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新式紙張

26

-

.

「殿下,微臣服侍您沐浴更衣。」

「起開!」

「殿下息怒,都是微臣的錯。」

「下流!齷蹉!」

「微臣有罪,請殿下治罪。」

「……別說這句話!」

「微臣罪孽深重,唯有以身相許,才能自贖其罪。」

「……我錯了,你冇罪。」

「不不不,微臣有罪……」

「走開!」

…… 待到兩人沐浴更衣重新坐在精舍內,已經是午後時分,長樂公主換上一身寬鬆的道袍,滿頭青絲用一根玉簪綰住,露出修長白皙的脖頸,容顏如玉、光彩照

人,氣色好的不得了。

一雙美眸含波照水,恨恨的瞪著某個無恥之輩,櫻唇輕啟,柔聲叱道:「無賴!」

房俊則穿著一身青布直裰,頭髮綰起,眉目俊朗、神色愉悅,慢悠悠的喝了口茶,點點頭,臉上帶著一抹壞笑:「殿下罵得對,微臣有罪。」

「……」

長樂公主秀顏染紅,羞怒交加:「給本宮閉嘴!不準再說這句!」

房俊從善如流:「是是是,殿下恕罪。」

長樂公主無奈,隻得低頭燒水沏茶,不理這個無賴。這一通折騰將她累得不輕,失水嚴重,這會兒渴得厲害……

門外腳步輕響,未幾,一個侍女推門而入,失禮之後道:「啟稟越國公,山門外有人自稱兵部郎中柳奭,說是研發的紙張取得進展,急於向您匯稟。」

房俊略一遲疑,頷首道:「將他帶來此處。」

「喏。」

侍女低眉垂眼,轉身退出。

長樂公主正將水壺從小爐上取下,聞言好奇道:「郎君為何如此重視此人?」 此處道觀等同於兩人的「愛巢」,不僅在此生產,更是兩人日常幽會之處。外人知道這些不難,但能夠讓房俊直接叫入且當著她的麵會見,必然是心腹之中的

心腹。 房俊道:「這柳奭雖然不通格物致知之道,但管理能力極佳,鑄造局乃是我最為重視之處,各項研究紛亂複雜,卻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條、絲毫不亂,值得我對

他高看一眼。」

長樂公主便不再多說。

她隻是好奇,卻不關心房俊鼓搗的那些奇思妙想、奇技淫巧,畢竟已經有無數的禦史言官不斷上書彈劾,自己就不必再多說,免得惹人煩……

未幾,柳奭疾步而至,在門口處換了鞋子,踩著地板小碎步入內,手裡捧著一個木匣一揖及地:「微臣見過長樂殿下,見過越國公。」

此間雖是長樂公主的地盤,房俊卻越俎代庖,開口道:「免禮吧,過來入座,喝茶。」

「謝過殿下,謝過越國公。」

房俊可以充當主人,柳奭卻不能不懂事,必須將長樂公主放在房俊前麵……

至茶幾旁入座,將手中木匣放在茶幾上,接過長樂公主親手斟滿的茶杯,頗有些受寵若驚:「多謝殿下!」

而後淺淺呷了一口,便將茶杯放在茶幾上,正襟危坐、目不斜視。

他知道此處乃是長樂公主的道觀,這處房舍幾乎等同於長樂公主的寢宮,他一個外臣能夠登堂入室已是榮幸之至,萬萬不敢唐突失禮。

見其拘謹的模樣,長樂公主忍不住失笑,柔聲道:「你是二郎的心腹之人,在此間便不必過多拘禮,輕鬆一些就好。」

柳奭忙道:「喏。」 心底對房俊的敬佩之意猶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這可是太宗皇帝的嫡長公主、現如今的大長公主,身份尊貴、榮寵無比,卻冇名冇份的跟了房俊,更為其誕

下麟兒、無怨無悔,男人做到這個份兒上,雖死而無憾了。

長樂公主好奇的指了指茶幾上的木匣,問道:「這就是那個所謂的新式造紙術?」

柳奭連忙搖頭:「微臣來時倉促,未有準備,隻來得及備下一份薄禮敬獻於小公子,還望殿下、越國公莫嫌寒酸。」

說著,將木匣打開,露出裡麵一尊精美的白玉麒麟,雕工精湛、栩栩如生,玉質更是溫潤細膩、光澤瑩白。

此物價值不下萬貫,但寓意更佳。

長樂公主驚喜道:「柳浪中有心了。」

柳奭鬆了口氣:「殿下喜歡就好。」

蓋上蓋子,遞給一旁的侍女收好。 然後才從懷中取出幾張紙,恭敬遞給房俊:「這是鑄造局造紙工坊的大匠、匠人們最新研製的配方,由青檀樹皮、蘆葦杆以及南洋的一種甘蕉莖經由一係列復

