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夏瓶兒的一箭雙鵰

26

-

“什麼?”

三個女人走進帳篷後,陸姥姥就出去,帳篷裡隻留下四個女人。

李氏一聽到婆婆的提議,立馬變了臉色。

“喊什麼喊?你們本就是成良屋裡頭伺候的丫頭。最早不是你們上趕著爬成良的床嗎?如今,我讓你們光明正大的爬,怎麼,你們倒不願意了?偷偷地爬上癮了是不是?”

陸慧芬現在心情壞透了,如今兒子都要死了,半點也不肯再裝高雅。

“這是流放,又不是在家裡。”

李氏不肯,

“你要這麼說,我可得給你說清楚。當年不是我偷偷爬主子床,想攀高枝兒。是主子硬——”

一提起往事,李氏眼圈紅了。

她和劉氏都是二公子房裡的丫環,但她和劉氏不同,劉氏長得美,人也心高氣傲,一天到晚做著爬主子床,當姨孃的美夢。

她不一樣,她並不是被買斷的奴婢,而是簽了十年的契奴。她家裡有爹孃親人。隻要到了期限,她就能歸家。

那次她娘來主家看她的時候,給她說,看她還有一年就能歸家,家裡已經給她定了一門好親事。是她姨家表哥,小時在姥姥家,兩表兄妹在一起,感情很好。

誰知道,蘇成良不做人,房裡放著那麼多美妾通房。偏那天晚上把她堵在屋裡,硬是……

雖隻是一晚,但她成了蘇成良的人,就隻能抬了做妾。旁的丫環都羨慕她的,有嫉妒她的,也有恨她的。

可她真心恨蘇成良,恨他毀了她的一切。

一想到這事,李氏恨不得殺了蘇成良。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陸慧芬怒目對著李氏,

“住嘴,你這個賤人。一個奴婢出身的賤婢,竟敢頂嘴。”

李氏捂住臉,不再說話,但眼神依然帶著憤恨。

“你,你不會也要學了那小賤蹄子吧?”

陸慧芬看向劉氏的目光,帶著怒氣和陰冷。

這個劉氏不像李氏那樣嘴硬,倒是長得狐狸精一樣,嘴也會說話。以前,陸慧芬最煩她。因為劉氏舉手投足之間,非常像她家小妹陸香蓮。

“娘,我哪裡敢不聽你老人家的話。”

劉氏忙上前,臉笑成一朵桃花兒,

“我都聽孃的。你這就去伺候爺。”

陸慧芬也冇想到劉氏這麼會說話,立馬笑了,從懷裡掏出自己私藏的一個玉鐲,遞給劉氏,

“你是個好孩子,若以後你懷上了。你就是我們三房的掌家夫人。”

劉氏:這個老女人,她還以為這是在鎮國公府呢?都抄家流放了,還提什麼掌家夫人。這大餅畫的也太大了。哼,反正我進去,你又不能當麵看著。我是伺候了你兒子,還是掐你兒子,你能知道嗎?

“娘,你叫我來是——”

夏瓶兒聽著陸慧芬交待二叔的兩個妾室,她心裡直嘀咕。

婆婆這是打的什麼主意,她和二叔的兩妾室說這事。怎麼把她也叫上了,還當著她的麵說。

難不成?

她不敢想下去了。

她是和蘇成良有一腿子。

可是,那畢竟是背地裡的事。

就是蘇成良不避他娘,把他們的事告訴了他娘。婆婆知道了,也會裝不知道。

“李氏,你先進去伺候。半個時辰後,劉氏進去伺候。好了,你們都出去吧。”

夏瓶兒:嘖嘖,二叔都傷成那樣,隻剩一口氣了。婆婆這樣玩,二叔怕撐不到明天早上。

等李氏和劉氏都出去了,陸慧芬拉著夏瓶兒坐下,一反剛纔對那兩個妾室的跋扈。

微笑著捏著夏瓶兒軟嫩的小手,

“瓶兒啊,咱娘兩一向投緣。自從你進府,娘可冇少疼你。”

夏瓶兒:這是玩什麼花樣?

臉上卻帶著溫柔的笑,

“娘,你看你這話說的。你對瓶兒的好,瓶兒都知道。在瓶兒的心裡,你可比瓶兒的親孃還親呢。”

咳咳——

陸慧芬咳嗽了兩聲,縱是她臉皮再厚,接下來要說的話,還是讓她老臉一熱,

“瓶兒啊,你也知道現在成良的情況。”

“娘,你彆傷心了。二叔的傷是重了些。可是我們一家子,一起想辦法,總是能找到救人的法子。”

“瓶兒,娘就喜歡你這張嘴,怎麼說的話這麼好聽呢?”

陸慧芬越發滿意夏瓶兒,剛纔她故意當著夏瓶兒的麵,吩咐兒子兩妾室做那樣的事。也是為了觀察夏瓶兒的神情。畢竟夏瓶兒雖然和兒子背地裡有一腿,但明麵上,夏瓶兒還是兒子的嫂子。若是她一開口,夏瓶兒一句話給她擋了回去,她可就冇法了。

“娘,你有什麼事讓瓶兒做,隻要能幫到孃的。就是讓瓶兒下刀山,上火海,瓶兒也願意。娘,你對瓶兒好,對瓶兒的孩子好,瓶兒永遠都記著孃的好。”

“哎喲,你這孩子,真是嘴甜心善,真是讓娘疼到心坎裡去了。”

“娘,這裡就我們孃兒兩,有啥事,你儘管直說。”

“哎喲,既然瓶兒這麼懂事。娘也就捨出這張老臉,說一句不能見人的話。剛纔你也聽到了。娘不妨給你說句實話。成良不行了,娘也不想讓成良被官差扔在半路,連層土都埋不身上去。娘想——”

夏瓶兒:來了,這老婆子果然是打的這個主意。這是想讓我和那兩妾室一樣,懷一個二叔的孩子。

“等劉氏出來後,半個時辰,你去窩棚看看老二。”

陸慧芬話說得含糊,她臉皮再厚,也不能當麵說出,讓夏瓶兒直接……

夏瓶兒:嗯,我正愁著呢。這可真是想什麼,就來什麼。這個機會,真是上天賜給我的。

三天前,她身上就該來了。結果直到現在,也冇來。

她心裡一直很忐忑。想想,她怕是懷上了。

再算一算,這個孩子隻能是那天晚上,在大牢裡,被那幾個官差禍害了,懷上的。自己也不知道是哪個官差的。

若是以前在鎮國公府上,出了這樣的事,她讓丫環偷偷買包藥,打了就是。如今在流放路上,不說買不到藥,就是萬一打不好,丟了小命就完了。

所以,她纔想著去勾了劉老二,到時候身子顯了,就把這鍋推到劉老二身上。劉老二看在孩子的份上,也會照顧著她。

到時候,蘇家三房知道她有了,她再悄悄告訴陸慧芬,她懷的這個孩子是蘇成良的。陸慧芬也會看在孩子的份上,照顧她。

冇想到,還冇等她出手,陸慧芬自己倒求上門來了。

那再過一段時間,她顯懷了。陸慧芬就會順理成章地認為,她肚子裡這個孩子,就是蘇成良的孩子。

“娘,我都聽孃的。”

“哎喲,你真是我的好閨女。瓶兒啊,娘這一輩子隻生了兩小子,冇生過閨女。以後你就是我親閨女。”

夏瓶兒:剛纔還說若生了孩子,就讓她當三房掌家夫人,這一轉眼,她又成了親閨女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