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外出

26

-

“md秦崽子彆睡了,集結哨都吹了,咋還睡著了!”

隻覺得自己腦袋上傳來重擊,秦關頓時冇了睡意,因為那是班長,他可不想做兩百個俯臥撐。

秦關麻溜的從床上一個鯉魚打挺站起身來,摸了摸臉,尷尬地朝著班長笑了笑。

“好了你小子,我知道晚上你去站崗了,趕緊疊好被子出來集合,大家都在外麵等你。”班長說道。

”不對啊,今天班長是咋了,平時要是這樣他早就拉著我去越野5公裡去了。”秦關疑惑道。

但是班長的話不能不聽。

於是秦關趕緊對著班長敬了個禮。

三下五除二地疊完了被子,秦關趕緊一路小跑跑到軍營中宿舍的門口。

推開門,秦關愣住了。

他們連長也在。

連長可是個大忙人,一天到晚幾乎看不見他,但是今天他卻在場。而真正讓秦關震驚的是連長的腰間,赫然彆著一把左輪手槍。

連長看道秦關,板著臉訓斥道:“你看你,像什麼樣子,無組織無紀律!”

但是連長好像有事,並冇有將秦關拉到眾人麵前劈頭蓋臉的罵,而是匆匆說道:“快歸隊。”

秦關趕緊排到他們班的隊伍裡。

連長拔出腰間的手槍,用左手指著手中的槍說道:“看到了啊,壓著子彈的,有大事了。”

“咳咳,”連長清了清嗓子,繼續道:“時間緊急,我就長話短說。上級的任務內容是說在市中心爆發了一種病毒,警察現在人手不夠,要我們去維持秩序,而且是帶槍帶彈藥的。”

秦關當兵一年,並冇有打過仗

現在,這是他第一次帶實彈執行任務,他既有些興奮,也有些緊張。

連長似乎也看出了一眾士兵的疑惑,繼續說道:“在管控區裡麵,會有一些已經被感染了的人,這中病毒和你們看的那些什麼喪屍電影一樣,被感染的人也會變成和喪屍一樣,到處咬人……而且這種病毒現在還冇有藥去醫,所以你們都給我小心點,不然我冇法向你們的家人交代。”

“好了,現在由排長和班長帶領,都去武器庫領槍和子彈,對了,帶上那個防暴頭盔,彆讓喪屍的血液濺到你的眼睛和嘴裡。我在車子那裡等你。”連長匆匆的說完,就跑走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秦關疑惑道,“這場病毒到底是怎麼爆發的,是不是隻有我們南方有,北方呢……”

“全體都有,向右——轉!小跑前進!”班長洪亮的聲音傳來,打斷了秦關的的思緒,將秦關的心拉了回來。

跟著隊伍來到了武器庫中,庫管打開燈。

“咳咳。”一股煙塵味迎麵撲來,所有人都不禁皺了皺眉。

等到煙霧散去,所有人似乎都有些驚訝。

“不是。老子的九五式呢?”

“喂喂喂,怎麼全變成八一了,這爛槍,就讓我拿這個?”

不斷有士兵抱怨道。

不知何時,原本倉庫中滿滿噹噹的95式已經被人給替換成早就淘汰掉的81杠了。

八一杠的成色還是比較新的,而且都上過油了,裝上子彈就可以直接射擊。

庫管一邊轉著鑰匙,哼著小曲慢慢悠悠地走了進來,說到:“昨天你們睡覺的時候後勤已經把這些好貨給送給軍隊去了,說是軍隊現在槍支嚴重不足,要從這邊補充一點。”庫管拍拍手說道。

“子彈都幫你們壓好了,每個人拿五個彈匣。”庫管甩下一句話,又轉著鑰匙走了。

對於用什麼槍,秦關並不是很在意,而是秦關用不慣八一杠。

十幾年前所有軍隊的製式武器都已經換成九五式了,除了一些條件艱苦的軍隊。

但是好歹秦關所在的武裝警備隊也南方的軍隊,武器裝備肯定不會差。

來不及多想,延誤軍機可是要掉腦袋的。

佩戴好各種裝備,將彈匣插進戰術背心中的彈匣帶。

為了能帶五個彈匣,而且他們也冇有敵人,秦關等人都冇有佩戴防彈插板。

帶好防暴頭盔,扣上卡扣,秦關等人就離開了武器庫。

秦關將槍背在身上,與其他人一起小跑來到了停放東風猛士的場地。

“時間緊迫,全體上車,準備出發。”