雜的流程研製而成。」

房俊接過那幾張紙,婆娑著紙麵感受一下質感,輕輕搓動檢查韌性,光而不滑、潔白稠密、紋理純淨、搓折無損,頗有幾分宣紙的神韻。 又讓侍女取來筆墨,飽蘸墨汁之後在其中一張紙上寫下「終南嶺秀」幾字,字跡深淺濃淡、紋理可見、墨韻清晰、層次分明,墨跡濃而不渾、淡而不灰,紙質

極佳。

長樂公主在一旁讚道:「好紙!」 房俊也點頭讚許,現階段的防偽技術極其低劣,仿造並不難,隻能在紙質上下功夫,這種紙的配方已然是絕密,再加上覆雜而獨特的製作工藝,想要完全仿

造難如登天。

將紙張反覆觀看、婆娑,又問道:「造價幾何?」

柳奭道:「造價倒也不多,因為原料便宜,惟有南洋甘蕉莖麻煩一些,隻不過工藝複雜、耗時頗多。」

房俊略微沉吟,道:「在其中多新增一些名貴香料,總之在不影響紙質的情況下,什麼貴加什麼,將紙張的造價提升上去。」

柳奭懵然不解,長樂公主也好奇:「何必多此一舉?」 房俊解釋道:「這種紙用來印刷『錢幣』,必須要經由陛下檢驗,若陛下覺得紙質不錯,要以此作用貢品以供宮內用度,那就存在紙張外泄的風險。紙張外泄,

就有可能被人拿來用以偽造『錢幣』,必須從源頭上予以杜絕。」

長樂公主與柳奭恍然。

陛下乃一國之君,若是想要這種紙作為貢品,別人是無法拒絕的,隻能讓陛下自己放棄這個有可能產生的念頭。

怎能辦呢?

那就是讓紙張的造價很貴,貴到就算李承乾愛不釋手,也怕禦史言官上書彈劾他「奢侈糜爛」「不恤民力」…… 柳奭心中嘆服,越國公果真非是常人,走一步、看三步,所有可能引發的後患都能事先察覺並且予以拒絕,此等心思縝密、才具超凡之人物,世上又有幾人

長樂公主眼神有些幽怨,不滿道:「陛下克已奉公、勤勉簡樸,何至於受你這般詆毀、防備?」

房俊笑了笑,不予爭辯:「是微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過是有備無患而已。」

現在的陛下,已經不是之前的陛下,尤其是心態之轉變可謂天壤之別,不得不防。

「此事容易,下官回去就召集匠人想辦法。」 柳奭趕緊答允下來,一件東西想要降低成本自然千難萬難,可若是想要提升造價那就容易多了,冇什麼用處卻不會影響質量的好東西使勁兒往裡新增就好了

理論上可以使其造價無限升高…… 房俊頷首,吩咐道:「回去之後印刷『萬貫』『千貫』『百貫』『五十貫』四種麵額,而後我拿去給陛下過目,若無差錯便大量印刷,交付給那些亟待借貸的世家門閥。

另外,所有參與研製新紙的匠人全部賞錢百貫。」

古往今來,這片土地上從來不缺乏才思敏捷、智慧絕倫的人才,所差的隻不過是各種各樣的體製將這些人的才智壓下去,使其英雄無用武之地。 所謂「綱常既定、上下尊卑」就是歷代王朝馭下、治國之根本,核心在於「不變」,隻要天下位分既定,當官的當官、當兵的當兵、種地的種地,便可以長治久

安。 而所有的「變化」都意味著辛苦建立的「秩序」存在倒塌之可能,所以極其牴觸,而「發明創造」也是一種變,從無至有、從已有至更好,而每一次影響巨大的「

發明創造」都會造成一定的社會變革,這是不能容忍的。

這也是歷朝歷代不重視「發明創造」甚至將其冠以「奇技淫巧」從而大加鞭撻之原因。

階層被束縛,思想被束縛,所有一切都被束縛。

想要解開束縛,提升工匠的主觀能動性其實也不難,無外乎官爵、錢帛而已,意味著朝廷對於思想的解放,自然人人爭先、處處發明。

官爵獲取要難一些,必須有超越以往的劃時代發明才行,但房俊在錢帛之上卻絕不吝嗇。

「喏。」

柳奭領命,施禮之後告辭離去。

長樂公主好奇的拿起那幾張紙翻來覆去的看,又問道:「以此代替錢帛借貸給世家門閥也就罷了,又何必多費功夫印刷不同麵額呢?」

房俊道:「這就攸關經計了,竅門很多。」

……

一日之後,房俊入宮向李承乾進獻用以印刷「紙幣」的紙張,李承乾也問出相同的問題。

在座尚有英國公李勣、中書令劉洎、侍中馬周、民部尚書唐儉等人,也都一臉不解的看著房俊。 然後房俊問了一個看似淺顯、實則深奧的問題:「諸位以為,錢幣的本質是什麼呢?」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