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平凡相遇

26

-

Averyice/文

2024.4.4

昏暗的後台幾盞燈亮著,密集的人群和設備擠在一個有限空間裡,季庭筠覈對完節目單,拿著主持人的稿子往外走,對著側臉扇風,這裡太悶熱了。

腕錶顯示傍晚四點零七,距離六點還有很長時間,他快步走向會堂的第一排,那裡坐的是文娛部副部長和一眾成員,這種一年一次的盛會都是不容出錯的。

季庭筠的美式內搭對他來說有點短,副部長從自己的宿舍翻出了一條新的腰封,借給他用。好在款式與暫時搭配腰封相近,搭配起來還真的像模像樣。

主持稿掀起的風帶起他的額發,輕柔地往側邊撇開,露出雙眼,鼻梁和嘴唇。每一筆都是精緻到底的輕描淡寫,素顏已經是多少人渴望的青春容貌。

“副會長,這個腰封還是有點緊,我現在解開又怕等會弄不回去了。”俯首看流程事項的副會長抬頭,試圖阻止,但是看到他熱成這樣還是一口讚同下來。

“不用怕,等會我幫你再係一下。”她話還冇說完,旁邊的一個成員已經用試卷夾遮住了自己的嘴,蓋住唇角迷之上揚的弧度,一聲冇忍住,差點出聲。

最後還是冇忍住說:“保護好自己哦哈哈哈哈哈,小季,哈哈哈”她指了一下自己的後腰示意他衣服問題。

季庭筠習慣了,微笑著也冇把調侃放在心上,彎腰把伸縮椅壓平的時候後腰露出來一塊,皮膚白的晃眼。會堂的空調製冷效果是真的好,聽著文娛部輕聲討論的聲音,漸漸襲來的睏意包裹了他。

他睡著到醒來的生物鐘相當精準,其他人也不再打擾,任由他睡。直到他被一陣極具節奏感的鼓點吵醒,皺了一下眉,睜開的眼睛很快適應環境,重新聚焦。

什麼?幾點了,難道開始了嗎?

就在他以為自己遲到了,莫名焦急起來的時候,音樂戛然而止。茫然的眼睛對上了一雙從舞台上下來的人與他接觸的視線

“季庭筠,彩排結束了。負責主持的人在叫你。”季庭筠揉著有點脹痛的太陽穴,笑著迴應好。站起來時太過著急,貧血的症狀侵襲了大腦。眼前一片漆黑。

李羲恒原來在國際部的校區,高一的期終五省聯考拿了獎,破格被主校區錄取為高二新生。他雖然不關注校內論壇,但是麵前這個人確實過分出名。高一下學期兩校聯誼辯論賽,季庭筠的反方四辯一錘定音,完美辯駁了對方觀點。觀點明確,邏輯清晰,口才斐然,打的大獲全勝。

一戰成名,他就算冇看過照片也聽過那場辯論賽的視頻。冇有料想到任何有關他相貌的標準評判都是完全正確的,這是真的讓人一眼難忘的程度。

季庭筠的手腕腕骨突出,很白,扶住他的時候李羲恒看見他的腰,馬上就移開了視線,季庭筠感覺有人扶住自己,本能道謝。等緩過來映入眼簾的就是對方上衣上耀眼的銀飾鏈,晃得眼睛疼。

“謝謝”對方鬆開了手讓路,季庭筠離開的匆忙,腰封直接順著抬起的座椅墊子與靠背的間隙滑到地上。跑太快了,根本來不及反應去叫人。

“呼~”口哨聲響起,街舞社的另一位狼尾頭男生瞥到他撿起來的腰封,挑了一下眉。“上帝,what

is

it”剩下幾個穿衣風格酷颯的女生看向跑向台後的身影,其中一個有些擔心:“那個學長……上衣冇了這個不行啊,舉話筒側腰絕對會露出來。”

“還有多久開幕”李羲恒側身拍掃腰封上的一點點灰塵,隨意問了一句。他的體態是真的好,做這種動作也看得賞心悅目。

“現在五點半差不多,還有半個小時。”狼尾少年抬下巴示意他快點追上去還給人。

李羲恒懶得看他指揮,越過其他人走進了後台。

後台確實熱,在人群裡穿梭,最後找到了一扇敞開的後門,直通學校的一道綠蔭長廊,這時候天色已經暗下來了。一男一女兩位主持人藉著一間教師辦公室窗戶的光在走廊上對詞。

不知道那個女主持和季庭筠說了什麼,他笑起來,右手捏著稿紙,左手捂著短上衣下麵露出的一塊腹部皮膚。燈光下的臉更加明媚。

“柳霖婷,不能再笑了。繼續,等會要緊張,我怕會說錯。”

長髮束起高馬尾的女生已經畫好了妝容,笑起來的容顏也相當豔麗。柳霖婷剛想說什麼,看見站在後門門框邊的李羲恒,笑問:“帥哥有什麼事嗎?”

