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百三十二章 同事的同事的朋友

26

-

心想。如果她真是小偷,那他就大功一件。如果她不是小偷,而他隻要把此人帶到領導麵前,並把自己看到了異常跟領導如實反應。

相信領導,肯定也會對他褒獎有加,會說他觀察細緻入微。

善於發現問題,把宿舍人員的安全放在第一位,不放過任何一個可疑的人員。

無論是與不是。對他都是有好處。都說明他晚上值班,都有好好在工作。並冇有摸混打魚。領導的誇讚是肯定的。何樂而不為。

“等一下。先彆走。先跟我去趟保安室,等搞清楚了你是不是在盜車,或者是惡作劇再說!冇有證明清白之前,你隻能跟我去保安室!”

回到保安室後,就跟領導彙報。領導果然誇讚了他一番。另外領導知道是廠長的車後,立馬也大起了十二精神起來。

隨後又趕緊,再跟上一級的部長彙報。而這部長原本今天不當班,一聽說廠長的車遇賊。

就趕緊掉了家庭聚會,直接趕到了廠區宿舍。打量了李雪梅一番,心裡麵好像有數一樣。隨即打通了吳諧翔打電話。

“喂!廠長。您好!十分抱歉。這麼晚了還打攪到你的休息?真是對不起?但是事情關乎到您的利益,所以不得不打這通電話。”

吳諧翔一看是保安隊的電話。心想,保安隊找他什麼事情?又說關乎他的利益。

既然關乎他的利益,他就不得不聽一聽。雖然他覺得,不會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因為,能有什麼利益?他真想不出來。

如果此人說出來的話,跟自己並冇有什麼關係?自己到時候發火也不遲。眼下且聽聽再說

“何部長。你辛苦了!這麼晚還在當班。為了我們宿舍人員的安全,你真是儘心又儘責。

我們住在這裡的人,都跟感謝你們的辛勤付出。既然提到關乎我的利益,現在你不妨直接說出來。”

“不幸苦,不幸苦。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工作…。”稍微客套了一下,何部長就開始轉述保安的見聞。

“我們一個保安人員,照例進行夜間巡邏的時候。發現一中年女子趴在您的車窗,想辦法要往裡麵偷窺。之後又站了很久冇有離開。

覺得這女子的行為有些可疑。隨即把她請到了保安室。想繼續做進一步的確認,可這女子到了保安室直接說。她是您的好朋友。

為了以防萬一,所以打這個電話跟你確認一下。想問問您,認不認識一個名叫李雪梅的人?

一聽到李雪梅三個字,吳諧翔真想立刻掛掉電話。理智讓他維持了應有的風度。

或者說自己不認識,事實上他真心不想認識她。晚上不睡覺,趴到他的車窗上做什麼?看來這人腦子還有病。

真想掛掉電話,讓她去保安室呆上一晚再說。但是一想到薑西紅,他又不得不幫李雪梅開脫。

“李雪梅?她不是我的朋友。”

何部長一聽。心想果然跟自己猜測的冇錯。這人穿成這樣,不可能是廠長的朋友。

隨即準備說“對不起,打擾了到您了。雖然不想打擾你,可現在您還是需要到保安室一趟。”

話還冇有出口。就聽到吳諧翔又說起來。“我冇有一個叫李雪梅的朋友。不過,李雪梅是我同事的同事的好朋友。

所以,我相信她有這個可能。因為找不到,我同事的同事,所以纔想著看有冇有跟我一塊。看到我的車停在哪,就想著車子裡麵找找…”

同事的同事?心裡麵雖然懷疑。但廠長這麼說,他也隻能相信。結束通話後。立馬由剛纔的鐵麵無私的臉,變成了張舒緩的臉。

保安見到部長的轉變,臉上也擠出了笑容。還趕忙去倒了一杯溫水過來,讓李雪梅喝下。

之後就聽到。何部長開始不斷的跟李雪梅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實在對不起。我們誤會了您!

我現在代表我的員工,跟你賠禮道歉。請你原諒!不過。我們員工,也是指責所在。還請你不要見怪他纔好。”

自從去了保安室,這李雪梅心裡麵非常的緊張。擔心保安,會把她送到公安。

情急之下,就說自己跟吳諧翔是好朋友。冇想到這保安,還真打電話過去覈對。

這下可真是糟糕了。因為這是吳諧翔的忌諱。不止一次告誡過她們。一定不能在外麵透露他們互相認識。不然會有不必要的麻煩。

她也心知肚明,吳諧翔顧慮的問題是什麼。偏偏就是冇管住嘴,一著急居然給說了過來。

說到底。還是怪那個薑西紅。大晚上,出去乾什麼!害得她被保安當成是賊一樣扣住,丟死人了不說,還有可能得罪那吳諧翔。

眼下她隻想快點兒離開這裡。一見到保安讓出道,並說她現在可以離開了。就顧不得,保安嘴裡麵說了什麼。

就如屁股著火,逃命一樣的衝出了保安室。回到宿舍,還驚魂未定,後來洗漱完畢後。顫抖的心情才平複下來。

又躺在床上看了一集電視,這薑西紅纔回來,而且是兩手空空,整個人也像是被掏空了一樣。無精打采的回來。

麵對李雪梅的詢問,她也隻是弱弱的說“哦…在小賣鋪轉了一圈,結果不知道買什麼好。所以就冇有買。”

李雪梅不回覆,看樣子不相信她說的話。再一看。出門時書桌上的鑰匙串,現在已經放在的電視櫃上。心想這人不會再自己走後,她也跟著出去了吧。

以她對李雪梅的瞭解。這確實像是她會做的事情。在看看她現在,一臉不相信的表情。更加肯定自己的猜錯冇有錯。

隨即趕緊補充著說“我在樓下小賣鋪轉了一圈,結果發現冇有想買的東西。

本想去外麵大一點的超市去找一找。結果卻也同樣冇有找到,看來還得改天週末的時候,去市裡麵再看看。”

“找什麼東西,這麼重要。一定要晚上去找,都來不及等到明天白天。明天白天可是週末呀。”

麵對李雪梅再一次質疑。薑西紅卻不想再回答。同時也不想再繼續解釋“跑了一圈,還挺累人。我先去洗澡了。”說完找了衣服,就去了衛生間。

雖然心裡麵不信,但是現在也冇有其他的證據。證明她並不是出去買東西,而是可能出去見相好。

就算她現在跑去跟吳諧翔說,想來這吳諧翔也不會相信。不如以後留著點心,等哪天戴著一個正著的時候。再去揭發,或者威脅她也不遲。

本想等薑西紅出來,再跟她說說剛纔在保安室的事情。冇想到這薑西紅,從衛生間洗漱出來。直接說:

“兩個燈太亮了,我先關掉一盞燈。”之後。衣服也不洗,就直接倒床上,悶頭睡覺。任憑李雪梅怎麼叫,就是不理會。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