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一窩小寡婦

26

-

陸姥姥嚇了一跳,一想到蘇成良昏迷不醒,全身稀爛的樣子。不由皺眉,

“慧芬啊,不是娘說你。成良現在這個樣子,他成不了事。”

陸慧芬不滿地看著她娘,

“娘,你不要這樣說。男人隻要人不死,那物件就能用。我這也是為她們三個謀生路。誰生下我的嫡孫,誰就是我們三房未來的掌家主母。”

陸姥姥看著有些魔怔的大閨女,不由撇了下嘴。

都抄家流放了,還說什麼掌家主母。這個家,除了一堆吃飯的嘴,還有啥家當要掌。

“慧芬啊,你看,我知道良兒這樣,你難過。可是,你冷靜一下,你想想。我們今晚在這裡休息。明兒一早就得上路。看官爺那個樣,這一上路,就不會輕易停下。良兒那身子,流放路上冇有藥,他撐不過兩天。”

陸姥姥心疼地抱著哆嗦著一團的陸慧芬,

“全身都爛了。你想想,他就這一口氣。再讓女婿揹著他上路,咱不說女婿怎麼想。你就為良兒著想,你想想良兒得多疼啊。早晚是個死,你這當孃的,想看著他活活痛死嗎?要是真心疼他,倒不如讓他安心去了。”

“娘,我的孩子。我就這一個孩子啊。他冇了,我也活下去了。”

陸慧芬抱著陸姥姥,不敢大聲哭,隻能一邊流淚,一邊發抖。

“這都是命。我如今想想,也許當年我就不該換了孩子。我們這搶了彆人的孩子,老天爺也看不過去。所以就收了我們的孩子。慧芬啊,都是孃的錯,都是你的命不好啊。”

陸慧芬不哭了,抬起頭,抹了一把淚,

“娘,我從來都不信命。當年你做的冇錯。黃秋娘弄丟了她的孩子,那是她冇用。和娘冇有關係。如今,我聽孃的話,我也不哭了。等她們三個來了,我送她們三個去良兒的窩棚,我就守在外麵。事成了,我親手送良兒上路。給良兒挖個好坑,讓他走得安心。”

“慧芬,你能想明白。娘也就放心了。今晚我們送良兒走,還能好好給他安葬。要是等明天一上路,他死在路上,官差要是不讓我們停,直接把他扔了,我們也冇有辦法。”

陸姥姥拍著陸慧芬的背,

“我看過了,這個地方有山有水,把良兒埋在這裡,也算是個好去處。咱再做上記號,等以後安穩下來。過些年,再來起了他去,等你百年後,有他陪著你,你也不孤單。”

“嗯,娘,你說的對。我想開了。”

陸慧芬點頭,

“要是她們幾個能生個一兒半女,我養大了,讓他來起了良兒回家。如果生不下孩子。那等以後安穩下來,我就抱養一個。記在良兒名下,也算是不絕了他這門香火。”

一想到,她百年之後,冇有一個兒孫給她燒張紙,陸慧芬心裡就疼得厲害。

“除了良兒的事,女婿的事也得抓緊辦。我看女婿那神情,怕是這次恨毒了你。不管他抱不抱得來蘇子淮,估計都得休了你。”

女人若是被休,不但對女人是災難,對女人的孃家也是冇臉的事。

“他想休了我,再娶個年輕的嬌滴滴,生一窩兒女。啊呸,就憑他蘇全明,他也配。”

陸慧芬臉上的神情變得惡毒,

“他要真敢休我,我就讓他做太監。到時候,我倒要看看,他憑啥納妾生子。”

陸姥姥看著陸慧芬怨恨的臉,歎息一聲,

“的確不能讓他生下孩子。”

陸姥姥心裡惡毒地想著,她閨女跟了蘇全明一輩子。冇有功勞,也有苦勞。臨老了,被蘇家連累抄家流放不說,還落得一個被休的下場。蘇全明敢休了她閨女,她怎麼能讓蘇全明剩下的日子好過。

“這是流放路上,死個把人,也冇有人問。要不然,就直接把他弄死好了。有他陪著,良兒也不寂寞。”

陸慧芬想到這裡,眼裡閃過狠光,

“娘,香蓮勾上的那個官差,要不,我們讓香蓮給他說說,讓他下手。”

陸姥姥有些不高興地看了一眼陸慧芬,自從男人死後,這麼多年,她一直靠著這個大閨女,在蘇府過著半個老太君的好日子。如今,時局變了。她早就看出來了,她的後半輩子,要指望小女兒陸香蓮過活了。

以前她們陸家指望著大閨女過活,一家子都聽大閨女的話。

如今,她絕不會為了大閨女,再去指使小閨女做事。

“這樣的混話,你在我麵前說說也就算了。可不能在香蓮麵前說。她臉皮薄,到時候你們姐妹離了心。你可彆怪娘冇提醒我。”

陸慧芬被她娘這句話噎了一下,不高興地頂了一句,

“她一個寡婦,指——”

話說一半,陸慧芬看到她娘臉色一變,立馬閉了嘴,

轉念一想,她也變了臉色。以後不管是蘇全明休了她,還是她除掉了蘇全明。她都是一個冇有男人的女人了。和小妹陸香蓮一樣成了寡婦。

不過,小妹是個年輕貌美的寡婦。又和官差好上了。以後這一路上,都要指著小妹呢。

她的確不能再像以前在府裡一樣,對小妹頤指氣使了。

雖然明白了時局冇人強。但陸慧芬還是心裡憤憤,小妹和娘在鎮國公府,靠著她庇護,享受了那麼多年的榮華富貴。她一日落了勢,立馬就變了臉,還得她給她們陪小心了。

生氣,真是生氣。

陸姥姥被陸慧芬一個寡婦說得臉色極難看。

她是個老寡婦,小女兒是個小寡婦。

如今大女兒馬上也要成為一個寡婦了。

陸姥姥一想到這些,心裡就堵得厲害。

不過,她難受歸難受,卻一向頭腦冷靜,非常現實。

“弄死他還不容易嗎?這種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最好我們娘倆自己動手。”

“娘?”

陸慧芬吃了一驚,她再跋扈,可也冇有親手殺過人。而且還是殺自己的男人。

“你隻要想想,他不死。不管是抱來蘇子淮,還是休你再娶。或者納妾,你以後都冇有好日子過。倒不如狠一狠心,直接弄死他。讓他陪著你的良兒一起走,你家良兒不孤單了。你以後的路也好走。”

“男人都冇有了,我以後的路還能有啥好的。”

“你可不能這樣說。你想想,娘和你妹妹都冇了男人,這些年,不也過得很好。”

陸姥姥笑了一下,

“到時候,你就是這三房唯一主事的人。三房這些個兒媳婦和妾,哪個不得伺候著你。看著你的臉色過日子。”

不要再伺候男人了,還有人伺候她。

想想,陸慧芬覺得,就像她娘說的,這日子也算過得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