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房間變了樣

26

-

原本晚上冇什麼事情,她們隻有睡覺。但是今天,兩人卻誰也睡不著。心裡麵怎麼也不踏實,不完全是擔心那李曉穎。

更多的也是擔心她們自己以後的處境。如果李曉穎出了什麼事情,而她們以後會不會也會步她的後塵呢?

翻來覆去,怎麼也就睡不著了。心中的思緒萬分而且都打著結,怎麼都無法解開。

等到隔壁安靜下來,還是付美美先開口了“張小花,你說隔壁那位。這都去了一天一夜,怎麼會還冇有回來?該不會是出了什麼事的吧?”

“應該…應該不會吧。”為了不讓付美美擔心,張小花隻好這樣說。同樣也是安慰自己。

可即使嘴上說的輕鬆,心裡麵還是擔心的要命。一天一夜還冇有回來,這也太不正常了。

而這康廣來的為人,她也是知道一些。表麵上看著斯文儒雅,其實是個粗暴無禮的大變態。

上次,她被虐待的差點都送了命。最後,還是依靠著心中的信念支撐活了下來。

但是心中的陰影,卻永遠揮灑不去。估計這輩子都難以忘記,時不時就會想起。

時不時她就變的絕望,時不時就想以死一了白了。她的手臂上,蜂窩般密麻的牙齒印,大腿上左一塊,右一塊的淤青。

甚至她的舌頭,幾番被她的牙齒狠狠咬住不放。真想直接咬斷一了白了…因為她真的痛不欲生,隻有死纔是唯一解脫的辦法。

可每每這個時候,她的耳邊就會響起他爸爸的聲音“

花兒,不要太貪玩哦。到飯點了,你媽媽已經做好了飯菜。你的大哥跟二哥,都已經就位。

就差你還冇有到位。現在。大家都眼巴巴,等著你回去開飯呢!”

每次她都想回幾句,可是卻又發不出聲來。但是她也並不難過,因為很快她的眼前,又會浮現出一副畫來。

她的媽媽在夥房忙碌,張陽斌,張陽武圍著飯桌,一人坐在一邊。而張陽斌的旁邊還有一個空位置,這是特意給她預留著的。

這是張陽斌給她留的專坐。即使張陽武想坐過去,也是不能的。因為會被張陽斌給趕開。

張陽斌還是跟往常一樣,皺著眉頭手撐著下巴,一會兒看著門口,一會兒又看看夥房。

而張陽武則是緊盯著夥房,一會兒看看張陽斌,最後以為冇有注意,時不時就往嘴巴裡麵塞塊瘦肉。

時不時又撿起一個豆角,放到他的嘴裡。最後還要背過去吃,以為這樣就不會有人發現。

確實他偷吃的很成功,真的並冇有發現他的行為。因為冇有人阻止。眼睜睜看著張陽武,一塊接著一塊的瘦肉放到嘴裡。

木盤子裡麵就剩下一肥肉與辣椒,她忍不住就大叫起來。“媽媽!張陽武在偷吃啦!張陽武在偷吃!”

雖然最後,冇有任何人聽到她的呼喊,她很是著急。最後叫出聲來,好幾次還吵醒了旁邊的付美美。…

難怪每次吃紅燒肉的時候,總是隻剩下肥肉。還以為是豬肥的原因,不想原來是張陽武偷吃。以前怎麼冇有想到呢?

不行。回去了以後,一定要向她的大哥張陽斌,還有她的媽媽,舉報張陽武的行為!…讓他們以後有所防範才行…

就這樣她的舌頭保住了,冇想到還是因為張陽武。不過更多還是,因為她的媽媽。

她想她的媽媽。想念媽媽做的紅燒肉,想念媽媽的絮叨,更想念媽媽身上的味道…。

為了能再重會媽媽的懷抱,她活了下來。可雖然活著,同時也痛苦著!痛到現在,喜歡上了饑餓的感覺。

因為饑餓的時候,肚子會很難受。而肚子一難受,心中的痛苦會減少幾分。對於她來說。每一天都在勉強堅持著,也不知道那一天…

而那李曉穎,年紀還那麼小,還未滿十八歲。還是個未成年,什麼都不知道,跟她一樣糊裡糊塗。

本來應該好好享受青春時光,現在卻要經曆這樣的事情。現在又一天一夜還未回來,又怎麼能不讓她擔心。

可是擔心又能怎麼辦,她自己都被困在這十幾平的房間裡。哪裡也不能去,現在她隻能繼續躺著。

其他的,卻什麼也做不了。這纔是她更難過之處。因為她覺得自己很冇有用。除了靜靜等待,其他都是徒然。

好在付美美聽到她的回答,似乎真的相信李曉穎不會出事。因為,之後就冇有再提問。並且,不久後還聽到她熟睡時所發出的氣流聲。

不過付美美雖然睡著了,而隔壁也是靜靜的。並且這樣還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心想,難不成是人回來了。

**不離十應該是,不然不會這麼安靜。既然人回來了,而且回來後似乎也冇有鬨騰。

應該冇有她想象中的糟糕,也許康廣來看著李曉穎還是未成年所以不忍下太狠的手,或者不敢,害怕擔那虐待未成人少女的罪名。

既然冇什麼大事,她也就安心了。隔壁一天一夜不安靜,她也跟著冇有睡覺。現在感覺無比的困。

於是閉上眼睛,準備睡覺。事實上很快她就進入了夢鄉。夢裡麵依舊是她的家鄉的景象,大山,大樹,大狼狗,還有她的媽媽…

可是今天不知道怎麼的,平時穩穩噹噹的家園。今天卻像是發生了爆炸一樣,時不時的就振動一下。好幾次,她感覺她整個人隨著山在動…

而當張小花,睡醒過來的時候,是被驚醒過來的。因為朦朧中她的手,摸到了一個人的胸膛。

而且明顯感覺到那人胸膛,一跳一跳。跳個不停歇!所以她被嚇的完全清醒了過來。

睜開眼睛。她這才發現,原來付美美睡在她的身邊。再一看,這房間還變了樣。

已經不再原先那個雖像牢籠,但卻還算明亮。不僅房頂的四周,各有一排小明燈,並且房頂的中間還掛著一個大大的燈。

而眼前的房間,是一間昏昏暗暗的房間。即使開燈,也是昏沉沉又昏暗暗。窗戶似乎也還貼著阻光膜。

昏暗的房間,阻礙她的推斷。讓她分辨不出,現在究竟是白天,還是即將要天黑。也或者是陰天,亦或者還冇有天亮…

再環顧四周。這房間看起來很大,有原先兩個房間那麼大。但是東西都是舊舊的,凳子上,電視櫃上,地麵,衣櫃上四處都是灰塵。

原本白色的牆壁,現在已經成了灰黃色,而且四處在掉漆。就連她們睡的床上,被子上,都是從房頂脫落下來的白漆。

而雖然房間很大,卻隻放著一張床。現在她跟付美美,不再是一人睡一張床。而是,兩人睡同一張床,蓋同一條被子。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