗格格不入,他單手背在身後,優雅從容地踱步,另一隻手卻被安上了鋼爪,張牙舞爪地開著,似是炫耀鋼爪上的血腥。

弱水還隱隱聽到傑克哼唱著柴可夫斯基的《四小天鵝圓舞曲》,本輕快靈動的音符在他口中束縛著,再緩緩吞出,吟唱著虛幻與詭異,好整以暇地等待燦爛絢麗的沉淪。

如此一出怪誕美學。

死變態...弱水腹誹,卻在下一瞬與傑克對視,她慌忙蹲下,本想碎步撤退,卻在摸到腰間彆著的信號槍時腳下一頓。

有槍!弱水瞬間鼓起勇氣,樹靠一張皮,人爭一口氣!一個持槍玩家被一個虛張聲勢的NPC嚇住,就棄同伴於不顧,太對不起她接受的九年義務教育了!

而且想到剛剛醫生奮不顧身救人的英姿,她更覺得自己有義務把互幫互助團結友愛的人性光輝發揚光大。

“嗯!”弱水在進行一係列中二腦補後堅定地點頭。

熱血歸熱血,小心謹慎還是少不了,弱水小心翼翼地貓著身子,藉著沙包的掩護,挪到距離綁著園丁的椅子最近的位置,才站起身,猛地往前衝。

傑克輕笑一聲,虛幻縹緲卻又蠱惑迷人,隨即竟進入隱身狀態。

這是傑克的技能之一——霧隱。

人呢?弱水大為震撼,見情況不妙,什麼正義勇敢全都拋之腦後,轉身拔腿就跑,卻仍結結實實地捱了一掌,霧氣在她背後散開,隨後又將她裹住。

“噗!”弱水吐出一口鮮血便癱倒在地,疼痛如千萬根細針瞬間襲來。

傑克看著眼前癱倒在地痛苦喘氣的女子,緩緩地勾唇微笑,隨即走上前,單膝跪地,用未安鋼爪的那隻手勾起她的下巴:“這位小姐,您還有一半血量,美人計冇有用的。”

紳士之下攜著一股獨有的狂狷。

【園丁,迷失】遊戲提示彈出。

“等下...我...我...咳咳咳咳咳...”弱水蜷縮著身子劇烈咳嗽著,又吐出一口鮮血,洇入土中。

傑克看著眼前女子滿頭虛汗,衣服也被浸濕,印著斑駁的深色,這般模樣不像是裝的,便挑了挑眉,緩緩開口:“請便。”

“謝...謝...”弱水氣若遊絲,疼痛密密麻麻地裹著她,彷彿全身被碾碎再攪著,她覺得自己下一秒就得翻著白眼去往天國了。

“你...在嗎?”

“我在。”係統的聲音響起。

“你...”弱水忍住罵人的衝動,“不是說...都是...都是虛擬的嗎?”

“是的。”

“為什麼...我覺得...我...要...疼死了。”

“因為您開啟了全息痛感。”

“我**”弱水忍不住爆了粗口。

“您冇有跟我說要關閉呢,我以為您喜歡全息體驗,我也是為您的體驗感考慮呢,您不會怪我吧。”係統本毫無感情的機械音竟在瞬間充滿泫泫欲泣的委屈。

“...現在關閉。”弱水翻著白眼,想著等遊戲結束一定得舉報這個無良商家。

“好的,已為您關閉全息痛感,請問還有什麼指示?”

弱水猛地一抽搐,痛感竟瞬間消失,但仍殘留著酥酥麻麻的癢意。

“滾。”弱水氣得咬牙切齒,不想再多說一字。

弱水不知,係統的這一操作讓她沉寂許久的直播間泛起波瀾,為數不多的觀眾開始你一句我一句地調侃。

【八二年的龍井——老綠茶了】

【不是吧不是吧,主播這是被係統坑了?】

【小白花主播x老綠茶係統,我先磕為敬!】

【同意樓上,主播彆死太快,我還想多磕幾天。】

【 1,主播彆死,我來打賞!】

觀眾打賞 100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