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4 章 教教我吧

26

-

嘴上說著不在意()(),

但寧寧還是有點在意。

雖、雖然現在還是平平無奇的高中生啦!但是萬一她一時興起玩到了高中畢業以後……!

她可是原本就奔著日向的臉和身材來的……吧!

也冇有很想一直吃素的意思欸!

“……”

寧寧嘴上不在意心裡很在意地和日向翔陽一起放學回家。

嘴上不在意心裡更加在意地誇媽媽今晚做的拉麪真好吃都冇有變成坨坨。

嘴上不在意心裡超級超級在意地洗完澡躺在床上翻滾著玩手機。

滾著滾著臉就埋進被子裡。

寧寧糾結地咬被角:“……………………………………”

好。

在。

意。

噢。

就在這時16()16__16()(),

手機螢幕上方冒出一個新訊息的小氣泡。

【愛佳:在?】

自從上次切錯號發動態證明自己複活了之後()(),

她後知後覺地發現愛佳其實一直對自己挺好()(),

是真心的朋友,便和愛佳加上了新的聯絡方式。

寧寧不常打開心扉把彆人劃入親密領域裡,但一旦開了口就會對彆人很好。

愛佳最近在畫原創,需要服設方麵的參考資料,寧寧便想到了從事這方麵工作的媽媽,纏著媽媽要來了內容。

她還會用自己的賬號轉發愛佳畫的東西,配上【都來看!都來看!都來看!u3u】之類的文案。

愛佳語氣毫無波瀾地表示:“評論區已經有人在問我們之間究竟進行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交易了。”

寧寧:“欸嘿嘿。”

【愛佳:[圖片][圖片][圖片]】

【愛佳:你上次說想看的,畫完了】

寧寧嘴裡的被角落下:“…………”

她嗖嗖嗖地點開訊息,放大圖片從上到下狠狠欣賞了一遍。

仙品。

是她前幾天提過一嘴想吃某種類型的糧。

“劇情什麼的無所謂,總之要他們都喊我主人啦主人!”當時,寧寧一邊在學校售貨機前買飲料,一邊在電話裡大聲bb,“……如、如果男主是犬係的話就更好了。”

後半句說的有點心虛。

愛佳很專業,完全無視約稿人的其餘廢話,挖取最直觀的關鍵詞:“嗯,犬係,叫主人。”

寧寧完善設定:“而且我在裡麵的地位要很高!要高到騎到男主頭上那種!”

“……”愛佳一頓,麵無表情地確認細節,“你確定要騎在男主頭上?”

寧寧:“嗯嗯。”

愛佳:“噢,行。”

愛佳:“我確認一下,你約的是全年齡向還是限製級?兩種類型呈現的騎在頭上不一樣。”

寧寧:“……”

寧寧:宇宙貓貓頭思考.jpg

寧寧小小地想象了一下。

寧寧大大地想象了一下。

寧寧在售貨機前快要成為番茄汁:“…………………………”

愛佳:“喂。”

愛佳:“怎麼不說話。”

愛佳:“喂,還在嗎。”

寧寧:“……你你你你你你你看著辦啦!!!!”

……結果現在真的來吃代餐了!

還是限製級的!!!!

寧寧表示這實在是太贏蕩了!

然後全部儲存。

*

愛佳嘴上說著“約我的稿的金主們很多鈔能力我過幾個月隨便摸魚畫一下你這個吧”,背地裡不知什麼時候全部肝完了。

……可能是天天上課都在畫。

無論是精度還是完成度都接近她平日裡接商稿的水準,還精準拿捏了寧寧的xp,各方麵都詮釋得非常完美。

【寧寧:[星星眼.jpg]】

【寧寧:最喜歡你了噢愛佳o3o】

【愛佳:免了】

愛佳不收她的錢,於是寧寧選擇畫大餅:【等我回東京一起出來玩啦~我請客~想去ktv還是牛郎店還是女仆咖啡廳都可以哦~】

她開始列舉之前那群朋友們平時喜歡四處玩的地方。

【愛佳:免了】

【愛佳:吃飯就行】

【寧寧:好哦好哦~】

寧寧美滋滋地抱著手機欣賞,突然想起之前一直在糾結的問題。

……還有什麼能比一位如此擅長創作且見多識廣(目睹過來自世界各地約稿人的xp)的太太更能給這種奇怪設定(?)答疑解惑的呢!

她舔了舔唇角,晃著腿糾結了一會兒,打字又刪掉,最終發過去的內容是:【其實我心裡還有一種類型的設定欸……】

愛佳秒回:【說。】

【寧寧

如果,我是說如果】

【愛佳:不要說廢話,我平常很貴的==】

寧寧:“……”

她硬著頭皮,繼續打字。

【寧寧:如果男主功能不是特彆健全……0.0】

【愛佳:?】

寧寧的腿瘋狂地在被子上啪嗒啪嗒地拍來拍去,緊張輸入。

【那是不是就隻能是全年齡向了?】

【而且是不是通常就隻能寫出分手之類的be結局啊!】

發送完畢,她一臉嚴肅地盯著手機螢幕。

已送達。

已讀。

輸入中。

寧寧:盯——

【愛佳:不】

回答了她第一個問題。

寧寧:“!?”不健全也能限製級嗎?!

【愛佳:男主功能不健全的話,他還有嘴】

【愛佳:用嘴也可以啊】

寧寧:“?”

嘴?什麼意思?

她冇懂,正想問,又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決定先問眼前這個。

【寧寧:那你覺得按照這個設定——突然說分手的話,對方會不會氣勢洶洶地勃然大怒啊?】

雖然……雖然她覺得日向翔陽肯定不會跟她生氣啦!

但是萬一……隨便問問!!

【愛佳:根據你之前發給我的那個犬係人設麼。】

【寧寧:[貓貓點頭.gif]】

【愛佳:會開朗笑著怒然大勃吧】

寧寧:“……”

寧寧:“?”

寧寧茫然地決定問回剛剛那麼冇來得及問的問題時,愛佳又發來訊息。

【愛佳:不聊了,金主找,這幾天忙】

寧寧:“……”

她盯著聊天記錄看了半天。

用嘴。

……難道是說要用嘴溝通嗎?用嘴溝通要不要分手?

分手的話直接分了不行就啦,還要溝通什麼。

她之前的朋友們中甚至有當天就能換新對象的呀。

冇懂。

*

在糾結的心情中,去東京的日子快要到了。

寧寧還是第一次和一大堆同齡人一起坐大巴車去從小生活的城市玩,特彆興奮。

出發前一晚,她興致勃勃地在房間裡收拾了大半天行李。

寧寧也冇什麼收拾行李的經驗,從小到大出去旅遊時都會有專門的人在機場接送,帶多少東西都冇問題。

……而且還能隨時用鈔能力補充裝備欄!

但現在不可以那麼大手大腳。

她看看眼前的行李,自言自語:“隻帶這點的話,不知道夠不夠噢。”

在麵對“究竟是帶這條黑色的裙子還是帶這條白色的裙子”的艱難問題時,她非常糾結地坐在地上,左手一條裙子右手一條裙子,陷入沉思:“……”

選不出來。

她拎著兩條裙子去問媽媽。

媽媽正在書房裡畫圖,鼻梁上架著平光鏡,抬眸看她,輕輕地用指尖推了推鏡框。

她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寧寧穿什麼都好看。”

寧寧眉飛色舞:“那當然啦。”

她還想要更加細緻一些的建議,但瞅瞅媽媽麵前完成了一半的設計稿,糾結幾秒,決定不用這種小事情打擾媽媽。

媽媽很辛苦的,為了這一季的新款,這段時間天天都在熬大夜。

她不想媽媽因為被打擾而熬夜。

寧寧抬頭看看窗外。

隔壁日向家燈火通明。

寧寧想到了餿主意。

*

“誒呀,寧寧來啦。”

日向阿姨打開門,瞥見手上提著裙子的少女,表情一愣,露出日向家如出一轍的燦爛笑容。

“阿姨晚上好。”寧寧眉眼彎彎,嘴很甜,“阿姨是新燙的頭髮嗎?很適合您的臉型耶,特彆好看。”

被漂亮的人真心實意地誇讚自己的外表,難免會覺得開心。

“啊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嗎寧寧,我一開始還猶豫要不要做這款呢,快進來快進來。”

日向阿姨笑得合不攏嘴。

“小夏和朋友出去玩了哦,隻有翔陽在。”

她一邊親昵地攬著寧寧肩膀進門一邊轉頭朝屋裡喊:“翔陽?翔陽?”

冇有迴應。

“欸?翔陽他不是剛剛纔回來嗎?怎麼冇人應?”日向阿姨有點疑惑,轉身拿過桌上的果汁塞到寧寧手裡,“冇事寧寧,你先喝飲料。”

她非常熱情:“要吃什麼零食?前兩天小夏和翔陽他們買了好多,我去給你拿。”

寧寧擺手,乖巧的模樣:“不用不用,謝謝阿姨,我不吃。”

盛情難卻。

日向阿姨:“誒呀真是乖孩子!這麼瘦就要多吃一點啦!”

她轉過頭,又打

算叫翔陽,被寧寧攔住。

寧寧滿臉貼心懂事的表情:“不用麻煩阿姨啦,我直接去他房間裡找他吧~”

……

進了房間之後。

寧寧把帶來的衣服們往日向翔陽床上一丟,在一眾坐墊中扒拉一番,挑選出最舒適的墊子,囂張地坐下。

全無半點乖巧模樣。

畢竟她平時來的時候……如果日向父母不在家,寧寧就直接往沙發上一坐,一手攬過小夏蹭蹭親親,然後用非常自然的語氣對日向翔陽說——

“快把你最好吃的東西拿出來給我享用~”

寧寧:自給自足且賓至如歸√

她懶洋洋地坐著,伸直了腿,腳尖晃來晃去。

這棟房子裡有四個日向。

除去叔叔和阿姨,還剩下兩個茁壯成長中的小日向。

之前經常來日向家裡蹭飯,她還經常去小日向二號·小夏的房間裡一起玩。

但從來冇進過小日向一號·翔陽的房間。

這還是她第一次踏入日向翔陽的私人領域內。

寧寧好奇地四處環顧一番。

不算特彆整潔,但也不是淩亂的那一掛,屋子裡還有淡淡的清新劑氣味。

“……”寧寧盯了幾秒,注意力被一旁衛生間裡隱隱約約的水聲吸引過去。

嘩啦嘩啦的。

寧寧:“?”

原來日向翔陽是在洗澡啊。

難怪他剛剛冇出來應。

她出聲:“你在洗澡啊?”

裡麵的水聲一停,隔著門朦朦朧朧地傳出熟悉的聲音。

“欸???寧寧???”異常震撼的語氣。

伴隨著沐浴露啪嗒一下掉落在地的聲音。

“啊啊啊啊啊旁邊的也要倒了——”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一整排都掉落下來。

順便還有腳滑的聲音。

一瞬間異常熱鬨。

寧寧:“……”

終於,裡麵安靜下來,似乎是日向翔陽正在吭哧吭哧地努力把一地的沐浴露洗髮露全部擺回原位。

寧寧百無聊賴:“你要洗多久啊?”

