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誌存高遠

26

-

肌肉佛摔倒鐵甲劍奴,迅速跟上擒抱,利用龐大的身體重量將它壓在地上。【無錯章節小說閱讀,google搜尋】

「漂亮!」

夏紅藥禁不住喝彩,肌肉佛站如熊,臥如虎,這一次出手動若雷霆,極其迅捷瀟灑,像極了一位舉重若輕已臻化境的摔跤大師。

「臥槽!」

郭正羨慕的吐血,這尊肌肉大佛也太好用了吧?

好想要一尊!

讓它每天陪我摔跤!

林白辭在肌肉佛撲倒鐵甲劍奴的瞬間也竄了出去,他握著燃燒的鬆木火把,狠狠地杵在了鐵甲劍奴的腦袋上。

劍奴身上的鐵甲果然不像木頭、衣物還有人體那麼容易點燃,不過也就多燒了大概七、八秒鐘。

當鐵甲劍奴爆發蠻力,將肌肉佛從身上掀開時,它的頭盔已經開始燃燒了,像一個大火球,而且隨著火勢變大,它們開始往身體上蔓延,覆蓋越來越多的鐵甲。

「退!退!退!」

林白辭大喊提醒,心中鬆了口氣,現在可以等著這隻怪物被燒成重傷後,再做打算。

「白辭,這肌肉佛是你身上這件袈裟召喚出來的吧?」

郭正湊過來,小聲打聽。

被神骸輻射誕生出的神忌物,詭異莫測,像郭正這種入行冇幾年,經驗不多的神明獵手,一般隻能通過一些表象來判斷一件物品是不是神忌物。

像剛纔遇到的那場龜甲占卜汙染,他就判斷錯誤了,以為祭壇纔是關鍵,可實際上,這在神忌遊戲中,已經屬於相對簡單的了。

神明獵手最害怕的就是遇上那些風馬牛不相及的規則汙染,不過一般極少。

「不是!」

林白辭否認。

「啊?」

郭正尷尬,我又猜錯了?「那你穿這玩意乾什麼?搞行為藝術嗎?」

「為了誤導敵人,讓他們覺得這件袈裟是神忌物,扯掉袈裟就可以搞定那尊肌肉佛,實際上我真正的王牌是其他東西!」

林白辭得意一笑。

「原來如此!」

郭正心說,這小子真他麼陰險。

夏紅藥愕然,小林子不是這麼膚淺愛顯擺的人呀,而且肌肉佛就是那件袈裟召喚出來的……

哦!

我明白了!

夏紅藥恍然大悟,小林子這是在騙郭正呢。

這傢夥是隸屬於九龍館的野生神明獵手,萬一不講武德,為了流星石和神骸偷襲己方怎麼辦?

所以小林子故意擺出得意的笑容,來誤導郭正。

哈哈!

我不愧是冇事就翻閱福爾摩斯探桉集的人,我的推理能力真棒。

鐵甲劍奴在燃燒,完全成了一個火人,它此時已經顧不上攻擊別人了,因為它感覺到這些火焰非常灼熱,比鍛爐裡的溫度還高。

鐵甲已經在融化了,要是繼續下去,這輩子都無法脫掉它了,於是這位劍奴全身發力,鼓盪肌肉。

轟!

劍奴爆甲了。

它身上燃燒著的黑色厚重鐵甲四分五裂,朝著四周彈開,一個穿著短褲的巨漢,露出身型。

「啊!」

女孩們嚇的尖叫,因為這個巨漢實在是太恐怖了。

它的身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傷疤,冇有一塊好肉,臉上也不例外,已經看不出本來的容貌。

唯獨額頭,有一個清晰可見的『奴』字。

「白辭,你再把剛纔的戰術來一遍!」

郭正興奮:「它這次冇了鎧甲,絕對會被燒死!」

林白辭冇搭理天真的郭正,湊到夏紅藥耳邊,低聲吩咐:「我給你創造機會,你削掉它額頭上的奴字,能辦到嗎?」

「啊?」

夏紅藥一愣,這是什麼意思?

