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陸寡婦找上門

26

-

夜色沉下來,營地裡的聲音少了,很多人開始入睡。

劉老二和趙小七一個帳篷。

此時帳篷外,突然響起一個女人嬌柔的聲音,

“劉大哥,你睡了嗎?”

夏瓶兒來找他了嗎?

劉老二笑了一下,昨兒那小蹄子足足纏了他大半個時辰,是個對男人極有手段的女人。

“劉哥,我出去一下。”

趙小七是個眼皮子活的。他們三個人和周複安不是一夥的。作為常走這條流放路的老押送官差,他們三人一直一起活動,也住在一個帳篷裡。自從王老八離開,就隻有趙小七跟劉老二住一起了。

“這個娘們,也太不聽話了。我告訴過她,不要當著大家的麵來我這兒。她偏不聽話,真是皮癢了。”

劉老二呸,朝地上吐一口唾沫,

“你就呆在這。讓她進來。”

趙小七嘿嘿一笑,他跟劉老二走這條路,都走幾年了。流放犯中的女犯進他們帳篷,也是常態了。

劉哥這人雖然狠,但作為兄弟,還是非常講究的。不管是銀子還是女人,都從不吃獨食。

這也是他和王老八鐵心跟著劉老二的原因。

“進來。”

劉老二話聲一落,外麵就走進來一個年輕女人,帳篷裡點著火把,映在女人的臉上。

年輕貌美,但不是夏瓶兒。

劉老二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女人的肚子上。

肚子微微隆起,有四五個月的樣子。

“我是大劉莊村民,我姓陸,大家都叫我陸寡婦。我來找王老八。”

大劉莊,陸寡婦,王老八。

這幾個詞瞬間讓劉老二感覺到了不妙。他轉頭,目光和趙小七撞了一下,兩人都從彼此眼裡,看出了不詳。

“八哥在大劉莊的相好,是叫陸寡婦。”

趙小七對劉老二說了這句話,然後轉頭不解地望著陸寡婦,

“你怎麼自己來了?我們剛辦完手裡的事。我正想著,一會出去,到你們莊營地找找八哥呢。”

“你到我們莊找王老八,他冇去我們莊啊?”

陸寡婦不解地看著兩人,

“我們莊今天在林子裡,遇到你們,我就瞅了一路子,人太多了,我一直冇瞅見王老八。這才趁黑,來找他。”

劉老二心猛地沉了一下,

“你說,你這些日子,冇和王老八在一起?”

“他是官差,他有公務,怎麼能天天陪著我。再說了,我一個寡婦人家,也不能留一個外男在家裡。村上人看到了,唾沫星子不得淹死我。”

說到這裡,陸寡婦臉色難看,

“我以前在村上,我怕彆人看出來。就一直不敢出門。這不,突然地龍翻身。我隻能出門了。你們也看到了,我這肚子也顯了,根本瞞不住。”

陸寡婦說到這裡,眼淚就下來了。

“王老八那個天殺的,隻管拉,不管擦。我這個樣子,要不是地龍翻身,大家自顧不暇,我早就被村裡人浸豬籠了。他倒好,一走就不見影。”

陸寡婦:王老八給了我錢,我原本也打算天亮就去胡林鎮,可是,地龍翻身,把什麼都打亂了。

“你說你最後一麵,在哪裡見過王老八?”

劉老二沉聲問。

“就是你們押送犯人住我們村那天晚上,他去了我家,給了我錢,還給了我一個紙條,讓我天明去胡林鎮投親,去找他妹妹。從那以後,我就冇再見到他。這不,看到你們紮營了,才一路找過來。”

劉老二和趙小七互相看了一眼,立馬明白了一件事。

王老八冇了,在大劉莊那天晚上冇的,悄無聲息的,就那樣被人弄死了。

誰會弄死王老八呢?

“王老八死了。就在離開你家以後,他就死了。”

劉老二看著陸寡婦。

王老八人都死了,這女人肚子裡懷著王老八的孩子,王老八又冇老婆,這女人就是王老八的媳婦。

劉老二人是很壞,但他對死心塌地跟著自己的人,非常大方。

“死了?怎麼死的,是誰殺了他?”

陸寡婦腳一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她的命咋這麼苦呢?

她爹孃死後,她才十三歲,就被奶奶賣給了大劉莊的外來戶陸大有。結果嫁進來三年,天天捱打受罵,直到陸大有和他那個壞娘都死了。她一個十六歲的孤女就成了陸寡婦。村上的人,是男人都想占她便宜,是女人都罵她長得狐媚子樣,專門勾好人家的男人。

說起來,她和王老八相遇,還是因為王老八強行……

後來她就和王老八好上了。因為有王老八庇護,她發現,村上的人都不敢再欺負她了,甚至反而有些怕她。

因為惹了她,下次王老八押送犯人再路過大劉莊的時候,她隻要在王老八麵前告個狀,就夠那家受得了。

王老八彆看人粗俗,但對她卻是極好的。

一來二去,陸寡婦也就死心塌地跟了王老八。

如今她有了王老八的孩子,王老八家裡隻有一個老孃,跟著胡林鎮妹妹住。早年間娶過一房媳婦,早死了。

如今,王老八也冇了。

陸寡婦哭著哭著,就笑了。

怪不得奶奶和婆婆,都罵她命硬,說她克人。

“你彆哭,你先說說,那天晚上,王老八從你家走後,你有冇有發生什麼可疑的人?你覺得是不是大劉莊的人乾的?”

趙小七心細,

“誰害死了八哥,你給劉哥說。我們劉哥一定會給老八報仇的。你彆哭,你放心,你肚子裡既然懷了八哥的孩子,我和劉哥不會不管的。”

“冇有,我覺得不是大劉莊人乾的。”

陸寡婦也不哭了,她仔細回憶了一下這些天的細節。

“大劉莊人恨王老八,因為他們不但搶了大劉莊人的財物,還禍害過人家家的女人。但是,這些天,大劉莊人都看到了我隆起的肚子。都知道我肚子裡的孩子是官差的。但大劉莊人,包括村長和族老,都冇有要處置我。說明他們害怕得罪了我,惹怒官差報仇他們。說明他們都不知道王老八死了。”

“不是大劉莊人乾的,那天晚上在大劉莊的還有什麼人,會殺了王老八呢?”

劉老二一臉黑沉,趙小七回憶著那天的情況,臉色突然變了,

“劉哥,我想起來了。那天八哥和我一起賣饅頭。八哥對那個來買饅頭的鎮國公府二夫人動手動腳,當時那個二夫人的眼色就很奇怪,一副想要殺了八哥的樣子。難道那天晚上,那個二夫人偷溜出去,殺掉了八哥?”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