“我剛進來冇多久耶,而且要洗頭髮。”日向翔陽語氣上揚地回答。

寧寧:“噢。”

日向翔陽秉持熱情的待客之道,隔著門超大聲地叮囑:“我先洗澡啦,寧寧你先自己玩一會兒噢!”

非常豁達大方。

寧寧下意識點頭。

點完纔想起來在洗澡的日向翔陽看不見。

她剛打算開口,衛生間的日向翔陽似乎是以為她不滿意,急急忙忙加上一句:“我房間裡的東西你隨便動啦!玩什麼都可以,排球就在床腳!”

寧寧:“……噢。”

她又不打球啦!

雖然日向說了東西隨便動,但寧寧也不會真的動其他東西,覺得不禮貌。

畢竟她原本隻是想來冇事找事地問日向翔陽她穿哪條裙子好看的。

然後再順其自然地為難一下,逗幾句,撩一下。

今晚的樂子就有了。

然後再回去睡美容覺。

嘿嘿。

寧寧滿意地想著,伸了個懶腰,發出舒適的支吾聲,順勢站了起來,繼續剛纔冇完成的翔陽の房間探險。

行李包放在桌邊,烏野的隊服和運動服整整齊齊地平鋪在床上,彰顯出房屋主人的重視。

——而她剛剛隨手一丟的裙子們恰好蓋在日向那件五號的烏野製服上。

寧寧盯著看了一會兒,雙手拿起那件隊服,對著燈光看看,又在自己身上對比了一下大小。

“……”

平常看日向翔陽穿的時候還冇注意,其實這衣服還挺大的耶,她都能當裙子穿了。

——原來日向他還挺大一隻。

寧寧看膩了,放下隊服,又用指尖捏起自己帶來的裙子。

她也不知道男生洗澡要多長時間,但是加上洗頭的話……應該也不會太快吧?

反正等這也是等著。

要不提前換一下好了,等日向出來看完就能直接換另一套了,早點回家睡美容覺。

寧寧鬼鬼祟祟地把日向翔陽房間裡的窗簾拉上,確認了一番浴室裡水聲的連貫性,感覺對方的洗澡進程應該還停留在洗頭。

她放下心來,乾脆利落地抬起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脫——

*

日向翔陽,普普通通男高中生,在今天達成了人生的沐浴最快紀錄。

他囫圇吞棗地換好衣服,濕漉漉的發尖還在滴水,脖子上掛著毛巾便推開浴室門:“我洗好啦!寧寧你——”

聲音像踩急刹車般劇烈停頓。

刺溜。

低著頭的少女恰好將腰部的拉鍊拉到最上方,聞聲抬頭看過來:“唔?”

為了方便拉半身裙的

拉鍊,她把上衣撩起來了一點,露出一截纖細的腰。

少女漂亮的曲線以及大片的白皙皮膚像是太陽般晃眼。

日向翔陽呆住:“……”

寧寧表情凝固:“……”

搞什麼???洗這麼快???才幾分鐘???

她手一鬆,衣襬瞬間便垂落下去。

寧寧耳根通紅,欲蓋彌彰地用手把它往下拉一拉,看著迅速躥紅的橘子頭,清清嗓子,搶占先機:“都怪你太快。”

洗慢點不就不會這樣了嗎!

滿臉通紅的日向翔陽條件反射地呆滯道歉:“抱、抱歉……”

他一邊用毛巾擦著頭髮,一邊朝寧寧這邊走來。

視線自然而然地瞥見床上的衣服們。

寧寧身上換下來的衣服被她隨意地丟在了他的衣服們上麵,亂七八糟地堆在一起。

裙邊的蕾絲輕輕地擦過“5”這個背號。

寧寧茫然地看著日向翔陽已經開始冒煙的頭頂:“?”

怎麼了?

她伸手拉他手臂:“喂,彆發呆了,我來是有正事的。”

橘發少年剛洗完澡,身上熱氣滾燙,摸起來很舒服。

寧寧起了興致,把自己冰涼的手掌貼在他的手臂上,順著手臂線條滑來滑去:“看我看我。”

日向翔陽努力想要忽視手臂緊貼著的柔軟手掌。

對方身上的涼意完全敵不過他身上的熱度,皮膚相貼不過幾秒,他便再也感受不到那種微涼的感覺。

隻剩下愈燒愈烈的燥熱。

“在看……在看的!”他有點慌張地抬起頭,試圖用說話轉移注意力,看向歪著頭的寧寧,“怎麼了?”

寧寧鬆開手,雙手提起裙襬在他麵前轉圈圈。

日向翔陽:“?”

緊貼的動作離開,他瞬間便覺得冷靜不少。

寧寧轉完圈圈,停住,期待地問:“好看嗎?”

日向翔陽超級捧場:“好看!!你超好看的!!”

完全是送分題!

寧寧怎麼可能不好看!

寧寧嚴格地指出答案的扣分點:“不是說我啦!是裙子!”

她又轉個圈,裙襬飛揚。

“這條黑色的裙子好看嗎?”寧寧問。

日向翔陽雞啄米點頭,雙手捏著脖子上毛巾的兩個小角,雙眼真摯地快要冒出小星星:“好看好看。”

發尖的水珠隨著他誠懇點頭的動作不斷啪嗒啪嗒地飛濺。

被濺了一臉的寧寧:“……”

她伸出手指戳了一下他的額頭,語氣隨意嬌縱:“彆點啦。”

晃來晃去的橘子頭停住。

被誇好看,寧寧滿意了,笑眯眯地順手在他額頭上畫了個小心心:“那你等我再換一條裙子噢。”

她拿著另一條白色的裙子,原本想去浴室換,但裡麵全是熱乎乎濕漉漉的水汽。

寧寧不願意在濕乎乎的地方換衣服,又覺得叫好大一隻的日向翔陽站著縮在浴室裡等她怪霸道的。

畢竟他明天就要去東京打春高了欸!萬一又像剛剛一樣腳滑呢!

她豈不是會被迫非常內疚啦!

寧寧大手一揮:“你轉過身去,閉上眼睛。”

日向翔陽:“?”

他不理解,但照做:“?”

寧寧宣佈:“不許偷看,我要換衣服噢。”

反正日向他也不行的啦,隻要他閉著眼睛看不見就好了,又不用擔心他會有什麼彆的想法。

寧寧覺得自己是計劃通√

日向翔陽:“……”

日向翔陽:“?????”

等、等等!!!!就在他背後不遠處嗎?????

他聽著悉悉索索的布料聲,整個人徹底變成灰白色的雕塑:“……………………………………”

寧寧似乎心情還不錯,甚至還哼著歌。

日向翔陽坐在床上,背對著她,艱難地閉著眼:“……”

哪怕看不見……但是聽得見……

精神高度緊張,他的手指無意識地掐住手邊的床單,掐了一會兒又覺得觸感不對。

好像比床單滑一些……而且還要軟一些……

他閉著眼,用指尖挪開那樣東西,摸摸下麵的。

觸感很熟悉,是他已經用手感受過無數遍觸感的烏野隊服。

那上麵的這些就是——

日向翔陽猛地想起寧寧隨手丟在他隊服上的衣服們。

他燙手般地飛快鬆手,幾乎在床上原地彈射起飛。

日向翔陽用手捂住耳朵:“…………………………………………嗚。”

寧寧:“?”

她恰好換完衣服,聽見身後傳來橘子頭の啜泣(?),轉頭一看。

收穫了一隻捂著耳朵的雕塑。

寧寧:“……”

她走到

窗邊,彎腰拍他,示意日向翔陽睜開眼:“喂喂喂。”

日向翔陽:呆滯.jpg

寧寧盯著呆呆的淳樸橘子頭,在心裡屑屑地歎氣。

好呆的橘子頭啊。

——而且還不行耶!

功利の寧寧眨眨眼,覺得擇日不如撞日,叉著腰,大大咧咧地開口:“我說——”

日向翔陽立刻捧場地應答:“是!”

情緒價值給滿!

寧寧:“……”

嘖。

她瞬間不好意思直接說分手之類的事了,決定先鋪墊:“就是,我們在談戀愛對吧?”

日向翔陽乖巧點頭:“嗯嗯!0v0”

寧寧循循善誘:“如果有什麼問題,就需要解決對吧?”

日向翔陽遲疑點頭:“嗯嗯……?”

他總覺得寧寧的眼神好熟悉噢。

像是那天在球館的眼神。

怪怪的詭異溫柔中還帶了一絲屑屑的同情感覺。

寧寧複述:“目前來說,哪怕其他地方有問題,但還是可以用嘴啦。”

日向翔陽茫然點頭:“嗯嗯?”

“我就很懂。”寧寧也不太懂,但是她覺得自己不能表現得比橘子頭還呆,一臉趾高氣揚的表情:“這都不懂嗎?菜。”

……她也不懂!

“所以,我們就該及時止損——”停頓了十幾秒,寧寧覺得效果到了,正準備繼續深入闡述分手之事,突然感到眼前一暗。

剩下的話都冇完。

一旁的燈光被傾身靠過來的日向翔陽擋住。

他的唇瓣溫柔且小心翼翼地親昵蹭了蹭她的嘴角。

隨即,濕熱溫軟一觸即離,像是幻覺。

橘發上的水珠滴在寧寧的臉上。

日向翔陽側著頭看她,呼吸輕輕地纏繞在一起。

“是這樣嗎?寧寧。”

像每一次遇到自己不擅長的事那樣。

日向翔陽一臉好學表情,陽光地說。

“教教我吧。”

雙眸清澈。

但在揹著光的角度,卻意外的顯露出一絲暗色。

作者有話要說

開朗笑,但怒然大勃

下章入v啦!週四晚上十二點發0v0

產熱角色的冷糧好凍人orz本文不長的啦!希望寶寶們前三天不要養肥我嗚嗚qvq不然我真的要枯萎了啦qvq我什麼都會做的!【大聲】【殷勤地給寶寶們剝橘子.gif】【分發橘子.gif】【倒奶茶.jpg】

發一下我的預收→《戀愛腦反派總想被我利用》

【比起堅持反派事業更想做老婆的綠茶陰暗小狗】

穿書後,喻清枝成了實力超群但五感日漸退化的炮灰女配。

她隻想找個安靜角落躺平,無視係統釋出的感化反派任務,平平無奇地過好自己的生活,還撿了隻小鳥來養。

滅世boss謝景忱此時還隻是宗門中日常被排擠的小師弟,隻能吃淡出鳥味的清湯寡水殘羹剩菜,睡在潮濕乾硬的木板床上,日子過得寡淡淒慘。

但他依然以禮待人,溫柔賢良,破了的衣服都會自己精心縫補,看不出半點未來的黑化反社會傾向。

和她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

直到某天,躺著躺著,喻清枝突然和他共、感、了。

看著被同門們鬨笑著打翻殘羹剩菜的謝景忱,餓了的喻清枝:“……”

為了自己的舒適度著想,她不得不努力一下。

她衝到謝景忱的破屋子裡,試圖友好地放下一根自己剛烤好的玉米。

喻清枝俯視著對方,語氣平靜:“吃。”

五感漸褪的她冇控製好力氣,黑漆漆的烤玉米打了個滾,幾乎掉落在地。

彷彿施捨一袋不要的垃圾。

喻清枝:“……”該不會得罪反派了吧!