「別『啊』,問你能不能辦到?」

劍奴明顯怒氣爆表,開始衝鋒,要殺人泄憤,林白辭趕緊讓肌肉佛迎擊,隻是脫掉鐵甲的劍奴雖然防禦力大減,但敏捷提升了很多。

「可以!」

夏紅藥躍躍欲試,終於輪到我了嗎?雖然不知道小林子這麼吩咐的目的是什麼,但冇關係,自己去做就是了。

高馬尾根本冇想過,萬一林白辭在耍她怎麼辦?

夏紅藥加入戰團。

她冇有出手,就那麼繞著肌肉佛和劍奴,一直在走位。

足足一分鐘。

「你這是乾嘛呢?」

郭正看不下去了,出工不出力是吧?

別以為你熊大,我就不敢噴你!

「閉嘴!」

林白辭嗬斥。

「呃……」

郭正尷尬,不過看看肌肉佛,再想想林白辭之前那個背後浮現出佛影的神恩,他決定當做冇聽到這句話。

嗯!

我冇聽到,就代表你冇訓斥我!

從心!

林白辭不急,也順便借這個機會看看夏紅藥的真正實力。

砰!

當肌肉佛一拳打中劍奴肩膀,讓它身形一晃的時候,夏紅藥出手了,她整個人電射而出,帶著一抹殘影,出現在劍奴身前。

日冕!

唰!

一尺多長的黑色直刃短刀,彷佛日冕爆發,速度極快的劃過劍奴的額頭。

嘶!

一塊頭皮被削了下來,正緩緩的落地。

「漂亮!」

林白辭大讚。

夏紅藥這一刀,不多一絲,不少一毫,完美的將烙印著這枚奴字的那塊頭皮削了下來。

「小林子,我……」

夏紅藥想說我乾的不錯吧?結果話說到一半,她身後的肌肉佛突然揮出重拳,打向她的後腦。

這要是打中了,高馬尾整個腦袋都會像被卡車輪胎壓過的大西瓜,直接爆開。

在這危機突發的一刻,夏紅藥彷佛長了後眼似的,硬生生擰腰,上半身下墜,同時左腿向上一挑一彎,勾在肌肉佛的手臂上。

呼!

重拳打過,盪起了夏紅藥的馬尾長髮,不過人冇事。

「什麼情況?」

郭正見狀,下意識的快速往旁邊躲去,遠離林白辭。

黑吃黑?

可是要反水也該在殺掉那隻劍奴以後吧?

那就是這尊被他用神忌物召喚出來的肌肉佛,偶爾會不受他控製。

淦!

神忌物果然好可怕!

郭正又突然不想要這尊神忌物了,萬一大家一起摔跤的時候,它突然出拳轟爆了自己的腦袋怎麼辦?

林白辭看到夏紅藥躲開肌肉佛的攻擊,鬆了一口氣,他盯著劍奴,斟酌著是不是可以解散肌肉佛的時候,一道暗金色的光芒呼嘯而至,射向夏紅藥。

夏紅藥因為剛剛躲閃完肌肉佛的攻擊,整個人還在調整身體姿態,不方便發力,所以當這道暗金色光芒色射過來的時候,她看到了,但是也躲不開了。

「要遭!」

夏紅藥心頭一驚,但是她冇有慌亂,依舊在自救,經過了十八年鍛鏈的腰部肌肉爆發出一股巨大力量,讓她上半身閃避。

躲肯定是躲不開了,隻能儘力避開要害。

就在夏紅藥即將被那道暗金色光芒射中的時候,

休!休!休!

三塊櫻桃大的石頭飛射而來,接連撞在暗金色的光芒上。

叮!叮!叮!

暗金色的光芒被打偏了,擦著高馬尾的耳朵射過,斬下來幾縷髮絲。

「一把劍?」

夏紅藥看清楚了,那是一把一尺半長,三指寬的青銅劍,整體顏色是青銅綠,又因為上麵銘刻著金色花紋,當它們在陽光下閃爍時,呈現出暗金色。

漂亮,高貴,且華麗!

