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識人不明

26

-

.

書房內,茶香氤氳、氣氛靜謐,劉洎與張亮隔著茶幾對坐,相顧無言。

前者是震驚失語,不敢相信會出現這樣抵製主帥履任的情況、且對方居然還有理有據,後者則純粹是羞愧欲死、憤懣無言,實在不知說什麼……

良久,劉洎才緩緩吐出一口氣,無奈道:「既然如此,隕國公來到我府上又是為何?軍政殊途,我在軍中半分影響力都冇有,實在是愛莫能助。」

他是真心無奈。

之所以在與房俊一而再的鬥爭之中落入下風、處處受製,並非是他劉洎無能,實在是身邊這些夥伴太過廢物。

堂堂隕國公、貞觀勛臣,朝廷任命的右金吾衛大將軍,居然未能履任便被抵製,且連軍營都未能進入便狼狽回城、灰溜溜逃走……

顏麵落地、威望喪儘,往後還如何指望將右金吾衛掌控在手中?

終於明白為何張亮當年跟隨李勣一同投降大唐,以「天策府武將」之資歷,多年來卻屢屢不得重用,太宗皇帝有識人之明啊…… 張亮自然是為了求助而來,但此刻聽聞劉洎之言頓時醒悟過來,自己是投靠劉洎過來的,想要劉洎重視自己就必須展現自己的價值,現在遭受挫折之後居然

前來求助對此無能為力的劉洎,除去讓對方厭惡自己,又哪裡有半分用處? 心底懊悔不已,趕緊道:「在下非是前來求助,而是將房俊在軍中之跋扈據實相告,此事在下雖然顏麵有失、威望有損,但房俊的做法更是大忌,中書令或可

聯絡禦史言官予以彈劾。」 劉洎微微頷首,讚同道:「隕國公言之有理,軍隊乃是帝國基石,權柄隻能操之於陛下之手,房俊如今在左右金吾衛一手遮天,說好聽的是囂張跋扈、貪戀權

勢,說難聽的就是心懷不軌、竊奪神器!吾輩文官自當糾察不法、彈劾不公,絕不能任其猖獗,以至於軍紀廢弛、朝綱敗壞。」 張亮眨眨眼,果然還是文官心黑手狠,自己不過是想要藉助彈劾使得房俊心懷顧忌、投鼠忌器,從而主動降低在右金吾衛的掌控,但劉洎卻揮舞著鋼刀直取

房俊之命門。

心懷不軌、竊奪神器……哪一個臣子當得起這樣的罪名?

但同時也隱隱擔憂,房俊必然不會束手待斃,文官彈劾的罪名越重、掀起的風潮越大,房俊的反擊就會越淩厲。

未必會對彈劾他的禦史言官下手,但自己必定首當其衝。

張亮愁眉苦臉,局勢很被動啊……

*****

「哈?!居然還能這樣?隕國公手持朝廷任命文書,也能被阻擋於營門之外?」

武德殿禦書房內,李承乾聽聞李君羨的回稟,驚詫之餘有些不敢置信。

皇帝「金口禦言」「皇命至高無上」這種話的確是拿來唬人的,皇帝是名義上的天下之主,也僅僅是名義上而已,私底下不拿皇命當回事兒的時候很多。

但是在皇權穩固的太平盛世,如此公然駁斥朝廷任命、對皇帝敕封的官員不屑一顧,實在是令人震驚、意外。

李君羨搖頭道:「雖然此事看上去有些過分,但右金吾衛長史王玄策確實有理有據,並不是抵製陛下敕封、朝廷任命。」

李承乾蹙眉道:「右金吾衛果然在操練?軍中將校當真連迎接主帥的功夫都抽不出?」 「當初越國公奉命整編左右屯衛,組建左右金吾衛,因意識到這兩支軍隊維護京畿安危之重任不容有失,所以製定了一係列極其嚴格的軍事訓練計劃,定期全軍拉練便是其中之一,並且規定在拉練其間除非至親病逝、皇帝宣召這等重大之事,所有人不得擅離職守……朝廷對隕國公的任命已經有一段時間,但隕國公最

近才卸任刑部尚書,前往右金吾衛履任之時也未提前通知,如此才導致履任之事有所波折,亦在情理之中。」 在他看來這件事不能責怪右金吾衛將校,張亮早就應該前往履任卻因為種種原因拖延至今,心血來潮忽然前往履任,總不能讓右金吾衛數萬人整日什麼也不

乾就等著迎接他吧?

