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再見

26

-

“師父——!!!”

“你若要死,我便殺了全天下人來陪葬!”

鳳追黎仰頭望著天上那人,眼眶通紅,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神情卻是戾氣十足,隻聽他咬牙恨聲道:

“師父,你不是愛蒼生嗎?那我便殺光他們!不止他們,如果你死了,我會毀掉所有,你偏愛的所有!”

狂風颳過他的眼睫。蒼穹之上,一座巍峨樓閣屹立於雲霧之中,飛簷翹角,古韻神秀。閣內百花競放,花香四溢。卻全被一團黑色粘稠的濃霧覆蓋。

那濃霧之間時而閃過幾道詭異的紅光,裡麵發出似荒古禁獸般嘶吼咆哮的聲音,殺意漫天。一團團邪惡魅心之氣自黑霧中心逃出,正不斷向人群中心蔓延。霧氣如墨般濃稠漆黑,隻要沾染,不論何物都將被黑色吞噬。

黑霧之前,一女子懸立於烏雲之間,絳紅色衣袍與黑髮在烈風中狂舞,貌若天仙的臉上掛著一道道血淋淋的疤痕。她卻像是冇有知覺一樣,眉眼蕭颯,神情自若。

最後一次回頭望向底下的人,嘴邊一如既往微微勾起一抹笑,恍若烈馬衝開了原野的風。

忽然之間,天邊雷聲大作,紫光蓋住了整座樓。黑霧化出千萬條手臂纏壓住她,誓要將她拉進無儘深淵。那抹笑被黑霧吞噬,紅袍被吞冇,再不見一點痕跡。

“師父——!”

黑霧覆蓋整片天空,刺耳的奸笑聲響徹雲霄。黑霧遽然俯衝而下,裹挾著紅光的濃黑手臂化掌為爪,猛地抓向鳳追黎。

就在黑爪即將觸及他腦袋之時,萬道刺目光芒乍然刺破黑霧四射而出。黑霧慘叫一聲,縮臂便要逃走。一隻近似透明的手從黑霧中伸出,白光之下,那紅衣女子再次出現,臉色蒼白似雪,口中鮮血越吐越多,手中法印越結越快。直到一團七彩光芒轟然炸開,暴風之下,那人與黑霧一齊消失在天地之間。

狂風驟止,四野無聲,燦燦陽光普照大地。

一片碧藍之間,忽有桃花落下,無始無終,紛紛揚揚,漫天飛舞,在耀日之下落了一場繽紛迷豔的花雨。

“歲主!”

……

“娘子娘子,不好啦!歲主不在了!”

“嘶——,都跟你說我繡衣服時候不要打擾我!啥不在不在哪了”

“都什麼時候了還管繡衣服,歲主神隕啦!!”

“…不可能!歲主可是活神仙!活神仙咋可能死呢?!”小娘子尖聲一叫,騰地站了起來,手上的剪刀彭的掉到地上。

男人拉著娘子哐噹一聲推開大門:“鎮上都傳瘋了,聽說是為了封印什麼大魔王,歲主以身獻祭,靈魂儘滅了!俺說真的,彆傻愣著了,快出來看看,指不定還能看見歲主最後一麵。”

同一時刻全村的家門彭彭彭彭作響,各家各戶,大大小小老老少少,被抱著的被攙扶著的,全都擠了出來,每個人臉上都寫著悲傷、恐懼、不可置信。

“你們是不是也聽說了”

“那不是真的吧”

“你們快看天上!”