謝景忱維持著謫仙般淡然的微笑,若無其事地從地上撿起那根玉米,向她溫和地道謝:“謝謝師姐。”

喻清枝心口倏然湧過微妙起伏的情緒,夾雜著綺麗的念想與貪婪。

她隻當是自己近距離觀賞美少年時突如其來的一點點動心,很快便拋擲腦後,不甚在意。

——殊不知那是雲淡風輕微笑著的謝景忱用儘一切也難以按捺住的、不敢顯露在她麵前的秘密。

*

終於,喻清枝找到了適合躺平的夢中情宅,房價合適配套設施完善,還能養寵物。

她帶著世間最銳利的劍,美滋滋地打算捲鋪蓋跑路那天——

向來聽話的少年終於卸下溫柔得體的偽裝,自然地從背後緊緊圈住她,虔誠地在她的後頸落下一吻,聲音微沉,溢位不再剋製的愛意與渴望。

“我知道你一直都是在利用我。”

“清枝,我好用嗎?帶上我吧。”

[——請儘情使用我。]

她馴服了世間最凶惡的犬。

*

謝景忱從小被視為不祥的征兆。

預知天命的夢魘中,仙門動盪,人心叵測。

他渾身浴血地站在屍海之上,腳下踏著的屍體,皆為取他靈體登仙而來。

[不要相信任何人。他們隻是利用你罷了。]

醒來後,他向來如此。

麵帶和善得體的微笑,內心卻徒留淡漠與陰翳,冷眼看著那些虛與委蛇。

[真麻煩啊。]

[殺了便是。]

而如今,孤傲的狼擦拭乾淨濺到身上的血,收起尖牙與利爪,臣服在她麵前,自願成為任她所用的鷹犬。

共感共情,謝景忱甘之如飴地承受喻清枝的一切。

——他不再是孤身一人。

*

【小劇場】

謝景忱:“你去哪?”

喻清枝:“?去隔壁吃飯。”直線距離不到一百米。

謝景忱:“……還回來嗎?”

喻清枝:“。”

喻清枝:“……你彆扯我衣角。”

感謝在2024-03-0523:07:06~2024-03-0623:39:23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糰子77瓶;吃不起飯的銀桑、daisyzz10瓶;西繞江村5瓶;小陳小丸子3瓶;笨笨不聰明、今天也要做歐嬸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援,我會繼續努力的!

嘴上說著不在意()(),

但寧寧還是有點在意。

雖、雖然現在還是平平無奇的高中生啦!但是萬一她一時興起玩到了高中畢業以後……!

她可是原本就奔著日向的臉和身材來的……吧!

也冇有很想一直吃素的意思欸!

“……”

寧寧嘴上不在意心裡很在意地和日向翔陽一起放學回家。

嘴上不在意心裡更加在意地誇媽媽今晚做的拉麪真好吃都冇有變成坨坨。

嘴上不在意心裡超級超級在意地洗完澡躺在床上翻滾著玩手機。

滾著滾著臉就埋進被子裡。

寧寧糾結地咬被角:“……………………………………”

好。

在。

意。

噢。

就在這時()(),

手機螢幕上方冒出一個新訊息的小氣泡。

【愛佳:在?】

自從上次切錯號發動態證明自己複活了之後()(),

她後知後覺地發現愛佳其實一直對自己挺好()&&()(),

是真心的朋友,便和愛佳加上了新的聯絡方式。

寧寧不常打開心扉把彆人劃入親密領域裡,但一旦開了口就會對彆人很好。

愛佳最近在畫原創,需要服設方麵的參考資料,寧寧便想到了從事這方麵工作的媽媽,纏著媽媽要來了內容。

她還會用自己的賬號轉發愛佳畫的東西,配上【都來看!都來看!都來看!u3u】之類的文案。

愛佳語氣毫無波瀾地表示:“評論區已經有人在問我們之間究竟進行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交易了。”

寧寧:“欸嘿嘿。”

【愛佳:[圖片][圖片][圖片]】

【愛佳:你上次說想看的,畫完了】

寧寧嘴裡的被角落下:“…………”

她嗖嗖嗖地點開訊息,放大圖片從上到下狠狠欣賞了一遍。

仙品。

是她前幾天提過一嘴想吃某種類型的糧。

“劇情什麼的無所謂,總之要他們都喊我主人啦主人!”當時,寧寧一邊在學校售貨機前買飲料,一邊在電話裡大聲bb,“……如、如果男主是犬係的話就更好了。”

後半句說的有點心虛。

愛佳很專業,完全無視約稿人的其餘廢話,挖取最直觀的關鍵詞:“嗯,犬係,叫主人。”

寧寧完善設定:“而且我在裡麵的地位要很高!要高到騎到男主頭上那種!”

“……”愛佳一頓,麵無表情地確認細節,“你確定要騎在男主頭上?”

寧寧:“嗯嗯。”

愛佳:“噢,行。”

愛佳:“我確認一下,你約的是全年齡向還是限製級?兩種類型呈現的騎在頭上不一樣。”

寧寧:“……”

寧寧:宇宙貓貓頭思考.jpg

寧寧小小地想象了一下。

寧寧大大地想象了一下。

寧寧在售貨機前快要成為番茄汁:“…………………………”

愛佳:“喂。”

愛佳:“怎麼不說話。”

愛佳:“喂,還在嗎。”

寧寧:“……你你你你你你你看著辦啦!!!!”

……結果現在真的來吃代餐了!

還是限製級的!!!!

寧寧表示這實在是太贏蕩了!

然後全部儲存。

*

愛佳嘴上說著“約我的稿的金主們很多鈔能力我過幾個月隨便摸魚畫一下你這個吧”,背地裡不知什麼時候全部肝完了。

……可能是天天上課都在畫。

無論是精度還是完成度都接近她平日裡接商稿的水準,還精準拿捏了寧寧的xp,各方麵都詮釋得非常完美。

【寧寧:[星星眼.jpg]】

【寧寧:最喜歡你了噢愛佳o3o】

【愛佳:免了】

愛佳不收她的錢,於是寧寧選擇畫大餅:【等我回東京一起出來玩啦~我請客~想去ktv還是牛郎店還是女仆咖啡廳都可以哦~】

她開始列舉之前那群朋友們平時喜歡四處玩的地方。

【愛佳:免了】

【愛佳:吃飯就行】

【寧寧:好哦好哦~】

寧寧美滋滋地抱著手機欣賞,突然想起之前一直在糾結的問題。

……還有什麼能比一位如此擅長創作且見多識廣(目睹過來自世界各地約稿人的xp)的太太更能給這種奇怪設定(?)答疑解惑的呢!

她舔了舔唇角,晃著腿糾結了一會兒,打字又刪掉,最終發過去的內容是:【其實我心裡還有一種類型的設定欸……】

愛佳秒回:【說。】

【寧寧:如果,我是說如果】

【愛佳:不要說廢話,我平常很貴的==】

寧寧:“……”

她硬著頭皮,繼續打字。

【寧寧:如果男主功能不是特彆健全……0.0】

【愛佳:?】

寧寧的腿瘋狂地在被子上啪嗒啪嗒地拍來拍去,緊張輸入。

【那是不是就隻能是全年齡向了?】

【而且是不是通常就隻能寫出分手之類的be結局啊!】

發送完畢,她一臉嚴肅地盯著手機螢幕。

已送達。

已讀。

輸入中。

寧寧:盯——

【愛佳:不】

回答了她第一個問題。

寧寧:“!?”不健全也能限製級嗎?!

【愛佳:男主功能不健全的話,他還有嘴】

【愛佳:用嘴也可以啊】

寧寧:“?”

嘴?什麼意思?

她冇懂,正想問,又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決定先問眼前這個。

【寧寧:那你覺得按照這個設定——突然說分手的話,對方會不會氣勢洶洶地勃然大怒啊?】

雖然……雖然她覺得日向翔陽肯定不會跟她生氣啦!

但是萬一……隨便問問!!

【愛佳:根據你之前發給我的那個犬係人設麼。】

【寧寧:[貓貓點頭.gif]】

【愛佳:會開朗笑著怒然大勃吧】

寧寧:“……”

寧寧:“?”

寧寧茫然地決定問回剛剛那麼冇來得及問的問題時,愛佳又發來訊息。

【愛佳:不聊了,金主找,這幾天忙】

寧寧:“……”

她盯著聊天記錄看了半天。

用嘴。

……難道是說要用嘴溝通嗎?用嘴溝通要不要分手?

分手的話直接分了不行就啦,還要溝通什麼。

她之前的朋友們中甚至有當天就能換新對象的呀。

冇懂。

*

在糾結的心情中,去東京的日子快要到了。

寧寧還是第一次和一大堆同齡人一起坐大巴車去從小生活的城市玩,特彆興奮。

出發前一晚,她興致勃勃地在房間裡收拾了大半天行李。

寧寧也冇什麼收拾行李的經驗,從小到大出去旅遊時都會有專門的人在機場接送,帶多少東西都冇問題。

……而且還能隨時用鈔能力補充裝備欄!

但現在不可以那麼大手大腳。

她看看眼前的行李,自言自語:“隻帶這點的話,不知道夠不夠噢。”

在麵對“究竟是帶這條黑色的裙子還是帶這條白色的裙子”的艱難問題時,她非常糾結地坐在地上,左手一條裙子右手一條裙子,陷入沉思:“……”

選不出來。

她拎著兩條裙子去問媽媽。

媽媽正在書房裡畫圖,鼻梁上架著平光鏡,抬眸看她,輕輕地用指尖推了推鏡框。

她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寧寧穿什麼都好看。”

寧寧眉飛色舞:“那當然啦。”

她還想要更加細緻一些的建議,但瞅瞅媽媽麵前完成了一半的設計

稿,糾結幾秒,決定不用這種小事情打擾媽媽。

媽媽很辛苦的,為了這一季的新款,這段時間天天都在熬大夜。

她不想媽媽因為被打擾而熬夜。

寧寧抬頭看看窗外。

隔壁日向家燈火通明。

寧寧想到了餿主意。

*

“誒呀,寧寧來啦。”

日向阿姨打開門,瞥見手上提著裙子的少女,表情一愣,露出日向家如出一轍的燦爛笑容。

“阿姨晚上好。”寧寧眉眼彎彎,嘴很甜,“阿姨是新燙的頭髮嗎?很適合您的臉型耶,特彆好看。”

被漂亮的人真心實意地誇讚自己的外表,難免會覺得開心。

“啊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嗎寧寧,我一開始還猶豫要不要做這款呢,快進來快進來。”

日向阿姨笑得合不攏嘴。

“小夏和朋友出去玩了哦,隻有翔陽在。”

她一邊親昵地攬著寧寧肩膀進門一邊轉頭朝屋裡喊:“翔陽?翔陽?”

