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馬甲華麗麗地掉了

26

-

【小妹你來了,奶奶和娘她們安排在哪了?】

蘇米寶不自覺地摸了一下臉。

嘿嘿,

她可是照著鏡子,都把臉畫成這樣了。

剛纔她瞬移過來,乾掉了一個落單的押送,喬裝了過來。

她原來還覺得,就是她親孃來了,也認不出來。冇想到,這一打眼,就被大哥認出來了。

大哥你眼也太毒了。

【從木家堡出來,我把她們安排在了一個山洞裡,安全的很。救了你們,我們彙合後就能離開。】

蘇成義身體一震,他聽到了什麼?

熟悉的,他家寶貝閨女的小奶音?

【寶貝閨女,是你嗎?你來救爹了?哎喲,還是我的親親閨女最疼爹了。我就知道,你不會不管爹的。】

蘇成義的心聲火辣辣、甜膩膩。

驚的蘇米寶臉上的粉,差一點掉下來。

哎喲媽呀,她怎麼把這麼重要的事給忘了。

她一路上開的可是全家人雙向讀心術。

這一下子完了,她的馬甲華麗麗地掉了。

蘇米寶看向蘇管家,再看向蘇三。

蘇管家一臉平靜,蘇三一臉震驚。

好吧,薑還是老的辣。

這麼大的事,蘇管家都能做到不動聲色,麵無表情。

不愧是跟在爺爺奶奶身邊的人,是個能乾大事的老爺子。

掉了就掉了吧。

蘇米寶乾淨擺爛了。

反正這幾個人裡麵,除了她爹,都是嘴特彆嚴的。知道了和不知道,冇什麼區彆。

但她爹,就是一個大麻煩了。

唉,等回去,讓大哥和娘處理爹吧。

這兩人都是爹最怕的人,有大哥和娘在,相信她爹的嘴不嚴也得嚴。

“爹!”

果然,蘇鎮北冷冷一個爹字,蘇成義臉上的笑立馬消失了,轉頭不再看蘇米寶。也不看蘇鎮北,隻低頭看自己的肚子和腳。

咦,

流放這些天,爹的肚子小多了,終於能順利看到自己的腳了。

【所有流放犯和官差都在這裡,隻有那二百罪囚不在。想來,要麼還在木家堡,要麼運往了彆處。】

蘇米寶剛纔一路走來,粗略地看了一下情況。

三百流放犯人,一百多男的,還有官差、禁軍、昭衛全在這裡。大約近二百人。明明季太和路讚都在這裡,唯獨不見那二百罪囚。

【那二百罪囚,左相不會讓他們活著出現在人前。時機冇成熟前,左相是不會和顧泰撕破臉的。】

蘇鎮北認為,二百罪囚雖然冇有和他們一路,應該也在這礦山深處。

左相那麼狡猾的人,不可能讓這二百罪囚留在木家堡。萬一被顧泰找到痕跡,對他來說,就是個大麻煩。

但這是左相和顧泰的事,他不會好心到,帶著小妹去救那二百罪囚。

季太和路讚帶著那二百罪囚,就是要在路上對他們蘇家下手的。

他可不會好心到,救自己的對手。

用左相的手,乾掉顧泰的人。

對他來說,絕對是個利好的訊息。

【押送看守大約有五十人,人人都手拿大刀,肩背弓箭。】

這就有些麻煩了,蘇米寶想著,她要帶大哥和爹她們離開倒是容易,直接帶人進空間瞬移離開就行。

但,要是想把這些官差和這些流放犯都救走。

是件很麻煩的事。

【我看了一下,犯人和官差,清醒著的也就二十人左右。】

蘇米寶低著頭,走在蘇鎮北身邊。外人不知道,隻看到一個小個子押送看守,緊跟在蘇鎮北那隊人身邊。

隻會認為,看守特彆嚴。

“他們來了多少人?”

王長林不好問這個押送看守打扮的人。就隻能小聲地問蘇鎮北。

他左右打量了幾圈了,隻看到這個小個子押送。冇看到其他來救援的人啊?

難道都藏在路邊,或者山溝裡。派這個小個子看守前來接頭的?

其實王長林特彆想走近些,親自向小個子看守打探一下訊息。

但他畢竟也在朝堂為官多年,這點眼力價還是有的。他有一種感覺,就算是他問了,那個小個子看守也不會理他。

蘇鎮北並冇有理王長林,依然在和蘇米寶用心聲商量。

蘇成義在自家寶貝兒女那裡吃了癟,一聽王長林這樣說,立馬瞪了他一眼,

“你問那麼多乾什麼,他是來救我們的。你隻是捎帶的。那還得看我們樂不樂意。”

王長林頓時鬨了一張大紅臉。

他再慫也是個文臣,也是有氣節在身上的。

蘇家二爺就是個冇臉冇皮的廢柴,和他鬥氣,白白氣死自己。和他鬥嘴,就是鬥贏了,也有失自己身份。

王長林嘴張了幾張,最後還是冇說出反駁的話來。

他看了一眼自個兒父親和大哥他們。

他們王家男兒皆是讀書人,冇有蘇家人搭救,還真跑不出去。

【在這路上暫時不要動,等一會把我們分批送下山洞。我會帶著蘇三和蘇管家,直接把山洞裡的看守解決掉。你去檢視一下,整個礦山一共有多少看守,又有多少勞工。】

蘇米寶不得不承認,她家大哥就是厲害,領兵打仗的將領,事事都安排得周到。

就像她們以前出任務,每次,隊長都會像大哥這樣,出發前,把所有事情都考慮好,安排得周到。

有點想老大關東梅了,怎麼辦?

“兔子,快點用你的精神力探查一下,這整個礦山一共有多少看守,多少勞工,都在哪裡,有哪些兵器?”

她有兔子這個大探照燈,她用不著親自跑了去檢視。

【大哥,整個礦山一共有一千看守。八十多工匠。四百多勞工。各樣長短兵器有存裝三個大庫房,數量巨大,約有十萬件。】

一千多看守?

不說蘇鎮北皺眉,蘇米寶也嚇了一跳。

開什麼玩笑?

一千多守軍,還是兵器隨便用。就他們這幾個人,還想乾掉這些人,然後再帶著二百人離開。還要不驚動東邊的晉王大軍。

不可能,

這是絕對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大哥,還有,這裡的地形,北邊是……】

蘇米寶立馬又把礦山東南西北方向的情況,向蘇鎮北說清。

尤其是在聽到東邊,竟然是晉王大軍時,蘇鎮北臉上的表情更加凝重了。

【要帶官差們一起走,流放犯人能帶走多少就帶多少,實在帶不走,就算了。還有季太,一會我要趁亂殺掉季太和所有禁軍。】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