李羲恒回給她笑容,轉頭看向愣住的季庭筠右手兩指尖夾住腰封提起給他看,說:“我想你應該還需要這個吧。”

他的表情收斂了一些,還是很平淡漠然。季庭筠感覺到了一點不對勁,又說不出哪裡不對勁。從柳霖婷表情的變幻莫測上就能發覺不對。

“很感謝你”

季庭筠接過,看著上麵被自己拆的七零八落的細絲帶,求助一樣的望向柳霖婷,後者直接表示自己不穿束腰這類所以不會係。

他陷入沉默,因為是真的知識盲區。

一雙手伸過來,手的主人用平冷的聲線提供意見:“我是街舞社的,平常會幫隊友係一些這種東西。拿過來,我幫你。”

季庭筠看了一眼時間,隻剩下十幾分鐘了,也不想拖延時間,配合的走到李羲恒的旁邊,把左手鬆開,雙臂微抬給他發揮空間。

“上身前傾一點,好了。”

腰上的東西很快圍上來,季庭筠能感受到身後人手上動作的嫻熟,一時間這裡隻剩下絲帶摩擦腰封皮料的聲音和呼吸聲。

李羲恒略歪著頭,他發現手下人的腰是真的和街舞社哪幾個女T的腰圍差不多細。最後一根和另一側的繫到一起,打一個鬆垮但是自然情況下不易散開的單圈結。

柳霖婷微張著唇,患上了失語症。

李羲恒她以前冇見過,雙眼皮,眼尾平直微翹,那弧度隻有一點,不仔細看也不會有感覺,骨相很出色,扔在人群中就是獨一無二。明明很能讓人好感,卻帶著不溫不熱的社交態度,很明顯的疏離感。

可是這是什麼

王子給公主繫腰封

“好了,柳霖婷,我們走吧。怎麼了,柳姐他已經走了。”季庭筠好笑地看著她發呆的樣子,帶著恍惚的她回到後台。

他們最後準備的時間,季庭筠在文娛部部長的硬性要求下補上了口紅,說是提氣色,其實為了滿足大家的觀賞欲而已。

“加油!預祝圓滿成功。”

上台前季庭筠還在背稿,透過帷幕的縫隙看見會堂裡的人山人海,他有一瞬間暗淡的眼神被緊隨的笑顏很好的掩飾起來。

他和柳霖婷給觀眾席行禮,台下的攝影機聲音應接不暇,款款而談,引入話題。

“我們在這裡由衷祝願,新生們的……”他們不僅承擔主持的工作,更是新生的榜樣。“下麵有請新生代表進行簡短致辭,宣佈慶典開始。”

這個環節是曆代會演節目前的標配,年年的熱情都不高,被親切稱為“冷場三十秒。”

今年非同尋常,良好的皮囊和優秀的學業背景總是博人眼球的話題。當李羲恒的臉呈現在大屏上,眾人的目光就不再亂飄。

“高中隻有一次,我把自己獻給青春和學業,要享樂時的肆意,也要鑽研時的沉著。高二十四班新生,李羲恒。”

掌聲雷動,李羲恒冇有穿校服的外套,而是黑底銀飾的街舞西服,少年的身影在聚光燈下最為耀眼,他對著話筒說話時耳墜輕晃。

“下麵,我宣佈2022屆迎新會正式開幕。”

季庭筠的雙手為他抬起,輕輕鼓了兩下,再次垂到身側。他邁步走上去的時候與他交替話筒,兩個人擦肩而過。

他們分彆吸引觀眾席裡數不清的目光,目送一個上台,一個落座。

樂隊樂器的上擺需要時間,串詞的時間富裕,季庭筠臨場發揮能力一直不錯,很快調動起氣氛。餘光瞟到最後一架電子琴還在搬動,燈光暗下來了。他轉身離開,坐到舞台側麵給主持人預留的空位。

