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夫妻嫌隙

26

-

.

本應遏製房俊勢力的陛下讚同鄭仁泰擔任李勣的佐官,得到鄭仁泰效力的房俊卻不顧陛下威儀極力反對……朝堂上這樣一幕出現,諸位大臣心思各異。

李承乾強忍著心中不快,緩緩道:「越國公認為有何不妥?」 房俊似乎並未察覺皇帝的不滿,慢條斯理道:「滎陽鄭氏在晉王兵變當中出人出力、心懷悖逆,陛下不予追究已是法外開恩,若有過不罰甚至升官晉爵,對於

那些拱衛陛下而戰死的將士們是何等之羞辱?陛下一視同仁之心天下稱讚,但賞功罰過卻是最基本的擔當。」 而後看了一眼麵色鐵青的李承乾,續道:「軍製改革之初衷便是剝離軍隊與世家門閥之間的牽扯,鄭仁泰作為滎陽鄭氏家主,勢必為了其家族利益而鞠躬儘瘁

可以取其經驗豐富之長處,卻不能任其混入『委員會』中興風作浪,否則豈不是本末倒置?」

諸位大臣緘默不語,內心震動。

一直以來,房俊都是李承乾身邊最堅定、最忠誠的擁躉,甚至當初麵對太宗皇帝的威壓也不曾改變立場,所有官職被剝奪也口口聲聲支援李承乾。

太宗皇帝駕崩,朝野上下劇烈震盪,關隴、晉王先後兩次兵變都隻差一步便顛覆皇權、使得李承乾萬劫不復,都是房俊浴血奮戰、力挽狂瀾。

而李承乾登基之後,對房俊亦是信重有加、言聽計從,寵信之勢一時無兩。

君臣相諧、內外如一,許多人都相信將會成為一段佳話。

可現在這是已經徹底分裂了嗎? 若是失去房俊的堅定擁護,皇位頃刻之間就將動搖,莫忘了直至今日宗室之內也並未對李承乾的皇位徹底承認,不少人依舊明裡暗裡表現出對於皇位的覬覦

……

這個時候與房俊鬨掰,豈不是自毀長城? 況且陛下如此力挺鄭仁泰,豈不說明鄭仁泰早已成為陛下的人?明麵上鄭仁泰與房俊利益糾葛頗深,自然而然會推動鄭仁泰上位,可現在這麼一搞,怕是房

俊回頭就能將鄭仁泰掐死……

殊為不智啊。

李承乾麪色含怒,看了房俊一眼,不再爭執,有失體麵。

劉洎則略帶叱責:「越國公有些情緒激烈了,何至於此?縱然意見不同也應相互商討,不應這般獨斷專行。」 他也很無奈,私底下與鄭仁泰達成一致效忠陛下,進入兵部作為「內應」,可是被陛下這麼一搞,誰還不知道鄭仁泰已經投靠皇帝?也不怪房俊極力反對,誰

會讓一個「細作」與自己平起平坐呢? 房俊似乎也覺得自己與李承乾這般當麵鑼對麵鼓的爭執有些不妥,失了人臣本分,遂頷首道:「陛下勿怪,微臣知罪。既然陛下屬意鄭仁泰,微臣遵旨便是。

李承乾卻依舊冇有好臉色。

這是退讓嗎?

這是不稀罕與他這個皇帝爭,為的不是他這個皇帝的顏麵,而是身為人臣的所謂本分。

嗬,這就是所謂的忠臣良將,對他這個皇帝哪裡有半分忠誠?

*****

「砰!」

朝會散去,回到寢宮的李承乾沐浴更衣之後喝了幾口茶水,胸腹之中的怒氣依舊未竭,狠狠將茶盞投擲於地。

精美的白瓷茶盞四分五裂。

一旁的內侍總管王德躬身上前,勸慰道:「陛下息怒,萬事不過是磋磨而已,當以龍體為重。」

見李承乾陰沉著臉不說話,便回頭示意幾個宮女將地麵收拾乾淨。

幾個小宮女極少見到「仁厚」的陛下這般盛怒,嚇得戰戰兢兢,蹲在地上撿拾破碎的瓷片,略微不慎便被鋒銳的碎片割破手指,鮮血淋漓。

李承乾見狀愈發惱怒,拍著身邊的茶幾叫道:「鮮血為煞,你是想衝煞於朕麼?拖出去,杖斃!」

「陛下饒命!陛下饒命!」

小宮女嚇得魂不附體,隻能跪在地上以首頓地,哀哀求饒。

王德於心不忍,小心翼翼道:「陛下,或可杖責十下,發配掖庭……」 李承乾霍然抬頭,雙目死死盯著王德,厲聲嗬斥:「放肆!朕這個一國之君連處置兩個犯錯的宮女的權力都冇有嗎?你們一個兩個可曾將朕這個皇帝放在眼中

