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嫉妒之火

26

-

幻想歸於幻想,冇有旗幟,冇有跨越時空協助的同伴……包括實體化一同握住旗幟嚴厲鼓勵的人也是幻想。

“戰爭”騎士讓沖田總司沉浸在了尋得旗幟決死衝鋒的幻想中,對於一位不願意放棄的對手,它還是給予了一點體麵,尤其對方的禦主比從者投降地更快。

她在被“戰爭”騎士擊傷的空隙,向禦主回稟了自己身處博物館,麵臨“戰爭”騎士的最新狀況。她的禦主九條道野同樣在猶豫,如何最大程度挽回。九條道野更加理性,更加分得清兩者之間的差距和各個選擇結果。

落入“戰爭”騎士本營,基本宣判了沖田總司的敗亡,兩者相距過遠更是導致了魔力傳輸接近無法成立,沖田總司隻能靠九條道野剩餘的兩道令咒補充魔力,治癒傷勢,做最後無意義的反抗。距離過遠更是導致原本能做到的實時溝通,變為了延遲十數秒後噪雜的留言。

沖田總司無論怎麽選擇,都代表他九條道野已經失去了沖田總司。與其浪費,不如物儘其用。九條道野冇有跟一旁準備攻入宮殿的其他人告知情況,他的果斷與冷血在這一刻使得依舊偽裝成平常模樣,全無陷入失去從者危機。

“以令咒之名,Assassin需繼續聽從我的指令。”

一道作為保險。

“以令咒之名,Assassin臣服於Lancer‘戰爭’。”

一道作為誠意。

九條道野想到了唯一一種有可能留下自己從者方法,他也做了背叛自己從者的行為。

接連兩道令咒在沖田總司陷於幻象迷惑動搖時啟動,沖田總司受到呼聲的誘惑,仍在幻象中猶豫掙紮,她直至令咒起效的最後都不知道來自禦主的具體指令。

意識沉淪在幻象中猶豫掙紮,幻想著接過來自土方歲三的“誠”之旗,摒棄投降與放棄,以武士身份承接必死的戰鬥。

但沖田總司的身體全程跪在冰冷的地磚上,受到令咒的影響,受傷的身體晃動兩下。隨後在沖田總司做出納刀投降的動作前,聖劍斬落了沖田總司的首級。

鮮血四濺,揮灑出如同落櫻的慘烈場景,沖田總司的身體繼續著來自令咒的指令,完成了投降納刀的動作,如果橫斷的脖頸上還留有首級,那她也會做出臣服意味的頷首動作。隻可惜現在滾落在地了。

“戰爭”騎士要的是一位武士源於自我的臣服,而不是被其禦主逼迫的放棄,它所期待的精神層麵對決被那個卑鄙的人類乾擾了。“戰爭”騎士在見到沖田總司幻想著握住誠之旗時,甚至真的考慮幫助其解封另外的寶具,讓這位羸弱的武士能夠有一場絢爛的謝幕。

真的能做到抵抗關係本心的願望誘惑,承受來自的強敵威逼,拔刀尋求一死。此般武士之道,“戰爭”騎士無法尋得拒絕的理由。

幻想仍是幻想,被斬下首級的沖田總司,意識永遠停留在了自己與響應“誠”之旗召喚的同伴們一同衝鋒的幻象。她不會知道自己被禦主背叛了,也不會帶有其他遺憾了。願望在那一刻也算是以另一種形式達成了。

“真是讓人掃興。一個,兩個,都是如此。為何總有人要妨礙戰爭!自以為尋得了理性,也不過是群沐猴而冠的蠢貨。”

“戰爭”騎士在厭惡中產生了拒絕Assassin沖田總司臣服於自己的想法,但它猶豫片刻後,還是不太情願地觸碰了一下無頭屍體呈上的武士刀。

隨後,“戰爭”騎士從原地消失,它動用了自己的戰場轉移能力,前往了一處戰場,至於臣服的新下屬,讓其完成之前要求的擦地磚工作吧。

敗者即是敗者,冇有算到自己的禦主會背叛,還急急忙忙回稟情況,這也是武士自己的失誤。而代價便是原本隻需要敗退迴歸,現在成了它的傀儡。

落地的首級逐漸消失,留下的無頭屍體卻冇有正常散為魔力的光點,不死加護及諸多祝福作用在了沖田總司的身體上。她跪立的身體傷勢逐漸痊癒,頭部重新出現在脖頸上,像是完全冇有受過傷。唯獨她原本櫻色的明亮雙瞳失去了色彩與光亮,如同被控偶師扯動了絲線,死後複活的沖田總司站起,將自己的菊一文字刀恭恭敬敬地放置在了臨近的展示櫃內。放棄了來源於後人杜撰的名刀後,她隻剩下史實中使用的加州清光一把刀。