之所以遭受羞辱,純粹是咎由自取。

當然,那個之前擔任「東大唐商號」總管的王玄策如今一日成名,以長史之身份如此強硬的對待軍中主帥,並且將主帥搞得灰頭土臉,可謂朝野震驚……

李承乾蹙眉不語,心情煩悶。

房俊已然卸任軍職許久,但他一手帶出來的軍隊依舊施行他製定的軍規、軍紀,這份威信怕是令每一個皇帝都如坐鍼氈、如芒刺背。

說到底,還是張亮無能。 當初劉洎舉薦張亮,李承乾認為張亮乃是秦王府舊臣、貞觀勛貴,早年也曾數次帶兵,雖然並無太大功績卻也冇有什麼錯漏,便順水推舟準其舉薦,希望張

亮能夠牢牢掌握右金吾衛,與房俊心腹左金吾衛大將軍程務挺分庭抗禮、達成平衡,共同護衛京畿。

現在看來,張亮怕是難以勝任……

想了想,李承乾吩咐道:「盯著那個王玄策,看他私底下是否與越國公接觸,也要查清今日針對張亮之行為是否出自越國公授意。」

「喏。」

李君羨領命,見李承乾再無其他吩咐,遂告退離去。

李承乾吐出一口氣,覺得胸中煩悶,起身推開窗子眺望庭院裡枝繁葉茂的花樹、古典雅緻的亭台,心情卻並未有所緩解。

偌大帝國,每日裡發生的事情千千萬萬,最終都要匯總至他這個皇帝麵前,由他乾綱獨斷。

這是無與倫比的權力,同時也是無法比擬的壓力。

一個正確的決斷,可以讓國家愈發興旺幾分,而一個錯誤的決斷,同樣可以令國家的積弊日趨加深……

責任如山壓在肩。

若是一個毫無追求、得過且過的皇帝也就罷了,偏偏李承乾執意想要證明自己,如山的壓力立馬翻倍…… 與皇後之間的爭執鬨得整個宮廷人心惶惶、流言四起,加上張亮非但冇能成功侵奪房俊在軍中的威信反而顏麵掃地愈發助長了房俊的威勢……一樁樁一件件

全都不順。 如今回憶過往,他簡直不敢想像當年的太宗皇帝是如何在絕境之下於玄武門絕處逢生,又是如何在整個天下攻訐謾罵他「殺兄弒弟」的逆境之中殺出生天,開

創「貞觀盛世」。

易地而處,他覺得自己早已崩潰。

今時今日,他才明白古往今來那些能夠成就大業的,非但要有天縱之才,要有堅韌不拔之誌,更要有充沛無儘的精力。

他現在被朝政拖得精疲力竭,不是不想在宮內廣召美女,實在是有心無力……

世人隻看到皇帝無上權力、至尊威嚴,卻看不到皇帝所要揹負的如山壓力。

皇帝不好當。

……

李靖府邸。 致仕告老的李靖如今日子過得逍遙,除去即將在秋後前往重新開學的「貞觀書院」任教之外,偶爾入宮給陛下參謀一下軍事,其餘大把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

編著兵書、優遊林泉、含飴弄孫,不必理會朝堂之上的波詭雲翳、派係傾軋,簡直逍遙自在。 今日李靖放下了著書的毛筆,設宴款待登門造訪的李勣,酒宴之後在花廳之內飲茶閒聊,言談之間自然談及前往右金吾衛履任卻顏麵掃地、灰頭土臉的張亮

在座相陪的是李勣的親弟弟、左領軍衛大將軍李客師,此刻喝了口茶水,感慨道:「右金吾衛乃是由右屯衛整編而來,上上下下都是房俊的心腹親信,張亮妄

圖掌控右金吾衛建功立業,實在是昏招,且不說他能否完全掌控右金吾衛,他日若能全身而退,我都算是高看他一眼。」

作為貞觀勛臣,豈能不知張亮何許人也? 說一句「色厲內荏」「誌大才疏」絕不為過,當年跟隨李勣一同投降大唐,其後李勣扶搖直上功勳赫赫,張亮卻仕途波折戰功寥寥,可見其人之才能著實平庸…

試圖用這樣的人去侵奪房俊的權力,陛下實在難稱英明。 當初在江南之時,張亮便被房俊死死壓製,其後更是主動折節、以前輩之身份甘為房俊之鷹犬,待到房俊與陛下之間生出嫌隙又馬上背叛房俊投靠陛下,兩

麵三刀、信義全無,妥妥的小人一個,卻也能成為陛下賴以倚重的籌碼,可見陛下不能識人也不能用人…… 李靖放下茶杯,麵色不悅:「若是實在冇話說,那你就暫且回去吧,何必拿朝堂之上那些蠅營狗苟來汙我的耳朵?你知我夙來不擅長也不喜歡這些,以往身在

官場身不由己,不得不予以忍耐,現在已經致仕告老,就不能讓我清淨清淨?」

李客師雖然也是一軍主帥,但是在兄長麵前卻恭謹守禮,聞言趕緊道歉:「是我的錯,大兄莫要生氣,不說這便是。」

他知道兄長之所以如此說話,不僅是不喜歡談論這些,也是在堵李勣的嘴。

堂堂英國公忽然造訪,難道真是隻為了敘敘舊、喝喝酒?

肯定有事。 李勣對於兄弟兩個的言語恍若未聞,看著李靖道:「衛公如今優遊林泉、頤養天年,在下心嚮往之,也不忍打擾您的清淨。但如今軍製改革迫在眉睫,亟需熟知軍事之人蔘與其中、把握方向,在下今日前來,就是希望衛公能夠出山參謀一二。此次軍製改革影響深遠,衛公若能參與其中,應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實不負生平所學。」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