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顏麵儘失

26

-

.

正堂內氣氛嚴肅,李勣沉著臉默然不語,李靖、崔敦禮、鄭仁泰三人低頭喝水,「伏溜」「伏溜」的喝水聲此起彼伏,聽在裴懷節耳中卻是一聲又一聲的嘲諷……

到底也曾是封疆一方的人物,別的且不說,「製怒」的能耐還是有的,既然被別人抓住了把柄大肆攻訐,那就隻能忍了這口氣,不讓對方趁勢追擊。

深吸一口氣,裴懷節漲紅著臉,斷然轉身退出,於門外站定,咬著後槽牙道:「下官來遲,懇請見諒。」

尷尬的一幕出現了。

堂內,房俊低頭喝水,充耳不聞。

李勣也不吱聲,他若開口讓裴懷節進來,氣勢上便完全落了下風,被房俊牽著鼻子走。

李靖、崔敦禮、鄭仁泰則麵麵相覷,此間主官李勣、副官房俊,這兩人不開口,他們三個更不能開口……

於是乎,裴懷節抱拳施禮站在門外,堂內冇人搭理他,一張臉殷紅如血、羞憤欲死。

不少兵部書吏來來往往也都注意到了這邊情況,不知裴懷節為何站在門外,紛紛嘖嘖稱奇、議論紛紛……

好在房俊冇有做得太過火,放下茶盞,看了李勣一眼,開口道:「進來。」

然後露出一個得逞的燦爛笑容。

李勣心頭火起,瞪了這廝一眼,暗罵一聲「幼稚」!

見到裴懷節紅著臉走進來,擺擺手:「入座吧。」

他算是怕了房俊這股無賴勁兒,若是繼續糾纏不休,怕是裴懷節就得當場轉身退走……

裴懷節滿腔怒火隻能憋著,在崔敦禮下首坐了。 他是劉洎的人,實際上負責將此間訊息向陛下通報,所以再大的怒火也隻能忍,待到議事之後想辦法與劉洎一起覲見陛下,一邊通稟此間情況,一邊告房俊

一狀。

若在以往自然「疏不間親」,在陛下麵前告房俊的狀非但冇用甚至可能引來反噬,但最近陛下與房俊之間齷蹉不斷,或許可以趁機親近陛下……

崔敦禮開口問道:「軍製改革涉及方方麵麵,以我之見應當先行製定一個章程,提綱契領言之有物,而後再商議細節。」

裴懷節打起精神。

回去之後陛下定然有所詢問,他若是記差了或者有所疏忽,那可就大事不妙……

鄭仁泰頷首道:「正該如此,否則一團亂麻,不知從何處著手。」 因為「府兵製」的兵源來自於各處折衝府,農時耕作、戰時入伍,且自帶戰馬、甲冑、兵刃,如此便與地方官府的牽扯極多,裝備、糧秣等等根本無法釐清,

若不能一一分割,何談軍製改革、軍政分離?

房俊也予以認可:「那就先行確定一個綱領,然後在仔細實施,不過……」 他話鋒一轉,道:「……軍製改革事關重大、牽扯極多,非急切可以促成,需要廣泛商討、仔細論證,必然是一件曠日持久之事,不必急於一時。今日第一日

當值,大家熟悉一下情況即可,無需急躁迫切,就此下值如何?」

裴懷節:「……」

我都打起十二分精神要記住每一個字了,你卻要下值?!

那我今日所承受之羞辱豈不是白受了?

早知如此,還不如不來了……

李勣也有些無語,實在是對房俊天馬行空的做派接受不能,叱責道:「軍國大事,自然緊迫一些,豈能這般玩忽懈怠?」 崔敦禮插話:「說起來下官今日的確有要事需要處置,安西都護府那邊傳回戰報,說是突厥殘餘潛入輪台一帶襲殺了不少我軍斥候,怕是有秘密集結之可能,

要增派一批兵卒、戰馬,以防不測,下官還未辦理呢。軍情如火,耽擱不得。」

房俊看向李靖:「衛公以為如何?」

李靖乾脆起身:「此次軍製改革務必嚴謹周詳,自然不是旬日之間可以見功,諸位也不能丟下政務拖遝於此。今日暫且就這樣吧,定下章程,他日再議。」

言罷起身,向諸人施禮之後,大步離去。

他現如今已經致仕告老,加入此間是以「顧問」之名義,地位超然,誰也限製不得。

也不必在乎誰的麵子,不會因為是李勣「三顧茅廬」請他出山而有所顧忌。

…… 議事之處就在兵部衙門之內,先是裴懷節遲到,繼而「委員會」不到半個時辰便散會,一眾大佬陸續走出衙門,兵部官員們驚訝之餘,馬上向負責在左跨院打

掃、服侍的書吏,得到的結果令官員們驚詫之餘,又倍感榮耀。

「不愧是越國公,夠硬、夠剛!」

「嘖嘖,第一天就給那位裴府尹一個下馬威,果然了得。」

「裴懷節算個甚?一上來就跟英國公頂牛,這朝堂之上顧忌也隻有越國公有能力、有資格這麼乾了。」

「嗬嗬,英公也是老糊塗了,有咱們越國公在的地方,何時輪到他人主導?」

「最慘就是裴懷節啊,以河南尹的身份回京,述職之後老老實實的擔任一個尚書左丞不行嗎?非得往軍隊改製這邊摻和,簡直自找苦吃。」

「誰說不是呢?今日之後,怕是要淪為笑柄了。」

…… 兵部衙門人多嘴雜,衙門裡發生的事情隻要不是涉及機密,很快就被擴散出去,短短一個上午,長安城內幾乎傳遍了裴懷節被勒令退出門外重新叫門的事跡

一時間,前兩日前往右金吾衛履任結果灰頭土臉返回的張亮、今日被狠狠羞辱一番的裴懷節名聲響亮,有好事之人甚至將這兩人成為「臥龍鳳雛」、「一時瑜

亮」,淪為笑柄。

……

劉府,書房。

劉洎看著麵前怒氣勃發、不斷咒罵譴責房俊的裴懷節,頗有些無可奈何。 先是張亮,後是裴懷節,這兩人被他倚為肱骨、寄予厚望,希望能夠在房俊的陣地裡開辟出一道縫隙,孰料自己浪費了無數資源將他們推上位,連一個回合

都未擋住便敗下陣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