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 剛愎自負

26

-

.

在房俊心裡,李承乾從來都不是那種「殺伐果斷」「一意孤行」的梟雄式君主。他性格過於軟弱,心誌不夠堅韌,想法、決斷都很容易受到外界之影響,每遇大事便

猶豫不定,做出決斷之後也不能全力進行……

然而今日,李承乾的態度卻出乎預料的堅決。

房俊苦口婆心相勸:「陛下,事不可做絕、力不可用儘,現在您穩坐皇位、君臨天下,剪除奸賊自然理所應當,可也應當留有餘地,以防不測。」

就比如現如今坊市之間的傳言,何必呢?

完全可以用其它方法去達到目的,而不必如此這般不顧後果孤注一擲……

孰料李承乾卻完全聽不進去,他反問道:「太宗皇帝壯年薨逝,你認為是否與那些建成舊部有關係?」

房俊沉吟著道:「這件事非但冇有真憑實據,甚至連半分馬腳都無,微臣不敢妄言。」

「此間隻你我君臣,我隻問你,在你心裡是否那麼想過?」

房俊默然,少頃,無奈頷首。 太宗皇帝雖然近些年身體已經大不如前,但底子好,當年也是能夠衝鋒陷陣的猛將,不至於這般暴病而卒。表麵上都懷疑是太宗皇帝生前寵幸的番僧所進之

藥所致,但其中撲朔迷離,真相未必那麼簡單。

太宗皇帝何許人也?論及英明神武,古今帝王少有能及,當真愚蠢到吞食番僧丹藥而卒?

如果那是個陰謀,必然牽涉無以計數的人,涉及一個龐大而縝密的計劃,發動難以想像的人力物力……能夠做到的屈指可數。

而「建成舊部」是最值得懷疑的勢力。 李承乾憤然道:「太宗皇帝胸襟如海,對那些人既往不咎,甚至加官進爵、委以重任,結果他們以德報怨、恩將仇報,你讓朕怎麼忍?另外,這樣一條毒蛇蟄

伏於暗處,必然對朕虎視眈眈,隻要朕稍有疏忽就會步太宗皇帝之後塵……縱然朕顧全大局不予理睬,可你認為他們會放過朕嗎?」

房俊無奈嘆氣。 李承乾喘了口氣,態度緩和下來:「朕知道你所言在理,但現在時不我待,我若放鬆,他們必然得寸進尺,隻有千日做賊、何來千日防賊?一味的防禦是不行

的,防不勝防啊!可他們潛伏於暗處,裝扮成各式模樣,令人難辨忠奸,唯有引蛇出洞,才能將他們一網成擒,徹底剪除隱患。」

道理是這樣的道理,但房俊對於李承乾的手段頗有微詞。

「陛下,縱然引蛇出洞,卻何必以此等方式?微臣賤名不值一提,可怎能讓皇後清譽有染?」

這個謠言不可能是空穴來風,必然事出有因。而具有最合理動機的便是李承乾,因為這正好符合他的籌謀計劃。 天下至尊的權力太過誘人,想要弒君篡位的大有人在,但並不是誰都能承受「弒君之罪」的反噬,雖然當今之世早已禮崩樂壞,可儒家核心依舊是「三綱五常」

其中最為重要的一點便是「君為臣綱」,以下篡上、以臣弒君,這是絕不容許的。

誰敢這麼乾,天下共誅之。

所以乾這種事的時候,或者瞞天過海,或者找一個擋箭牌。

房俊絕對不願做這個擋箭牌,即便這不過是引蛇出洞的一個手段…… 李承乾卻溫言道:「你我分屬君臣,實則親如手足,該當彼此信任、坦誠以待,我又豈能敗壞你與皇後的名譽呢?更何況最終傷的還是朕的顏麵,如此蠢事,

我不為也。」

房俊狐疑:「那是誰人所為?」

李承乾道:「並不重要,隻要你我並肩攜手,些許謠言何足道哉?反倒是如此行徑給了咱們一個絕佳的機會,何如順水推舟、將計就計?」 房俊沉默不語,他知道自己不能拒絕,當一個皇帝捨棄皇後的名譽隻為了將那些隱藏在暗處的逆賊引出來,用儘全力試圖畢其功於一役,就冇人能反對得了

但他還是提醒其中的凶險:「李安儼、李思暕兄弟看似已經露出馬腳,但賊人絕對不會如此輕易被咱們發現,一定還有後手,陛下身邊的人要仔細甄別,平素

更要慎之又慎。」 李承乾重重點頭,從善如流:「放心,朕又不是傻子,豈能被賊人故意暴露出來的誘餌所迷惑?朕身邊早已佈下天羅地網,隻要稍有異動,便會將賊人揪出來

繼而順藤摸瓜、一網打儘。」

…… 禦書房內爆出激烈的爭吵聲,陛下叱責房俊囂張跋扈、目無君上,房俊則反駁陛下聽信謠言、是非不分,侍立門外的內侍、宮人們戰戰兢兢、瑟瑟發抖,唯

恐殃及池魚。

良久,房俊率門而出,身後禦書房內有瓷器破碎的聲音傳出……

王德心中惴惴,迎上前道:「老奴送越國公出宮。」

房俊站在門前石階上,哼了一聲,道:「吾去給皇後請安,你前麵帶路。」

「啊?」 王德以及左右宮人大吃一驚,太極宮是個大篩子,宮裡的訊息隨意向外傳遞的同時,宮外的訊息也可快速流入,對於市井坊間有關於皇後與房俊的流言都有

所耳聞,陛下震怒的原因也正是為此。這個時候不儘量避嫌,怎能還主動上門?

「這個……」

王德有些冒汗,不敢應允。

身後的禦書房裡還有陛下看著呢……

房俊也不理會,下了台階,逕自向著立政殿的方向行去。

王德趕緊安排兩個宮人入禦書房收拾一下,自己則跟在房俊身後亦步亦趨……

路過大吉殿,王德忍不住小聲規勸道:「越國公何必與陛下置氣?到底君臣有別。」 房俊邊走邊道:「非是我不顧君臣之別,實在是陛下過分了,外間那些詆毀皇後之傳言明眼人一聽就知道是假的,陛下卻信以為真,在他心裡皇後是何等樣人

我又是何等樣人?那些胡說八道的東西,誰能信?你信嗎?」

王德不敢說話。 到了立政殿門口,房俊止步,對王德道:「你去入內通稟,就說我前來覲見。那些流言對我來說並無所謂,但皇後性情高潔、謹守禮法,遭受那樣的汙衊豈能

淡然處之?既然陛下不來寬慰皇後,那就我來。」

王德:「……」

房二郎你是認真的?!

陛下應該做的冇做,你要替陛下來做……

房俊瞪眼嗬斥:「傻愣愣的作甚?速速入內通稟。」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