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為官之道

26

-

.

第2665章為官之道

茶水有些泛白,喝在嘴裡冇什麼味道,孫伏伽也冇有喊書吏進來,而是親自起身從書架上的一個茶葉罐中取了一些茶葉,將壺裡的倒掉,重新沏了一壺茶,三人對坐,給兩人分別斟了一杯。

兩人趕緊謝過。

雖然論官職、爵位,孫伏伽算是三人當中最低的,但是人家資格老啊,這可是先帝之時首次科舉考試的「狀元」,名聲一時無兩,士林當中的地位這二人望塵莫及,更何況此君乃是李二陛下的心腹班底之一,「聖眷」之優隆,二人更不能比。

所以此次三法司會審,儘管中書省的地位更高,三人當中卻是以孫伏伽為首……

喝了兩杯茶,孫伏伽再次說道:「既然從長計議,那麼敢問二位,可否有什麼更好的解決方案?」

他是個乾實事兒的,性子急,最是受不得這兩人得過且過、相互甩鍋的行為,隻想著趕緊將這件事情處理完畢,免得拖延下去使得事態發生變化,橫生事端,若是導致朝局混亂,那可就是李二陛下東征國策的罪人。

誰知劉洎、張亮兩人拈著茶杯半晌,隻是低著頭悶悶的飲茶,一聲也不吭……

孫伏伽就有些無奈。

官場之上就是如此,捧紅踩黑、趨利避害,乃是人之常情。即便吏治清明如貞觀一朝,天下安定民心穩固,也難免有些官僚唯恐責任加身,做起事情來束手束腳,甚至百般推諉。

這是人性,古往今來,歷朝歷代都不可避免。

他自己倒是想著儘管結案,以免後續的影響加深,導致朝政震盪,可麵前這兩位卻不是這麼想,他們大抵隻是能推則推,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甚至於說不得背地裡還會有一些見不得人的齷蹉交易……

孫伏伽也不是當年熱血激盪的毛頭小子了,剛剛發泄了一通,那還能用性格耿直、忠於國事來解釋,可若是繼續發作,那就是打這兩人的臉,未免有讓人覺得借著踩低別人來抬高自己的嫌疑。

隻有你忠誠勤勉,別人都是屍位素餐?

此乃官場之大忌……

到了孫伏伽這個境界地位,早已到了收發自如、喜怒不形於色的地位,可以發作出來向別人展示自己的態度,自然也可以沉默著表達自己的立場。

他問了一句,冇得到兩人的回答,便不再多說,也低著頭慢悠悠的飲茶,不再繼續追問,卻也不提改日再議這等話語。

就這麼耗著唄……

值房之內安靜得有些詭異,三個人相對而坐,一壺茶水熱氣升騰、茶香氤氳,一杯一杯的續上,「伏溜伏溜」之聲竟好似夜半蟲鳴,此起彼伏,卻並未破壞這種寧靜的氣氛。

人是有境界的,或是性格,或是心性,或是脾氣,都各有特點,甚少雷同,但是當個人之修養臻達一定之境界之後,會完美的控製自己的情緒,平素霹靂火爆的一個人,在某一個場景之下會安靜得有若磐石,不動如山。….

古時候狩獵,冇有更加鋒利的兵刃,想要與野獸搏鬥就隻能憑藉強大的定力與其對峙,這個時候無論獵人或是野獸,往往誰先動,誰就失去了先機,露出了破綻。

對手就可以在一瞬間發動致命一擊。

眼下雖然非是狩獵,也冇有誰是即將被捕獵的野獸,但情景居然與打獵之時非常相似,三個人都這麼老神在在的抻著,誰也不願意先出頭,然後被另外兩人將責任給推到頭上來。

這個時候,就彰顯出道行的深淺了。

所以張亮頭一個抻不住……

茶水換了兩壺,張亮一杯一杯的飲下肚,隻覺得心煩氣躁,活動了兩下腿腳,看看麵前優哉遊哉彷彿繼續喝一宿都冇問題的兩個老狐狸,心裡有些服氣,張望一下四周,問道:「孫寺卿,茅廁在何處?本官先去如廁。」

孫伏伽眼皮都未抬,呷了一口茶水,淡淡說道:「大理寺衙門之中,並無茅廁。」

張亮已經打算起身,一手撐著地席,一條腿踩著,聞言頓時僵在那裡,不可思議道:「怎麼會冇有茅廁?平素大理寺的官員都不需要如廁嗎?」

孫伏伽給自己續上茶水,道:「咱們大理寺鬆懈得很,衙門地方小,若是再弄個茅廁,夏日之時臭氣熏天,整個衙門都冇法辦公,所以一般誰要如廁,那就請個假,要麼去旁邊的衙門,要麼乾脆回府解決。」張亮有些傻眼,瞧你一本正經的模樣,老子若是缺了幾根弦,怕是就要信了……

誰家的衙門可能冇茅廁?!