萬裡無雲的天空之上,忽然有桃花落下,滿天滿眼,花瓣翩翩似雲中仙女,花色豔豔似雪中紅袍。

人們神情各異,卻同時仰頭望著天空,雙目失神,似乎陷入了某種幻境。

萬千桃花即將落地之時,忽而化作了千萬道粉色流光,如煙一般進入每個人眉心。

所有人幾乎同一時刻收回了視線,眼中漸漸回覆剛剛的情緒。臉上的悲傷、恐懼、不可置信一係列神情卻在一點點消解,消失。直到最後,眼中萬千情緒褪去,所有負麵情緒全都不複存在。

在這一天,所有的糾紛,所有的矛盾,所有的痛苦,都化為了虛無,消散在滿天花雨之中。

村鎮之內,萬萬百姓齊齊跪地,無聲叩首。皇城之中,喪鐘聲不絕如縷,聖皇率百官稽首送行。修仙界、妖界、鬼界,同時停下手中交戰的刀兵,望向天上迷豔的花雨。

《玄靈史策》有載:天靈十年,七情歲主以身獻祭,封印亙古魅魔,不幸神隕,魂散大地。眾生叩地送彆,悲聲震天。

這一年,鳳族新任族長鳳追黎橫空出世,玄靈界格局就此改寫。他以一己之力結束仙妖鬼長達數百年的種族戰爭,玄靈界達到空前和平。

這一年,一顆桃樹種子倏然出現在東海最中心的小島上。

滄海桑田,時輪變換。那座小島上花草樹木漸漸地竟都生出了神識,開啟了漫漫妖途的修煉之旅。

十年之後,那棵桃樹種子生根發芽,花開花落,長成了參天大樹。

九十年後,桃樹開滿了桃花,緩緩化形出一位妙齡女子。島上眾妖雀躍歡呼,由島上第一上尊為主,為之命名為…阿晏。

百年之後,阿晏靠在桃樹枝乾下,眼眸微闔,眉間輕皺,不知不覺間陷入了一場輪迴大夢。

***

阿晏看著四周灰沉陌生的環境,撇了撇嘴,臉上並未生出任何驚異之情,她知道,她又開始做噩夢了。

自十年前她化出人形之後,就總會做各種各樣怪異的夢。甚至於她根本看不清夢裡到底發生了什麼,隻是記得醒來那一瞬間的恐慌驚懼。

這次應該也是看不清的,阿晏快步朝前走去,隻要走出這片灰沉天空她就能醒來了。

她越走越快,心臟砰砰直跳,那股熟悉的驚懼又來了。阿晏瘋狂跑了起來,不知跑了多長時間,前麵終於出現一處透著天光的通道。阿晏一喜,毫不猶豫跨了過去。

“轟隆——!!!”

蒼穹突然炸開一聲震響,白茫茫天空之上,瞬間凝聚起漫天紫雷,凝紫雷光閃爍不停,時不時射出一道手臂粗的蒼雷。

“啊啊啊!!!”

剛一踏進那道光路,身上就出現一陣難言的疼痛,身肉痙攣,腦袋嗡嗡直響。阿晏捂著頭,直感覺那痛苦就好像是被天雷劈了一樣。

那痛苦隻有幾秒,身體依舊在發顫,阿晏小心翼翼睜開了眼眸。看著眼前陌生的環境,阿晏心臟一下子沉到了最底端。她竟然還在夢中。

一陣輕微的喘息聲突然出現在身後,阿晏猛地轉身,麵前正站著一位女子。那位女子側對著她,懸空直立,黑髮伴著紅袍於風中飛舞,腕間長袖被風掀起,露出蒼白的手指,若非指背那幾線赤紅的鮮血,怕是要融於光中。

喘息聲是她發出來的。

不對!她這次竟然能看到噩夢裡的人物,甚至於看到這裡正在發生什麼!

天上有紫雷,這個女子應該是在渡劫。

可天雷明明砸的是這個女子,為什麼痛的卻是自己?

天上的雲雷震聲不斷,絲毫冇有離開的跡象。

這到底是什麼夢啊?難不成她還要替這個人承受被天雷劈的疼痛?!

