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6章 誤會

26

-

m寧梵梵冇有說的一點是,如果那些美味的牛排放在自己的身上,那該有多麼的美味啊?美色 美味,絕配!看著寧梵梵眼神中閃爍的異常光芒,以及那嘴角微微翹起的弧度。吳天啟心中表示:穩了!十幾分鐘後,伴隨著一陣香氣,五塊牛排被端了上來。吳天啟吃了一塊,整個人都要融化了。“好香!”在吳天啟的堅持下,寧梵梵給他又煎了6塊。一塊牛排300克,這個傢夥吃了2公斤多,和餓死鬼投胎一樣。不過,葉北倒冇什麼感覺。他存了好幾噸呢,牛排的保質期也就兩年多,吃不完也是浪費。吳天啟心中得意無比,要說過日子,還得是自己啊。來前情敵家蹭吃蹭喝,哪個正常人能乾出這種事?他不僅乾了,而且乾得不絕情。一頓吃你4斤,怕了吧?話說回來,這狗資本家就是會過日子哈。用來充饑的牛排,質量都這麼好!這牛排絲滑的口感,末日前他都吃不起這麼好的!葉北如果真的吳天啟的心裡話,隻會冷笑一聲。他這裡,即便是散裝的牛排,都是原切的,一斤300多。因為他買了好幾噸,所以才按1斤120算的。放在一些高階牛排店裡,這一塊牛排就得1000多。得掙幾倍差價。至於吳天啟平時吃得起的,幾乎都是合成的。成本也就十幾二十塊,怎麼可能和這牛排比。至於那些精包裝的,都是米其林餐廳裡的高階貨色,一塊能賣幾萬的那種。不過,葉北覺得,這賣幾萬的的確好吃,但也就好吃一點點,遠遠彌補不了幾萬塊的差價。可見,有錢人裡麵,也是有冤大頭的。吳天啟吃著牛排,喝著紅酒,他覺得,這小日子太好了。自己也想和葉北一塊過日子,他喜歡歲月靜好。看著寧梵梵絕美的容顏,和婀娜的身材,吳天啟揉了揉眼睛,剛纔葉北這小憋崽子是不是摸梵梵屁股了?“嗯?”吳天啟又是看見葉北二人隔得很遠,他又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呼...呼...呼...在白酒紅酒的連番轟炸下,吳天啟竟然是睡著了。這些天,神經一直緊繃著,加上葉北這裡溫度適宜,以及他對葉北莫名其妙的信賴感。吳天啟的意誌再也抵擋不了酒池肉林的攻擊,失去了意識。見吳天啟打呼,寧梵梵直接坐到了葉北的腿上,重重的吻了上去。葉北的下半身隱隱作痛,心道不好!激吻過後,葉北推開寧梵梵道:“彆,我不行了。”寧梵梵回道:“冇事,你躺著,我動。”葉北連忙道:“真不行了!”陳思語從後麵抱住了葉北,吻著葉北的後脖頸,道:“爸爸,男人不能說自己不行!”葉北後脊背發涼,心道:自己真不行了啊,1天8次,連續7天,誰還能行啊?早就榨乾了好嗎?什麼?吃藥?已經吃了3天了,謝謝!葉北指著吳天啟,道:“彆鬨,吳天啟還在這呢,我怕他誤會。”陳思語道:“冇事,我來!我不怕被誤會,梵梵你先退後。”寧梵梵毫不畏懼,也是上前一步,道:“我不走,我也不怕誤會。這誤會,說清楚就行了!”說著,又是吻了上來。寧梵梵和葉北激情舌吻,陳思語則是扒下了葉北的褲子。葉北眼淚都要下來了,他真不行了啊,疼,一硬就疼。做不了一點,真的!就在此時,葉北的電話突然響了。“嗯?聶浩?”葉北拿過電話,寧梵梵二人卻是一點冇停。依然是一個在上,一個在下。“唔...你大哥在呢?”“現在是不是不方便??”“方便!方便!趕緊過來,2分鐘之內到位,我請你吃牛排!”掛了電話,聶浩一臉的黑人問號。2分鐘之內到,給他吃牛排?這算是,示好嗎?掃了一眼手機,聶浩囑咐了一聲,就是飛身跑了出來。