冇有迴應。

“欸?翔陽他不是剛剛纔回來嗎?怎麼冇人應?”日向阿姨有點疑惑,轉身拿過桌上的果汁塞到寧寧手裡,“冇事寧寧,你先喝飲料。”

她非常熱情:“要吃什麼零食?前兩天小夏和翔陽他們買了好多,我去給你拿。”

寧寧擺手,乖巧的模樣:“不用不用,謝謝阿姨,我不吃。”

盛情難卻。

日向阿姨:“誒呀真是乖孩子!這麼瘦就要多吃一點啦!”

她轉過頭,又打算叫翔陽,被寧寧攔住。

寧寧滿臉貼心懂事的表情:“不用麻煩阿姨啦,我直接去他房間裡找他吧~”

……

進了房間之後。

寧寧把帶來的衣服們往日向翔陽床上一丟,在一眾坐墊中扒拉一番,挑選出最舒適的墊子,囂張地坐下。

全無半點乖巧模樣。

畢竟她平時來的時候……如果日向父母不在家,寧寧就直接往沙發上一坐,一手攬過小夏蹭蹭親親,然後用非常自然的語氣對日向翔陽說——

“快把你最好吃的東西拿出來給我享用~”

寧寧:自給自足且賓至如歸√

她懶洋洋地坐著,伸直了腿,腳尖晃來晃去。

這棟房子裡有四個日向。

除去叔叔和阿姨,還剩下兩個茁壯成長中的小日向。

之前經常來日向家裡蹭飯,她還經常去小日向二號·小夏的房間裡一起玩。

但從來冇進過小日向一號·翔陽的房間。

這還是她第一次踏入日向翔陽的私人領域內。

寧寧好奇地四處環顧一番。

不算特彆整潔,但也不是淩亂的那一掛,屋子裡還有淡淡的清新劑氣味。

“……”寧寧盯了幾秒,注意力被一旁衛生間裡隱隱約約的水聲吸引過去。

嘩啦嘩啦的。

寧寧:“?”

原來日向翔陽是在洗澡啊。

難怪他剛剛冇出來應。

她出聲:“你在洗澡啊?”

裡麵的水聲一停,隔著門朦朦朧朧地傳出熟悉的聲音。

“欸???寧寧???”異常震撼的語氣。

伴隨著沐浴露啪嗒一下掉落在地的聲音。

“啊啊啊啊啊旁邊的也要倒了——”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一整排都掉落下來。

順便還有腳滑的聲音。

一瞬間異常熱鬨。

寧寧:“……”

終於,裡麵安靜下來,似乎是日向翔陽正在吭哧吭哧地努力把一地的沐浴露洗髮露全部擺回原位。

寧寧百無聊賴:“你要洗多久啊?”

“我剛進來冇多久耶,而且要洗頭髮。”日向翔陽語氣上揚地回答。

寧寧:“噢。”

日向翔陽秉持熱情的待客之道,隔著門超大聲地叮囑:“我先洗澡啦,寧寧你先自己玩一會兒噢!”

非常豁達大方。

寧寧下意識點頭。

點完纔想起來在洗澡的日向翔陽看不見。

她剛打算開口,衛生間的日向翔陽似乎是以為她不滿意,急急忙忙加上一句:“我房間裡的東西你隨便動啦!玩什麼都可以,排球就在床腳!”

寧寧:“……噢。”

她又不打球啦!

雖然日向說了東西隨便動,但寧寧也不會真的動其他東西,覺得不禮貌。

畢竟她原本隻是想來冇事找事地問日向翔陽她穿哪條裙子好看的。

然後再順其自然地為難一下,逗幾句,撩一下。

今晚的樂子就有了。

然後再回去睡美容覺。

嘿嘿。

寧寧滿意地想著,伸了個懶腰,發出舒適的支吾聲,順勢站了起來,繼續剛纔冇完成

的翔陽の房間探險。

行李包放在桌邊,烏野的隊服和運動服整整齊齊地平鋪在床上,彰顯出房屋主人的重視。

——而她剛剛隨手一丟的裙子們恰好蓋在日向那件五號的烏野製服上。

寧寧盯著看了一會兒,雙手拿起那件隊服,對著燈光看看,又在自己身上對比了一下大小。

“……”

平常看日向翔陽穿的時候還冇注意,其實這衣服還挺大的耶,她都能當裙子穿了。

——原來日向他還挺大一隻。

寧寧看膩了,放下隊服,又用指尖捏起自己帶來的裙子。

她也不知道男生洗澡要多長時間,但是加上洗頭的話……應該也不會太快吧?

反正等這也是等著。

要不提前換一下好了,等日向出來看完就能直接換另一套了,早點回家睡美容覺。

寧寧鬼鬼祟祟地把日向翔陽房間裡的窗簾拉上,確認了一番浴室裡水聲的連貫性,感覺對方的洗澡進程應該還停留在洗頭。

她放下心來,乾脆利落地抬起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脫——

*

日向翔陽,普普通通男高中生,在今天達成了人生的沐浴最快紀錄。

他囫圇吞棗地換好衣服,濕漉漉的發尖還在滴水,脖子上掛著毛巾便推開浴室門:“我洗好啦!寧寧你——”

聲音像踩急刹車般劇烈停頓。

刺溜。

低著頭的少女恰好將腰部的拉鍊拉到最上方,聞聲抬頭看過來:“唔?”

為了方便拉半身裙的拉鍊,她把上衣撩起來了一點,露出一截纖細的腰。

少女漂亮的曲線以及大片的白皙皮膚像是太陽般晃眼。

日向翔陽呆住:“……”

寧寧表情凝固:“……”

搞什麼???洗這麼快???才幾分鐘???

她手一鬆,衣襬瞬間便垂落下去。

寧寧耳根通紅,欲蓋彌彰地用手把它往下拉一拉,看著迅速躥紅的橘子頭,清清嗓子,搶占先機:“都怪你太快。”

洗慢點不就不會這樣了嗎!

滿臉通紅的日向翔陽條件反射地呆滯道歉:“抱、抱歉……”

他一邊用毛巾擦著頭髮,一邊朝寧寧這邊走來。

視線自然而然地瞥見床上的衣服們。

寧寧身上換下來的衣服被她隨意地丟在了他的衣服們上麵,亂七八糟地堆在一起。

裙邊的蕾絲輕輕地擦過“5”這個背號。

寧寧茫然地看著日向翔陽已經開始冒煙的頭頂:“?”

怎麼了?

她伸手拉他手臂:“喂,彆發呆了,我來是有正事的。”

橘發少年剛洗完澡,身上熱氣滾燙,摸起來很舒服。

寧寧起了興致,把自己冰涼的手掌貼在他的手臂上,順著手臂線條滑來滑去:“看我看我。”

日向翔陽努力想要忽視手臂緊貼著的柔軟手掌。

對方身上的涼意完全敵不過他身上的熱度,皮膚相貼不過幾秒,他便再也感受不到那種微涼的感覺。

隻剩下愈燒愈烈的燥熱。

“在看……在看的!”他有點慌張地抬起頭,試圖用說話轉移注意力,看向歪著頭的寧寧,“怎麼了?”

寧寧鬆開手,雙手提起裙襬在他麵前轉圈圈。

日向翔陽:“?”

緊貼的動作離開,他瞬間便覺得冷靜不少。

寧寧轉完圈圈,停住,期待地問:“好看嗎?”

日向翔陽超級捧場:“好看!!你超好看的!!”

完全是送分題!

寧寧怎麼可能不好看!

寧寧嚴格地指出答案的扣分點:“不是說我啦!是裙子!”

她又轉個圈,裙襬飛揚。

“這條黑色的裙子好看嗎?”寧寧問。

日向翔陽雞啄米點頭,雙手捏著脖子上毛巾的兩個小角,雙眼真摯地快要冒出小星星:“好看好看。”

發尖的水珠隨著他誠懇點頭的動作不斷啪嗒啪嗒地飛濺。

被濺了一臉的寧寧:“……”

她伸出手指戳了一下他的額頭,語氣隨意嬌縱:“彆點啦。”

晃來晃去的橘子頭停住。

被誇好看,寧寧滿意了,笑眯眯地順手在他額頭上畫了個小心心:“那你等我再換一條裙子噢。”

她拿著另一條白色的裙子,原本想去浴室換,但裡麵全是熱乎乎濕漉漉的水汽。

寧寧不願意在濕乎乎的地方換衣服,又覺得叫好大一隻的日向翔陽站著縮在浴室裡等她怪霸道的。

畢竟他明天就要去東京打春高了欸!萬一又像剛剛一樣腳滑呢!

她豈不是會被迫非常內疚啦!

寧寧大手一揮:“你轉過身去,閉上眼睛。”

日向翔陽:“?”

他不理解,但照做

“?”

寧寧宣佈:“不許偷看,我要換衣服噢。”

反正日向他也不行的啦,隻要他閉著眼睛看不見就好了,又不用擔心他會有什麼彆的想法。

寧寧覺得自己是計劃通√

日向翔陽:“……”

日向翔陽:“?????”

等、等等!!!!就在他背後不遠處嗎?????

他聽著悉悉索索的布料聲,整個人徹底變成灰白色的雕塑:“……………………………………”

寧寧似乎心情還不錯,甚至還哼著歌。

日向翔陽坐在床上,背對著她,艱難地閉著眼:“……”

哪怕看不見……但是聽得見……

精神高度緊張,他的手指無意識地掐住手邊的床單,掐了一會兒又覺得觸感不對。

好像比床單滑一些……而且還要軟一些……

他閉著眼,用指尖挪開那樣東西,摸摸下麵的。

觸感很熟悉,是他已經用手感受過無數遍觸感的烏野隊服。

那上麵的這些就是——

日向翔陽猛地想起寧寧隨手丟在他隊服上的衣服們。

他燙手般地飛快鬆手,幾乎在床上原地彈射起飛。

日向翔陽用手捂住耳朵:“…………………………………………嗚。”

寧寧:“?”

她恰好換完衣服,聽見身後傳來橘子頭の啜泣(?),轉頭一看。

收穫了一隻捂著耳朵的雕塑。

寧寧:“……”

她走到窗邊,彎腰拍他,示意日向翔陽睜開眼:“喂喂喂。”

日向翔陽:呆滯.jpg

寧寧盯著呆呆的淳樸橘子頭,在心裡屑屑地歎氣。

好呆的橘子頭啊。

——而且還不行耶!

功利の寧寧眨眨眼,覺得擇日不如撞日,叉著腰,大大咧咧地開口:“我說——”

日向翔陽立刻捧場地應答:“是!”

情緒價值給滿!

寧寧:“……”

嘖。

她瞬間不好意思直接說分手之類的事了,決定先鋪墊:“就是,我們在談戀愛對吧?”

日向翔陽乖巧點頭:“嗯嗯!0v0”

寧寧循循善誘:“如果有什麼問題,就需要解決對吧?”

日向翔陽遲疑點頭:“嗯嗯……?”

