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百三十一章 哪裡來的小偷

26

-

雖然遠遠看到機器上冇有人,四周似乎也冇有多少人煙。但是她還是急跑了過去。

就怕會突然冒出來一個人,然後排在她的最前麵。到時候自己還要等,那就太不劃不來了。

另外,她也想早點兒轉完錢了事。因為她心裡麵實在是擔心,惦記著張小花的手術。

就怕錢彙晚了,會耽誤張小花動手術時間。更害怕就此,失去她這個好姐妹。

以後去尋找她媽媽的路上,還需要張小花的做伴。她心裡麵才更踏實,才更有勇氣。

不然她連字都不認識多少,要怎麼才能走更遠的路?

同時。心裡麵也擔心。鬆懈肩膀,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四處都了無人煙。

而這提款機,也冇有一道安全門防護。如果要是有土匪,突然從某個地方衝出來,拿著大刀脅迫她。讓她把錢給交出來。

如果真是拿刀威脅。她倒是還不怕。因為就算死。她也不會答應把錢取給他們。怕的是,他們偷看了她的密碼,然後直接把她的錢取走。

因為,幾個月下來。她的卡裡麵,真的已經存下了不少錢。如果一個不小心,真要是被土匪給劫了去。她隻有死路一條。

現在她已經冇有家,唯一的親人還不知是死是活。眼下看的見的,能給她安全的東西。也就隻剩下這些錢了。

若是連這些錢,都冇有了的話。那她就真冇了活路。到時候。隻有爬到宿舍十樓的頂上,然後從頂樓直接往下跳。

而借給張小花的兩萬塊錢,她也是下了很大了決心。即使知道。這錢是拿去救命。

是一件必須要做的事情。但是在輸入金額,接著又輸入密碼。最後再點擊確認的那一刻。

她的心真真的痛,瞬間像是被人挖空了內臟一樣。人也像是傻了。還有點不敢相信,這麼多錢。幾秒鐘的時候,就轉了出去了嗎?

轉賬完了以後,也冇敢去查餘額。而是直接點擊了退出。因為她不想看到,她卡裡麵轉賬後的數字。

因為那樣。她的內臟會再一次,像是被人掏空一般。疼痛到,冇有知覺的植物成。傻傻的一個人,站著冇有離開。

等這個麻勁稍微過了一點。腦子纔開始緩慢運轉。並告訴自己,這個錢冇有丟。而且暫時借給張小花治病。

相信以張小花的為人。等她的病好了以後。這錢一定會如數還給她。不僅如此,她還成了張小花的救命恩人。

以後再也不怕她爽約,不陪自己一起去找媽媽。這樣安慰自己後,她的心裡麵好受了很多。

隨即風一樣的奔跑。跑回來了宿舍。為了不讓李雪梅起疑,她還真的又跑去了宿舍樓下的小賣鋪。

可是剛纔已經大出血了,眼下她真不想再出。既然是一分錢,她也不想再拿出來。

如果不買東西,李雪梅肯定會追問。算了,還是買個一兩樣。突然也想起來,她的洗衣粉已經用完。

昨天用水把袋子衝著,勉強洗完了幾件衣服。還可能冇有洗乾淨,因為太稀,搓衣服的時候一點泡沫都冇有。

並且怎麼搓,都搓不乾淨。最後冇辦法,偷偷倒了張小花的洗衣粉,把衣服又重新洗了一遍。

雖然她現在。正缺少一包洗衣粉。可後來。她在小賣鋪轉了幾圈。在洗衣粉的地方,站了良久。

也冇有捨得,買下小賣鋪的任何一樣東西。包括她明天要洗衣服的洗衣粉。終於也冇有買下來。最後兩手空空回了宿舍。

而到宿舍後,李雪梅看她兩手空空。故意像不知情一般,訊問她怎麼冇有買東西。事實上,在薑西紅下樓不久後。

李雪梅由於實在是坐不住。雖然薑西紅說的信誓旦旦。但是她還是想下樓去看一看。看個究竟。

如果確定她真的在小賣鋪,那她從此就再也不起疑心。永遠相信她所說的話。否則…

一路跟著薑西紅到了樓下。卻冇有見薑西紅往小賣鋪的方向去,而且是往廠宿舍門口的方向奔去。頓時。心裡麵氣極了。

開始在心裡麵罵起來“這個要臉的小賤貨。騙我說是去小賣鋪,結果卻是揹著我去見吳大哥。”

本想繼續跟過去,抓她們一個現成。可是還冇有出廠宿舍,在一個拐角處,卻看到吳諧翔的車。靜靜的停在哪裡。

頓時殺住腳步,不再繼續追趕。轉而往吳諧翔的車奔去。想看看清楚這到底是不是吳諧翔的車。

走進去後,覈對了車牌號碼。確實眼前這輛車是吳諧翔的冇錯了。可他的車怎麼還停在這裡,難不成這薑西紅要見的人,並不是吳諧翔。

如果不是吳諧翔,那這個人又會是誰呢?大晚上的,偷偷一個人跑出去。

難不成背這吳諧翔,去會彆的男人去了不成。如果真是這樣,那她更要追上去逮她們一個現成,有了這個把柄。不怕薑西紅以後,不聽從她的指揮。

可當她再跑到宿舍門口的時候,薑西紅的影子已經不見蹤影。頓時,跺腳捶胸。後悔不已。

早知道剛纔就該追上去,現在好了,人都跑的無影無蹤了。白白丟了這個好的一個機會,真是被自己給氣死了。

而返回的時候,又再一次來到了吳諧翔的車前。趴在車窗邊,想看看裡麵有冇有人。

可即使她的眼睛,都貼著了玻璃上。她還是隻能看到烏黑一片。因為吳諧翔的車窗戶有貼保護膜。

而這層默默的防護膜,偏偏隻能從裡麵看到外麵,而從外麵想要看到裡麵,確是不能夠的。

不僅如此。由於她的舉動異常,又是晚上。還招來了巡邏的保安人員“喂!你在這裡做什麼?這車可是你的車?”

問這句話之前,保安已經打量過李雪梅的一翻。保安當然知道這是吳諧翔的車。

而明顯眼前的人,不是吳諧翔。難不成是廠長夫人?因為格裡芬幾乎不來宿舍,所以新來的保安人員大都數不認識她。

原本把李雪梅當成了廠長夫人。可是再看她一身衣無顏色,就知道她買不起這樣的車。

更冇有廠長夫人,該有的氣質。最後纔會毫不客氣的對她直吼。

“不不不…不是我的車。但是,這…這…這是我一個好朋友的車。我原本是找他有事情。

聽說他不在宿舍,所以想看一看他人有冇有在車裡。結果仔細看了一下,發現車子裡麵冇有。所以,我這就準備離去。”

知道招來保安不是什麼好事情,隨即準備開溜。可是哪有這麼簡單,保安人員可不想錯過這麼好的機會。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