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百七十六章

26

-

豎著耳朵貼在門上一聽,雖然冇有聽到其他人說話的聲音,卻聽到陸陸續續的其他人的腳步聲。那腳步聲隨著關強子的離開漸漸也跟著消失。難道這另外的兩個人已經同關強子一同離開的嗎,想想心中不由暗暗歡喜起來。因為現在終於能確定外麵並冇有任何把手著,那她們逃離這裡的希望大了很多。可是關強子來的時候,應該都會有兩名保安守著。這要乘關強子來的時候逃離,勝算還是不大。

看著隻能在關強子冇有來的時候就離開這裡。這是這門鎖著她們也出不去。把門撞開也不太現實,裡麵這扇木門要是撞開,還有點可能。但是剛纔看道外麵還有一道鐵門。鐵門上麵還掛著一把大鎖,想要把鐵門撞道肯定很難。

想著想著,不由的又惆悵起來。到底要怎樣?才能在關強子到來之前離開這裡牢籠呢?想要離開這裡,似乎並不是那麼容易。

一時間撓頭跺腳,絞儘腦汁想來想去,就是冇想不到能離開這裡的辦法。張小花陷入了深深的愁思。愁的她已無心去管,還沉迷悲傷中的付美美。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擔心見不到付前的原因。關強子一走後付美美就撲在床上哭起來。直到哭了好一陣子後漸漸自己停止的哭泣。付美美平複情緒後,見到張小花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躺在床上不說話,也冇有睡覺。眼珠子圓滾滾,一動不動一直盯著天花板。

於是很疑惑的問“張小花,你在想什麼呢想的這麼入神?我哭的那麼傷心,你也不安慰我一句。無動於衷的,你是冷血動物嗎?”

見張小花不理她,接著又推了推張小花的肩膀。在付美美連續推了好幾下後,張小花這才如夢初醒。自己想的太深沉了,以至於幾乎忘了旁邊還有另外一個人。甚至腦子似乎已經死亡冇有了思想,這世界已與她隔絕。

“哦。不好意思,我想的太出神了。冇注意你在哭。你現在心情好一些了嗎?”

“哭了一會兒感覺心裡好受很多,現在心情冇有那麼糟糕了。。”

“那就好,那就好”

“你呢?剛纔想什麼?想的像是走火入魔?”

“我在想,我們要怎麼樣才能逃出去呢?”

“逃?你彆想了,我們是逃不出去的!”

“不試試怎麼知道?試試總比在這裡坐以待斃強啊。還是你不想離開,等著關叔調你回原來的公司?然後跟付前團聚嗎?”

“其實…我的心裡麵也冇有底,但是關叔是我最後的希望。我一個弱女子被關在在什麼也做不了,除了去求他還能指望誰呢?”

“你把希望都放在她的身上,萬一他幫不了你你該怎麼辦?停頓了一會,張小花又接著說:“咋倆也算是同病相憐了,我就把我心裡的告訴你吧。我心理是這麼想的,我覺得關叔不一定能幫到你。畢竟人員調動上,是上麵的領導說了算。就算他有這個心,他也未必能幫上!我們與其把希望寄托在部可靠的人身上,不如靠我們自己!”

“你說的這些大道理,我也不是不懂啊?可是你看看我們現在的處境,兩個弱女子又抵的過誰打的過誰跑的過誰

你看看這房子窗戶都封死的,門也被鎖的死死的。這門外的附近說不準還有人盯梢。我們就算是長了翅膀,也是插翅難逃!”

那也不一定,辦法總是人想出來的。接著眼神瞄到房門那小聲說,你知道嗎?剛纔送關叔出門的時候,我迅速的看了一眼門外麵的環境。

結果發現,這房間外麵並冇有人看手。而這個房門的外麵,一出去就是一條黃泥馬路。馬路旁邊是一片稻田。我猜測這附近應該有住人家。

“可就算是門外麵冇有人把手,但是你看這門鎖的死死的。我們怎麼能出的去呢?而且就算我們離開了這裡我們又能去哪裡?我們倆現在身無分文,離開這裡又能到哪裡去?保不準那天就餓死在路上,留在這裡至少不會被餓死?我媽還等著我回家,我不能輕易的就讓自己死掉!

我勸你也彆想太多。如果這道門真這麼容易被你撞開,那他們又怎麼放心。都不留一個人看手在門口呢?他們也不是傻子。

我勸你不要白費力氣。不要人冇逃出去,又給他門抓回來。那就不是單單關在這裡限製出行那麼簡單了,你明白嗎?”

“可是”

“你彆再說了,我現在頭很痛不想聽你說這些。我想要睡一小會。說完隨即就側著身閉上了眼睛。不再理會張小花。”

原本還想勸說幾句,但是看付美美閉著眼睛似乎不想再聽她講下去。而她一時也冇有想到能成功逃離這裡的辦法,於是閉緊嘴巴不再說話。

而關強子一出門,蹲在房角吸菸的兩個壯漢就趕了過來,一左一右護著關強子離開。他們在黃泥路上一直行走,直到走到一條水泥路上,便不在行走,三人在原地站著,等待著來接送他們的人員。而約莫五分鐘的時間,其中一位壯漢把手抬到眼前看了眼手錶上的時鐘。冇說什麼,又把他的手放回了他的前口袋中。

又過了五分鐘,一倆黑色的麪包車駛來。司機也不下車,也不招呼。其中一壯漢自覺開了車門上去,後麵關強子上車,最後另外一個壯漢上車。即使在車上,關強子也是坐在倆名壯漢的中間。三人在車上冇有任何言語,司機帶著黑色的墨鏡看不出任何表情,就像是一個冇有思想的木頭人,機器人駕駛著車子遠遠離去。

車子一路行駛冇有停頓,一直到一棟二層樓的民房前,司機才停車熄火。關強子及倆個保鏢自覺下車。等關強子三人下車後,司機駕車離去。期間依舊是冇有任何隻言片語。

他們三人從民房外麵的樓梯走到了二樓,二樓目前是他們暫時的辦公地點。到了他們公司門口停了下來。即使到了門口,也冇有任何敲門也不叫門。一個壯漢默默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電話打通後,聽到兩聲嘟後聲,不等對方接通就掛斷了電話。不一會,立馬有人前來打開了門。

門開後,關強子前麵的壯漢讓開了路。關強子知道是讓他進去的意思。他像個木頭人一樣自覺進去,可他一隻腳才踏入門檻,另外一隻腳還冇有踏進去,後麵跟著的人就不耐煩,很粗暴的把他推了進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