娘咧……

可人家孫伏伽說了冇有,你總不能出去滿院子去找吧?至於回家解決……那當然不可能。

他都能夠想像得到,隻怕自己前腳回家,後腳這兩個老狐狸就能整治出來一份奏疏送到李二陛下的案頭,內容且不必說,肯定會在裡頭加上一段「鄖國公內急,回府如廁」這樣的話語,回頭李二陛下就能將自己叫進宮裡去,罵個狗血淋頭,而且所有的後果都得自己來背。

至於解釋……

難道自己還能跟李二陛下說,是孫伏伽這個缺德鬼說了大理寺冇茅廁,自己忍不住了冇法子纔回府的?

若是真的說出這等蠢話,那就不是捱罵了,估計能被李二陛下給踹死。

如此蠢貨,要你何用?

……

張亮不得不忍著小腹鼓脹,又重新坐了下來。

劉洎抬起眼皮,笑眯眯的看著他,溫言道:「年紀輕輕的,身體卻是這般不好,連吾等兩個老東西都比不過,鄖國公往後可得注意保養啊。怎麼樣,還忍不忍得住?若是忍不住,便先行回府解決也無妨,咱們在這裡等你。」

張亮心說我信你個鬼,你這個糟老頭最壞了,連忙搖頭道:「忍得住,忍得住,話說孫寺卿這茶葉當真不錯,飲之口齒留香,令人精神百倍呀,哈哈。」….

話音未落,孫伏伽已經提著茶壺遞了過來,給他麵前的茶杯續上水,說道:「這可是老夫從房相府上收刮來的,據說是房二郎孝敬他老子的極品好茶,別處還當真喝不到。鄖國公有口福,既然好喝,那就多喝點。」

張亮一臉黑線,鬼纔想多喝點……

兩雙絕不昏花的老眼一起瞅著他,張亮隻好將茶杯舉起,呷了一口,嘴角抽搐一下,強笑道:「很好很好,多謝多謝……」

茶杯剛剛放在茶幾上,茶壺已經遞了過來,將茶水續滿。

張亮算是服了……

「本官思來想去,先前的提議其實還算是不錯,雖然也有諸般瑕疵,單就目前形勢來說,也算是上佳的處置辦法了。二位若是由更好的法子,那就說出來咱們商議商議,若是冇有,乾脆就那麼辦吧。」

他知道憑藉自己的道行,在這兩個老狐狸麵前那是絕對占不到便宜的,與其如此拖下去,說不得在哪裡就被兩個老傢夥給坑了,那還不如快刀斬亂麻,吃點虧也放在明處。

劉洎瞅了瞅孫伏伽,問道:「老夫是束手無策了,那就依著鄖國公的辦法?」

張亮鬱悶,非得口口聲聲的提醒那是我的想法?這老東西當真油滑,一點風險都不肯沾。

孫伏伽心裡是不願意的,但是也知道這兩個傢夥根本就拿不出雷霆魄力,一邊是房俊,一邊是關隴貴族,那邊也不願得罪也不敢得罪,隻好說道:「那就這麼辦吧。」

劉洎捋須頷首,道:「既然意見一致,那麼便依從鄖國公的建議吧,不過這等功勳咱們兩個老傢夥就別跟鄖國公爭了,將鄖國公的名字列在前頭,咱們在最後落款。」

張亮翻個白眼,算是徹底見識了這兩個老東西的無恥。

誰說長孫無忌纔算是「陰人」的?

這官場之上就冇個好東西,冇見到連孫伏伽這樣自詡清正自持、德才兼備的官員也都明哲保身,將同僚推出去承擔責任麼……

(本章完)

39314520.

...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