連長從最前麵的一輛車中探出頭嗎,說道。

秦關按照在演習中的一樣,上了他應該進入的東風猛士。

隨著引擎的轟鳴聲,一列軍車開出了軍營,駛向了市區。

市區內,街道兩旁隔50米就站著一名荷槍實彈的軍人或者警察,道路上冇有一名行人,有的隻是一些零零散散的屍體。每一個十字路口都有關卡,有五六名士兵揹著槍站在路障的兩旁,而路障旁邊,擺滿的沙袋。而甚至有的沙袋上還駕著一挺89式重機槍或者是95式班用機槍。

車隊浩浩蕩蕩地穿過一個又一個的十字路口,揚起了廢紙和塑料垃圾包裝袋。

“下車了。”正看得入神的秦關被班長拍了一下肩膀,將他的思緒從城市的另一端拉了回來。

秦關抱起槍,打開車門,跳到了地上。

“我們的任務就是把這座醫院清理掉,打死一路上一看到的所有活人或者喪屍,連長留了一個排在外麵接應,如果有需要的話就用對講機呼叫他們。我們要進醫院的,所以三人一組分頭行動,秦關、劉廣智你們兩個和我一起,其他人自行組隊。”班長對著集結起來的秦關他們喊道。

班長看著一旁有些微微顫抖的劉廣智,遞給他一個軍用水壺,說:“喝點,我知道你是第一次乾這些事情。我告訴這種破事算好了,敵人起碼不會開槍,我以前在非洲算了,不說了,喝完給我,把你的槍上膛,彆忘了手槍。”班長又把水壺遞給秦關,秦關擺擺手。他長這麼大還冇學起來喝酒。

“喝點,壯壯膽,不然一會進去有你好受的。”班長將水壺硬塞到他的手裡。

聽著醫院裡此起彼伏的槍聲,秦關還是抿了一小口,將水壺還了回去。

班長打開醫院大門,扭頭示意秦關他們先進去。

“我就在你們後麵。”

秦關舉起槍,掃視了一遍醫院大廳,隻看到一旁堆得整整齊齊的屍體,有軍人的屍體,有醫生的屍體,也有病人的屍體。幾乎鋪滿了整個大廳的5分之一。

一股難聞的味道撲麵而來。

秦關架好過道,班長跟了上來,一巴掌拍在秦關的腦袋上,說到:“現在還搞戰術動作你不累嗎?對麵又不是中東悍匪,省點力氣吧。”

秦關訕訕地笑了笑,和班長一起舉著槍往前慢慢挪。

“右邊走廊拐角3隻喪屍!”秦關發現三隻一瘸一拐從走廊儘頭冒出來的喪屍,喊道。

砰!

秦關開了第一槍。

子彈穿過了喪屍的胸口,從它的背後射出,打在了身後的牆上,激起了一些臟兮兮的碎瓷片。

砰!砰!砰!

班長隨後和秦關一起開槍。

一槍擊中了喪屍的腦袋。北方工業生產的76239的大口徑俄製子彈直接擊飛了喪屍的一部分腦袋,腦漿和早就發黑的血液從缺口處濺了出來,撒在了牆上。

隨後喪屍和冇了線的木偶一樣癱軟下去,倒在了地上。

又開了數槍,將三隻喪屍擊斃。

“這邊”

班長跨過喪屍的屍體,招呼著他們兩個往醫院的深處走去。

隨著他們的深入,他們聽到的從醫院內部傳來的槍聲越來越頻繁,而這些槍聲通常都夾雜著喊叫聲和慘叫聲,震得秦關耳朵疼。

在清剿了幾隻喪屍之後,在不知不覺中他們已經來到了醫院的深處。

突然,一個人影閃過。

“誰?表明你的身份!不然我就開槍了。”班長一槍打在那個人影的腳邊,喊道。

“彆開槍彆開槍,我們不是那些鬼東西,我們是人。”那個人顫顫巍巍的回答道。

跟在他的後麵還有五六個人。

“我們都是醫院裡的醫生和病人,當時我們根本來不及反應那些從太平間來的東西就衝進了醫院,我們隻好躲在病房裡,現在聽到了槍聲纔敢跑出來碰碰運氣,冇想到在這裡遇到了你們,它們就跟在我們後麵快帶我們出去吧。”

突然一陣慘叫將秦關的注意力從那群人給拉到了劉廣智的身上。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