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誅心之言

26

-

.

特製的紙張已經就緒,「紙幣」的印刷速度極快,不足一月便印刷完成,房俊帶著柳奭入宮麵聖,讓他將「紙幣」呈獻陛下。

這樣的機會是每一個官員都夢寐以求的,柳奭感激不儘,說了一籮筐肉麻的感謝話語,忠心表了又表……

紙幣擺放於禦案之上,李承乾與一眾大臣翻來覆去看了又看,對其精美之花紋嘖嘖稱奇、嘆為觀止。 紙幣上為了防偽以各種色彩繪製了繁複的花紋,其實多此一舉,在不大規模發行的情況下,隻憑紙幣左下角的編號便足以杜絕仿造,因為發行的紙幣每一次

流入國庫都會登記……

但炫麗的色彩、繁複的花紋的確賦予紙幣一種奢華、高級的感覺。

劉洎指著紙幣上一處:「這種色彩可是『群青』?卻為何如此亮澤?」

「群青」不是青色,而是一種深藍色,微微透著紅光,但是紙幣上這種「群青」卻極為鮮亮,與尋常所見極為不同。 柳奭看了房俊一眼,見後者微微點頭,這才解釋道:「的確是『群青』,隻不過經過鑄造局幾十位染色工匠鑽研、試驗,於其中加入了一些特殊的礦物粉末,導

致顏色愈發亮澤、鮮明。這是非常機密的配方,所有參與研製、試驗的工匠都被下達了封口令,即便是自家子侄也絕允許透露出去,否則嚴懲不貸。」

劉洎倒是無心探究配方,驚奇道:「鑄造局還有染色工匠?」

「鑄造局」顧名思義定然與鋼鐵有關,與染色根本毫無關連…… 柳奭有些憤懣,時至今日「鑄造局」的成果涉及方方麵麵,對於整個帝國的促進無與倫比,然而朝堂之上這些宰輔們卻看都不肯多看一眼,慣性的以「奇技淫

巧」視之,「鑄造局」上上下下無數人的努力、房俊海量的錢帛耗費、數以百計的研究成果在這些人眼中始終認為不入流。

「不僅有染色工匠,鐵匠、木匠、皮匠……甚至有精通算術的人才,各式工種二十餘種,工匠三千餘人、學徒數以萬計。」

憤懣之餘,也隱隱驕傲。 在這些高官、大儒們不曾關注的地方,「鑄造局」憑藉無以計數的研究成果一點一點改變帝國、改變天下、甚至改變這個時代,軍事、農業、航海等等各方麵

都在承受著變革,等到有一天他們霍然驚醒,纔會發現「鑄造局」的無與倫比。

故此,柳奭對一手締造「鑄造局」並且堅持海量錢帛投入的房俊佩服得五體投地。

這是何等跨越時代、獨到犀利的眼界與氣魄? 與之相比,朝堂上這些冠冕堂皇、儀表堂堂的宰輔們都做了什麼?整日裡爭權奪利、蠅營狗苟,顧小利而忘大義,充其量也不過是史書當中寥寥幾字,如此

而已。

而自己則會在房俊帶領之下,於青史之上濃墨重彩……

眾人對於柳奭的話都吃了一驚,知道「鑄造局」如今規模極大,卻並不知道大到此等規模。

平素誰會關注此等「奇技淫巧」「卑鄙下賤」之事?

縱然「鑄造局」負責研發製造各式火器,可畢竟是工匠之事,朝堂之上的大佬哪有精力理會這些? 劉洎蹙眉:「如此龐大之規模,耗費的人力物力無以計數,眼下帝國百業待興,更有無數百姓尚處於飢餓之中,甚至諸多州府管理俸祿都難以為繼,是否應予

以削減?最起碼減小規模,不必要的浪費都應節省下來。」

兵部是房俊的地盤,外人很難插手,「鑄造局」更是兵部的核心,一切資源重點傾斜之地,別說插手了,想要入內一探究竟都不是誰都可以的。

如此影響巨大的工坊掌握在房俊手中,等於給房俊平添三分助力,劉洎豈能甘心?

柳奭奇道:「難道中書令不知道『鑄造局』時至今日都是自負盈虧?中樞也好、國庫也罷,從始至終未曾對『鑄造局』有過分毫投入,何來削減之說?」

劉洎沉下臉:「『鑄造局』就不是大唐的衙門了?如今帝國百業待興,距離真正的盛世一步之遙,汝等官員豈能隻顧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卻罔顧國家大計?」 柳奭連連搖頭:「所謂在其位、謀其政,下官不過是一個兵部郎中而已,職責隻在『鑄造局』,國家大計是你們這些宰輔的事情,豈是吾等小小官吏可以參與其

中?中書令太過抬愛下官了,下官萬萬不敢當。」

不卑不亢、直言無忌,根本無需房俊出手,便將劉洎給頂了回去。

不過此等情形,房俊又豈能讓自己的麾下衝鋒在前,而自己龜縮於後? 他笑著對劉洎道:「柳郎中性情耿直,若言語之中有得罪之處,中書令莫要見怪……不過柳郎中那句『在其位、謀其政』說得甚好,你是中書令,該你擔負的責

任就該由你自己擔負,不能退給旁人,若是你自認負擔不起,倒也無妨,向陛下懇請致仕即可。」

頓了一頓,他笑眯眯看著劉洎:「中書令這個官職乃是陛下之臂助,誰若是覺得自己乾不好就下去,自然有能乾好的人來乾。」

居然試圖把手往我這邊伸,真以為我不敢給你剁掉嗎?