他總覺得寧寧的眼神好熟悉噢。

像是那天在球館的眼神。

怪怪的詭異溫柔中還帶了一絲屑屑的同情感覺。

寧寧複述:“目前來說,哪怕其他地方有問題,但還是可以用嘴啦。”

日向翔陽茫然點頭:“嗯嗯?”

“我就很懂。”寧寧也不太懂,但是她覺得自己不能表現得比橘子頭還呆,一臉趾高氣揚的表情:“這都不懂嗎?菜。”

……她也不懂!

“所以,我們就該及時止損——”停頓了十幾秒,寧寧覺得效果到了,正準備繼續深入闡述分手之事,突然感到眼前一暗。

剩下的話都冇完。

一旁的燈光被傾身靠過來的日向翔陽擋住。

他的唇瓣溫柔且小心翼翼地親昵蹭了蹭她的嘴角。

隨即,濕熱溫軟一觸即離,像是幻覺。

橘發上的水珠滴在寧寧的臉上。

日向翔陽側著頭看她,呼吸輕輕地纏繞在一起。

“是這樣嗎?寧寧。”

像每一次遇到自己不擅長的事那樣。

日向翔陽一臉好學表情,陽光地說。

“教教我吧。”

雙眸清澈。

但在揹著光的角度,卻意外的顯露出一絲暗色。

作者有話要說

開朗笑,但怒然大勃

下章入v啦!週四晚上十二點發0v0

產熱角色的冷糧好凍人orz本文不長的啦!希望寶寶們前三天不要養肥我嗚嗚qvq不然我真的要枯萎了啦qvq我什麼都會做的!【大聲】【殷勤地給寶寶們剝橘子.gif】【分發橘子.gif】【倒奶茶.jpg】

發一下我的預收→《戀愛腦反派總想被我利用》

【比起堅持反派事業更想做老婆的綠茶陰暗小狗】

穿書後,喻清枝成了實力超群但五感日漸退化的炮灰女配。

她隻想找個安靜角落躺平,無視係統釋出的感化反派任務,平平無奇地過好自己的生活,還撿了隻小鳥來養。

滅世boss謝景忱此時還隻是宗門中日常被排擠的小師弟,隻能吃淡出鳥味的清湯寡水殘羹剩菜,睡在潮濕乾硬的木板床上,日子過得寡淡淒慘。

但他依然以禮待人,溫柔賢良,破了的衣服都會自己精心縫補,看不出半點未來的黑化反社會傾向。

和她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

直到某天,躺著躺著

喻清枝突然和他共、感、了。

看著被同門們鬨笑著打翻殘羹剩菜的謝景忱,餓了的喻清枝:“……”

為了自己的舒適度著想,她不得不努力一下。

她衝到謝景忱的破屋子裡,試圖友好地放下一根自己剛烤好的玉米。

喻清枝俯視著對方,語氣平靜:“吃。”

五感漸褪的她冇控製好力氣,黑漆漆的烤玉米打了個滾,幾乎掉落在地。

彷彿施捨一袋不要的垃圾。

喻清枝:“……”該不會得罪反派了吧!

謝景忱維持著謫仙般淡然的微笑,若無其事地從地上撿起那根玉米,向她溫和地道謝:“謝謝師姐。”

喻清枝心口倏然湧過微妙起伏的情緒,夾雜著綺麗的念想與貪婪。

她隻當是自己近距離觀賞美少年時突如其來的一點點動心,很快便拋擲腦後,不甚在意。

——殊不知那是雲淡風輕微笑著的謝景忱用儘一切也難以按捺住的、不敢顯露在她麵前的秘密。

*

終於,喻清枝找到了適合躺平的夢中情宅,房價合適配套設施完善,還能養寵物。

她帶著世間最銳利的劍,美滋滋地打算捲鋪蓋跑路那天——

向來聽話的少年終於卸下溫柔得體的偽裝,自然地從背後緊緊圈住她,虔誠地在她的後頸落下一吻,聲音微沉,溢位不再剋製的愛意與渴望。

“我知道你一直都是在利用我。”

“清枝,我好用嗎?帶上我吧。”

[——請儘情使用我。]

她馴服了世間最凶惡的犬。

*

謝景忱從小被視為不祥的征兆。

預知天命的夢魘中,仙門動盪,人心叵測。

他渾身浴血地站在屍海之上,腳下踏著的屍體,皆為取他靈體登仙而來。

[不要相信任何人。他們隻是利用你罷了。]

醒來後,他向來如此。

麵帶和善得體的微笑,內心卻徒留淡漠與陰翳,冷眼看著那些虛與委蛇。

[真麻煩啊。]

[殺了便是。]

而如今,孤傲的狼擦拭乾淨濺到身上的血,收起尖牙與利爪,臣服在她麵前,自願成為任她所用的鷹犬。

共感共情,謝景忱甘之如飴地承受喻清枝的一切。

——他不再是孤身一人。

*

【小劇場】

謝景忱:“你去哪?”

喻清枝:“?去隔壁吃飯。”直線距離不到一百米。

謝景忱:“……還回來嗎?”

喻清枝:“。”

喻清枝:“……你彆扯我衣角。”

感謝在2024-03-0523:07:06~2024-03-0623:39:23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糰子77瓶;吃不起飯的銀桑、daisyzz10瓶;西繞江村5瓶;小陳小丸子3瓶;笨笨不聰明、今天也要做歐嬸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援,我會繼續努力的!

嘴上說著不在意,但寧寧還是有點在意。

雖、雖然現在還是平平無奇的高中生啦!但是萬一她一時興起玩到了高中畢業以後……!

她可是原本就奔著日向的臉和身材來的……吧!

也冇有很想一直吃素的意思欸!

“……()()”

寧寧嘴上不在意心裡很在意地和日向翔陽一起放學回家。

嘴上不在意心裡更加在意地誇媽媽今晚做的拉麪真好吃都冇有變成坨坨。

嘴上不在意心裡超級超級在意地洗完澡躺在床上翻滾著玩手機。

滾著滾著臉就埋進被子裡。

寧寧糾結地咬被角:“……………………………………()()”

好。

在。

意。

噢。

就在這時,手機螢幕上方冒出一個新訊息的小氣泡。

【愛佳:在?】

自從上次切錯號發動態證明自己複活了之後,她後知後覺地發現愛佳其實一直對自己挺好,是真心的朋友,便和愛佳加上了新的聯絡方式。

寧寧不常打開心扉把彆人劃入親密領域裡,但一旦開了口就會對彆人很好。

愛佳最近在畫原創,需要服設方麵的參考資料,寧寧便想到了從事這方麵工作的媽媽,纏著媽媽要來了內容。

她還會用自己的賬號轉發愛佳畫的東西,配上【都來看!都來看!都來看!u3u】之類的文案。

愛佳語氣毫無波瀾地表示:“評論區已經有人在問我們之間究竟進行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交易了。10()10♂♂10()()”

寧寧:“欸嘿嘿。()()”

【愛佳:[圖片][圖片

][圖片]】

【愛佳:你上次說想看的,畫完了】

寧寧嘴裡的被角落下:“…………”

她嗖嗖嗖地點開訊息,放大圖片從上到下狠狠欣賞了一遍。

仙品。

是她前幾天提過一嘴想吃某種類型的糧。

“劇情什麼的無所謂,總之要他們都喊我主人啦主人!”當時,寧寧一邊在學校售貨機前買飲料,一邊在電話裡大聲bb,“……如、如果男主是犬係的話就更好了。”

後半句說的有點心虛。

愛佳很專業,完全無視約稿人的其餘廢話,挖取最直觀的關鍵詞:“嗯,犬係,叫主人。”

寧寧完善設定:“而且我在裡麵的地位要很高!要高到騎到男主頭上那種!”

“……”愛佳一頓,麵無表情地確認細節,“你確定要騎在男主頭上?”

寧寧:“嗯嗯。”

愛佳:“噢,行。”

愛佳:“我確認一下,你約的是全年齡向還是限製級?兩種類型呈現的騎在頭上不一樣。”

寧寧:“……”

寧寧:宇宙貓貓頭思考.jpg

寧寧小小地想象了一下。

寧寧大大地想象了一下。

寧寧在售貨機前快要成為番茄汁:“…………………………”

愛佳:“喂。”

愛佳:“怎麼不說話。”

愛佳:“喂,還在嗎。”

寧寧:“……你你你你你你你看著辦啦!!!!”

……結果現在真的來吃代餐了!

還是限製級的!!!!

寧寧表示這實在是太贏蕩了!

然後全部儲存。

*

愛佳嘴上說著“約我的稿的金主們很多鈔能力我過幾個月隨便摸魚畫一下你這個吧”,背地裡不知什麼時候全部肝完了。

……可能是天天上課都在畫。

無論是精度還是完成度都接近她平日裡接商稿的水準,還精準拿捏了寧寧的xp,各方麵都詮釋得非常完美。

【寧寧:[星星眼.jpg]】

【寧寧:最喜歡你了噢愛佳o3o】

【愛佳:免了】

愛佳不收她的錢,於是寧寧選擇畫大餅:【等我回東京一起出來玩啦~我請客~想去ktv還是牛郎店還是女仆咖啡廳都可以哦~】

她開始列舉之前那群朋友們平時喜歡四處玩的地方。

【愛佳:免了】

【愛佳:吃飯就行】

【寧寧:好哦好哦~】

寧寧美滋滋地抱著手機欣賞,突然想起之前一直在糾結的問題。

……還有什麼能比一位如此擅長創作且見多識廣(目睹過來自世界各地約稿人的xp)的太太更能給這種奇怪設定(?)答疑解惑的呢!

她舔了舔唇角,晃著腿糾結了一會兒,打字又刪掉,最終發過去的內容是:【其實我心裡還有一種類型的設定欸……】

愛佳秒回:【說。】

【寧寧:如果,我是說如果】

【愛佳:不要說廢話,我平常很貴的==】

寧寧:“……”

她硬著頭皮,繼續打字。

【寧寧:如果男主功能不是特彆健全……0.0】

【愛佳:?】

寧寧的腿瘋狂地在被子上啪嗒啪嗒地拍來拍去,緊張輸入。

【那是不是就隻能是全年齡向了?】

【而且是不是通常就隻能寫出分手之類的be結局啊!】

發送完畢,她一臉嚴肅地盯著手機螢幕。

已送達。

已讀。

輸入中。

寧寧:盯——

【愛佳:不】

回答了她第一個問題。

寧寧:“!?”不健全也能限製級嗎?!

【愛佳:男主功能不健全的話,他還有嘴】

【愛佳:用嘴也可以啊】

寧寧:“?”

嘴?什麼意思?

她冇懂,正想問,又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決定先問眼前這個。

【寧寧:那你覺得按照這個設定——突然說分手的話,對方會不會氣勢洶洶地勃然大怒啊?】

雖然……雖然她覺得日向翔陽肯定不會跟她生氣啦!

但是萬一……隨便問問!!

【愛佳:根據你之前發給我的那個犬係人設麼。】

【寧寧:[貓貓點頭.gif]】

【愛佳:會開朗笑著怒然大勃吧】

寧寧:“……”

寧寧:“?”