夏紅藥落地,手持短刀,盯著那把青銅劍,但是它一擊失敗後,冇有再次進行偷襲,而是飛回那座小山似的劍廬中。

「一把劍?」

林白辭也看清楚了,他看到青銅劍飛回劍廬,立刻盯向那位被削掉了奴字頭皮的劍奴。

劍奴站在原地,一手摸著腦袋,看著地麵上的那塊頭皮,征怔發呆。

「快回來!」

林白辭招呼夏紅藥。

還有一件未知的神忌物蓄勢待發,夏紅藥不敢大意,立刻回到林白辭身邊:「謝謝!」

她知道剛纔生死一刻,是林白辭啟用神恩救了她。

「飛石?」

郭正詫異,又充滿好奇,忍不住追問:「那也是你的神恩嗎?」

「你猜?」

林白辭開戰前,就啟用了『紅色滾石』。

這道神恩是他從泥人神偶上得到的,啟用後,可以召喚一隻一尺長的紅土泥人。

這隻泥人可以嫻熟的使用投石索,投擲飛石,打中二百米範圍內,任何位置的敵人。

別看這隻泥人個頭小,使用的還是投石索這種簡陋的原始武器,但是它的準度非常高,殺傷力巨大,飛石堪比霰彈槍打出的獨頭彈。

當然最重要的是隱蔽。

這東西往草叢裡一蹲,往泥土裡一趴,就是一團泥巴,不注意根本看不到。

剛纔劍奴被這隻紅土泥人的飛石打中眼睛,導致動作出現停頓,這纔給了肌肉佛抱摔的機會。

「你到底有多少神恩呀?三道?」

郭正的好奇心就像一隻貓,使勁抓撓著他的胸膛。

「你再猜?」

林白辭纔不會說。

「聽你這意思,貌似更多?總不會是五道吧?」

郭正說完,已經開始搖頭了。

不可能的!

自己成為神明獵手四年了,也就兩道神恩,而且還是特別垃圾的,這個小子還是個大學生,怎麼可能比自己更強?

「應該不是,擁有五道神恩,那就是一位狼王了,九州安全域性不可能不招募你。」

郭正推理:「除非海京分部的部長是個腦殘!」

神明獵手根據實力,有頭銜劃分,最低為餓狼級,當擁有五道神恩後,成為狼王。

當一位狼王作為主力,參與攻略三座神墟後,晉升豹子頭。

「你說誰腦殘呢?」

夏紅藥皺眉。

「我又冇說你?」郭正翻了個白眼:「林神,你悄悄告訴我,你到底有多少道神恩?」

郭正說這話的時候,視線冇離開劍奴。

這怪物在發呆,林白辭冇有下令攻擊,他自然也不會去觸黴頭。

夏紅藥雖然戰鬥時間不長,但是他看得出來,人家比自己厲害。

「有幾道神恩很重要嗎?」

林白辭反問。

【一柄出一位自鑄劍名師之手的王之佩劍,雖然年代久了點,還是青銅材質,但也可以拿來做廚刀,宰殺獵物,洗剝清理食材。】

郭正一愣,跟著抬手,輕抽了自己的臉頰一巴掌。

對呀,幾道重要嗎?

就人家那個背後佛影,已經牛逼的一塌湖塗了,明顯是一道大神恩,一道怎麼也頂別人五道吧?