柳奭心中暢快至極,這纔是上官啊!屬下被人針對、受了委屈,上官冇有顧忌其他直接挺身而出,哪怕是麵對中書令也言辭灼灼、咄咄逼人。

如此上官,豈能不愛?

李承乾擺擺手製止還欲再說的劉洎,溫言道:「『鑄造局』乃兵部之事,且一直由越國公負責,外人就不必參與了……這種紙幣,要如何發行?」 房俊道:「可派人直接護送至河南、河東、山東、江南等地,隻要各地丈量田畝完成,即可與當地世家門閥簽署契約,以紙幣代替錢帛予以借貸,然後世家門

閥以紙幣支付所需贖買之土地金額,再將紙幣帶回長安,收入國庫。」

一來一回、一出一入,中樞未曾拿出一文錢,隻印刷幾張紙幣,便賺取了世家門閥數以千萬計的借貸。

借貸的可不是紙幣,將來償還的時候必須是真金黃銅……

如此操作,自是人人讚譽。

唐儉毛遂自薦:「犬子嘉會,如今忝為金部郎中,平素辦事還算伶俐,可勝任此事。」

諸人一時無言。

「金部」乃民部下屬機構之一,主要負責掌稽覈全國庫藏錢帛出納帳籍、以及錢幣鑄造……

事實上,印刷「紙幣」本應是民部的職權,而唐儉之子唐嘉會所掌之「金部」更是當仁不讓,結果被房俊來這麼一手,「侵權」效果極其嚴重。

不過唐儉到底非常人,不僅不生氣、不抱怨,甚至讓自己的兒子給房俊跑腿辦事……

此等情形,誰也說不出唐儉將自己兒子弄在自己屬下任職的話語。 李承乾點點頭:「那就讓唐嘉會去辦吧。若此事有功,回來之後前往東宮以舊任職『東宮千牛』吧,到底是武將出身,整日裡於民部廝混成什麼樣子?畢竟當年

亦曾護朕左右,有苦勞更有功勞。」

對於唐嘉會,他的心情比較複雜。 貞觀初年,唐嘉會的官職是「東宮千牛」,而東宮太子正是李承乾,按理說,唐嘉會應當是李承乾的肱骨心腹、極儘信任。實則不然,唐嘉會的正妻元氏去世

很早,其後續絃之妻乃是閻立德的次女,而閻立德之長女嫁給魏王李泰,唐嘉會與魏王李泰乃是連襟……

故此,李承乾對唐嘉會不予信任,隻不過因為其父唐儉乃是兩朝元老、開國功勳,所以予以忍耐。

隻不過唐嘉會素來並無不敬之處,後來更請求外調,不曾參與那些悖逆之事,時至今日皇位穩固,也就不必要顧忌以往的那點心思。

唐儉離席,一揖及地,感激道:「多謝陛下。」 他兒子很多,大多都能自立成家,唯獨唐嘉會因為當初身為「東宮千牛」卻與魏王成為連襟遭受李承乾猜忌,一直冇機會更進一步,隻能自己安排在民部,唯

恐離了自己的眼受人蠱惑做出什麼愚蠢之事連累家族。

此次藉機舉薦唐嘉會,真正用意就是試探一下陛下的態度,見陛下並無隔閡,自然大喜……

***** 回到中書省官署,劉洎一個人坐在值房之中,越想越是煩悶,「鑄造局」時至今日已然不知不覺之中成為一個龐然大物,影響力極大,全部資金來源皆出自「

自籌」,這種「自負盈虧」的運營方式使其完全擺脫中樞掌控,自成一體,外人根本插不進去手。

尤為重要的是,會否有人依樣效仿?

劉洎坐不住了,起身出了官署,直抵武德殿,求見之後被內侍帶到禦書房。

李承乾換了衣裳洗了手臉,在禦書房內接見。

抬手讓劉洎飲茶,笑道:「剛剛分別,中書令便急於求見,可是方纔有所遺漏?」 劉洎也不喝茶,開門見山將「鑄造局」的諸多弊端一一陳述,末了,憂心忡忡道:「若單是一個『鑄造局』也就罷了,畢竟越國公有扶器定鼎之能、從龍護駕之功,陛下若命其裁撤『鑄造局』難免有寡恩之嫌疑。可此風不可長,若是六部九寺各個衙門底下都鼓搗出這個「局」那個「署」,打著「自負盈虧」的名號行貪墨瀆職之實

長此以往,將中樞置於何地?更將陛下置於何地?」

這話有些誅心,為何房俊可以在兵部內設置「鑄造局」,且「自負盈虧」?不就是因為他自持功高無視朝廷法度嘛,且不是一回兩回了。 但若如此繼續下去,「鑄造局」上下隻知有房俊、何人還記得有中樞有陛下?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