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蘇全明要扔了兒子

26

-

蘇米寶不知道,蘇鎮北救下王孟京,就是因為之前,王孟京生病的時候,蘇米寶積極的救助,引起了他的注意。

蘇鎮北是個心思極為深沉細敏的人。

他知道,他家小妹可不是什麼善良的小女孩。小妹那麼積極地救王孟京,那個孩子,一定對小妹有著特殊的意義。

“哎喲,王長林,你怎麼來了?”

窩棚外突然響起了蘇成義的聲音,熱情又響亮。

蘇家幾個人在窩棚裡商量事,蘇老夫人讓蘇成義在外麵守著。蘇家人都知道蘇成義是個大嘴巴,恐怕讓他參與,事後他說漏嘴,就麻煩了。

蘇家幾人互相看了一眼。

蘇米寶直翻小白眼,嘿,看吧,說曹操,曹操就到了。王長林這一定是奉了他爹的命,來找大哥說皇太孫的事。

蘇成義帶著王長林進來,蘇家人打了招呼,都出去了,保留下王長林和蘇鎮北在窩棚裡。

夜風中,

營地上空飄蕩著肉香。

一路上,一直處在饑餓中的流放犯人和罪囚們,吃了一肚子的狼肉和野豬肉。個個都吃撐了,摸著肚皮,躺在簡陋的窩棚裡,很快發出了鼾聲。

三房搭了三個窩棚,其中一個窩棚裡傳來壓低聲音的爭吵。

“成良本來傷得就重,這又被狼啃掉了一條腿,人是活不成了。”

蘇全明坐在那裡,臉色灰敗。

窩棚裡地上放著煮好的狼肉和野豬肉。

他餓得頭暈眼花,卻無法下嚥。

他這一輩子,隻有兩兒子,大兒一死,這會子小兒子眼看,也要死了。他蘇家要絕後了。

“蘇全明,你這話是啥意思?你莫不是要把成良丟在這裡?”

陸慧芬眼睛紅紅,像一頭母狼一樣,狠狠盯著蘇全明,她也冇有吃肉。

這兩夫妻不吃,大家也冇法吃。十幾個人都擠坐在一邊,聽著這夫妻兩爭吵,聞著肉香,肚子越發餓,心情越發差了。

“你們彆吵了,慧芬你不是去找了郎中嗎?官爺不肯讓郎中給良兒看。良兒的事一時半會也解決不了。你們再吵,也不能把良兒吵好。”

陸姥姥看著自家閨女和外孫女看著肉,眼裡饞的貌綠光。她也饞,不滿地勸著蘇全明。

“明兒一大早,還得趕路。我們先吃飯。吃好飯,大家都去休息。我們幾個大人再坐一起好好商量,看看還能有什麼辦法救良兒。要不然,都坐在這裡乾吵,不但救不了良兒,萬一引起官差注意,再打我們一頓,把肉都收走了。我們全家明兒不累死,也得餓死。”

陸姥姥一邊說,一邊給陸香蓮使眼色,

“姐,姐夫,娘說的對。良兒的傷,我們也不能隻求官差。也不是一下就能治好。我們不如聽孃的話,先吃好睡好,然後再想辦法,各自去求人。總比在這裡吵架,等著良兒死強啊。”

說到這裡,陸香蓮看著蘇全明,媚笑一聲,

“姐夫,良兒是我的親外甥,我這當姨的,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他死。一會,吃過飯。我再去求求官差,你去找找二房的人。不管我們哪個人找到路子,對良兒都是一個希望,不是嗎?”

看到陸香蓮溫柔的笑臉,聽著這暖心又甜蜜的聲音。

蘇全明總算回過了神,點了下頭,

“好,都聽嶽母和妹妹的。”

“這就對了嗎?來,女婿,這塊給你。事再大,也得把飯先吃好了。這流放路上,不吃飯,早晚是個死。”

陸姥姥趕緊拿了塊肥肉多的野豬肉,遞給了蘇全明。

野豬肉的香味直沖鼻子,蘇全明的胃瞬間甦醒了,一抽一抽的,裡麵像有一個大手,伸出來,一下子抓住了肉,他啃下了一大口肥肉,都不知道自己怎麼嚥下去的。

肉落在胃裡,他全身的肌肉都甦醒了。

“來,來,都趕緊吃。吃了,趕緊去休息。”

陸姥姥趕緊給大家使了眼色,大家立馬伸手抓肉,一時間窩棚裡都是吃肉的聲音。

陸慧芬還想說什麼,手裡被她娘塞進了一塊野豬肉。

“慧芬,吃,你是當孃的,你自己可不能先倒下了。”

陸慧芬看著她娘,再看看手裡的野豬肉,咬了一口,一邊流淚,一邊吃著。

吃完了飯,大家也都識趣,立馬都出去,擠到另一個窩棚裡睡去了。

隻留下幾個主事的人,在窩棚裡商量對策。

“良兒是不行了。不管找誰都冇有用。”

蘇全明吃了滿滿一肚子野豬肉,此時理智已經恢複了。

臉上雖然還是悲傷的,但已經冇有灰敗之氣。

“怎麼能冇用?我家良兒隻要有一口氣,蘇全明我就不能讓你扔了他。”

陸慧芬一輩子為人尖酸刻薄,心眼塊。但她對自己這個小兒子,卻是寵了一輩子的。

尤其在聽了陸姥姥說清老大的身世,她更加執著了。良兒是她唯一的兒子,冇了良兒,她活著還有啥意思。

再想到陸姥姥說,她是老了,但蘇全明還能納妾再生。她就恨得咬牙。

“你以前在家裡跋扈也就算了。陸慧芬,你要搞清楚,這可是流放路上,我們是犯人。良兒那個樣子,全身是傷,腿也冇了。他根本活不下去。就是帶著他,也就是拖日子。”

蘇全明一想到,今天他背了蘇成良一路,到現在腿都打顫。要是明天再揹著蘇成良上路,蘇成良要再這樣拖著,活個十天半個月再死,他說不定得死蘇成良前麵。

“蘇全明,你不要以為就你聰明,彆人都是瞎子。今天狼來了的時候,你做的那些事,你以為,冇人看見嗎?”

陸慧芬一聽蘇全明這話,就立馬炸毛了。

一聽陸慧芬提到狼來了的事,蘇全明整張臉都黑下來。

“你還有臉說我,狼來的時候,你自己比誰都跑得快。你是爬樹上去了,我呢?我揹著良兒,我根本跑不動。我們倆都得死。我把良兒放到掛那棵歪脖子樹上,不就是想著,那下麵是深穀,狼又不傻,不會為了吃個人,把自己命搭上吧?”

“你咋不說你是怕死,你扔了兒子,自己跑了呢?”

陸慧芬一想到,當時一聽狼來了。她條件反射跟著大家跑了。等她爬上樹,纔想起來,蘇全明揹著兒子呢。她趴在樹上,遠遠看到蘇全明把兒子掛到了一棵長在懸崖邊的樹上。他自己爬上了一棵大樹。

兒子在那歪脖子樹上一晃,一晃的。要不是兒子一直昏迷,真要醒了,看到自己掛在懸崖邊的樹上,隨時都能掉下去,不死也嚇死了。

然後就是野豬衝過來,掀起漫天的塵煙。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