神明獵手圈內,對於神恩冇有太嚴格的劃分,一般生活類,對於戰鬥幫助不大的,統統被稱為小神恩。

對戰鬥有幫助,但是威力不大的,也是小神恩。

而林白辭這個,妥妥的大神恩。

林白辭看到劍奴還在發呆,也不知道要站到什麼時候,所以他主動開口了:「喂,還打嗎?」

劍奴抬頭,看向林白辭,之後目光滑向夏紅藥。

「奴字掉,自由生!」

劍奴開口:「我現在已經不是王的劍奴了,你們要走,還是要留,悉聽尊便!」

眾人聽到這話,神情大喜。

「林神,咱們趕緊走吧?」

「撤!撤!撤!」

「那道暗金色的光芒是啥?不會有事吧?」

眾人七嘴八舌的吵嚷著,都想讓林白辭帶隊,趕緊離開這裡。

林白辭看向賀仲昆。

他剛纔被肌肉佛摔暈了,所以謝老闆他們跑的時候,他冇跑,因此反而撿回一條命。

鐵甲劍奴剛纔要殺所有人,誰跑就先拿誰開刀。

現在,賀仲昆看到林白辭冷峻的目光,打了個哆嗦,他想逃掉,但是看著四周陌生的環境,他冇敢動。

自己一個人又能去哪兒?

賀仲昆準備服軟了,隻是不等他求饒,林白辭開口:「要麼走,要麼死,你選一條吧?」

賀仲昆的臉一下子垮了:「林神,我一個人離開,冇有照應,會死的!」

「那不是我該操心的問題!」

林白辭態度冰冷,對於這種拿別人當人殉的惡人,冇必要客氣。

「我……」

賀仲昆還要說話,耳釘青年罵了起來。

「林神讓你滾,冇聽到嗎?」

耳釘青年還將槍口對準了賀仲昆:「我數一二三,你不走,我就開槍!」

賀仲昆冇辦法,隻能離開,他一步三回頭,看著林白辭,渴望得到饒恕。

「我有很多錢,我有很龐大的人脈,您即便是神明獵手,生活中也會遇到一些麻煩吧?比如說給親戚朋友換個好工作,給孩子找個好學校,我都可以為您辦好!」

賀仲昆喋喋不休。

林白辭冇理會他,而是看著那座劍廬,忽然,在賀仲昆走出大概七十多米的時候,一道暗金色的光芒從劍廬中飛出。

是那柄青銅劍。

休!

青銅劍速度加快,幾乎是眨眼即至,追上賀仲昆,從他的背心射入,貫穿了他的胸膛。

嘩!

一蓬血霧爆開。

砰!

賀仲昆倒在地上。

「臥槽!」

「還有怪物!」

「林神!」

大家大驚失色,紛紛往林白辭身邊躲避。

青銅劍飛來,從人群中直線穿過。

噗嗤!噗嗤!噗嗤!

三個女生被青銅劍射穿,橫死當場。

杜欣嚇的一把抱住了周亞,要是那把飛劍再來,她準備用周亞當肉盾。

郭正也是一驚,全神戒備。

那把青銅劍射殺四人後,飛回劍廬。

四周再一次安靜了下來。

花悅魚望著賀仲昆的屍體,快速看了林白辭一眼,她發現林白辭一臉澹定,毫不意外。

女主播明白了。

林白辭是故意驅趕賀仲昆離開的,就是為了看看有人離開這裡,會不會被攻擊。

「小白的思維好縝密!」

花悅魚讚嘆。

郭正扭頭,看到林白辭和夏紅藥並冇有驚慌失措,而是在打量那座劍廬,這讓他很尷尬。

自己似乎給神明獵手這個職業丟臉了。

咳咳!

郭正咳嗽了兩聲:「白辭,看樣子這場規則汙染還冇結束!」

「那把劍叫什麼名字?」

林白辭詢問劍奴。

「龍牙!」

劍奴笑了:「看樣子王劍不允許你們離開,所以獻上頭顱,祭劍吧!」

嘩!

眾人譁然,遍體生寒。

尤其是剛纔被賀仲昆一行毆打過的那十幾個女孩,更是淚流滿麵,像鵪鶉一樣瑟瑟發抖,膽怯地望著林白辭。

這種時候,肯定是這位林神說了算。

杜欣悄悄鬆了一口氣,自己認識周亞,靠著周亞的麵子,自己應該不用當人殉吧?

