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血色仙靈草

26

-

蘇米寶從空間拿出快速檢測儀器,讓三哥拿到水潭邊,

【打開那個按紐……】

她開啟現場教學,她家三哥果然不負她望,小男孩用這類儀器,天生就感興趣。

冇毒!

【再用這個試試。】

她又拿出一個簡易便攜類似觸魚器,是她們出任務遇河見溝,檢視水中有吃人凶獸用的。體積小,功率大。

現在山洞裡隻有她們一家人,蘇米寶什麼也不藏著,用什麼就拿什麼。

蘇司南正是貪玩的年紀,把這些工具當成玩具了,看到一伸進去,開關一開,嘩啦潭水響了,幾條魚翻著肚皮浮在潭水上。

【這水冇問題了,大家可以放心用了】

宋今禾讓大家把地麵收拾一下,蘇米寶就開始往外拿東西了。

因為地上潮濕,再加上葉染青要生產。

蘇米寶直接從醫院裡拿了一張自動床,兩張鐵架橋。

墊子被子枕頭,都是一整套,全都是醫院裡鋪好的,拿出來就直接能用。

大家把葉染青放自動床上,自動上升到一個坡度,杜麗娘接生,蘇嬤嬤打下手。

蘇米寶又拿出醫院裡的摺疊擋板,直接圍成了一個小產房。

外麵兩張鐵架橋,蘇成宜睡一張,另一張讓幾個孩子坐上去休息。

顧悅顏給蘇成宜檢查傷勢。

蘇米寶拿出一個醫用小櫃子,能用的醫療器械全放上麵。

然後又拿出一個摺疊桌子,幾把小椅子,桌子上放了一堆吃的東西。

【娘,你抱我出去一下。】

蘇米寶讓宋今禾抱她原路返回,離洞五米處,她直接拿出在京城那些大人府中收的假山堵上。

回來後,又拿出一些太陽能電燈,都是充好的,在這洞裡麵亮個三五天冇問題。

【大嫂,八叔怎麼樣了?】

圍起來的暫時產房內,葉染青開始了艱難地生產。

蘇米寶暫時也幫不上忙,就讓娘抱著她去看給八叔治療的大嫂。

“蠱毒這種東西,我冇有研究過。隻是以前小時候聽外公說過一些。我隻能暫時用鍼灸的方法壓製住蠱蟲。但這蠱蟲必須取出來,再進行康複治療,病人纔有可能好。”

取出蠱蟲,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何況這還是天下僅次於藥王穀的木家堡的蠱蟲。

“鬼醫,我知道有一個人可以取出蠱蟲。就是燕王身邊有一個鬼醫,雖然冇有人見過他的真麵目。但鎮北一定聽燕王說過。”

蘇嬤嬤一直沉浸在悲傷之中,此時聽到說蠱蟲,突然抬頭說了這句話。

鬼醫?

蘇米寶一怔。

媽呀,這可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鬼醫正好在她們這個流放隊伍裡,隻不過,此時那老頭應該是和大哥在一起。

嘿嘿,蘇米寶真想拍開自己這個笨腦袋看看。

她們有鬼醫在,還怕什麼木家堡的毒啊?

【奶奶,你彆傷心了。我能找到鬼醫。我會讓他給八叔治好蠱毒的。】

“真的,哎喲,這個——”

蘇老夫人高興地不知說什麼好,語無倫次的。

她怎麼忘了這麼重要的事呢?

她家米寶寶可是一個小神仙。

想找什麼樣的郎中,彆人找不到,她還能找不到嗎?何況她家米寶寶還有許多仙丹藥丸,一定能想到法子,治好宜兒的。

【八叔暫時安定下來,大嫂,你給他紮針,讓他睡吧。】

解決了八叔的問題,蘇米寶心裡猛一輕鬆。

嘶嘶

……

她又聽到那若有若無的奇怪聲音了。

除了七嬸有功夫和大嫂有醫術,家裡這些都是女人孩子。蘇米寶本來還想著,要讓娘抱著她,和大嫂叫上畫扇一起去左邊洞看看。

但想了想,還是算了。

【你們都在這呆著,我去左邊洞看看。為了安全起見,我會暫時封了這邊的路。】

蘇米寶決定還是花積分,幻化出原身,自己獨自去看看左邊洞裡的情況吧。

花了不少積分,換了半小時原身。

宋今禾眼睜睜看著自己抱著的米寶寶突然消失不見,身前卻突然出現一個二十多歲的姑娘。

“娘,我去去就來。”

蘇米寶原身二十多歲了,叫38歲的宋今禾娘,外人看了會覺得有些奇怪。但蘇米寶習慣了,倒不覺得什麼。

隻是宋今禾怔怔看著麵前的大姑娘,眉眼間依稀有小米寶寶的樣子。

難道我家米寶寶長大後,就是這個樣子。

一個姑孃家家,看著一身鐵血氣息,倒和長子蘇鎮北有得一拚。

彆說宋今禾愣,旁邊蘇家人都看到小米寶寶突然變成大姑娘,一個個看得怔怔的。

“我跟著我們家主人一起去,我會保護主人的。”

務工色和蘇米寶一起出現,蹲在她肩頭的兔子,對大家笑嘻嘻。

蘇米寶往前走了一段路,直接從空間拿出假山堵上,消失了。

“娘,那真是小妹?”

顧悅顏半天合不攏嘴。

“我家小妹比我長得還大,還高。還有,娘,娘,你可聽見嗎?那兔子在說話?”

蘇司南一臉驚恐,

“娘,我是不是要由哥哥變成弟弟了?”

“再大再高,她還是你妹妹。兔子是你小妹的寵物,這些事,你們看到了,以後可不能往外說。”

宋今禾看著憨憨的小兒子,真替這小子發愁。

蘇米寶快速前往左邊洞,前進幾百米後,再拐個彎,麵前豁然開朗。

這是?

蘇米寶停住腳步,看著麵前。

這難道是人間仙境?

巨大的山洞,有水,有山石,有白色的霧,還有照明的石頭,到處是叢生茂盛的植物。

那些植物長得太過茂盛,葉細如柳,但特彆長,濃密極了,一叢叢生長著,葉子不是綠色,而是紅色,紅色的細長的葉子,上麵開著一朵朵藍色的小花。

隻是,那花下不是土,而是人。

一個個的人身上紅草繁茂,藍花盛開。

美得讓人窒息,恐怖地猶如人間地獄啊!

這是什麼情況?

縱是出過無數任務,見過無數血腥場麵的蘇米寶,也看得頭皮發麻。

那些人身上有的有衣裳,破爛的很。

有的冇有衣裳,隻有青紫腐爛的皮膚,那些草就是從人的皮膚裡,骨頭裡生長出來的。彷彿人身材裡有草種子,被人的血肉滋養著,瘋狂生長。

有的人死了,應該是先來的,全部被紅草覆蓋。

有的人還活著,應該是後來的,身上隻有一部分長出紅草,紅草也不長,剛發出嫩芽的樣子。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