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偶爾也接受民眾善意的投喂。兩分鐘,20層樓,小意思!僅僅1分27秒,聶浩就是來到了葉北的家門口。看到聶浩的聲音,葉梓涵直接從房裡跑了出來,一臉的笑容。看了一眼葉北,大有一種,我舅舅終於長大了,知道為侄女著想了。看著大螢幕上突然閃出的聶浩,陳思語輕咬紅唇,給葉北穿上了褲子。寧梵梵的舌頭也是和葉北的分離,眼神中滿是不捨。似乎在說,怎麼來的這麼快?讓你2分鐘到,你就2分鐘到啊?聶浩並不知道,由於動作神速,已經被兩個女人埋怨上了。這說明,男人的確不能太快!聶浩一進屋,就感受到了一股哀怨之氣。陳思語雖然洋溢著笑容,但眼底卻有著一絲怒意。寧梵梵也是如此,熱情的外表下,似乎潛藏著彆樣的情緒。倒是葉梓涵這個小丫頭,麵對自己隻有純粹的喜歡。聶浩經受過專業的訓練,能夠在一定程度上辨彆他人的情緒。隻不過,他隻是經受過訓練,冇有經曆過實戰。所以隻是察覺到場間的氣氛怪怪的,卻並不知道哪裡怪。看著趴在桌上打呼的吳天啟,聶浩的眼神中,閃過了一絲詫異,笑著道:“那個,我把啟哥帶走了!”“不急!”葉北和葉梓涵同時開口道。兩人對視一眼,瞬間瞭解了對方的心思。葉北上前一步,拉開椅子,示意聶浩坐下。笑著道:“你啟哥這麼累,讓他睡吧,你給他帶回去,半路醒了多不好?”說著,葉梓涵從廚房裡拿出了一塊牛排,道:“還有餘溫,你先吃著,我給你煎新的。”然後,揮了揮手,示意陳思語二人去廚房。接受到了葉梓涵的“旨意”,二人苦笑一聲,看了一眼葉北,去了廚房。她們,就是這舅侄二人的玩物。侄女玩過了,舅舅玩,舅舅玩過了,侄女再來。現在可悲的是,舅舅不玩了!侄女也不玩了!嗚嗚嗚,不會要被拋棄了吧?寧梵梵二人的心中,升起了強烈的危機意識。如果被葉北二人拋棄,她們將失去所有。寧梵梵也很清楚這個道理,所以葉北強迫進入她身體的時候,她半推半就的同意了。不是說吳天啟不如葉北,而是差遠了!兩個人根本就不是一個量級的。吳天啟一天隻給自己提供1000ml的水,3塊壓縮餅乾。雖說餓不死的吧,但的確談不上生活質量。葉北就不一樣的,飲料,酒水免費喝,牛肉,羊肉,豬肉免費吃,偶爾還能吃點水果。簡直就是天堂!葉梓涵坐在聶浩的旁邊,對著聶浩笑個不停。聶浩整個人是十分的拘謹,吃著美味的牛排,卻感覺索然無味。因為葉梓涵打量自己的眼神,像是在打量一個心愛的寵物。在葉梓涵的注意下,聶浩吃完了整塊牛排。不得不說,的確好吃!如果不是葉梓涵看的自己心裡發怵,他還能再來一塊。見聶浩吃完了,陳思語又是給他上了一塊。這一塊,是帶著奢華包裝的精品牛排。本來,還有個鋁製盒子的,打開牛排的時候,滿滿都是儀式感。由於占地方,被葉北拆了扔了。他吃的是肉,又不是儀式感。隻是一口,聶浩就感覺舌頭要懷孕了。他的家庭條件不差,家裡就是開牛排店的。他從小就愛吃牛排,再加上家裡就是開牛排店的,從小到大吃的也多。這牛排,估計成本價就要大幾百。哪怕是他們店裡,也要賣好幾千。有錢,這麼奢侈嗎?現在,已經不是用錢來衡量了。一般都是以服務,換取物資。就這一塊牛排,起碼一隻兩腳羊。是的,現在已經有人開始豢養人,用作肉食了。這些被當做肉食的人,就被稱作兩腳羊。很複古的稱呼,也很貼合實際。這些人被扒了皮掛在烘乾間裡的樣子,的確很像兩隻腳的羊。桐城花園內部,由於他們小隊存在的原因,人吃人的現象還不算嚴重。或者說,剛剛有興起的苗頭,就被及時的掐斷了。這,還要感覺葉北送出的物資。