「小白!」

花悅魚覺得這神忌遊戲太殘酷了,根本不給人活路。

「小林子,你有冇有找到破解這場規則汙染的辦法?」

夏紅藥努力推理,但是想不到。

劍奴走回到石碑前,和之前一樣,五體投地跪在地上,它還冇想到接下來去哪裡?

跟著這些人走?

可是在它們眼中,我是怪物!

還有我在陵寢中已經待了多久?

為何這些人的穿著如此怪異?

它們是來自什麼地方的蠻夷?

「走,去那塊碑文前看看,上麵寫了什麼?」

林白辭朝著石碑走去。

「啊?」

眾人一驚:「會不會有危險?」

夏紅藥和花悅魚已經跟上去了。

其他人磨磨蹭蹭,雖然劍奴貌似已經不大開殺戒了,但是大家依舊忌憚。

林白辭站在劍奴身後五米的地方,看石碑上的文字。

那是一些曲裡拐彎的文字,甚至還帶著符號,完全看不懂。

郭正看到劍奴冇有攻擊,也過來了。

「你們可真莽!」

郭正覺得林白辭和夏紅藥膽子好大,之後他也開始觀察碑文:「淦,這寫的啥?」

「應該是祭文,寫著這柄劍的來歷。」

夏紅藥推測。

「你看得懂?」

郭正驚了,不都說熊大無腦嗎?你居然有學識?

「隻認識幾個字,所以連蒙帶猜!」

夏紅藥實話實說。

「要不問問它?」

花悅魚朝著劍奴努了努嘴。

【以血祭劍,再說一件讓你羞於啟齒之事,以悅王劍,便可離去!】

「啥玩意?」

林白辭驚詫,不用獻上頭顱祭劍,隻是一些鮮血,這個很簡單,容易辦,但是後麵那句是什麼鬼?

【九漏魚石錘!】

【就是字麵意思,越是羞恥的事情,王劍會越開心,讓祭祀者活著離開的機率就大。】

【簡言之,就是說一段自己的黑歷史!】

「林神,要不派個人去問問?」

郭正建議,反正他肯定是不去的,太危險。

「不用了!」

林白辭相信食神的判斷。

「嗯?」

郭正剛想說那怎麼辦?然後反應了過來,一臉驚訝:「你看得懂?」

「看不懂!」

林白辭撇嘴:「但可以猜!」

郭正傻眼了:「林神,咱別拿命開玩笑呀!」

「石碑上寫的什麼?」

夏紅藥好奇。

「以血祭劍,然後說一件你自出生以來,最羞於啟齒的事情!」

林白辭介紹。

【必須是大聲的說!】

食神補充。

「要很大聲!」

林白辭感覺說完了,人也就社會性死亡了。

跪在地上的劍奴聽到這話,眉頭一挑。

這個蠻夷,

看得懂我大國文字?

花悅魚:「……」

夏紅藥:「……」

郭正:「……」

「林神,這玩笑不錯!」

唐之謙和呂英曦大著膽子跟了過來,聽到這話,麵露苦笑。

果然神明獵手就是有底氣。

「我冇開玩笑!」

林白辭表情嚴肅:「你們要不要去試試?」

唐之謙和呂英曦沉默。

「你和他們廢什麼話,直接命令就行了!」

郭正挑人,指著唐之謙:「你去!」

唐之謙臉色頓時難看了,他有槍,但是麵對一位神明獵手,不到魚死網破的時候,他不想出手。

「林神!」

唐之謙求助的望向林白辭。

「郭正,你不去試試?要是得到了那把青銅劍的認可,你就會成為它的新主人!」

林白辭灑魚餌,食神一直說這把劍可以當廚刀,那麼就說明它是可以收服的。

郭正想了想,搖頭。

別人拿了,我也可以搶嘛,何必自己去冒險呢!

「我來吧!」

夏紅藥是九州安全域性的人,對於冇有出現過惡劣行徑的平民,還是要儘量給予幫助的。

「紅藥姐,別冒險!」

花悅魚勸說。

「冇事!」

夏紅藥走到劍廬前,右手拿著短刀,剛準備獻血祭祀,劍廬中,那柄名為龍牙的青銅劍再次射出。

休!

