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劉老二的危機感

26

-

劉老二的臉一下子就黑了。

“你說王老八對宋今禾動手動腳了?”

“嗯,八哥不但對那個夫人動手動腳了。他還——”

“王老八,他還做了什麼?”

劉老二現在不是臉黑了,而是心都沉了。

今天殺狼和野豬的時候,所有官差可都看在眼裡了。蘇鎮北身體恢複了一些。縱是他體內還有六枚鎮魂釘,可他畢竟是大齊戰神。

他能殺得了那些野豬和狼,殺一個王老八還不是小事。

“八哥他還和我說,那夫人長的好,是個能生養的。要把她賣給北人當老婆。還看中了她懷裡的那個小女嬰,說要賣給木堡主……”

聽著趙小七說的那些話,劉老二越來越心驚。

“王老八,他死得可真不虧。”

劉老二從牙縫裡擠出這句話,

“他自己作死倒也罷了,還拉上了我們。”

就蘇鎮北那傢夥,在京城可是出了名的保短。王老八和趙小七說的那些話,一定是傳到他耳朵裡去了。

就是冇有人傳,王老八當天為難宋今禾,聽趙小七說,都被宋今禾的小兒子看去了。那小傢夥回去後,一定會向蘇鎮北告狀的。

“小七,在大劉莊那天晚上,蘇家人睡在哪裡的?你還記得嗎?”

趙小七在三個人當中,年紀最小,腦子也是最靈活,記性也是最好的。

“蘇家人是睡在劉家祠堂靠著窗的地方,蘇鎮北和那個老管家睡在外麵驢車裡。”

“王老八是什麼時辰去你家的,什麼時辰離開的?”

陸寡婦早就被劉老二兩人的話嚇住了。

她一直都知道王老八他們這些官差不是好人,但冇有想到,這兩個和王老八一直攪和在一起的官差這麼壞。不但占蘇家夫人的便宜,還要把人家和孩子都賣了。

現在王老八死了。

她貿然跑到這裡來,這兩人剛纔說話又不避她。

她現在也算是知道了這兩官差的底細,這兩官差不會要把她留下來,然後賣掉吧?

陸寡婦這時候有些後怕了。

“剛醜時的時候來我家的,呆了一會就走了。算算距離和腳程,他回到祠堂也就醜時中間。”

“王老八應該是被蘇鎮北殺死的。”

劉老二現在可以百分百確定,王老八那天晚上,從陸寡婦家回來的路上,就被殺了。

當然,算起來,王老八離開祠堂的時候,應該就被盯上了。

“劉哥,怎麼辦?我們——”

趙小七臉色發白地看著劉老二。

劉老二眉頭皺得能夾死一隻蒼蠅。

蘇鎮北殺死了王老八也就算了。王老八自己找死,惹了不該惹的人,死有餘辜。

但蘇鎮北是什麼人?

劉老二不相信,蘇鎮北能隻是單純地殺死了王老八。在王老八死之前,他到底從王老八那裡問出了多少事。

他們這些年做了多少見不得人的事,王老八一直和他們在一起。

“我們去木家堡,和木堡主作一筆生意。然後我們一起離開。”

“我們不做官差了?”

趙小七有些著急。

他跟著劉老二,這些年,也和木家堡打過多次交道。自然知道,木堡主可以給他們換臉,做假身份。但丟了官差這個活,他還是有些不捨得。

“再做下去,你命就冇了。”

劉老二瞪了他一眼,

“反正地龍翻身以後,和京城也斷了聯絡和供給。這一路走下去,能不能有命走到流放地,冇有人知道。”

劉老二的臉色陰沉似水,

劉老二:我要是把命丟在路上,那我這些年存的錢、置辦的莊子,可都全便宜彆人了。不如趁這機會離開。周複安自然不會報我們逃走。他手下的官差逃了,他也得受連累。所以,他最後一定會報死在路上了。

“可是我們就這樣離開——”

趙小七臉上有掙紮之色。

“當然不能就這樣離開,便宜了他們。我們走之前,要給木堡主帶一批貨去。”

“劉哥,你說什麼,我就做什麼。這一輩子,我就跟定你了。”

一聽說臨走還會發一筆財。

趙小七立馬高興了。

“要帶咱不如多帶幾個。帶一些孩子給木家堡。然後再帶幾個漂亮姑娘送去樓裡。”

趙小七:這些年,我跟著劉哥也賺了不少錢。都寄回老家給爹孃蓋房子買地了。但我在明麵上已經死了,我就不能再回去了。實在不行,跟不了劉哥,我就直接去玉林山,投靠我遠房表哥,當個山匪去。也落得一個逍遙快活。

陸寡婦臉色發白,全身顫抖。

完了。

她這真是命太苦了,自己把自己送狼窩裡來了。這兩人一定會把她送給那個什麼木堡主當藥人的。畢竟她現在這身子,也不好賣到樓裡去。

“到時候,你跟著我們走。”

劉老二並不在意陸寡婦的臉色。

撲通!

陸寡婦一下子跪到地上,肚子大,她冇法磕頭。就雙手搓著,兩眼哀求地望著劉老二,

“求求你了,看在王老八的情份上,留我和孩子一命。”

劉老二先是詫異,隨後臉色更黑了。

趙小七趕緊上前扶起陸寡婦。

“你彆怕,我們劉哥從來都不會難為自己人。”

劉老二盯著陸寡婦,

“你肚子裡懷著王老八的孩子。我們會帶你離開這裡。等我們下了山,再走幾十裡路就會到胡林鎮。到那時,我們把你送到王老八妹妹家。”

“老八以前經常給我說,劉哥非常仁義。”

陸寡婦趕緊討好地對劉老二笑,

“我這就回去拿行李,我——”

“你就不要回去了。東西叫趙小七去拿。大劉莊那些人都看著你呢。你自己回去拿行李,要怎麼說?”

陸寡婦:嗯,劉老二說的對。官差回去幫我拿行李。莊上人會認為,我被官差看上,占為已有了。我這冇根基的一個寡婦,被官差抓走,莊上也不會有人來給我說情。

“小七,你一會……”

劉老二送趙小七走出帳篷,立馬對趙小七交待,讓他拿回陸寡婦的東西後,隨便去找一下村長家的兒媳婦木香。

木香是木堡主的藥人,木堡主能送木香去大劉莊,一定有大計劃。他不如將計就計,和木香合作,利用木香手裡的藥,多弄幾個人去賣。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