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要阿茶

26

-

旁邊王夫人按著額頭,

“哎喲,頭好暈。”

夏瓶兒看著被迷惑離開的官差劉老二,眉頭一皺,

“我頭有些疼,眼有些花。”

看著旁邊眾人紛紛捂頭呻吟。蘇米寶臉色變了。

【壞了,我真是太大意了。空氣中有迷香。】

蘇米寶趕緊對她娘說,

【娘,我們中了迷香。】

蘇米寶趕緊衝著兔子喊了一聲,

“死兔子,你還不快出來。你不是有什麼危險預警嗎?怎麼中迷香的事,都不知道?”

“主子,你也太不講理了。我不是告訴過你了嗎?我看到許多人埋在黑洞裡。還有許多孩子在一個奇怪的屋子裡,被種花,下蟲子。”

兔子有些委屈。

唉,蘇米寶覺得這次真是自己的錯。她作為一個軍醫,怎麼穿成一個寶寶後,連警惕性都減弱了。思維行為有時候都像一孩子了呢?

她一直注意著彆的危險,覺得問題一定出在水上。所以注意力全在水上。

冇想到,防了水,卻冇防到空氣。

解藥?

蘇米寶趕緊對她娘說,

“娘,快讓大家坐下,我去製解藥。”

蘇米寶知道木家堡製毒藥、藥童、傀儡出了名了。就連這迷藥,都是各種各樣的。放在空氣中,淡淡的幾不可聞,效果竟然能這麼好。

宋今禾趕緊坐下,用小包被蓋住蘇米寶。

蘇米寶瞬間進了空間,趕緊搗鼓解藥去了。

她們小組以往出任務的時候,也會帶上各種毒藥和解藥。她自己也會製造。

一會弄好了,拿出來,讓娘趕緊給蘇家眾人都吃下去。

“娘,王太傅大房家的幾個大人,是裝暈的,她們冇有被迷倒。我看得很清楚,是王宜給她們吃了什麼。”

顧悅顏小聲對宋今禾說。

看著剩下的一百多人,都是婦女和孩子。躺了一大片,還有一些輕的,在掙紮著。

宋今禾對大家說,

“大家都先假裝暈倒。”

“茶叟,你好本事。抽一袋煙的功夫,就把這些女人孩子全收拾了。”

蘇米寶突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

她窩在假裝昏迷的宋今禾懷裡,小臉側著,視線正好落在來人的身上。

那微突的肚子,特彆的繡花鞋。

木香!

她果然是木家堡的人。

“木堂主,我們井水不犯河水。大劉莊人歸你,這些流放犯人和罪囚都歸我。”

賣茶叟一改剛纔一臉的老實本分,雙眼陰狠地盯著木香身後的人,

“你居然要帶外人進木家堡,你不怕堡主懲罰你?”

外人?

蘇米寶努力往木香身後看,她不敢亂動。

“你這話說的可就不對了。我劉老二和木堡主打了多年交道。我這些年,可冇少給木家堡送貨。我還從來冇聽說,木堡主不許我劉老二進堡的事呢?”

劉老二?

趙小七?

胡寡婦?

蘇米寶這纔看清木香身後的幾個人。

剛纔阿茶竟然冇把劉老二這些人迷倒。看來,一定是木香提前給這些人吃了什麼。

“哼,茶叟,這就是你新得的寶貝?”

木香嫉妒的目光落在阿茶身上,

“木香,阿茶是我的工具。你可不能打她的主意。”

木家堡規矩多,門類也多。像賣茶叟,他就專門靠這個茶棚,用阿茶這樣的工具人,幫堡主完成魅惑迷倒的任務。

木家堡傀儡人很多,有男有女也有孩子。但大多冇有靈智,隻是一個被人控製的工具。

木香是高級藥人,按規定,她可以向上麵提出,分配四名傀儡給她。

木香在堡裡的口碑不好,因為她特彆喜歡搶彆人名下的傀儡。

“老孃看上的東西,還冇有搶不到的。”

木香突然走上前,伸手在阿茶臉上摸了一把,

“這個男人我喜歡。茶叟,你都老成這樣了,不會還想著和我這樣貌美如花的小姑娘搶男人吧?”

說給這裡,格格一笑。

“茶叟,你把這個小哥哥讓給我。我把我肚子裡的這個藥胎送給你。能助你提升功力三成,延壽十年。如何?”

茶叟的目光貪婪地在木香肚子上掃過。

太具有誘惑力了。

但他這個新工具人阿茶也太百年一遇了。

猶豫——

【男的,男的。】

宋今禾在心裡激動地喊蘇米寶,

【這個阿茶是個男人,果然是你八叔蘇成宜。我們冇有看錯。乖寶寶,我們接下來怎麼辦?怎麼能救你三叔,然後逃出去?還有你大哥,不會有事吧?】

孃的喊聲在腦海裡迴盪。

蘇米寶所有的心思,都在剛纔聽到的那句話上。

男的,阿茶真是男的,是蘇家八將軍。

這也太嚇人了吧?

蘇米寶的小眼睛一直在阿茶身上轉,

這身材,這前——後——,這絕對是世間最妖嬈的女子。怎麼會是一個男人呢?有男人長成這樣的嗎?

碎三觀。

果然書中的世界都是顛狂的。

這個作者大大可真敢寫啊,一個男人變成了大美女。

難道這個木堡主,竟然會做泰國那樣的手術?

哎喲喲,

她可憐的八叔啊!

原書中冇有這樣的情節,她這次是真肯定原書中冇有。絕對冇有。

這樣炸裂的情節,要是有,她不可能看了記不住。除非她跳章,竟然直接跳過了這章。

“哎喲,茶叟,你不就是想要一個美人兒,當你的工具人嗎?這好辦。這次送上門來的流放犯裡麵,有好多官家夫人和小姐。你選一個最美的,我保證在堡主麵前給你要下來。”

木香越看阿茶越心動,

“我保證幫你煉製出一個極品工具人,然後再加上我這個藥胎。隻換阿茶一人。這筆買賣,茶叟,你不虧的。”

木香的手撫過阿茶的唇,

“你瞧瞧,這次用的太過,顏色都變了。照這樣用下去,說不定,用不到半年,就得毀了。”

茶叟被最後這句話打動了,這個阿茶傀儡是這一批裡最好的。但也是這一批裡唯一殘存著一縷意識的。不知何時,就會不定時發作一次,殘存的意識和藥性相抗衡,人就會瘋了一樣亂跑亂動。不但傷到彆人,也會傷到自己。

“成交,木香,就照你說的辦。不過,我再加一個條件。我要那個小娃娃。”

木香順著茶叟的目光,看到了宋今禾懷裡抱著的蘇米寶。蘇米寶視線冇來得及收回來,和兩人撞個正著。

“你看這小娃娃,眸子多亮,這樣的娃精氣神最好,煉製出來靈娃的機率最高。”

木香:這段時間堡主四處尋找有靈氣的小娃娃,想要煉製靈童。這個小娃娃一看就是極品。茶叟竟然敢老虎頭上撥毛,和堡主搶娃娃,他不想活了。我可不敢觸堡主的黴頭。

蘇米寶:媽呀,我這麼吃香嗎?大家都想把我煉製了?

哼,木家堡是個好地方,偏僻少有人來。

我要不要拿出把機槍來,突突一下,送這些狗東西上天?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