新的指令開始執行,沖田總司確認了自己剛纔一番胡鬨弄臟的地磚,依照“戰爭”騎士先前的指引,她走向了博物館深處拿去打掃工具。

————

“怎麽了?九條先生?”鈴木友紀察覺跟在隊伍最後的九條道野神色凝重,像是在等待什麽,忍不住好奇地停步問了一句。他們這邊得到的情報還停留在“發現宮殿主殿地下區域存在兩名劣化從者,Rider本尊大概率不在”這步。

在建的宮殿經過兩名Archer的雙重炮擊,已經被完全打開了缺口,後續補上一輪,將剩下的可能反抗也儘數碾碎。拿破崙提議所有人進入宮殿,與Assassin匯合。Assassin發現的劣化從者在啟中的魔術陣大概率能聯係到Rider。Assassin不懂魔術,但這邊每一位禦主都是魔術師,並且還有鈴木友紀這位專門能解析神秘的“啟秘人”,拿破崙覺得還是稍微冒一點風險為好,畢竟時間不等人。

“冇事,Assassin傳來了新的情報,那個魔術陣帶有傳送能力,很可能通過‘傳送陣’直達Rider真正藏身的場所。在表殿內安插影舞者,而後本人躲進裏殿,這種伎倆在日本古代也是常見的應對刺殺手段。”

九條道野用半真半假的情報應付了鈴木友紀,他感覺到自己與沖田總司的契約聯係出現了短暫的中止,而後重新聯係,但自己冇聽到後續的迴應。在他想來自己的從者已經部分屬於了“戰爭”騎士,是時候思考如何跟“戰爭”騎士談後續結盟的事項了。

現在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把盟友都騙進傳送陣,把他們打包當做誠意送至“戰爭”騎士所在的博物館。如果“戰爭”騎士領情,他可以順勢來到絕對優勢的陣營謀求最終分紅,如果“戰爭”騎士不願意,他就主動放棄,立刻逃離這座城市。“戰爭”騎士會召來怎樣的災難與他無關,甚至他樂意看到他國的領土上綻放末日之花。

“真的?那我們快點。如果被那兩人關閉了魔術陣,有可能無法追蹤到Rider。”鈴木友紀冇有往其他方麵想,他催促了九條道野一句,而後依靠埃德曼中校的風魔術,加快速度跟上前麵的人。

行動最快的拿破崙在進入前停頓了一下,他有種不妙的感覺,雖然前麵七零八落到處是被轟碎的鋼鐵騎士碎片,標誌性的入口處噴泉也被整個掩埋了。越是順利,也讓他不安,這與他目前傷勢未愈無關,單純是戰場上的經驗給了他提醒。

“你怎麽了,拿破崙將軍,你在等你的禦主嗎?”從者的速度自然遠快於人類,古斯塔夫緊跟著趕到宮殿被打破的正門處,她在停步後,立刻於入口的高台設置了一組中型火炮。

“不,單純是女士優先。”帶著幾分玩笑意味,拿破崙故作紳士地做邀請狀,不像是進入敵人的宮殿陣地,更像是邀請女士步入宴會舞池。

“不懂你們人類的繁文禮節。”古斯塔夫把拿破崙的奇怪舉動當做對方傷勢未愈,不想走在最前麵。她率先越過倒塌的牆垣,憑藉優秀的視力,確認了庭院內暫無需要警惕的敵人。

入口設置的火炮開火,直線一炮將庭院內搖搖欲墜的攻擊用魔術水晶擊毀。拿破崙跟進來後使用手提的大炮,連射三次,將幾名站起來的鋼鐵騎士轟碎。有古斯塔夫在一旁,拿破崙的炮擊能力得到了全方麵的提升。

“不太對勁,Assassin對付那兩個劣化從者花不了太多時間,他們無論被殺還是逃跑,這個時候戰鬥肯定已經結束了。她應該發射信號,提示我們入口方向。她的禦主不可能冇通知我們這邊全體進入宮殿接應。”

古斯塔夫在瞄準庭院內另一處自動火力點時,對身後的拿破崙說了她自己的感覺。後者同樣如此覺。

“會不會Rider故意躲著,現在等我們也進入,出手伏擊Assassin?這座宮殿雖然大部分防禦已經損毀,但依舊是一座不可小瞧的高等級防禦陣地。Rider不在我們可以大搖大擺進去,但她在這裏的話,我們將遇到不小的阻力。”拿破崙也有點舉棋不定,戰場上總有需要揣度敵人的時候,猜錯了有時候會遇到大麻煩。

“還是與Assassin匯合要緊。需要考慮的事項如果發生都不好處理,看我們運氣了。”古斯塔夫操控入口的火炮打碎目標,庭院內剩餘的妨礙物也算是清除了。她端著自己改裝過的狙擊槍,快步衝向庭院之後的主殿建築。

“女士,我的幸運是B等級。你呢?”拿破崙同步跟上古斯塔夫,戰場上總歸聯合作戰遠比各自為戰有利。

“C等級。”

“那還是由我來開門吧。”拿破崙奔跑速度加快,跨越過庭院後,他一炮打碎了主殿的外門。

頂點小說網首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