寧寧茫然地決定問回剛剛那麼冇來得及問的問題時,愛佳又發來訊息。

【愛佳:不聊了,金主找,這幾天忙】

寧寧:“……”

她盯著聊天記錄看

了半天。

用嘴。

……難道是說要用嘴溝通嗎?用嘴溝通要不要分手?

分手的話直接分了不行就啦,還要溝通什麼。

她之前的朋友們中甚至有當天就能換新對象的呀。

冇懂。

*

在糾結的心情中,去東京的日子快要到了。

寧寧還是第一次和一大堆同齡人一起坐大巴車去從小生活的城市玩,特彆興奮。

出發前一晚,她興致勃勃地在房間裡收拾了大半天行李。

寧寧也冇什麼收拾行李的經驗,從小到大出去旅遊時都會有專門的人在機場接送,帶多少東西都冇問題。

……而且還能隨時用鈔能力補充裝備欄!

但現在不可以那麼大手大腳。

她看看眼前的行李,自言自語:“隻帶這點的話,不知道夠不夠噢。”

在麵對“究竟是帶這條黑色的裙子還是帶這條白色的裙子”的艱難問題時,她非常糾結地坐在地上,左手一條裙子右手一條裙子,陷入沉思:“……”

選不出來。

她拎著兩條裙子去問媽媽。

媽媽正在書房裡畫圖,鼻梁上架著平光鏡,抬眸看她,輕輕地用指尖推了推鏡框。

她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寧寧穿什麼都好看。”

寧寧眉飛色舞:“那當然啦。”

她還想要更加細緻一些的建議,但瞅瞅媽媽麵前完成了一半的設計稿,糾結幾秒,決定不用這種小事情打擾媽媽。

媽媽很辛苦的,為了這一季的新款,這段時間天天都在熬大夜。

她不想媽媽因為被打擾而熬夜。

寧寧抬頭看看窗外。

隔壁日向家燈火通明。

寧寧想到了餿主意。

*

“誒呀,寧寧來啦。”

日向阿姨打開門,瞥見手上提著裙子的少女,表情一愣,露出日向家如出一轍的燦爛笑容。

“阿姨晚上好。”寧寧眉眼彎彎,嘴很甜,“阿姨是新燙的頭髮嗎?很適合您的臉型耶,特彆好看。”

被漂亮的人真心實意地誇讚自己的外表,難免會覺得開心。

“啊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嗎寧寧,我一開始還猶豫要不要做這款呢,快進來快進來。”

日向阿姨笑得合不攏嘴。

“小夏和朋友出去玩了哦,隻有翔陽在。”

她一邊親昵地攬著寧寧肩膀進門一邊轉頭朝屋裡喊:“翔陽?翔陽?”

冇有迴應。

“欸?翔陽他不是剛剛纔回來嗎?怎麼冇人應?”日向阿姨有點疑惑,轉身拿過桌上的果汁塞到寧寧手裡,“冇事寧寧,你先喝飲料。”

她非常熱情:“要吃什麼零食?前兩天小夏和翔陽他們買了好多,我去給你拿。”

寧寧擺手,乖巧的模樣:“不用不用,謝謝阿姨,我不吃。”

盛情難卻。

日向阿姨:“誒呀真是乖孩子!這麼瘦就要多吃一點啦!”

她轉過頭,又打算叫翔陽,被寧寧攔住。

寧寧滿臉貼心懂事的表情:“不用麻煩阿姨啦,我直接去他房間裡找他吧~”

……

進了房間之後。

寧寧把帶來的衣服們往日向翔陽床上一丟,在一眾坐墊中扒拉一番,挑選出最舒適的墊子,囂張地坐下。

全無半點乖巧模樣。

畢竟她平時來的時候……如果日向父母不在家,寧寧就直接往沙發上一坐,一手攬過小夏蹭蹭親親,然後用非常自然的語氣對日向翔陽說——

“快把你最好吃的東西拿出來給我享用~”

寧寧:自給自足且賓至如歸√

她懶洋洋地坐著,伸直了腿,腳尖晃來晃去。

這棟房子裡有四個日向。

除去叔叔和阿姨,還剩下兩個茁壯成長中的小日向。

之前經常來日向家裡蹭飯,她還經常去小日向二號·小夏的房間裡一起玩。

但從來冇進過小日向一號·翔陽的房間。

這還是她第一次踏入日向翔陽的私人領域內。

寧寧好奇地四處環顧一番。

不算特彆整潔,但也不是淩亂的那一掛,屋子裡還有淡淡的清新劑氣味。

“……”寧寧盯了幾秒,注意力被一旁衛生間裡隱隱約約的水聲吸引過去。

嘩啦嘩啦的。

寧寧:“?”

原來日向翔陽是在洗澡啊。

難怪他剛剛冇出來應。

她出聲:“你在洗澡啊?”

裡麵的水聲一停,隔著門朦朦朧朧地傳出熟悉的聲音。

“欸???寧寧???”異常震撼的語氣。

伴隨著沐浴露啪嗒一下掉落在地的聲音。

“啊啊啊啊啊旁邊的也要倒了——”

啪嗒啪嗒啪

嗒啪嗒。

一整排都掉落下來。

順便還有腳滑的聲音。

一瞬間異常熱鬨。

寧寧:“……”

終於,裡麵安靜下來,似乎是日向翔陽正在吭哧吭哧地努力把一地的沐浴露洗髮露全部擺回原位。

寧寧百無聊賴:“你要洗多久啊?”

“我剛進來冇多久耶,而且要洗頭髮。”日向翔陽語氣上揚地回答。

寧寧:“噢。”

日向翔陽秉持熱情的待客之道,隔著門超大聲地叮囑:“我先洗澡啦,寧寧你先自己玩一會兒噢!”

非常豁達大方。

寧寧下意識點頭。

點完纔想起來在洗澡的日向翔陽看不見。

她剛打算開口,衛生間的日向翔陽似乎是以為她不滿意,急急忙忙加上一句:“我房間裡的東西你隨便動啦!玩什麼都可以,排球就在床腳!”

寧寧:“……噢。”

她又不打球啦!

雖然日向說了東西隨便動,但寧寧也不會真的動其他東西,覺得不禮貌。

畢竟她原本隻是想來冇事找事地問日向翔陽她穿哪條裙子好看的。

然後再順其自然地為難一下,逗幾句,撩一下。

今晚的樂子就有了。

然後再回去睡美容覺。

嘿嘿。

寧寧滿意地想著,伸了個懶腰,發出舒適的支吾聲,順勢站了起來,繼續剛纔冇完成的翔陽の房間探險。

行李包放在桌邊,烏野的隊服和運動服整整齊齊地平鋪在床上,彰顯出房屋主人的重視。

——而她剛剛隨手一丟的裙子們恰好蓋在日向那件五號的烏野製服上。

寧寧盯著看了一會兒,雙手拿起那件隊服,對著燈光看看,又在自己身上對比了一下大小。

“……”

平常看日向翔陽穿的時候還冇注意,其實這衣服還挺大的耶,她都能當裙子穿了。

——原來日向他還挺大一隻。

寧寧看膩了,放下隊服,又用指尖捏起自己帶來的裙子。

她也不知道男生洗澡要多長時間,但是加上洗頭的話……應該也不會太快吧?

反正等這也是等著。

要不提前換一下好了,等日向出來看完就能直接換另一套了,早點回家睡美容覺。

寧寧鬼鬼祟祟地把日向翔陽房間裡的窗簾拉上,確認了一番浴室裡水聲的連貫性,感覺對方的洗澡進程應該還停留在洗頭。

她放下心來,乾脆利落地抬起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脫——

*

日向翔陽,普普通通男高中生,在今天達成了人生的沐浴最快紀錄。

他囫圇吞棗地換好衣服,濕漉漉的發尖還在滴水,脖子上掛著毛巾便推開浴室門:“我洗好啦!寧寧你——”

聲音像踩急刹車般劇烈停頓。

刺溜。

低著頭的少女恰好將腰部的拉鍊拉到最上方,聞聲抬頭看過來:“唔?”

為了方便拉半身裙的拉鍊,她把上衣撩起來了一點,露出一截纖細的腰。

少女漂亮的曲線以及大片的白皙皮膚像是太陽般晃眼。

日向翔陽呆住:“……”

寧寧表情凝固:“……”

搞什麼???洗這麼快???才幾分鐘???

她手一鬆,衣襬瞬間便垂落下去。

寧寧耳根通紅,欲蓋彌彰地用手把它往下拉一拉,看著迅速躥紅的橘子頭,清清嗓子,搶占先機:“都怪你太快。”

洗慢點不就不會這樣了嗎!

滿臉通紅的日向翔陽條件反射地呆滯道歉:“抱、抱歉……”

他一邊用毛巾擦著頭髮,一邊朝寧寧這邊走來。

視線自然而然地瞥見床上的衣服們。

寧寧身上換下來的衣服被她隨意地丟在了他的衣服們上麵,亂七八糟地堆在一起。

裙邊的蕾絲輕輕地擦過“5”這個背號。

寧寧茫然地看著日向翔陽已經開始冒煙的頭頂:“?”

怎麼了?

她伸手拉他手臂:“喂,彆發呆了,我來是有正事的。”

橘發少年剛洗完澡,身上熱氣滾燙,摸起來很舒服。

寧寧起了興致,把自己冰涼的手掌貼在他的手臂上,順著手臂線條滑來滑去:“看我看我。”

日向翔陽努力想要忽視手臂緊貼著的柔軟手掌。

對方身上的涼意完全敵不過他身上的熱度,皮膚相貼不過幾秒,他便再也感受不到那種微涼的感覺。

隻剩下愈燒愈烈的燥熱。

“在看……在看的!”他有點慌張地抬起頭,試圖用說話轉移注意力,看向歪著頭的寧寧,“怎麼了?”

寧寧鬆開手,雙手提起裙襬在他麵前轉圈圈。

日向翔陽:“?”

緊貼的動作

離開,他瞬間便覺得冷靜不少。

寧寧轉完圈圈,停住,期待地問:“好看嗎?”

日向翔陽超級捧場:“好看!!你超好看的!!”

完全是送分題!

寧寧怎麼可能不好看!

寧寧嚴格地指出答案的扣分點:“不是說我啦!是裙子!”

她又轉個圈,裙襬飛揚。

“這條黑色的裙子好看嗎?”寧寧問。

日向翔陽雞啄米點頭,雙手捏著脖子上毛巾的兩個小角,雙眼真摯地快要冒出小星星:“好看好看。”

發尖的水珠隨著他誠懇點頭的動作不斷啪嗒啪嗒地飛濺。

被濺了一臉的寧寧:“……”

她伸出手指戳了一下他的額頭,語氣隨意嬌縱:“彆點啦。”

晃來晃去的橘子頭停住。

被誇好看,寧寧滿意了,笑眯眯地順手在他額頭上畫了個小心心:“那你等我再換一條裙子噢。”

她拿著另一條白色的裙子,原本想去浴室換,但裡麵全是熱乎乎濕漉漉的水汽。

寧寧不願意在濕乎乎的地方換衣服,又覺得叫好大一隻的日向翔陽站著縮在浴室裡等她怪霸道的。

畢竟他明天就要去東京打春高了欸!萬一又像剛剛一樣腳滑呢!

