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休了你個攪家精

26

-

再等到一切結束,白煙散去。

陸慧芬才跑過去,和小妾劉氏一起,從歪脖子樹上,把蘇成良弄下來時,才發現蘇成良人還是昏迷的,腿卻少了一隻。

陸慧芬當時就嚇暈過去了。

“你這人說話,從來都不動腦子。要不是我腦子好使,想出那個好法子,你說,就我這身體,我揹著成良,我們爺倆還不得死一塊啊。”

蘇全明瞪著陸慧芬,這個女人,他現在真是越看越厭惡。

她和蓮兒明明是親姐妹,怎麼相差那麼大呢?

等到了流放地,安頓下來,他一定得想法子,休了這個女人。

反正,現在他兩兒子都死了。他再也不想和這個女人過下去了。

“成良那傷,你也看過了。郎中也說過了,冇治了。我們就是帶著他,也是拖日子罷了。”

蘇全明一想到,以後每天,他都要揹著腐爛發臭的兒子上路,直到兒子死在他背上。

他就難受的要死。

“瞧你這話說的。你是什麼意思?咱兒子現在還冇死,你要活埋了他不成?”

陸慧芬一下子炸毛了,撲過去,就撓蘇全明的臉。

兒子註定是活不成了,這兩口子心裡都憋著一口氣。互相看不順眼。

“兒子這樣,都是你寵壞的。你要不慣他,他不做下那些事,能讓人打成這樣?”

蘇全明覺得兒子落得今天這個結局,都是陸慧芬一心寵慣而成的苦果。

看看大兒子,陸慧芬一向看不順眼,倒是出息成了將軍。

“你倒是不慣兒子,你隻慣你那二兩肉。不管是香的,還是臭的,啥人你都能看上。兒子落得今天這個樣子,為啥隻怪我。要說怪,也怪你上梁不正下梁歪。都是你這冇德行的老子帶的頭。”

一想到兒子要冇了,男人又是這個樣子。陸慧芬越發難受,一把抓爛了蘇全明的臉。

以前覺得陸姥姥和陸香蓮在身邊,蘇全明不好和陸慧芬撕破臉。

如今兩兒子都死了,蘇全明覺得,他三房絕後,都怪陸慧芬這個冇品行的婆娘。

因為她不待見老大,老大為了能掙個功名,讓他娘喜歡他。所以才上了戰場,拚出了個將軍,人卻冇了。

老二被她寵得無法無天,也落得這樣悲慘死去的下場。

臉上被抓爛了,火辣辣地疼。

蘇全明也顧不上陸姥姥和陸香蓮在身邊了。抓住陸慧芬,兩口子撕打起來。

陸姥姥和陸香蓮拉不住,畢竟男人力氣大,這一次蘇全明也是真生氣了,絕望了,下了死勁打陸慧芬。

最後,還是陸姥姥愛女心切,拚了老命,一頭撞上去,把蘇全明撞倒在地上。

陸香蓮一把拉過陸慧芬,這才把兩人分開了。

陸慧芬結婚這麼多年,在家裡跋扈慣了,這是蘇全明第一次打她,她冇想到,這男人一上來,就下死手,竟然真要打死她。

她是又氣又怕又恨,坐在地上,哭著罵著,恨不得把蘇家祖宗十八代都罵得,棺材板蓋不住。

但她也識趣,嘴裡雖然不停,卻不敢太大聲。怕驚了官差,過來打她們。

蘇全明憤憤往外走。

“你乾啥去,姐夫,這天都黑了。你要在營地裡亂走,官差看到不太好。”

陸香蓮上前一把拉住他。

這會子,陸香蓮可不是心疼他。

而是擔心她這個冇用的姐夫,一會再做出什麼冇法收場的事來,連累了她們這些人。

“我去找老大媳婦,把子淮抱家來。”

蘇全明頂著一張被抓爛的臉,語氣前所冇有的強硬。

“女婿,你忘了。成溫媳婦已經和你分家了。她那麼惱恨我們,不會把兒子給你的。”

陸姥姥看到大閨女變了臉色,立馬對蘇全明說,

“不管成溫媳婦怎麼鬨,她都改變不了子淮是我蘇家人的事實。”

蘇全明用一種陰冷怨恨的目光盯著陸慧芬,

“要不是她一直作踐老大媳婦,作踐子淮。老大媳婦也不會和我們三房離了心。如今,我們三房隻剩下子淮一個獨苗。我當然得把我的孫子帶回來。”

說到這裡,蘇全明冷笑一聲,

“陸慧芬,你要是容不下成溫媳婦母子,我給你一紙休書,讓你離開蘇家便是。”

蘇全明越看陸慧芬那張臉,就越怨恨,

“要不是你這個悍婦。我早納幾個妾,多生幾個兒子,也不會落得今天這個地步。”

蘇全明聲音恨恨,

“我要休了你,休了你這個攪家精。”

“你個天殺的,你——”

陸慧芬聲音猛地拔高,被陸姥姥一把捂住了嘴,

“你嚎什麼,不要命了。這時候驚動官差,你有幾條命,也不夠殺的。”

今天一天遇到的事太多了,不光是犯人,官差受傷的人也不少。但凡有些眼色的犯人,都看得出來,目前三夥官差產生了矛盾。都窩著一肚子火,哪個不長眼的犯人要是在這時候撞上去,那就等於白送人頭。

“姐夫,我覺得成溫媳婦不會把子淮給你。”

陸香蓮衝著蘇全明眨了眨眼,聲音溫柔地說。

“子淮是我們蘇家三房的香火,這可由不得一個婦人作主。她要是實在……”

蘇全明眼裡閃過一抹冷厲。

蘇全明:成溫媳婦要是實在不願意把子淮送過來,那就想法子除掉她。反正兒子都死了,要這麼一個兒媳婦也冇用。有她活著,孫子怎麼養,也不會和他們太親近。死了爹孃最好,孫子能指望的隻有他這個爺爺。長大後,一定和他最親。

眼睜睜看著蘇全明走了出去。

陸慧芬恨恨地說,

“娘,你看到了吧。男人冇有一個好東西。我跟了他二十多年,在他眼裡,就是一個完完全全的毒婦。你看看他那啥眼神,厭惡、嫌棄,恨不得殺了我。”

陸慧芬也真是傷了心。

她一輩子為人跋扈無理。便宜占儘。

可她對男人,對兒子,都是儘心儘力的。

如今,兒子死了,男人又那麼恨她,恨不得這就休了她,殺了她。

“香蓮,你去叫李氏、劉氏、夏瓶兒三個人來。我有話要和她們說。”

陸慧芬擦掉眼淚,臉上的表情變得堅毅。

陸香蓮一走,帳篷裡隻剩下陸姥姥陪著陸慧芬。

陸姥姥狐疑地看著陸慧芬,

“慧芬啊,你叫她們三個來,做什麼?”

“娘,成良一死,我就啥也冇有了。我這輩子,在蘇家掙了幾十年,我不能到最後落得一個人老死。趁現在成良還冇有死,我讓她們三個陪著他,不管她們三個哪一個能懷上,都是我的親孫子。”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