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等的人來了

26

-

蘇老夫人一聽山坡那邊有軍營,是三皇子的大軍,立馬急了,

“米寶寶,你快去救你爹和你大哥他們出來。三皇子一向和你大哥不和。萬一被他發現你大哥被關在木家堡,可就麻煩了。”

蘇老夫人言下之意,非常明白。聽得宋今禾臉色一白。

三皇子燕寺那可是一個爆脾氣,生性殘忍的人。要是他趁機在這裡弄死大哥,再把一切都推到木家堡頭上,可就麻煩了。

“嗯,你們等我回來。”

蘇米寶又拿出兩太陽能燈,掛到山洞裡,轉身走出去。隨手放了一塊假山石堵住山洞口。

“娘,你說我大哥不是跟著三皇子去北疆了嗎?”

宋今禾看著婆婆,

“米寶寶說三皇子大營離這不遠,我們要不要給我大哥聯絡一下?”

“暫時不要,等鎮北迴來商量了再說。”

蘇老夫人望著躺在床上,依然昏迷不醒的蘇成宜,心如火焚。

蘇嬤嬤站在旁邊,一臉愁容,

“八爺怎麼會變成一個姑孃家呢?主子,你說這找到了鬼醫,就是治好了八爺的蠱毒。那八爺要是清醒過來,看到自己變成了一個姑娘,他能受得了嗎?”

“宜兒可憐啊。”

唉,蘇老夫人長長歎一口氣,她剛一開始,注意力全在兒子昏迷不醒,能不能活著上。

聽了米寶寶的話,知道米寶寶能找到鬼醫,治好兒子的蠱毒。

兒子冇有生命之憂了,蘇老夫人才意識到另一個更大的問題。

宜兒變成了一個姑孃家?

看著兒子前麵……

蘇老夫人心揪疼地一陣陣的。

她都不敢掀兒子衣裳看看。上麵都這樣了,那下麵呢?

兒子真的成了一個冇根的人了嗎?

兒子醒了之後,以他那高傲孤清的性子,他怎能接受這樣的打擊呢?

一想到這些,蘇老夫人就覺得,她簡直喘不過氣來。心口好悶啊!

另一邊,

流放犯中所有的男人,官差們,此時正被分成小組,十人一組綁著繩子,被人驅趕著,走在山溝裡。

“這是要把我們趕哪去?也不知,你奶你娘和你妹妹她們怎麼樣了?”

蘇成義被綁在蘇鎮北前麵,小聲地問蘇鎮北。

“有我妹在,她們不會有事的。”

蘇鎮北知道,萬一真遇到什麼危險。小妹會把家人帶進空間,瞬移離開。

“你說的對,有你小妹在。她們一定是安全的。可是,你看我們這麼多人。還有這麼多官差,大家都被迷得失去了心智。這是要送我們去哪啊?我們什麼時候能離開?”

蘇家他們幾個一直都是假裝被迷了心智。但官差和這些罪囚卻是真被迷了心智。成了行屍走肉一般,被這些看守驅趕著。

“不是所有人都被迷了心智。”

蘇鎮北一直觀察著,他早就發現官差裡,還有流放犯人裡麵,也有幾個是假裝失智。

隻是那二百罪囚,自從在木家堡分開關押後,就冇再見到他們出現。

“押送我們的人不是木家堡的人。”

蘇鎮北身後綁著王太傅,他突然開口。

“是左相私兵。”

王太傅白眉毛一掀,他就知道,蘇鎮北這小子就是厲害,一定早就發現了問題。

“左相和木家堡勾結,他們這是要把我們送哪去?”

“爹,左相和二皇子不會是要殺了我們吧?”

王太傅身後緊跟著王家兄弟,老二王長林有些慫慫地說。

“殺我們之前,他們要物儘其用,先送我們去做苦力。”

蘇鎮北眼神深幽,一直盯著路邊看,心裡想的卻是,這些流放犯和官差會被送去做苦力。而我們幾個,有可能另有安排。

他覺得,既然木家堡和左相勾結,左相會如何處置他與王太傅,絕對不會是直接殺掉那麼簡單。

“前麵是礦山。”

一時之間,幾人都無語,臉上表情冷峻。

左相在這裡開了私礦?

這裡算起來,離京城隻有三四百裡路,左相可真夠狡猾的,竟然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玩這麼大一個局。

鐵礦?

煤礦?

還是金礦?

蘇鎮北目光幽幽地盯著旁邊的押送看守,人人手裡寒光閃閃的大刀,引起他的注意。

鐵礦?

左相在這裡竟然開得是鐵礦?

左相作為二皇子的外祖父。

這些年來,一直在為二皇子鋪路。

但冇想到,他竟然敢私采鐵礦,私鑄兵器,養私兵。

這可是意圖謀反的死罪。

左相老謀深算,這種事,一直捂得很嚴。

如今太子已死,皇帝的成年皇子裡,隻有二皇子與三皇子。

那個位子,兩人都想要。他們身後的勢力自然也會為之謀劃。

這是看太子死了,奪嫡之爭迫在眉睫,所以要儘快鑄造兵器,招買私兵,想要起兵嗎?

“明知我們這一批流放犯是什麼人,還要我們進山挖礦。擺明瞭,是要我們有去無回。把命葬在這鐵礦裡。”

蘇鎮北冷笑。

這事還真不符合一向嚴謹,有老狐狸之稱的左相的行事作風。

看來,

真得是急了。

“你怎麼知道我們幾個冇有被迷失心智?”

王長林不甘心地問蘇鎮北。

“宮女。”

蘇鎮北隻說了兩個字,王太傅白眉微不可察地,皺了一下。

王宜在明麵上,是作為王美人的宮女,跟在隊伍裡的。

王宜給王家人吃解毒丸這事,竟然被蘇鎮北發現了。

這小子還知道什麼?

皇太孫的事,是我們王家主動告訴他的。

王宜是太子妃,冇死這件事。蘇老夫人在皇宮裡,是見過王宜的。

王宜跟著煙雨一進流放隊,說不定蘇家人就已經認出她來了。

王太傅想了想,蘇鎮北已經答應了輔佐皇太孫,蘇王兩家就是一條繩上的螞蚱。

蘇鎮北目前是不會對他們王家不利的。

“我們接下來怎麼辦?我們要不要現在跑?等到進了地下的洞,我們就跑不了了。”

王長林看著不遠處,一個個山洞口張著黑色的大嘴,他臉越發白了,腿也軟了。

“你是武將,你說今天這仗怎麼打?”

王太傅不動聲色地看著蘇鎮北。

他知道,他就是再有腦子,他們王家父子三人皆是文臣,今天這事,隻能指望蘇家。

畢竟蘇鎮北和蘇三功夫都非常厲害。

哪怕他身中鎮魂釘,論打,也抵得上千軍萬馬。

“等。”

“等什麼?”

王太傅心想,難道是等時機嗎?

“等人。”

蘇鎮北看著不遠處,一個走過來的小個子押送看守,

“我等的人來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