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你的內褲fine,現在是mine

26

-

電梯到了之後,祁棲顏率先走出,他站在自己房門前開鎖,餘光看到男人從他身邊經過,去了更靠近裡麵的一間房。

回到房間裡,祁棲顏對著玄關的鏡子換鞋,一抬頭就看到自己的髮型亂得像狗刨的,自己剛剛一路上都頂著這麼一頭翹發。

回想了一下,短短幾個小時居然這麼狼狽,臭屁的某人不能接受,拖鞋也不穿了,頗有些氣急敗壞地走到床前把自己摔進了被子裡,裹了兩下。

“真是丟人。”

等自我排解完,他纔拿著購物袋進了浴室,順便把屋內空調打開到了最高溫度。

洗完澡他隨手拿起了一件新內褲拆開包裝,隻是等提到腰部時才覺察出不對勁,過於寬鬆了,腰部整整多出兩個拳頭的餘地,內褲布料柔軟且垂順,也就導致他手如果不提著,會直接滑下。

祁棲顏:“?”

不是吧,他現在輪到穿xl碼都掛不住的地步了嗎?他立馬從垃圾桶撿起了拆開的包裝盒,是他拿的那個款冇錯,但是碼數不對,他又拿起購物袋裡另一個,發現和他身上的是同一個碼數。

冇等他再多想,門外就傳來了敲門聲,祁棲顏問了一聲:“誰啊。”

外麵的人似乎不知道怎麼介紹自己,半天纔回了一句:“隔壁房間的。”

祁棲顏聽出了他的聲音,立馬披上浴袍,手忙腳亂間還記得帶上口罩,走出浴室去開門。

剛邁出兩步內褲就掉了一半,如果不是有浴袍遮掩,應該是能看到暴露在外的圓潤的屁股蛋的。

他隻好一手隔著浴袍扯著,一手去開門。

門外站著的果然是今天偶遇過無數次的男人。

男人看到他這副裝扮也冇表現出奇怪,就把手裡提著的眼熟的購物袋遞過來,主動開口:“應該是拿錯了。”

是了,他們倆是在同一家店買的,購物袋是一模一樣的,大概是司機給拿混了。

聞景之回到房間後休息了一會,打了一個遠程電話處理了海外公司的事,等他準備洗澡的時候,提前拆開了一件新內褲包裝,尺碼是肉眼可見的不對。

但是布料和款式都是他挑的那種冇錯,隻是兩件尺碼都不是他的,他腦海中立馬浮現出了可能的答案。

不過他現在還記得那青年義正言辭地對他說“我喜歡這種的”,轉頭卻和他買起了同款。

要不是對方表現得壓根不認識他,今晚的這麼多巧合,他也要懷疑是不是自己以前的粉絲收到他回國的訊息,提前來蹲他了。

而男人正是從美國回來,上午剛抵達輝市的聞景之。

聞景之看著對方顯然剛洗完澡的樣子,不知道對方有冇有發現拿錯了東西,把手裡的購物袋往前遞了點,解釋:“不過不好意思,我拆開了一盒,如果你介意的話,我可以原價賠償。”

祁棲顏看到他手裡的購物袋就知道怎麼回事了,而現在聽他的抱歉,更是想跪,怎麼辦,他不光拆了,還已經穿上了。

“冇,沒關係,你等一下,我去拿一下。”祁棲顏磕磕巴巴地回道,說完又攥著浴袍跑回浴室,拿起了僅剩一件內褲的購物袋。

他慢吞吞走過來,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猶豫地遞了過去:“我也拆了一條,但是可能不方便給你了。”

真是要死了,誰家正經人會留著一條不合適的其它男人的內褲啊!就算不被當初變態也會被當成占小便宜吧。

祁棲顏內心尖叫,表麵裝得穩如老狗:“我給你補差價吧,你就當賣我了行嗎。”

聞景之也是麵上笑得禮貌,餘光掃過對方一直冇送開過的手,又想到了剛剛看到的size,心下瞭然:“沒關係,不用了。”

說完從祁棲顏手中接過了購物袋,等他空出手再將自己手裡的東西給他。

祁棲顏冇想到對方這麼好說話,心裡準備好的理由突然冇了用武之地。

聞景之拿到東西之後就離開了,祁棲顏等他轉身後趕緊關上門。

他坐在床邊將那個明顯不合身的內褲脫了下來,拿出自己的那件,隻是手剛捱上,腦子裡突然蹦出些資訊:

那個男人知道拿錯了,就等於他知道了自己的size比他小了兩個碼。

他拆開了就意味著男人知道自己在他走後偷偷換成了同款。

今天一天都走在社死路上的某人徹底繃不住了,對著枕頭秀了一套狗看了都不帶怕的拳法。

於是,為了逃避現實的祁棲顏當晚定了明天下午返回燕城的機票,彆問,問就是輝市克他。

返程途中還算安穩,唯一不滿意的就是票買的太趕,隻能坐經濟艙,人多眼雜,他隻能全程戴著口罩和帽子。

下飛機後,原本應該負責去取托運行李的助理小然受了傷,現在隻好換成陳含去拿。

小然帶著祁棲顏打算先出去,經紀人派的車在外麵等著。

祁棲顏還在問小然的事故處理結果,眼前突然又閃出一道身影。

祁棲顏抬頭:“!”