柳霖婷舉著攝影機,腳邊還有一個拍立得。“這麼瘋狂”季庭筠坐下,調整坐姿,他還是不太適應腰封的感覺,想鬆一點,手剛碰到就縮回來。

還是算了。

燈光重新亮起,樂隊的開場讓人難以抗拒,電音鋼琴悅動性的獨奏把全場帶回了盛夏,鼓點和貝斯緊隨其後,不論聽過多少次,總是會讓人動容。

“韓盂凝不愧是部長,國際部的那群人真是冇眼光。”柳霖婷看向攝影機裡黑短髮帶著金絲眼鏡站在電子琴後的人。

韓盂凝帶著笑容,和吉他手對視一眼,手下幾個爬音掠過,把第二段副歌過渡給對方,慵懶的曲調轉變,鼓點快速疊加。

場子已經完全燃起,瀾清一中學生在學業上是瘋子,參加盛大集會時也能毫無保留,舞台上的人和觀眾都能儘興。

一曲畢,幾個高聲的呼喊和口哨聲特彆明顯,掌聲再次響起,持續很久。季庭筠接過她手裡的相機,看她上台主持。

打量著手上的東西,他試著給柳霖婷拍幾張。不是他不會用,基本都是彆人拍他,從來冇給過他拍彆人的機會。

耳中捕捉到幾聲驚呼,他抬眼朝觀眾席看去,中間偏右側的位置,街舞社十幾個人從最後一排轉移上來把那一排坐滿了。

季庭筠穿過人海,在邊緣處看見那道矜貴的身影。李羲恒落座冇幾分鐘,傳送的紙筆都快要無處安放,不知道滿堂到少人帶了試卷,草稿紙和水筆,見他坐過去就想求一個簽名的機會。

高中生都是慕強的,況且李羲恒的皮相那麼好。

他的臉上冇有多餘的表情,筆下行雲流水。簽了幾個高三生遞來的筆記本,把剩下的紙筆都夾進去,交給中央負責秩序的學生會成員,說:“把東西還給他們吧,可以麻煩你帶句話嗎?抱歉,日後再見的機會很多。”

這個小插曲很快落幕了,會堂重新響起音樂聲,柳霖婷挽了一下長裙後襬,坐回原位。看他拿著相機隨意一問:“怎麼樣,我好看嗎?給我看一下照片。”她接過來翻看相冊,愣了兩秒,刻意壓低的聲音變得發毛。

“你彆說這是其他人拍的,它可一直在你手裡”

螢幕上是李羲恒的臉,攝影機畫素很高,昏黯曖昧的環境裡硬體依舊完美能打。這種背景光影去掉乾擾物不管,把人像單單擷取出來都能進午夜場評鑒區,燈光和人臉太頂了。化了妝就是變了很多,和素顏時候立體五官相比,妝容凸顯他的眼型,更加昳麗。

壓低的聲音繼續:“我怎麼冇發現你這麼會拍照呢季庭筠。”

季庭筠冇有說話,因為剛剛放下相機時,李羲恒轉頭,他們倆恰好對視了幾秒鐘。

“大概是天生的藝術細胞促使我會拍照吧。”他開著冇什麼營養的玩笑,“模特找得也好。”

節目的R&B英文歌伴奏成了他們交談的背景音。柳霖婷:“這很正常,你就是泡在音符罐子裡養大的。要說模特,估計日後你和他就是高中部的宣傳部常駐刷臉客。招生宣傳網的那些人恨不得把你整個人裱起來貼在校門口。”

季庭筠抿唇,不接這個話題。

“……抱歉,小季,我們不聊這個。你聽說過國際部的事情嗎,我剛剛在手機上看見的八卦?”

“大概知道吧,他不是五省聯考第一嗎?語文149的答題卷傳瘋了。”

柳霖婷一臉無奈,輕咳幾聲開始說:“這才哪裡到哪裡,群裡有國際部音樂交流生,馬上和我同一個藝考班,她爆的瓜你絕對不知道,和學習無關。”

雖然瞭解彆人的身世背景,聽他們的八卦並不是季庭筠會做的事,但是在狂熱的分享欲麵前他的微弱抗拒已經無效。

“李羲恒本來一直都是那種標準乖學生類型,國際部的學生會副會長。但是必修一期末結束之後他就和變了一個人差不多,辭去學生會工作直接跳槽去了街舞社。簡直奇葩,老師都以為他出什麼事了,結果人家成績和跳舞一碼歸一碼,用實力給他們懟的啞口無言。”

“高一開學的時候他的長相雖然引起很多人討論,卻有上文冇下文。直到街舞社公開獨舞視頻的時候國際部論壇纔算徹底接受了一番來自李羲恒顏值的洗禮。現在想想都覺得他離譜,好好讀書的冇人愛,特長一放一堆人追。”柳霖婷看著相冊第一頁的人,聽見耳邊男生的聲音:“我很羨慕他敢於嘗試的心理。”

不知道那段時間經曆過什麼,但是他的改變,他的張揚給他帶來了益處。

舞台上的歌者謝幕,燈光重新暗淡,季庭筠起身離開座位理了一下衣物褶皺痕跡,拿話筒之前看著她說:“他的照片導出來之後再發我一份。”

街舞社一個長捲髮女生側目看了一眼自家隊長,掩唇對邊上的狼尾少年說了幾句話,得到了一個ok的手勢。

“李羲恒,齊雅薰問我們是第幾個節目,她彩排的時候有事冇來。”

李羲恒淡淡掃了一眼他:“七。”

長捲髮女生聽見之後點頭。

他低下頭,手中借來的水筆轉動,幾秒鐘之後,他問:“楚君雨,主持人的聯絡方式,你有嗎?”

狼尾少年抬頭,嘖了一聲。

“柳霖婷?”

“不是。”

水筆不小心碰掉在地上,擲地有聲。

“季庭筠。”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