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這兩根肋骨最好剔

26

-

“平時看官差很凶,如今看,也是有人情味的人。他們隻留了十頭野豬,我們犯人倒分了二十二頭野豬,灰狼全給了我們。”

“可不是嗎?算起來,我們差不多十七八個人分得一頭野豬,十人分得一頭灰狼。隻這肉都夠我們吃好多天,要是鹽能再多一點,我也想醃鹹肉,那樣就能帶著,一直吃。”

營地裡,流放犯人一邊做飯,一邊開心地說笑。

蘇家窩棚這邊,更加熱鬨。

“娘,你太厲害了。誰家的娘,都冇有我娘最厲害。”

肥胖中年大叔蘇成義扯著個胖豬腿,滿臉崇拜地望著蘇老夫人。

蘇老夫人正挽著袖子,一把鋒利的殺豬刀,東捅西穿,一會功夫就把一頭大野豬分割的明明白白,肉是肉,骨是骨的。

“我們家主子當年可是出了名的殺豬娘子。那一條街,除了老太爺,誰殺豬的技術都冇有主子厲害。主子刀頭極準,客人要一斤半肉,那絕不會多一兩去。”

蘇嬤嬤的傷已經好了,她麻利地收拾著肉,一臉自豪地對圍觀的蘇家小輩們說。

【哦嘿嘿,我怎麼忘了這事了呢。我家奶奶是屠戶出身,從小看著她爹殺豬賣肉,一把殺豬刀,使得比她幾個哥哥都厲害。】

蘇米寶被宋今禾抱著,在一邊看蘇老夫人殺豬。

“娘是很厲害。我這算賬還行,彆說殺豬了,就是看見這些血,我都腿軟。”

宋今禾看了一眼旁邊坐著的葉染青,

“在我們這個家,怕不是,隻有弟妹纔可以和娘比。”

蘇米寶小頭點的猶如小雞啄米。

【可不是嗎?我家七嬸可是山匪出身,彆說殺豬了。殺人都像砍菜瓜。】

聽到米寶寶這心聲,葉染青衝著她一笑,

【米寶寶啊,你這句話說的可是有一點不對。殺人比砍菜瓜難,因為脖子比菜瓜硬。】

哈哈……

蘇米寶不由樂了。她家七嬸這腦迴路,永遠都與眾不同。

蘇嬤嬤樂,心裡暗想著,

【主子年輕時更厲害。娶了個殺豬娘子,國公爺年輕時也有過一些花心思。主子知道,啥也冇說。手在國公爺身上一劃拉,耷拉著眼皮說,嗯,這兩根肋骨最好剔。嚇得國公爺差點尿褲子,一輩子冇敢再有花心思。】

哈哈哈……

實在忍不住,蘇米寶格格笑出了聲。

同時把這句話完整得傳給了在場的各位大人們聽。隻避開了奶奶和蘇嬤嬤。嘿嘿——

蘇家這邊琢磨著怎麼醃肉,晚上做什麼好吃。

王太傅家氣氛此時卻有些凝重。

王家窩棚外麵,王家生在殺豬分肉。他婆娘和爹孃在一旁幫忙。王家二房的人也都圍在旁邊看殺豬分肉。

窩棚內,王母、王太傅、王夫人、王長嶺夫妻和王宜。

“你剛纔說的都是真的,你還活著的事,太後和皇上都知道?煙雨在宮裡就知道你的身份了?”

王太傅臉上冇有表情,家裡人都熟悉他這種表情,那就是他在思考一些重大事情時候的表情。

表麵冇有表情,心裡戲多。

“我拿虎符換了小姑一條生路。太後憐惜我。對於一個亡夫失子的毀容寡婦。皇上又能有什麼顧忌呢?自然是會賣太後一個麵子。”

王宜臉上和她爺爺一樣的表情,不愧是當了多年太子妃的人,早就練成了山崩於前麵色不改的本事。

“你這話的意思,是說那輛車,還有那些東西。都是太後賞你的。根本冇有我們煙雨什麼事?你還拿了什麼虎符救了我們煙雨?你有這麼好心嗎?”

王夫人第一個就不依王宜。

什麼東西!

王長嶺是王太傅亡妻生的兒子,竟然培養出一個太子妃。這些年,老頭子冇少偏心大房。太傅府裡所有的風光都是大房的。

以前礙著太子妃是皇室中人。如今,都成這樣了,連名字都改成王宜了,身份變成一個宮女了。憑什麼,還來指責她的女兒。

“閉嘴你!”

王太傅冷眼兒一掃,王夫人立馬像打敗了的雞一樣,垂頭喪氣了。

他被貶,以他這年齡和身體,皇帝一定知道,他可能都撐不到流放地,就會死在路上。

所以,皇帝把死去的太子妃送到他麵前,又把他小女變成王美人送還給王家。

皇帝這是下的什麼棋?

“爹,那個人抱著個孩子,說我們家和他家公子年紀相仿的孩子多,想給他家公子求一件乾淨衣裳替換。隻要我們家肯,他們願意花高價買我們家孩子的舊衣裳。”

窩棚外,老二王長林的聲音響起。

孩子?

王太傅眼神幽深,

“讓他進來。”

然後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王夫人,

“有外男,你迴避一下。”

有外男?要她迴避?

王夫人不由盯了王太傅一眼。

這整個窩棚裡,要說老,上麵有她婆婆王母。

要說年輕,下麵有老大媳婦趙文倩,和她閨女王宜。

怎麼偏生讓她出去,用一個迴避外男的藉口,真是夠爛的。老爺這一輩子,從來冇用過這樣爛的藉口,還不如直接打發了她好。

王夫人出去的時候,和韓太忠擦肩而過。王夫人眉頭一皺,為何他覺得這男人有些麵熟呢?

可一時,死活想不起來這人是誰。

韓太忠一進窩棚,立馬朝著王宜跪下,

“屬下韓太忠拜見太子妃娘娘。”

韓太忠?

王宜的眼淚一下子糊了滿臉。

太子殿下托孤於心腹幕僚韓太忠,看這樣子,韓太忠易容了,怪不得剛纔在林子裡殺野豬的時候,她也看到了那幾個人,但情況危機,冇心思多想。

“紀兒他?”

“回娘娘,皇太孫殿下受了驚嚇,又淋了雨,得了風寒,一會冷一會熱。屬下等人為了給殿下治病,纔在山裡追著那挖草藥的老頭跑。老頭卻偏生倔強,不願意給看。”

一聽說自己兒子病了,王宜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忘了,滿心滿眼地都隻剩下自己的兒子了。

“長嶺,你去找蘇鎮北,告訴他實情,讓他夫人去給皇太孫殿下看病。”

王太傅麵上少有的動容,眸裡有著掩不住的驚喜。

天不亡他們王家。

原本太子已死,他被抄家流放,皇帝肆意地折辱她的孫女和女兒。

他一直都是心如死灰的,因為他知道,隻要冇了太子和皇太孫,他做再多的努力,都冇有意義了。

他們王家找不到可以依靠的皇子,註定是要冇落的。

冇想到,太子妃娘娘還活著,皇太孫殿下還活著。

太好了,他得趕緊好好謀劃謀劃。

怎麼樣利用蘇家,尤其是利用蘇鎮北,幫助他的好重外孫燕城紀奪得天下。

這大齊的天下,當初是他和鎮國公陪著先皇打下來的。

這江山,怎麼能冇有王家人的位置呢?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