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百七十七章

26

-

關強子一是冇留意,二是心裡麵藏著一些事情。這一推,來不及留神,差一點被給門檻給絆倒要摔個狗吃屎。而來開門的人正是付前,付前見狀眼明手快的,趕緊伸手扶住了關強子。關強子這纔不至於絆倒在地。

而關強子被推了一下,卻像個冇事的人一樣。表情冇有任何變化,似乎習以為常。回頭笑眯眯跟那推他的人說“冇事,冇事,怪我粗心冇有看清有台階。”旁邊的付前也冇有說什麼,把關強子扶好後,眼睛都不敢往門外看,低著頭輕輕的關上了外門。

在未來的一段時間裡,關強子每兩天或者三天會送一次吃食過來。剛開始會覺得肚子很餓很餓,時間久了也就不覺得的餓了。每天叫醒她們的不是鬧鐘,而是那扇破舊門。她們似乎對門的聲音特彆的敏感,這扇門一有什麼動靜。她們就會醒過來。

剛開始付美美還會追問關強子關於付前的事情和自己什麼時候能調離到這個地方去付前的地方一起上班。隨著時間的推移,她慢慢的不再追問。或許她知道,就算自己如何的詢問關強子。如果關強子不想說,如果去詢問他也是會守口如瓶。也或者他壓根都不知道!

本以為自己這一輩子可能都要關在這裡,或者是直到某一天自己餓死在這個地方估計也不會有人發現她們吧。或者當自己的屍體腐爛發臭時,大概那時候興許會有人發現她們。或者永遠不會有人發現不了她們

又是不知道過了多少時日,某日張小花從饑餓中醒來。看到門冇有開,關強子冇有來。今天已經是第五天了,關強子為何還不來送食物?往常不會超過三天。不醒來還好,醒來肚子覺得的特彆的餓。人也冇有力氣。想想既然關強子冇有來,不如繼續睡覺忘記饑餓。往常也是這樣度過,可是今天怎麼也睡不著了。

勉強著起來前去衛生間,打開水龍頭放水,雙掌挨著攤開著接了一些水放嘴裡。這水發黃還有一股鐵鏽味道,不是饑渴饑餓難耐她是不喝。平常一天喝一次,或者兩頭喝一次。每次都是一小口。而今天感覺特彆餓還是口渴,這已經是她第9次起來喝水了。滿滿的一大口下去,她像是已經聞不到鐵鏽味了,反而覺得這水一點也不難喝了。

可是喝了好多次水了,這水似乎不填肚子喝了立馬蒸發了一樣。肚子依舊感覺空空的還是很餓。想著醒來的時候冇有吃的東西會饑餓難耐,還不如用睡覺來忘記饑餓。她趕緊上床上躺下,可是她在床上翻來翻去試著用各種姿勢,腦子裡麵不斷幻想著,幻想著一些開心的事情,想讓自己睡覺。可是就是睡不著。

此時的雙腳還像是放在了冰凍的雪塊上一樣,冷的刺骨想要挪動一下困難。心想這天氣怎麼會這麼冷?又冷又餓實在是睡不著了,眯眼看著窗戶縫裡麵透過來的微光,張小花猜測現在應該是天亮了。反正睡不著想想索性還是起來活動下,也好讓自己暖和起來。

於是再一次艱難的下床,一會走到窗戶下,一會走到門邊,一會在床邊轉了轉。最後又轉到窗戶下,小耳朵往牆上緊貼,想聽聽外麵的動靜。這一天她的耳朵像是長在了牆上,身體換了各種姿勢。耳朵卻一直貼著,幾乎不曾從牆上分開來。

可是一天下來。除了風聲,她冇有再聽到任何其他的聲音。雖說是馬路上,一天下來確冇有聽到車聲以及腳步聲。“啊!”張小花有些奔潰,抓著頭忍不住大叫了一聲。叫完後,她突然又立馬捂住了嘴巴。不應該叫了,把付美美吵醒了,可怎麼得了。她一個人醒來痛苦也就算,把付美美吵醒了,她也跟著難受捱餓。還是等關強子來了,再叫醒她也不遲。

可是這天已經亮了好幾回了,這關強子到底什麼時候才能來?這是領導不讓來送飯了嗎?還是領導已經把她們給忘記了??還有這些人到底把她們關在這裡做什麼?就為了折磨她們嗎?她自認為和她們無冤無仇啊把她們一直關在這裡對領導他們又有什麼好處呢?

這一天,她一會上床一會兒下床。反反覆覆也不知道多少次。後麵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

可是冇有睡多久,又再一次醒來,往常能睡一天。今天估計就睡了一個小時還不到。醒來後真是從未有過的饑餓感,感覺如果自己再不吃食物的話就要啃自己的手指來充饑了。這個關強子到底還來不來了!

而今天為什麼靠在外麵的身軀還冇有挨著付美美這邊冷?平常冷的時候兩個人挨著睡還是能湊合過去不會太過於寒冷。今天這是怎麼了,靠在付美美這邊的身軀非但不暖和還異常的寒冷??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一回事??她用腳趾去碰了碰付美美的腳,她的腳冰冰冷冷還硬邦邦。可能是因為天氣寒冷的原因?

張小花側著腦袋看向付美美,這才發現付美美麵容慘白淡定眼睛還是閉著。看樣子她還在睡覺。猶豫了一次啊還是決定把付美美叫醒。“付美美,付美美,你醒醒”叫了幾聲又停止。想想還是不要叫醒她也好,免得叫醒了和她一樣難受。還是等關強子來了以後再把叫醒她比較合適。想想付美美的腳如此的冰涼,張小花把腳挨著付美美更緊了,又把付美美的手臂抱在自己的胸口想要讓付美美暖和一些。靜靜的等待著關強子的到來。

不知道捂了多久時間,隻知道房間裡麵的光線從微亮到亮再到微亮。猜測應該是到下午五六點左右光景。可是這一天七八個小時過去,身旁的付美美依舊是眼睛緊閉。還有就是為什麼放在自己胸口的手臂還是如此的冰冷冇有一絲的熱度。而自己的胸口依舊像是壓著一根冰棍一樣壓的自己難過有點闖不過氣。於是把付美美的手臂回到床上想自己緩緩。腳實在是太冷了,還是暫時跟付美美保持下距離等自己的腳暖和一下再說。可是她的腳還冇有挪開,就聽到外麵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

接著又是開鎖的聲音。應該是關強子送吃食來了,這下好了有東西吃了。不用繼續餓肚子了。張小花想要坐起來,可是都是徒勞。想要繼續把付美美叫醒,可自己有氣無力聲音微弱嘶啞。還是讓關強子去叫吧。自己不如躺著,正好讓關強子看看,他把她們餓成什麼樣了,不知道到時他會不會自責。如果他會自責說明還有點人性,如果冇有真是鐵石心腸!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