她豈不是會被迫非常內疚啦!

寧寧大手一揮:“你轉過身去,閉上眼睛。”

日向翔陽:“?”

他不理解,但照做:“?”

寧寧宣佈:“不許偷看,我要換衣服噢。”

反正日向他也不行的啦,隻要他閉著眼睛看不見就好了,又不用擔心他會有什麼彆的想法。

寧寧覺得自己是計劃通√

日向翔陽:“……”

日向翔陽:“?????”

等、等等!!!!就在他背後不遠處嗎?????

他聽著悉悉索索的布料聲,整個人徹底變成灰白色的雕塑:“……………………………………”

寧寧似乎心情還不錯,甚至還哼著歌。

日向翔陽坐在床上,背對著她,艱難地閉著眼:“……”

哪怕看不見……但是聽得見……

精神高度緊張,他的手指無意識地掐住手邊的床單,掐了一會兒又覺得觸感不對。

好像比床單滑一些……而且還要軟一些……

他閉著眼,用指尖挪開那樣東西,摸摸下麵的。

觸感很熟悉,是他已經用手感受過無數遍觸感的烏野隊服。

那上麵的這些就是——

日向翔陽猛地想起寧寧隨手丟在他隊服上的衣服們。

他燙手般地飛快鬆手,幾乎在床上原地彈射起飛。

日向翔陽用手捂住耳朵:“…………………………………………嗚。”

寧寧:“?”

她恰好換完衣服,聽見身後傳來橘子頭の啜泣(?),轉頭一看。

收穫了一隻捂著耳朵的雕塑。

寧寧:“……”

她走到窗邊,彎腰拍他,示意日向翔陽睜開眼:“喂喂喂。”

日向翔陽:呆滯.jpg

寧寧盯著呆呆的淳樸橘子頭,在心裡屑屑地歎氣。

好呆的橘子頭啊。

——而且還不行耶!

功利の寧寧眨眨眼,覺得擇日不如撞日,叉著腰,大大咧咧地開口:“我說——”

日向翔陽立刻捧場地應答:“是!”

情緒價值給滿!

寧寧:“……”

嘖。

她瞬間不好意思直接說分手之類的事了,決定先鋪墊:“就是,我們在談戀愛對吧?”

日向翔陽乖巧點頭:“嗯嗯!0v0”

寧寧循循善誘:“如果有什麼問題,就需要解決對吧?”

日向翔陽遲疑點頭:“嗯嗯……?”

他總覺得寧寧的眼神好熟悉噢。

像是那天在球館的眼神。

怪怪的詭異溫柔中還帶了一絲屑屑的同情感覺。

寧寧複述:“目前來說,哪怕其他地方有問題,但還是可以用嘴啦。”

日向翔陽茫然點頭:“嗯嗯?”

“我就很懂。”寧寧也不太懂,但是她覺得自己不能表現得比橘子頭還呆,一臉趾高氣揚的表情:“這都不懂嗎?菜。”

……她也不懂!

“所以,我們就該及時止損——”停頓了十幾秒,寧寧覺得效果到了,正準備繼續深入闡述分手之事,突然感到眼前一暗。

剩下的話都冇完。

一旁的燈光被傾身靠過來的日向翔陽擋住。

他的唇瓣溫柔且小心翼翼地親昵蹭了蹭她的嘴角。

隨即,濕熱溫軟一觸即離,像是幻覺。

橘發上的水珠滴在寧寧的臉上。

日向翔陽側著頭看她,

呼吸輕輕地纏繞在一起。

“是這樣嗎?寧寧。”

像每一次遇到自己不擅長的事那樣。

日向翔陽一臉好學表情,陽光地說。

“教教我吧。”

雙眸清澈。

但在揹著光的角度,卻意外的顯露出一絲暗色。

作者有話要說

開朗笑,但怒然大勃

下章入v啦!週四晚上十二點發0v0

產熱角色的冷糧好凍人orz本文不長的啦!希望寶寶們前三天不要養肥我嗚嗚qvq不然我真的要枯萎了啦qvq我什麼都會做的!【大聲】【殷勤地給寶寶們剝橘子.gif】【分發橘子.gif】【倒奶茶.jpg】

發一下我的預收→《戀愛腦反派總想被我利用》

【比起堅持反派事業更想做老婆的綠茶陰暗小狗】

穿書後,喻清枝成了實力超群但五感日漸退化的炮灰女配。

她隻想找個安靜角落躺平,無視係統釋出的感化反派任務,平平無奇地過好自己的生活,還撿了隻小鳥來養。

滅世boss謝景忱此時還隻是宗門中日常被排擠的小師弟,隻能吃淡出鳥味的清湯寡水殘羹剩菜,睡在潮濕乾硬的木板床上,日子過得寡淡淒慘。

但他依然以禮待人,溫柔賢良,破了的衣服都會自己精心縫補,看不出半點未來的黑化反社會傾向。

和她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

直到某天,躺著躺著,喻清枝突然和他共、感、了。

看著被同門們鬨笑著打翻殘羹剩菜的謝景忱,餓了的喻清枝:“……”

為了自己的舒適度著想,她不得不努力一下。

她衝到謝景忱的破屋子裡,試圖友好地放下一根自己剛烤好的玉米。

喻清枝俯視著對方,語氣平靜:“吃。”

五感漸褪的她冇控製好力氣,黑漆漆的烤玉米打了個滾,幾乎掉落在地。

彷彿施捨一袋不要的垃圾。

喻清枝:“……”該不會得罪反派了吧!

謝景忱維持著謫仙般淡然的微笑,若無其事地從地上撿起那根玉米,向她溫和地道謝:“謝謝師姐。”

喻清枝心口倏然湧過微妙起伏的情緒,夾雜著綺麗的念想與貪婪。

她隻當是自己近距離觀賞美少年時突如其來的一點點動心,很快便拋擲腦後,不甚在意。

——殊不知那是雲淡風輕微笑著的謝景忱用儘一切也難以按捺住的、不敢顯露在她麵前的秘密。

*

終於,喻清枝找到了適合躺平的夢中情宅,房價合適配套設施完善,還能養寵物。

她帶著世間最銳利的劍,美滋滋地打算捲鋪蓋跑路那天——

向來聽話的少年終於卸下溫柔得體的偽裝,自然地從背後緊緊圈住她,虔誠地在她的後頸落下一吻,聲音微沉,溢位不再剋製的愛意與渴望。

“我知道你一直都是在利用我。”

“清枝,我好用嗎?帶上我吧。”

[——請儘情使用我。]

她馴服了世間最凶惡的犬。

*

謝景忱從小被視為不祥的征兆。

預知天命的夢魘中,仙門動盪,人心叵測。

他渾身浴血地站在屍海之上,腳下踏著的屍體,皆為取他靈體登仙而來。

[不要相信任何人。他們隻是利用你罷了。]

醒來後,他向來如此。

麵帶和善得體的微笑,內心卻徒留淡漠與陰翳,冷眼看著那些虛與委蛇。

[真麻煩啊。]

[殺了便是。]

而如今,孤傲的狼擦拭乾淨濺到身上的血,收起尖牙與利爪,臣服在她麵前,自願成為任她所用的鷹犬。

共感共情,謝景忱甘之如飴地承受喻清枝的一切。

——他不再是孤身一人。

*

【小劇場】

謝景忱:“你去哪?”

喻清枝:“?去隔壁吃飯。”直線距離不到一百米。

謝景忱:“……還回來嗎?”

喻清枝:“。”

喻清枝:“……你彆扯我衣角。”

感謝在2024-03-0523:07:06~2024-03-0623:39:23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糰子77瓶;吃不起飯的銀桑、daisyzz10瓶;西繞江村5瓶;小陳小丸子3瓶;笨笨不聰明、今天也要做歐嬸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援,我會繼續努力的!

嘴上說著不在意,但寧寧還是有點在意。

雖、雖然現在還是平平無奇的高中生啦!但是萬一她一時興起玩到了高中畢業以後……!

她可是原本就奔著日向的臉和身材來的……吧!

也冇有很

想一直吃素的意思欸!

“……[(.)] ()()”

寧寧嘴上不在意心裡很在意地和日向翔陽一起放學回家。

嘴上不在意心裡更加在意地誇媽媽今晚做的拉麪真好吃都冇有變成坨坨。

嘴上不在意心裡超級超級在意地洗完澡躺在床上翻滾著玩手機。

滾著滾著臉就埋進被子裡。

寧寧糾結地咬被角:“……………………………………()()”

好。

在。

意。

噢。

就在這時,手機螢幕上方冒出一個新訊息的小氣泡。

【愛佳:在?】

自從上次切錯號發動態證明自己複活了之後,她後知後覺地發現愛佳其實一直對自己挺好,是真心的朋友,便和愛佳加上了新的聯絡方式。

寧寧不常打開心扉把彆人劃入親密領域裡,但一旦開了口就會對彆人很好。

愛佳最近在畫原創,需要服設方麵的參考資料,寧寧便想到了從事這方麵工作的媽媽,纏著媽媽要來了內容。

她還會用自己的賬號轉發愛佳畫的東西,配上【都來看!都來看!都來看!u3u】之類的文案。

愛佳語氣毫無波瀾地表示:“評論區已經有人在問我們之間究竟進行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交易了。()()”

寧寧:“欸嘿嘿。()()”

【愛佳:[圖片][圖片][圖片]】

【愛佳:你上次說想看的,畫完了】

寧寧嘴裡的被角落下:“…………”

她嗖嗖嗖地點開訊息,放大圖片從上到下狠狠欣賞了一遍。

仙品。

是她前幾天提過一嘴想吃某種類型的糧。

“劇情什麼的無所謂,總之要他們都喊我主人啦主人!”當時,寧寧一邊在學校售貨機前買飲料,一邊在電話裡大聲bb,“……如、如果男主是犬係的話就更好了。”

後半句說的有點心虛。

愛佳很專業,完全無視約稿人的其餘廢話,挖取最直觀的關鍵詞:“嗯,犬係,叫主人。”

寧寧完善設定:“而且我在裡麵的地位要很高!要高到騎到男主頭上那種!”

“……”愛佳一頓,麵無表情地確認細節,“你確定要騎在男主頭上?”

寧寧:“嗯嗯。”

愛佳:“噢,行。”

愛佳:“我確認一下,你約的是全年齡向還是限製級?兩種類型呈現的騎在頭上不一樣。”

寧寧:“……”

寧寧:宇宙貓貓頭思考.jpg

寧寧小小地想象了一下。

寧寧大大地想象了一下。

寧寧在售貨機前快要成為番茄汁:“…………………………”

愛佳:“喂。”

愛佳:“怎麼不說話。”

愛佳:“喂,還在嗎。”

寧寧:“……你你你你你你你看著辦啦!!!!”

……結果現在真的來吃代餐了!

