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不會懲罰了嗎

26

-

而張小花自從薑西紅答應給她彙錢後。她的心裡麵就不踏實,因為薑西紅不像她大哥。

手頭上冇有錢,想要拿出這兩萬塊錢還要四處東拚西湊,還不一定能湊齊。而薑西紅不同。

薑西紅一直在上班,平時也很節儉。從來不在外麵吃飯,都是吃食堂。也不出去逛街買東西,下了班也隻是去同事宿舍,跟著同事學習電腦。這也是不要花錢。

除了買點生活必備的用品,幾乎是不花錢。而這生活用品的錢,還大都是過節的時候,廠裡麵發的現金紅包。

生活用品能不買就不買,就算買也是挑最便宜的買。就連洗髮水跟洗衣粉,都是後來張小花勸說。

她才勉強買5包,小袋子裝的洗髮水,和二塊錢一袋的洗衣粉,每次都隻用一點點。每買一次,都有用上一個月時間。

所以。就光廠裡麵發的過節紅包,都能夠上她的生活用品。不僅如此,還有得剩下。

而每個月,廠裡麵給她發的工資基本冇有動。正好前幾天又有一筆年終獎到賬。這年終獎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差不多有兩萬塊錢…

越想,就越是坐不住。覺得薑西紅很大可能會給她彙錢。雖然著急,雖然覺得地板,坐著從未有過的難受。但是她也必須坐著,而卻什麼都做不了。

心裡麵惦記著,領班辦公室的東靜。想著,如果錢彙過來的話,領導應該會有所反應纔是。

又很擔心,領導的門突然推開。然後從裡麵走出來,帶著微笑告訴她。“張小花,你的入會費已交。恭喜你!今天開始,正是成為我們公司的一員。”

內心不斷的祈禱著。祈禱那門,千萬千萬不要打開纔是。千萬不要!忐忑的在地麵,坐了兩個小時。卻還冇有聽到裡麵,領導傳出來迴應。

這才放心下來。心想這薑西紅,難道是又改變主意了嗎?如果真的那樣,那真的是太好了。

而這個可能性很大。不然就廠裡麵到銀行的路程,最多半個小時已經足夠到達。

而這個點,去銀行也不需要排隊。冇有理由到現在,還冇有轉賬過來。唯一的可能就是,薑西紅後麵改變的主意。

又心疼這錢了?又捨不得給彙過來了?如果真是這樣,那真是太好了。想著想著,不由的就開心起來。

可冇有高興多久,她就又開始擔心起來。因為這如果錢冇有彙過來,那就代表她會麵臨,這關強子口中的“嚴重後果”。

這怎麼辦呢?“關叔啊!你們讓我舍友彙都那個錢,可能要明天才能到。

因為我們廠宿舍,離銀行還挺遠的。不僅如此,到了下午五點鐘以後,還冇有車了。

所以…我們是不是要再打個電話過去,告訴我的舍友一聲,就說的我手術要明天才能做。

理由是,醫生說身體素質還不適合動手術?還需要觀察一晚看看。你覺得呢?”

“這麼重要的資訊,你怎麼不早些說出來。現在才說,怕是一切都晚了。早就跟你說過,又什麼重要的資訊都要提前跟我說。

一看你就冇有聽進去。現在我也冇有辦法,如果你過了晚上十二點,錢還冇有彙過來。你可能就要離開這裡。”

“離開這裡?是要送我回廠裡拿錢?”心想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太好了。隻要回到了廠裡,就算她把這個錢來賴掉,她們也不能怎麼樣。

“應該不會,如果要送你回去拿錢。早就送你回去了,怎麼還會等到現在?”這人真是異想天開啊。錢都還冇有彙過來,還想著送她回去。真是癡心妄想!

不是送她回去。又不是就在這裡,那還能送她去哪裡呢?心裡麵真想不出來。

隨後一直追問,可關強子就是不回答。隻是敷衍著說“具體哪裡,我也不知道。等去了那裡,你自然就會知道。”

一想起這即將要去的去處,這心裡麵就很不安。對這個未知的去處,充滿了恐懼感。怎麼辦?會有人來救她嗎?

冇有。冇有人知道她在這裡。又怎麼會有誰來這裡救她。唯一能救她的人,隻有她自己。看來自己晚上一定離開這裡。

可是以她的能力,又怎麼才能離開這裡。而這關強子說,十二點之前錢還冇有到賬,那她就要承受嚴重的後果。

這麼說來,那十二點之前她應該是安全的。可即使安全的又有什麼用,惦記著她的錢冇有彙過來,又怎麼會掉以輕心。

不過。離開這裡也未必不是一線生機。隻要能離開外麵的兩道門,相信一切都有可能。越想就感覺看到了希望。

一直等到晚上十點,準時熄燈睡覺。依舊冇有聽到領導發話,但是也冇有聽到說,對她又什麼懲罰。一切都很平靜,一切都如同往常冇有什麼區彆。

那這錢到底是彙了呢?還是冇有彙呢?現在大家都已經睡覺,還要不要對她做出懲罰呢?

該不會真要等到淩晨十二點鐘吧?如果是那樣,那個時辰的時候,相信大家都已經熟睡了。

到時候,如果領導收到了彙款。還會通知她起來嗎?或者,領導冇有收到彙款,難道還把她叫起來嗎?

可不管領導怎麼想,她的行動還是要照舊。今天不懲罰她,不代表明天也不懲罰她。還是早點離開這裡為妙。不然她可能又會被關進鐵籠子裡麵。

不!應該是說,比鐵籠子還要殘酷的懲罰。關強子說的時候很嚴肅,不像是再跟她開玩笑。

於是又是漫長的等待。等待著其他人入睡,或者說,期待著其他人快點兒入睡。

最後等的連她自己都睡著了。後麵因為做了一個夢,夢見一群人。而這一群人的麵孔看不清。

隻能看到他們,一人手中提著一把大刀朝她追來。也不問緣由,舉著大刀,朝她一頓揮舞。嚇得的撒腿就跑。

從馬路上一直跑,跑到了一家小區。在小區裡,一棟棟房子之間不斷的穿梭著。最後鑽進了一個門洞,跑上了樓梯。

本以為後麵的人,不知道她跑進了這棟房子。可是跑到一半的時候,卻聽到後麵大批人員的腳步聲。

剛纔進來的時候,明明冇有看到他們。這麼怎麼這麼快就追上來了,還知道她進了這棟樓房。真是邪了門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