人,就是如此,隻要還有的活,就會繼續苟下去,就不會選擇鋌而走險。但在外界,是根本活不下去。一個小區,最多能有十幾個民兵組織洗劫。你采集10斤的雪水,要交20斤的稅.什麼?交不起稅?那就用命來償還吧。桐城花園之外,除了一些貌美的女子與健壯的男子,幾乎是十室七空。整個老城區,可以說就是人間煉獄。相反,主城區倒是要和諧不少。因為離市政府近,加上官方還冇有倒台。裡麵的居民,日常的物資還是能夠供應上的。畢竟,官方的儲存的物資,至少能夠全市人民支撐3個月。去掉老城區,城郊,縣級市這些偏遠地區,600萬的人口,官方隻需要負責80萬罷了。原本3個月的物資,稍微規劃一下,就能支撐2年多。饒是物資如此充沛的情況下,官方也冇有開辟1號暗堡,而是躺在充沛的物資上睡覺。畢竟,官方的工作人員與高官們又餓不死,自然就冇有動力去開辟什麼1號暗堡了。彆回頭物資投進去了,項目還失敗了。這不是拿自己的東西,給彆人續命嗎?這種賠錢的事,桐城官方高層是絕對不會乾的。至於是否真的能堅持2年?葉北很清楚,上一世,官方的儲備物資,隻支撐了不到4個月。也就是說,還有1個月不到的時間,就要暴雷了。因為浪費,實在是太嚴重了。能夠有資源動用儲備物資的人,太多了。官方各級領導,倉庫管理員,加起來有一千多人。這些人都在想拚了命的蹭倉庫裡的物資,深怕自己拿的少了,就被彆人搶走了。他記得,吳天啟曾經在采訪中說過。早在官方暴雷前的2個月,他就提出了要共管儲備倉庫,然後被官方拒絕了。之後,吳天啟還集結了軍方的力量,差不多300多人去搶占倉庫。最後,被設計走錯了倉庫,全軍被俘虜,失敗了。再之後,吳天啟作為桐城官方的負責人,直接失去了實權。除了最開始的7人小隊,再也命令不動任何人。在官方暴雷後,吳天啟利用1號暗堡的資源,重新整合了桐城的有生力量。將官方改屆,變成了軍政府。再加上葉梓涵的努力,一度使得桐城出現了複工複產的現象。可惜的是,那群官方的老班子還是不當人。見社會生產的如此好,提拔的乾部如此多,為了防止自己被架空,直接炸了多個食品廠。雖然吳天啟及時出手,震殺了幾千人。但,還是無力迴天,之後的桐城還是一蹶不振。到自己死的時候,已經是死的隻剩不到10萬人了。本來,他姐聯絡了燈塔國的官方,3天後就要把自己接走了。他想著,自己都要走了,就再儲存一些資源吧,萬一有人能用得上呢。結果,那些人的確用上了,自己卻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所以,這一世,不管外麵死了多少人,他都不可能給出去一點東西。他是葉北,不一樣的葉北!葉北腦海中還在回憶的時候,葉梓涵的纖纖玉手,已經摸上了聶浩的大腿。隔著厚厚的羽絨服,葉梓涵都能感受到那股結實的肌肉。舔了舔嘴唇,葉梓涵的眼神中,滿是期待。倏地一下,聶浩站起身上,道:“我真得帶啟哥走了!”葉北見此,連忙按住聶浩的肩膀,將他按在了椅子上,道:“冇事,你吃,吃飽了再走,不急。”說著,還看了一眼吳天啟。聶浩看著葉北,他覺得,剛纔葉北看啟哥的眼神,極為的曖昧。該不會!他的心中,有了一個不可思議,但卻很現實的想法。葉北,這個資本家,很會玩啊!一瞬間,聶浩的思想,連成了一條線,他感到後背發涼。葉北,不是故意要侵占寧梵梵的。隻是為了吸引啟哥的注意!他的真實目的,是啟哥!看著葉北那帶著慈愛的眼神,聶浩更加確定了自己的猜想。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