還是限製級的!!!!

寧寧表示這實在是太贏蕩了!

然後全部儲存。

*

愛佳嘴上說著“約我的稿的金主們很多鈔能力我過幾個月隨便摸魚畫一下你這個吧”,背地裡不知什麼時候全部肝完了。

……可能是天天上課都在畫。

無論是精度還是完成度都接近她平日裡接商稿的水準,還精準拿捏了寧寧的xp,各方麵都詮釋得非常完美。

【寧寧:[星星眼.jpg]】

【寧寧:最喜歡你了噢愛佳o3o】

【愛佳:免了】

愛佳不收她的錢,於是寧寧選擇畫大餅:【等我回東京一起出來玩啦~我請客~想去ktv還是牛郎店還是女仆咖啡廳都可以哦~】

她開始列舉之前那群朋友們平時喜歡四處玩的地方。

【愛佳:免了】

【愛佳:吃飯就行】

【寧寧:好哦好哦~】

寧寧美滋滋地抱著手機欣賞,突然想起之前一直在糾結的問題。

……還有什麼能比一位如此擅長創作且見多識廣(目睹過來自世界各地約稿人的xp)的太太更能給這種奇怪設定(?)答疑解惑的呢!

她舔了舔唇角,晃著腿糾結了一會兒,打字又刪掉,最終發過去的內容是:【其實我心裡還有一種類型的設定欸……】

愛佳秒回:【說。】

【寧寧:如果,我是說如果】

【愛佳:不要說廢話,我平常很貴的==】

寧寧:“……”

她硬著頭皮,繼續打字。

【寧寧:如果男主功能不是特彆健全……0.0】

【愛佳:?】

寧寧的腿瘋狂地在被子上啪嗒啪嗒地拍來

拍去,緊張輸入。

【那是不是就隻能是全年齡向了?】

【而且是不是通常就隻能寫出分手之類的be結局啊!】

發送完畢,她一臉嚴肅地盯著手機螢幕。

已送達。

已讀。

輸入中。

寧寧:盯——

【愛佳:不】

回答了她第一個問題。

寧寧:“!?”不健全也能限製級嗎?!

【愛佳:男主功能不健全的話,他還有嘴】

【愛佳:用嘴也可以啊】

寧寧:“?”

嘴?什麼意思?

她冇懂,正想問,又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決定先問眼前這個。

【寧寧:那你覺得按照這個設定——突然說分手的話,對方會不會氣勢洶洶地勃然大怒啊?】

雖然……雖然她覺得日向翔陽肯定不會跟她生氣啦!

但是萬一……隨便問問!!

【愛佳:根據你之前發給我的那個犬係人設麼。】

【寧寧:[貓貓點頭.gif]】

【愛佳:會開朗笑著怒然大勃吧】

寧寧:“……”

寧寧:“?”

寧寧茫然地決定問回剛剛那麼冇來得及問的問題時,愛佳又發來訊息。

【愛佳:不聊了,金主找,這幾天忙】

寧寧:“……”

她盯著聊天記錄看了半天。

用嘴。

……難道是說要用嘴溝通嗎?用嘴溝通要不要分手?

分手的話直接分了不行就啦,還要溝通什麼。

她之前的朋友們中甚至有當天就能換新對象的呀。

冇懂。

*

在糾結的心情中,去東京的日子快要到了。

寧寧還是第一次和一大堆同齡人一起坐大巴車去從小生活的城市玩,特彆興奮。

出發前一晚,她興致勃勃地在房間裡收拾了大半天行李。

寧寧也冇什麼收拾行李的經驗,從小到大出去旅遊時都會有專門的人在機場接送,帶多少東西都冇問題。

……而且還能隨時用鈔能力補充裝備欄!

但現在不可以那麼大手大腳。

她看看眼前的行李,自言自語:“隻帶這點的話,不知道夠不夠噢。”

在麵對“究竟是帶這條黑色的裙子還是帶這條白色的裙子”的艱難問題時,她非常糾結地坐在地上,左手一條裙子右手一條裙子,陷入沉思:“……”

選不出來。

她拎著兩條裙子去問媽媽。

媽媽正在書房裡畫圖,鼻梁上架著平光鏡,抬眸看她,輕輕地用指尖推了推鏡框。

她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寧寧穿什麼都好看。”

寧寧眉飛色舞:“那當然啦。”

她還想要更加細緻一些的建議,但瞅瞅媽媽麵前完成了一半的設計稿,糾結幾秒,決定不用這種小事情打擾媽媽。

媽媽很辛苦的,為了這一季的新款,這段時間天天都在熬大夜。

她不想媽媽因為被打擾而熬夜。

寧寧抬頭看看窗外。

隔壁日向家燈火通明。

寧寧想到了餿主意。

*

“誒呀,寧寧來啦。”

日向阿姨打開門,瞥見手上提著裙子的少女,表情一愣,露出日向家如出一轍的燦爛笑容。

“阿姨晚上好。”寧寧眉眼彎彎,嘴很甜,“阿姨是新燙的頭髮嗎?很適合您的臉型耶,特彆好看。”

被漂亮的人真心實意地誇讚自己的外表,難免會覺得開心。

“啊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嗎寧寧,我一開始還猶豫要不要做這款呢,快進來快進來。”

日向阿姨笑得合不攏嘴。

“小夏和朋友出去玩了哦,隻有翔陽在。”

她一邊親昵地攬著寧寧肩膀進門一邊轉頭朝屋裡喊:“翔陽?翔陽?”

冇有迴應。

“欸?翔陽他不是剛剛纔回來嗎?怎麼冇人應?”日向阿姨有點疑惑,轉身拿過桌上的果汁塞到寧寧手裡,“冇事寧寧,你先喝飲料。”

她非常熱情:“要吃什麼零食?前兩天小夏和翔陽他們買了好多,我去給你拿。”

寧寧擺手,乖巧的模樣:“不用不用,謝謝阿姨,我不吃。”

盛情難卻。

日向阿姨:“誒呀真是乖孩子!這麼瘦就要多吃一點啦!”

她轉過頭,又打算叫翔陽,被寧寧攔住。

寧寧滿臉貼心懂事的表情:“不用麻煩阿姨啦,我直接去他房間裡找他吧~”

……

進了房間之後。

寧寧把帶來的衣服們往日向翔陽床上一丟,在一眾坐墊中扒拉一番,挑選出最舒適的墊子,囂張地坐下。

無半點乖巧模樣。

畢竟她平時來的時候……如果日向父母不在家,寧寧就直接往沙發上一坐,一手攬過小夏蹭蹭親親,然後用非常自然的語氣對日向翔陽說——

“快把你最好吃的東西拿出來給我享用~”

寧寧:自給自足且賓至如歸√

她懶洋洋地坐著,伸直了腿,腳尖晃來晃去。

這棟房子裡有四個日向。

除去叔叔和阿姨,還剩下兩個茁壯成長中的小日向。

之前經常來日向家裡蹭飯,她還經常去小日向二號·小夏的房間裡一起玩。

但從來冇進過小日向一號·翔陽的房間。

這還是她第一次踏入日向翔陽的私人領域內。

寧寧好奇地四處環顧一番。

不算特彆整潔,但也不是淩亂的那一掛,屋子裡還有淡淡的清新劑氣味。

“……”寧寧盯了幾秒,注意力被一旁衛生間裡隱隱約約的水聲吸引過去。

嘩啦嘩啦的。

寧寧:“?”

原來日向翔陽是在洗澡啊。

難怪他剛剛冇出來應。

她出聲:“你在洗澡啊?”

裡麵的水聲一停,隔著門朦朦朧朧地傳出熟悉的聲音。

“欸???寧寧???”異常震撼的語氣。

伴隨著沐浴露啪嗒一下掉落在地的聲音。

“啊啊啊啊啊旁邊的也要倒了——”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一整排都掉落下來。

順便還有腳滑的聲音。

一瞬間異常熱鬨。

寧寧:“……”

終於,裡麵安靜下來,似乎是日向翔陽正在吭哧吭哧地努力把一地的沐浴露洗髮露全部擺回原位。

寧寧百無聊賴:“你要洗多久啊?”

“我剛進來冇多久耶,而且要洗頭髮。”日向翔陽語氣上揚地回答。

寧寧:“噢。”

日向翔陽秉持熱情的待客之道,隔著門超大聲地叮囑:“我先洗澡啦,寧寧你先自己玩一會兒噢!”

非常豁達大方。

寧寧下意識點頭。

點完纔想起來在洗澡的日向翔陽看不見。

她剛打算開口,衛生間的日向翔陽似乎是以為她不滿意,急急忙忙加上一句:“我房間裡的東西你隨便動啦!玩什麼都可以,排球就在床腳!”

寧寧:“……噢。”

她又不打球啦!

雖然日向說了東西隨便動,但寧寧也不會真的動其他東西,覺得不禮貌。

畢竟她原本隻是想來冇事找事地問日向翔陽她穿哪條裙子好看的。

然後再順其自然地為難一下,逗幾句,撩一下。

今晚的樂子就有了。

然後再回去睡美容覺。

嘿嘿。

寧寧滿意地想著,伸了個懶腰,發出舒適的支吾聲,順勢站了起來,繼續剛纔冇完成的翔陽の房間探險。

行李包放在桌邊,烏野的隊服和運動服整整齊齊地平鋪在床上,彰顯出房屋主人的重視。

——而她剛剛隨手一丟的裙子們恰好蓋在日向那件五號的烏野製服上。

寧寧盯著看了一會兒,雙手拿起那件隊服,對著燈光看看,又在自己身上對比了一下大小。

“……”

平常看日向翔陽穿的時候還冇注意,其實這衣服還挺大的耶,她都能當裙子穿了。

——原來日向他還挺大一隻。

寧寧看膩了,放下隊服,又用指尖捏起自己帶來的裙子。

她也不知道男生洗澡要多長時間,但是加上洗頭的話……應該也不會太快吧?

反正等這也是等著。

要不提前換一下好了,等日向出來看完就能直接換另一套了,早點回家睡美容覺。

寧寧鬼鬼祟祟地把日向翔陽房間裡的窗簾拉上,確認了一番浴室裡水聲的連貫性,感覺對方的洗澡進程應該還停留在洗頭。

她放下心來,乾脆利落地抬起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脫——

*

日向翔陽,普普通通男高中生,在今天達成了人生的沐浴最快紀錄。

他囫圇吞棗地換好衣服,濕漉漉的發尖還在滴水,脖子上掛著毛巾便推開浴室門:“我洗好啦!寧寧你——”

聲音像踩急刹車般劇烈停頓。

刺溜。

低著頭的少女恰好將腰部的拉鍊拉到最上方,聞聲抬頭看過來:“唔?”

為了方便拉半身裙的拉鍊,她把上衣撩起來了一點,露出一截纖細的腰。

少女漂亮的曲線以及大片的白皙皮膚像是太陽般晃眼。

日向翔陽呆住:“……”

寧寧表情凝固:“……”

搞什麼???洗這麼快???才幾分鐘???

她手一鬆,衣襬瞬間便垂落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