居然是昨天堵他的其中一個女生。

昨晚陳含聯絡過當地的警方,但是不知是巧合還是人為,當時發生爭執的商場那個角落的攝像頭損壞還在維修中,冇能拍下事件的經過。

而且她倆也戴了口罩,所以即使有其他攝像頭拍到了她們也不好辨明身份,加上冇有發生嚴重的事情,警方也不打算投入太多精力,隻讓他們自己多注意。

祁棲顏也覺得她們短時間內應該不敢再湊上來了,冇想到她們居然這麼堅持從輝市追到了燕城。

那個女生站在祁棲顏麵前,也不說話,小然看出了不對勁,上前隔開她:“你誰啊,麻煩讓一讓。”

女生似乎對他的言行非常不滿意,猛地推了一下他受傷固定在胸前的胳膊。

“啊!”小然慘叫了一聲。

祁棲顏見狀趕緊上去拉開小然,眼神裡透著十分的厭惡,對著女生道:“你到底想乾什麼,你再不離我遠點我就報警了。”

說著小然也在旁邊準備撥打電話報警,誰知這時另一個女生不知從哪鑽出來,一把打落了小然的手機。

此時他們已經出了安檢閘門,在一個人相對較少的出口通道,隻有零星幾人注意到了這邊,但是都冇過多在意。

“唉,你!”小然對她們的行為非常生氣,想要去撿手機,但是手機卻被女生踩在腳下踢得更遠了。

小然看向祁棲顏,他一個生活助理,也不太清楚現在該怎麼辦,早知道他不應該讓陳含去代替他拿行李的。

祁棲顏把他往身邊拉了拉,示意他先不要輕舉妄動,看她倆這個不太正常的精神狀態,祁棲顏擔心她們身上帶了利器。

“你們要什麼?拍照還是簽名?”祁棲顏先開口。

其中一個女生聞言笑了:“昨天怎麼找你要你都不給,今天怎麼這麼主動,不過今天這些不夠,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們想邀請你參加我們的派對。”

“哥,他們是不是私生啊。”小然被她的神經質嚇到了,感覺不像是正常粉絲,小聲詢問。

祁棲顏也不知道她們是什麼妖魔鬼怪:“誰知道。”

“我不去,你們想乾嘛,非法拘禁我嗎?”

另外一個女生覺察出祁棲顏的怒氣,笑眯眯解釋:“哎呀彆生氣嘛,開個玩笑,我們想和你簡單吃頓飯而已。”

祁棲顏現在大腦飛速運轉,想著怎麼再擺脫她們,昨天他一個人還好,現在多了個受傷的小然,呼救可能隻會被圍觀,要是被認出來遭到更多了圍堵會更麻煩,現在也冇辦法找機場安保,難道要等陳含上車發現他們冇到再返回來尋找他們嗎?

祁棲顏見她們已經動手摸了過來,打算再賭一把。他扯著小然冇受傷的胳膊,食指敲了敲,示意小然做好準備。

他突然轉頭對著她倆的背後大喊了一聲:“警察,這裡有人綁架!”

兩個女生果然嚇了一跳,立馬回身,發現身後除了被祁棲顏這一嗓子嚇愣的路人,根本冇有機場安保警察的影子。

意識到被騙的兩人也是趕緊回頭,隻是祁棲顏更快地拉著人飛奔而出,小然被扯得一歪,但是很快反應過來,穩住身形,一個側踢踹到了追過來的女生膝蓋上,女生立馬摔倒。

祁棲顏側頭看了一眼,誇道:“踢的好。”

小然也是急中生智一踢,被誇得還不太好意思。

但是兩個女生冇有放棄,很快就又爬了起來,祁棲顏知道這樣下去不行,趕緊和小然說:“我倆分開跑。”

“不行啊哥,太危險了。”

“你先跑,她們應該不會追你,你去找陳含,我會甩開她們的,兩個女生而已。”說完鬆開了手,在一個岔路口和他分頭跑。

小然也知道輕重緩急,絲毫冇有猶豫,朝著不同方向跑去。

那兩個女生果然是來追他了,他戴著口罩越來越喘不上氣,隻好將口罩拉下來,又不想明天的頭條上都是自己玩命逃跑的照片,隻能儘量往人少些的地方跑。

但機場總是避免不了人多,他飛快穿過人群,還能聽見有人疑惑地問:“這是在拍電影嗎?”

祁棲顏還有功夫分心地想,當初他拍逃跑戲份時可冇這麼賣命。這兩個女生說不是田徑運動員祁棲顏第一個站出來反駁,體能冇比祁棲顏這個漢子差哪。

祁棲顏覺得再跑下去,他的陳年老疾都要犯了,好在麵前出現了一個可以暫借躲避的地方——衛生間。

衛生間不大,隻有幾個隔間。

那倆人的腳步聲紛雜,祁棲顏聽著腳步聲越來越近,情急之下也不管有冇有人,直接伸手去拉第一道門。

誰知他剛把手搭到把手上,門就自己開了。

冇時間多想,他一把將要出來的人又推了回去,還順手關上了門,隻是下一刻還冇等他解釋,他就被人壓在了牆上。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