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凶險重重

26

-

.

聽聞李神符的命令,李道立麵露遲疑。

李神符花白的眉毛蹙起,問道:「怎地,暗中聯絡這麼長時間,錢財流水一般花出去,難道還未有進展?」 李道立一臉難色:「進展自然是有的,很多人都給出了肯定的答覆,雖然不會主動做什麼,但承諾隻要咱們這邊掀起風浪,就會馬上跟進……可叔王你也知道

這等承諾跟放屁其實冇什麼兩樣,事到臨頭,誰知哪一個跟進、哪一個旁觀、哪一個背刺咱們一刀?」 他本就反對暗地裡串聯那些宗室子弟、軍中大將,畢竟這等攸關身家性命的大事,給再多的錢、承諾再高的爵位和官位也不管用,事到臨頭,進退之間連他

們自己都不知怎麼選。 李神符忍不住了,怒罵道:「蠢貨!這種事本就隻能意會、不可決斷,到時候隻需局勢對咱們有利,他們自然知道怎麼選,若局勢不利,就算他們站在我們這

邊就能絕處逢生了?要的隻是他們袖手旁觀、隔岸觀火,而不是毫無準備之下站到咱們的對麵!」

事先有些溝通、打好招呼,等到事發之時那些人就知道不能急於站隊,這就是最大的利好。

而不是驟然生變使得人人自危,慌亂之下向自己這邊開戰……

你就算給一座金山銀山,誰會賭上身家性命毫不猶豫的支援你?

連這點道理都不懂,能辦成什麼大事?

李道立訕訕,不敢多言。 李孝協斜睨了李道立一眼,對李神符道:「叔王放心,我這邊都已準備妥當,幾個孩子已經散落各處,就近接觸那些宗室子弟、軍中將領,隻待事變,馬上予

以規勸、拉攏!」 李神符這才麵色緩和,誇讚道:「就是要這樣辦事,將所有事情都想在前頭,儘最大的努力、做最壞的打算,而後全力而為、一往無前,是生是死、事成事敗

就交給上天決斷!古往今來,哪一次竊奪國器不是凶險重重、九死一生?若無不成功即成仁之決心,趁早回家摟著婆娘抱著孩子,否則必然拖累大家!」

李道立汗如雨下,忙道:「叔王息怒,小侄知錯,定謹慎行事。」 他現在心中慌亂,雖然覬覦「從龍之功」,憧憬著他日如李孝恭那樣大權在握被譽為「宗室第一郡王」,且封妻廕子、子孫昌盛,可事到臨頭,「謀逆」失敗的嚴

重後果依舊讓他倉惶恐懼。

可事已至此,這條船行入江心,要麼橫渡長河抵達彼岸,要麼舟覆人亡一敗塗地,哪裡是他想下就能下?

*****

玄武門外,「百騎司」軍營。

入夜。

營房之內,李君羨聽著窗外的雨聲以及遠處傳來隱隱的吵雜之聲,隻覺得心煩意亂,將手中文牘摔在桌案上。

當年太宗皇帝設立左右屯衛拱衛玄武門,其後又從這兩支軍隊當中擇優抽調將校兵卒組建「百騎司」,所以軍營也就放在距離左右屯衛不遠的地方。 現如今左右屯衛已經裁撤,原班舊部以及各處抽調而來的精兵強將整編成為左右金吾衛,職權較之以往的左右屯衛大大增強,成為拱衛京畿最為重要的軍事

力量。

新軍初成,自然要大加訓練,冇日冇夜的人喊馬嘶之聲吵得一牆之隔的「百騎司」不堪其擾……

再加上如今宮內宮外、朝野上下暗流湧動,「百騎司」上上下下煩躁不堪。

更別說今日白天的時候陛下居然掌摑皇後,宮闕震動……

門外腳步聲響,李君羨回頭看去,便見到自己的副手李崇真邁步進來,施禮之後道:「末將見過將軍,不知將軍相召,有何吩咐?」

李君羨迴轉書案之後坐下,目光幽深的看了李崇真一眼,問道:「郡王如何答覆?」

李崇真恭聲道:「末將前去報訊,家父正與越國公談話,末將報訊之後便即回來,家父未有答覆,隻是與越國公隨即入宮。」

李君羨無奈揉了揉額頭,嘆了口氣:「一個兩個都是老狐狸,不肯沾染半分,可宮闕之內暗流湧動,他們不出手的話,我又能為之奈何?」

陛下掌摑皇後,不到半個時辰之內無數訊息從禁宮送出,朝野鹹聞,他設在暗處的崗哨卻隻察覺不到半數,另外一半的訊息根本不知何人送出。

原因很簡單,必然是自己設立的崗哨泄露出去……

堂堂「百騎司」統領,負責皇宮大內的禁衛,尤其是肅清內應、細作,如今卻麵對這個處處漏風的宮城束手無策。

不是不能將那些人全部抓起來,而是那些人不過是一個眼線、一個喉舌而已,除去將有價值的訊息向外傳遞,其餘一概不知。

不知自己的上線是誰,更不知主使是誰,這種眼線、喉舌就算拔掉,於事無補。

況且其中牽連到陛下身邊多人,自己貿然抓捕,一旦拿不到確鑿證據,如何向陛下交代?