王德嚇得一哆嗦,不敢多言,躬身請罪:「陛下恕罪,老奴這就讓人施刑。」

來到門口將外邊侍立的禁衛叫進來,將兩個小宮女拖出去,小宮女已經嚇得癱軟,混身無力在地麵上拖著前行,口中大呼饒命,涕淚橫流、哭聲悽厲。

「這又是怎麼了?」 一道溫柔的聲音響起,皇後蘇氏自門外走入,一席絳色宮裝,領口雪白的中衣襯托著螓首鵝頸,身材窈窕多姿、纖穠合度,如雲的秀髮堆成髮髻、滿頭珠翠

天香國色、雍容華貴。

兩個宮女彷彿見到救星,用力之下居然掙脫禁衛的手,撲上去死死抓住皇後的裙裾,哭叫道:「奴婢知錯了,娘娘救救奴婢!」

皇後微愣,看了看屋內情形,問道:「這是怎麼了?」 王德見皇後前來,先是一喜,覺得兩個宮女應該有救,繼而心中一沉,忙上前道:「回稟皇後,這兩個婢女辦事不慎,衝撞了陛下,罪在不赦,老奴這就將她

們帶出去。」

對兩個垂手侍立的禁衛嗬斥道:「還愣著作甚?若是衝撞了皇後孃娘,一律同罪!堵上嘴巴,拖出去。」

「喏!」

兩個禁衛趕緊上前,一手堵住宮女嘴巴,一手將其夾在腋下,快步向外走。

「站住!」

皇後嗬斥一聲將兩個禁衛喊住,回頭看向麵色鐵青的李承乾,柳眉微蹙:「陛下,這兩個宮女到底犯了何等不赦之罪?」

李承乾目光幽深,一言不發。

皇後看向王德。

王德無奈,低聲解釋一遍,末了,與皇後對視一下,小聲道:「這兩個婢女的確有衝煞之嫌,老奴帶下去行刑吧。」

之前皇帝皇後已經屢次發生口角,陛下更是多日不曾與皇後同床共枕,若是再因為兩個宮女激怒陛下導致夫妻之間嫌隙漸深,實在冇有必要。

皇後看懂了王德的眼神,卻不以為然。 她出身名門,待字閨中的時候便耳濡目染文德皇後故事,心心念念成為一個能夠規勸夫君、賢良淑德的女子,待到嫁給皇太子成為太子妃,更明白如何以身

作則,身為妻子不能一味盲從,而是在郎君犯錯的之候直言犯諫。 蓮步輕移,上前幾步,皇後溫言道:「陛下素來仁厚,豈能因小錯而淩虐宮人?當下太平盛世、政通人和,陛下之美名定然記載於史冊,若是因小小暴戾而使

得白玉微瑕,豈非因小失大?」

帝王乃天下之主、富有四海,自應胸懷廣闊、仁愛為本,怎能因為在外麵受了氣而發作到無辜之人身上?

這是忠言。 可李承乾現在已經陷入臼巢,皇權遭受挑釁、威嚴備受打擊,這令他又驚又怒、失去冷靜,在外朝被臣子當眾駁斥致使顏麵掃地,現在回到寢宮想要處置兩

個犯錯的宮女居然也一個兩個都站出來指責他的不是?

尤其是皇後這番勸慰,放在平時可能他聽得進去,可現在卻讓他覺得無比刺耳。

什麼叫淩虐宮人?

太平盛世、政通人和卻因為他這個皇帝而白玉微瑕?

這是他妻子說出的話?

這是仇人纔有的詆毀與侮辱! 李承乾目光冷冽,語氣森寒:「從始至終,你們所有人都認為朕做不好皇帝,即便今時今日朕坐在皇位之上,你們依舊不斷懷疑、詆毀,要麼把朕當做傀儡,

要麼視朕如廢物……所以,你是想教朕怎麼做皇帝嗎?」 皇後心中一凜,不可置信的看著麵前的夫君,紅唇微啟:「臣妾不過是諫言而已,陛下何必這般惱怒?三人行、必有吾師焉,聖人尚且知曉人無完人、時刻尚

學的道理,陛下何以卻自負至此?當年隋煬帝不聽勸諫、剛愎自用,導致大隋二世而亡,現在陛下不聽勸諫,是想要重蹈覆轍嗎?」

「放肆!」

李承乾怒目圓瞪,起身,狠狠一巴掌抽在皇後臉上。

啪!

清脆的巴掌聲在屋內響起,皇後嬌弱的身軀噗通倒地…… 所有人目瞪口呆,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禁衛、宮女嚇得肝膽俱裂,跪在地上以首頓地不敢抬頭,王德則大叫一聲「陛下息怒」,上前撲倒在地,試圖將皇後

攙扶起來,卻發現皇後雙目緊閉、整個人癱軟如泥,已然閉過氣去。

王德嚇得魂飛魄散,大叫道:「禦醫、快傳禦醫!」

門外有內侍趕緊飛快向太醫局跑去……

李承乾愣忡當地,打人的手掌下意識的抖了抖,他也冇想到自己盛怒之下居然失控,打了皇後一巴掌。 他心中懊悔,這可是陪同他在最為艱難、黑暗的日子裡走過來的妻子,在那些被兄弟逼迫、被父皇嫌棄、被大臣嘲諷的時候,都是妻子在身邊寬慰、支援,

夫妻相濡以沫,走出陰霾。

今時今日他貴為皇帝、富有四海,卻因為一時之怒氣打了她……

想要上前將皇後攙扶起來,卻抹不下麵子,見到王德已經傳召禦醫,想來不會有什麼大事,便冷哼一聲,負手揚長而去。 整座太極宮亂作一團。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