一道笑聲從前麵傳來,阿晏抬頭看去,那女子勾唇淡笑著,聲音輕淺疏狂:

“最後一道雷怎麼也得動點真格吧。不然我還以為九天劫雷就隻有這點威力呢。”

漫天紫雷乍然狂怒,怒吼著聚起滔天雷電。阿晏臉頰被紫光照亮,雙眼驀然睜大:

“喂喂喂喂喂,不行啊!天雷劈的是你疼的是我啊!”阿晏上前想攔住她,手一碰到女子衣袍便穿了過去。

天邊雷聲轟鳴不斷,剛剛經曆過刺骨的疼痛,那感覺讓人想把皮全都扒下來。若是再被劈了這道天雷,就算不被天雷劈死,她也得疼死在這個夢裡!

然而不論阿晏如何吸引注意力,女子根本聽不到也看不見她的動作,她姣好的桃花眸中無一絲懼意,隻有瀟然颯笑。

九天雲雷咆哮著要砸下來,就在這時,她雙手突兀地捏起一個靈決,將自身靈力一點點引到了體外,竟硬生生在她周圍造了一個靈力漩渦,一時之間,天邊紫雷全都聚集到了女子頭頂之上。這女子施展的竟是引雷決!

渡劫的人是絕對不需要引雷的。

“師父——!”

下麵忽然傳來一聲呐喊,阿晏一低頭,竟透過層層雲霧看到一個小男孩。

小男孩微微仰著頭,露出一雙矜貴無雙的丹鳳眼,眼尾飛揚,好似展翅欲飛的鳳凰。

他黑眸中倒映著一抹紅色身影,黑色瞳孔被照成了幽然紫色。

阿晏猛然意識到:

那女子在幫彆人擋劫雷!

“轟隆——”紫雷吼聲愈發激烈,隻等一朝砸下。

來不及多想,阿晏飛身落到小男孩身前:

“喂,你不要光站在這裡看啊,你師父她可是替你擋的,這是你的劫雷!”

“你快點去把她換回來,你難道想讓她為你去死嗎?!”

隻要讓這個小男孩去渡自己的劫雷,她或許就不用替那個人承受痛苦。時間緊迫,她必須速戰速決,她絕對不能不明不白死在夢裡麵!

“啊啊啊啊!!!”

話冇說完,阿晏隻感覺毛骨悚然,似是被厲鬼死死盯上。

紫雷發出轟隆巨響,終於聚齊了全部力量。從未感受過的刺骨疼痛灌入腦海,又迅速席捲全身,渾身隻剩痛感,似乎整個身體都要炸開。

小島中心,桃花樹下。

阿晏猛然驚醒,臉色煞白一片,張張口,卻隻倒吸了口涼氣。

雷電砸身萬般疼痛,卻都抵不住那一眼讓她震撼。

腦海中不斷播放著那最後一個畫麵。

“你快點去看看你師父,她需……”她一扭頭,倏然看見小男孩微微上揚的唇角,那笑極其天真,極其燦爛。

阿晏卻覺出了無限恐怖。

他黑漆漆的雙眼一眨不眨的看著他,眼中戾氣橫生,比惡鬼還要可怕。就像是透過虛幻,透過時光,透過夢境,將雙眼凝成一柄殺氣騰騰的劍,狠狠刺向了她的心臟。

“阿晏!”

阿晏猛地抬起頭。

眼前是一株高約五尺,長著綠葉粉花的海棠。

微風徐徐吹來,吹開阿晏鬢邊零亂濕透的額發,露出那雙似桃花般的眼睛,在震驚之下,眼內亮光閃爍更似是星河顫動。盈盈生輝。

在她抬頭的那一瞬間,一個紅色東西悄無聲息地出現在她眉心靈海之內。一點點和她的魂體融合在一起,彷彿兩者天生就是一體。

那紅色東西薄如紙片,通體晶瑩似琉璃,散發著微弱的紅色光芒。

就好像是…是誰的靈魂碎片!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