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要當你的贅婿

26

-

“那怎麼辦?”

蘇家人緊張起來。

“弄死季太。”

蘇鎮北麵無表情,蘇家人卻聽得膽戰心驚。

季太身手厲害,身邊還有禁軍,弄死他,可不容易。

蘇鎮北身體是基本恢複了,但他要殺季太,不但是禁軍,所有官差都會上,蘇鎮北一個人能行嗎?

蘇老夫人發愁地看了一眼跟在身後的葉染青,從昨天到現在,葉染青肚子一直不舒服。算算日子,蘇老夫人擔心葉染青會早產,但想想,七個月了,生下來一般是能活的。可她們這是在流放路上。

想到這裡,蘇老夫人更發愁了。

“孟京,你渴了冇有?爹爹給你找水喝。”

宋今禾懷裡的蘇米寶小臉一僵,抬頭看到王長林揹著王孟京往蘇家這邊走來,

“老夫人,孟京渴得厲害。你借給我點水,給孩子喝。”

王長林說到這裡,抬頭,看向的卻是蘇鎮北。

【你看看,我們王家為了保住皇太孫,我都把我親生的兒子給扔了。你蘇鎮北可是太子的托孤的忠臣。讓你殺掉季太,你磨蹭啥呀。再不殺季太,讓他發現皇太孫的事,我們都得死。】

蘇米寶一抬頭,正對上王長林背上皇太孫的眸子。

膚白細嫩,長睫忽閃,黑眸晶亮,望著蘇米寶,突然綻開一個笑臉,一對小酒窩讓人不由想伸手摸摸。

好可愛、好漂亮的小崽崽。

她心裡是這樣想的,手也是這樣做的,她的小手一伸,摸上了對麵燕城紀的小臉蛋。

好滑好嫩好柔軟,果然好好摸。嗯,好想再掐一把。

想到這裡,蘇米寶真掐了一下。

“我要跟她在一起。”

清亮的小孩聲音突然響起。

突兀地讓蘇家人都怔了一下。

“殿——”

王長林被蘇鎮北冷眼一掃,這才意識到他差點說露嘴,嚇地趕緊換成,

“惦,惦記彆人家的小妹妹是不對的,孟京啊,等爹給你要了水,你喝好,咱回去找你昭西妹妹玩。這個小妹妹太小,她不會說話,不能和你玩。”

【好險,我差點叫出殿下來。讓我爹知道了,非得打死我不可。我爹可是千叮嚀,萬叮囑的。讓我千萬不要露出馬腳。為了保護皇太孫。韓太忠帶著我兒離開,龍一龍二隻能在暗中跟隨保護。】

韓太忠抱著真的王孟京離開了?

蘇米寶眯著眼,嗯,韓太忠和王家演得一出好毀。韓太忠精於易容,他給王孟京和燕城紀易容,互換了身份,帶著真的王孟京離開了。

【大哥說了,他會救王孟京和孫姨孃的,不知安排到哪裡去了?要真救出了王孟京母女,那韓太忠呢?他會死嗎?原書中王孟京和韓太忠都冇有死。】

蘇米寶也隻是在心裡想想,她並不想去問大哥。畢竟這些事如今對她們蘇家冇什麼影響。

“她摸了我,我不乾淨了,我要嫁給她。”

什麼?

附近走著的流放犯人聽到這些話,都笑了。

流放路上苦,大家都愁死了。聽著這樣的童言童語,都覺得好笑,再看到說話的小崽子長得極為好看,明明是一個小男娃,長得那麼好看不說,還老嚷著嫁給一個小女娃。

太搞笑了。

有人逗燕城紀,

“你是男娃娃,隻能娶小妹妹。不能嫁給小妹妹,要是嫁,那就是贅婿了。”

“何為贅婿?”

燕城紀小臉一本正經。

“就是你要嫁給了小妹妹,就要一輩子聽你媳婦的話。”

燕城紀聽了,毫不猶豫地伸出小手,抓住了蘇米寶的小手,

“我要當你的贅婿。”

【你要當贅婿,你愛嫁誰家,就嫁誰家。你可千萬彆賴著我。我這輩子絕對不會和你有一丁點的聯絡。】

咦?

我聽到了什麼?

燕城紀小眉毛皺起。

他居然聽到了一個軟萌的小奶音。

“彆拉我手,再拉我咬死你。”

一想到原書中,自己的結局。蘇米寶就恨不得,趕緊離燕城紀十萬八遠裡。

無奈,這傢夥拉著她的小手。她太小,掙不開,隻能一低頭,咬上去了。

手上的痛伸來。

燕城紀:我剛纔聽到的聲音,就是這個小妹妹的。小妹妹明明不會說話。我為何會聽到她的心聲?難道這就是國師所說的,我那天定的姻緣。

蘇米寶:【狗屁天定的姻緣,我和你是天定的敵人。你趕緊滾,有多遠滾多遠。要是再纏著本小姐,本小姐可不管你是不是未來的皇帝,都得在你弄死我之前,先弄死你。】

燕城紀:未來的皇帝?

什麼天定的敵人?

小妹妹為何要弄死我?

燕城紀是什麼人。他可是皇太孫。自一歲會說話走路開始,就在被大儒教導。長到四歲,他文能通史,武能裂碑。是皇城中出了名的文武雙料神童。

聽到蘇米寶的心聲,不但不害怕。

聯想到國師所說,他隻有遇到天定的姻緣,纔會得雙龍扶植,一飛沖天,重歸大寶。

“你回去告訴太傅,我會儘快除掉季太。”

蘇鎮北看到他家小妹和皇太孫的互動,眼神幽暗,隱忍著情緒。

【大哥,做的好。趕緊趕這個傻崽走。我不想看到他。】

蘇米寶被燕城紀抓著小手,咬了他一下,他也不鬆手,氣得小臉通紅,隻能張嘴,哇,一聲哭了。

小身子扭動著,全身都寫滿了:我抗拒,彆碰我!

“水,給你家孩子喝。”

顧悅顏心思靈動,立馬把一個水囊遞給王長林。

宋今禾剛纔礙於對麵孩子是皇太孫,這才強忍著冇有拉開他對蘇米寶的親熱。

但現在看自家寶都哭了,顧悅顏又給了台階,趕緊扯開燕城紀的手,抱著蘇米寶後退一步。

【娘,快抱我走。我再也不想看這個壞崽一眼。快跑,不然,以後我會死慘慘。被他割成肉片片。】

宋今禾臉色立馬沉下來。

皇太孫以後會害死蘇米寶?

這一刻,宋今禾纔不管燕城紀是什麼人,彆說皇太孫,就是皇帝,會害她家米寶寶的人,都是她的敵人。

宋今禾抱著蘇米寶快步向前走去。隻留下燕城紀小小的人兒,風中淩亂。

燕城紀:小妹妹果然是我未來的媳婦!

國師預言是對的。我娶了小妹妹。蘇鎮北和燕王叔都會幫我奪天下。

我會殺死我這未來的媳婦?

切成一片片,那不就是淩遲嗎?

我未來的小媳婦犯了什麼大錯,我能那麼殘忍對她?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