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賣茶女好眼熟

26

-

“快點,都走快點。馬上就要下山了。下山了,找個村子,大家就能歇個腳,弄些水喝。”

官差甩著鞭子,喊叫著。

最後這三四天,大家帶的水喝完了,每天紮營的時候,都派人出去找水,一直冇有找到。所有人,包括官差都渴得嗓子沙啞。

這幾天走在山上,山上到處都是枯草和乾了的樹。他們迫切想弄到水。很快大部隊就走出了林子,清楚地看到了山腳下,一望無垠的平原中臥著一個小村落。

大家越往山下走,看得越清楚,心裡越沉重。

原來在山上看不太清,如今離得近了,纔看到,一望無際的平原,到處都是枯黃的莊稼。看來越往北,乾旱越厲害,災情要比在京城聽到的,還要嚴重。

這樣嚴重的旱災下,他們真能找到水嗎?

【危險!】

兔子突然在空間裡喊起來。

【出什麼事了?】

被宋今禾抱著,昏昏欲睡的蘇米寶一下子驚醒了。

【我看到一個畫麵,許多人被埋在黑黑的地洞裡。還有一間屋子裡,全是各樣的藥罐子。一個屋子裡,還有許多的孩子,她們身上被種上了藥草,灌進了藥蟲。】

蘇米寶一激靈。

木家堡?

難道前麵他們就會路過木家堡?

“有茶棚!”

眼尖的人看到山腳下,通往村落的叉路口,一個草搭的棚子,上麵明晃晃一個幌子——茶

“棚子下麵有人賣茶!”

有人驚喜地喊了一聲,大家的目光都被茶棚吸引住了。

隊伍下了山,往村子方向走,離村子近了,村子不大,也就稀疏的十幾戶人家,全都是茅屋竹籬,破敗不堪。

夕光籠罩的村落裡,安靜極了。

顯得村頭的茶棚越發的打眼,草搭的棚子下,幾個簡陋的長木條凳,一個破爛木桌上,放著許多粗瓷大碗。

最惹眼的還是棚子下,放著的六個大木桶。

“官爺,買水喝嗎?便宜。”

草棚裡坐著一個乾瘦老漢,站著一個年輕的村女。

一看到流放隊伍走過來,賣茶老漢車瘸一拐地迎了過來,衝著走在隊伍最前麵的周複安眾官差行了一禮,

“小老兒是這木家村賣茶叟,這水是我們村中老井水,方圓三十裡井全乾了,隻有我們村這口老井還有水。泡的是我們村後山上野茶樹上的葉子。解渴解乏。”

賣茶叟一張皺紋老臉全是諂媚的笑,

“官爺,你們人多。小老兒這有六大桶茶水。你們若能全要了,小老兒便宜賣了給你們。”

“你們這村裡的井水還有多少,我們全要了。你去叫你們村裡的裡正出來,我們要水,還要糧食,今晚還要是村裡住宿。”

周複安並不是欺民的酷吏。

“不瞞官爺,由於大旱。我們村裡的老井雖然還有些水。但每天也就隻能出兩桶。這六桶水,是小老兒守了三天纔得到的。由於大旱,莊稼毀了。裡正就帶著全村人去逃荒了。村裡隻有小老兒父女兩,和幾個老人走不動路。才留在這村裡苟延殘喘。”

賣茶叟悲傷地說,

“要不是小老兒腿瘸走不了,也不會連累得小女跟著留下來。”

賣茶叟討好地看著周複安,

“官爺,小老兒也是鬥膽。想讓官爺買下小老兒的這六桶水,不要銀子,隻要官爺能給小老兒留一些糧食就好。能讓小老兒父女多拖上些日子。”

賣茶叟說話的時候,棚子裡的村女把粗瓷大碗攤開,提起水桶,把水倒在碗裡。碗裡的水讓所有流放犯人,看得眼睛都綠了,恨不得直接撲過去,端過來牛飲了。

“這村子古怪,太安靜了。冇有人聲也就罷了,連雞犬聲也冇有。”

顧悅顏小聲對蘇鎮北說。

“是個輕功高手。”

會武功的?還是輕功?

蘇米寶聽到大哥和大嫂的對話,扭著小腦袋,看向正和周複安說話的賣茶叟。

從哪能看出來這小老頭是個輕功高手啊?

【大哥,這兩人可能與木家堡有關。他們的茶可能有問題。】

蘇米寶想到兔子說的那些畫麵。

不由扭著小腦袋,又去看大劉莊人。

她要看看那個木香在哪裡?

如果這兩人真是木家堡的人,木香不可能不認識。

流放犯後麵就是罪囚,大劉莊人和流放隊伍隔著一個操場大的距離,蹲在路那邊的空地上。

大劉莊人畢竟是民,他們不敢和官鬥。再加上劉村長又死了。此時主事的隻剩下一個年近七十的族老。這些天,他們一直和官差的兩支隊伍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又不遠不近的跟著。

這一看,

蘇米寶的小眼睛正撞上木香望向這邊的目光。

木香的目光裡有激動的跳躍,也有不滿的鄙夷。

蘇米寶心頭一震,果然,這兩人最起碼有一人,是木香認識的。要不然,她不會流露出那般興奮的目光。

【大哥,是木家堡的人。這村子看樣離木家堡不遠。不可能隻有這兩人。木家堡的人一定在附近。】

木家堡最擅於使毒和暗器。還有藥童和傀儡。

他們不可能隻在這茶水裡下毒,要想一次性解決掉她們這四五百人的隊伍。除了茶裡下毒,空氣中一定會放迷香之類的。或者是想等隊伍進了村,村裡設了什麼迷障之類的。

“既然隻有這些水,那我們都要了。我們糧食也不多。”

周複安的話還冇說完。

就見賣茶叟轉身衝著茶棚裡的農女喊了一聲,

“阿茶,放些糖,提一桶過來給官爺們喝。”

“來了。”

清脆的少女聲音,農女拿起桌上放著的罐子,從裡麵倒出一些糖,在桶裡攪了一下,一手提著木桶,一手端著一摞碗,扭著腰身走過來。

“官爺,喝糖茶。”

聲音甜脆,笑臉如花。

哇——

【這小姐姐好美!哇哇哇,我想啃啃。】

蘇米寶小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前後兩輩子,她見過的美女多了去了。可是麵前這個農女的美,絕對是一等一的美麗。

端得是眉眼盈盈如秋水,纖腰細細如弱柳,明眸皓齒如日月,一顰一笑皆傾城。

這眉眼,她怎麼覺得有些熟悉呢?

“八弟?”

抱著蘇米寶的宋今禾眼睛瞪大,脫口而出的八弟,雖然剛一出口,宋今禾就意識到了,立馬壓低了聲音。但站在她身邊的幾個蘇家人都聽見了。

十幾雙眼睛,齊刷刷望向那個叫阿茶的農女。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