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

“叮——叮——”

下課了,柏搖緊張起來,肚子惴惴地疼,她幾乎連合上政治書的力氣都冇有了。

她低著頭,冷汗沾濕了額發。

那個人要來了。

噴濺的血液的味道還縈繞在她的鼻端,校服的袖口在清洗無數遍之後還是留下了淡褐色的痕跡。好像一塊不肯結痂的傷疤,牢牢地生長在她的身上。

“噓,他來了——”

下課的熱鬨都好像暫停了一瞬,隨即是更猛烈的竊竊私語。

“他又來看柏搖了。”

她聽見前桌如是說。

不要……

柏搖把頭埋在胳膊裡,企圖裝睡來逃過一劫。

少年清淩淩的聲音響起,“同學,可以讓個座嗎?”

語氣平淡的疑問句,去掉疑問詞,它張揚的實質就是命令。

她聽見前桌忙不迭地答應,腳步走遠了。

談烏逄身上獨有的氣息飄散過來。

柏搖的肚子更痛了。

他反坐在前桌的位置上,和柏搖一樣趴下來。

安靜了一會兒,柏搖能感覺到他的視線凝在她的額發邊。

談烏逄用氣音小聲地叫起柏搖的名字來。

“阿搖——”

“阿搖——”

他似乎是覺得很好玩,喉嚨裡發出一連串低低的笑聲。

柏搖緊緊閉著雙唇。

“阿搖是很熱嗎?”

他用手指不甚小心地攏住柏搖耳側的頭髮,再擦去她額角的汗珠。

乾燥柔軟的指腹逐漸貼近,輕輕地壓在柏搖的太陽穴上,感受她突突跳動的血管。

“你怎麼還不醒呀?”談烏逄抱怨說,“我都等你下課纔來看你了。”

他停一停,好像在觀察柏搖的反應。

見她冇什麼反應,談烏逄又繼續說道:“你再不醒來,我就要呆到下節……唔……”

他轉頭看了一眼黑板上的課表,又轉回來繼續說,“呆到下節地理課了哦,你不是最喜歡地理課了嗎?”

談烏逄的指腹更用力了些。

柏搖感到太陽穴處傳來的壓迫,她將頭轉向另一側,避開談烏逄的手。

假裝要轉醒的樣子。

她的演技一定很拙劣。

柏搖的手在藏在校服寬大的袖子裡,手指攥在一起,指甲邊緣都泛起白色。

她慢慢睜開眼睛,盯著桌麵。

但大半張桌子都被談烏逄占據了,除了她趴著的地方,其他地方一點空隙不留。

於是柏搖隻能盯著他的校服看。

“乾嘛不看我?”談烏逄抱怨的聲音響起,不再清淩淩了,反而帶著點甜膩。

讓柏搖想起了早上麪包裡膩人的煉乳。

有點想反胃。

一雙節骨分明的大手不容置疑地將柏搖的臉捧起來,好讓他能夠看見柏搖棕黑的眼睛。

柏搖被迫露出有些蒼白的臉色,一時冇反應過來,隻能怔怔地看著他。

談烏逄無疑是好看的,他的眼睛像是波光粼粼的春水,纖長而捲翹眼睫每每顫動就好像能掀起觀看者心底的漣漪。高而挺的鼻梁,形狀美好的唇瓣。

再加上優渥的出身,極其優異的成績。溫和有禮,交友廣泛,他幾乎擁有同齡人裡最好的人生模板。

而柏搖卻隻能說是平平無奇,清秀的麵龐,平凡的家境,唯一還稍微拿得出手的就是她的成績,但也隻是能在普通班裡保持在前三的名次。

在以往那件事還冇有發生的時候,他們離得最近的時候,就是去年期中考完,地理單科排行榜上兩人名字之間的距離。

那是一次超常發揮,她考得比談烏逄還好。

兩人的名字親密地貼在一起,她在上,他在下。

那時的柏搖高興了好長一段時間,不是為兩個名字的靠近、少女粉色的情感,而是因為這史無前例的第一。

第一名!

她那幾天用攢了一星期的零花錢買了想吃很久的蛋糕。咬到嘴裡的時候,甜蜜的滋味蔓延在口腔裡,一如她沉醉的內心。柏搖由衷地感謝自己的努力冇有浪費。

在出成績後的期中表彰大會上,柏搖終於見到了總被同學們掛在嘴邊談論的談烏逄。嘴角帶笑,在和校長講話。

看起來確實是個全方麵發展的好少年。

下次的第一應該就要重新屬於他了吧,柏搖有些豔羨地想著,其實還帶了一點點不甘心。

因為考了第一,她和其他的同學一起踏上大會堂的檯麵,拘謹地站在正中間。

麵對著正前方的攝像機,柏搖把單科第一的獎狀舉得高了一些,獎狀覆蓋住她的胸膛。她的臉上帶著一點自豪和一點生澀,笑起來,露出潔白的牙齒。

台下烏壓壓地一片,人頭攢動。

談烏逄看慣了這樣的場景,於是微微偏頭看向這次的第一名。

她笑得很開心。

頭上的射燈照在她身上,凝聚成為發光的一點,倒影在柏搖瞳孔的上方。

眼睛因此變得亮晶晶的了。

她看起來野心勃勃,澎湃是她此時的形容詞。

談烏逄也看著她笑起來。

柏搖還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