最好的方法自然是由陛下自查,隻需值得懷疑便可拿下,但這種事絕非他一個「百騎司」的統領可以參與,如果有人能夠向陛下諫言那麼做,最是合適不過。

可自己故意將訊息傳遞給李孝恭、房俊,這兩人卻視如不見、故作不知……

一個兩個的,太油滑了,不當人子! 按下心中鬱悶,李君羨吩咐道:「對陛下身邊那幾個人盯緊了,他們吃飯、上茅房的時候都要確保在咱們的視線之內,見了什麼人、說了什麼話,我都要清清

楚楚的知道,不能有絲毫懈怠。」

李崇真應下,略有猶豫,遲疑道:「皇後那邊是否需要盯著?雖然帝後不和,可畢竟夫妻一體,若是皇後身邊的人前往接觸陛下……」

李君羨一個頭兩個大。 皇宮不比外頭,就這麼大的地方,圍繞著皇帝、皇後的人數都是固定的,盯緊一個人需要三、四個人,皇帝、皇後身邊那麼多人都要盯著,那得安排多少人

這麼多人陡然出現,豈不是打草驚蛇? 想了想,無奈道:「那也得盯著,相比於揪出那些蟲子,陛下的安全更為重要,若是能夠打草驚蛇讓他們投鼠忌器,從此打消那些大逆不道的念頭,倒也不錯

隻是如此一來,逆賊不敢動手,「百騎司」自然無功勞可言。

誰都認為「百騎司」大張旗鼓、杯弓蛇影,又有誰會知道他們為此付出了多少辛苦、犧牲了多少人手?

李崇真頷首道:「末將遵命!」 李君羨看著這個跟隨他多年的副手,想了想,叮囑道:「你坐鎮此間即可,派遣心腹之人去辦事,你不要露麵。現在風波凝聚、爆發在即,此事之後無論局勢

如何,我都很難繼續擔任統領一職。卸任之前,我會向陛下推薦你繼任,想必到時候河間郡王也該致仕了,冇人能擋住你的前程。」 父子同朝不是不行,但一個「宗室第一名帥」、威望絕倫,一個掌控皇家密探「百騎司」,忌諱就太大了,李孝恭一日不曾致仕,李崇真一日無法執掌「百騎司」

但李君羨對現在的局勢有著清晰的認知,無論局勢如何發展,他也好,李孝恭也罷,都必然要從現在的位置上退下去。

隻是不知自己是活著退下去,還是死後退下去…… 言語之中拳拳維護之意,令李崇真非常感動,忍不住道:「將軍何出此言?陛下寬厚,定不負將軍往日之功績,隻需輔佐陛下挫敗逆賊陰謀,自然危機儘除。

末將年少不更事,難以擔當大任,還需託庇於將軍羽翼之下。」 李君羨起身來到窗前,看著窗外玄武門在雨夜之中的恢弘輪廓,輕嘆一聲,道:「雛鷹總要有翱翔天際之時,豈能久久於巢穴之中依賴老鳥之哺育?此時風雲

際會,正該是你等少年中流擊水、浪遏飛舟,揚名立萬正在此時。」

李崇真胸中激盪,知道李君羨此番言辭情真意切,遂不再推辭,單膝跪地、施行軍禮,大聲道:「多謝將軍栽培,末將定不負將軍之期望!」

大丈夫堂堂七尺軀,誰不是傲骨嶙峋、豪氣沖霄?

有房俊那等標杆立著,滿天下自詡才能不凡之輩自然憧憬、嚮往,都想提三尺劍、立不世功!

當機會降臨麵前,豈能猶猶豫豫、優柔寡斷?

自當迎難而上、建功立業!

李君羨來到他麵前,拍拍他的肩膀,溫言道:「起來吧。從現在開始,你坐鎮軍中、不準離開,更不能回去家中,要與郡王斷開所有聯絡,你可能明白?」

李崇真起身,頷首道:「末將明白!」

他要監視陛下身邊的人,但這些人背後的身份極其複雜,誰也不知道牽涉到哪一個,一旦出現意外,極有可能被攀扯到他身後的河間郡王府。

必須與父親、與家中劃清界限。

否則非但河間郡王府被徹底捲入旋渦之中,他的父親李孝恭也難以撇清……

李君羨轉身回去書案之後入坐,拿起文牘翻閱,麵色淡然:「去辦事吧。」

「喏!」

李崇真大步走出營房。

迎麵雨水打來,絲絲沁涼,心中卻火熱。 立不世功,正當時!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