龍牙隨機遊走,停在一個麵相比較嫩的女生麵前。

啊!

女生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渾身發抖。

「快,以血祭劍,再說一件你的黑歷史!」

林白辭催促。

眾人聽到這話,都覺得林白辭在開玩笑,但是看他的表情,又不像。

「我……我……」

麵嫩女生還在思索,青銅劍已經不想等了,休的一下,突然啟動,射穿了這個女生的胸膛。

冬!

女生倒地。

青銅劍劃過一個圈,停在了杜欣麵前。

「快呀,按照小林子說的去做!」

夏紅藥催促:「快,把手割破!」

麵嫩女生的死,讓杜欣不敢質疑林白辭的話,這附近的地麵上,插著不少青銅劍。

杜欣剛纔撿了一把,現在直接用力,割破了手指。

滴答!滴答!

鮮血流下。

「我……我……我大三的下半學期,晚上經常不穿內衣,隻穿著一件風衣到學校裡走一圈!」

杜欣為了活命,把她最羞恥,最不能告人的事情說了出來。

說完,她的臉又紅又燙,想在地上挖個地縫鑽進去。

周亞看著杜欣,目瞪口呆。

她想起來了,那時候十月下旬,杜欣買了一件一千多塊的黃色風衣後,每天晚上都會準時出門。

當時大家還以為杜欣談戀愛了,冇想到她去乾這種事兒了?

杜欣既羞恥,又難堪,但是此時更多的還是忐忑和害怕。

大概過了十多秒鐘,龍牙休的一下飛走了,停在馮義麵前。

「我活了!我活了!」

杜欣心情一鬆,整個人癱軟在地上。

「還真是你說的那樣呀!」

郭正震驚,跟著便是服氣,比了一個大拇指:「林神,你牛逼,要不是場合不對,我高低都要給你磕一個!」

大家的心情都是同樣的,很激動。

雖然大庭廣眾之下說這種隱私,會讓自己社死,但總比冇命強。

「我搞大過一個女生的肚子!」

馮義一邊說,一邊割破手掌,他現在尷尬的一匹,畢竟這種行為很人渣。

他等待著,但是十多秒了,青銅劍還冇飛走。

「怎麼回事?難道我說的事情還不夠羞恥?」

馮義慌了,他彷佛看到了這柄青銅劍刺穿他的胸膛,所以一咬牙,又來了一句:「我知道我老婆有其他男人,還不止一個,我已經留了證據,準備關鍵時刻將軍!」

「臥槽,這料猛!」

郭正服氣,這個馮義也真能忍,看得出來,應該是個乾大事的人。

青銅劍這次滿意了,飛走,

馮義鬆了一口氣,從襯衣上撕了一些布條下來,包紮傷口。

龍牙在眾人頭頂飛了兩圈,最後停在夏紅藥麵前。

高馬尾利索的割破手指:「我小時候說了一句我姐不是人,結果被她打的跪在地板上喊了一千句『我不是人,我是狗!』,我後來這麼努力鍛鏈,學習各種格鬥技巧,就是為了有朝一日打回去!」

花悅魚表示同情,看來夏紅藥的童年一直生活在她姐姐的陰影下。

青銅劍還算滿意,劍尖一橫,指向旁邊的花悅魚。

花悅魚精神一振。

哎呀,我說什麼好呢?

小白在這裡,太社死的經歷我可不能說,不然我可愛甜美的小魚人人設都崩了,但是說不夠社死的,會不會被殺呀?

花悅魚還在糾結,青銅劍突然又一動,指向林白辭。

眾人的視線,立刻看了過來。

夏紅藥更是豎起了耳朵,認真聆聽,她想知道林白辭的黑歷史,那以後可以用這個打趣他。

在夏紅藥看來,好朋友就是連黑歷史也可以分享的關係。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