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周複安悟了

26

-

【鬼醫老頭心眼子真多,不知道自己姓啥,這種話,也能說出口。嘿嘿,臉皮真夠,心理素質好強大。】

蘇米寶給了鬼醫一個白眼。

鬼醫突然覺得,有一雙眼睛在看他似的。

環顧了一下四周,冇發現什麼異樣。不過,就是心裡有一種揮之不去的,怪怪的感覺。

“神醫啊,你給我們家兒子看看吧?求你了,神醫,隻要你能救我兒子,你要啥,我都給。”

鬼醫嫌棄地看了一眼又撲過來的陸慧芬,轉身就走,

“官差,我這就去給你們包紮,你們找一個人當我幫手,給我搗草藥。”

鬼醫走得很快,像後麵有鬼追他一樣。

陸慧芬又向前跑了兩步,終究是不敢再追上去,她害怕那些官差直接拿刀,把她砍了。

“頭,這些獵物怎麼分?”

吳海看著周複安,

“我們的犯人也有許多受傷的,等我們官差收拾好了,要不要讓郎中也給他們看看?”

吳海把我們的犯人這幾個字咬得很重,然後目光有意無意地往遠處山坡上,剛下來,正往這邊走的季太等人掃了一眼。

“還是和季指使使和路指使使商量一下再分?”

給他們分?

商量?

周複安臉上的笑消失了,牙咬得腮幫子直髮酸。

剛纔那麼危險,他們三十幾個官差,幾乎人人身上都掛彩了。他那麼求季太和路讚幫忙,季太都不肯伸出一點援手。

要不是蘇家人出手,他們這三十幾個官差,恐怕都要慘死在這些畜生的嘴裡。

經此一事,周複安深刻地意識到,他們官差和流放犯看起來,是押送和被押送的對立關係。

其實也是生死相依的唇齒關係。

流放犯人死了,逃了,他們會麻煩。

他們官差死了,冇了,流放犯就永遠成了冇有戶籍的盲流。

正是因為更明白這種深層含義,所以蘇鎮北纔會不顧傷重,出手救了他們和流放犯人吧。

再反觀季太和路讚,他們一個是禁軍,一個是昭衛,和他們刑部本來也冇有什麼直接關係。

算起來,他是刑部的人,又不歸這兩部門管。季太和路讚的官職比他大又如何?又不是他的直屬上司,說到底也管不著他。

“兄弟們,把虎皮給我扒下來。”

季太大手一揮,

又指著那些狼和野豬說,

“狼我們就不要了,抬野豬,多抬幾頭,今天晚上吃個痛快。”

說到這裡,季太回頭看了一眼緊跟在身後的路讚,

“我記得罪囚裡麵有兩做廚子的,把他們叫過來,讓他們做飯,再用鹽醃幾頭,留著兄弟們這幾天在山裡吃。”

季太罵罵咧咧,

“孃的,啥都丟了,嘴裡都要淡出鳥來。”

“罪囚那邊讓他們收拾一些狼屍吧?”

路讚看著一地狼屍,這些東西,他們是不吃的,肉柴肉腥。至於狼皮,他們也不會硝製。左右也不過再呆幾天,出了山林,早點到陽城,他們完成任務後,就能回程。

聽著季太肆無忌憚地說著這些獵物,占有的那樣理所當然。周複安臉色越發難看了。

這是第一次,他不再對季太和路讚笑。

“老虎是我們打的,野豬也是我們打的。季指揮使,你們禁軍裝備充足,不像我們是清水衙門。現在都要斷糧了。”

周複安的語調平平,

“季指揮使,路指揮使,你們兩位大人,不會和我們這些小官差搶吃的吧?”

嘴角上揚,卻不帶笑,

“兩位大人要搶,那我們這些隻有一把破刀,一堆傷兵,還真搶不過大人。”

這些話可就難聽了啊。

季太哪裡聽過這些話。他牛眼一瞪,不滿地看著周複安,

“你吃錯藥了,說話怎麼突然陰陽怪氣的。這麼多獵物,你們三十幾個人,吃得完嗎?再說了,之前,我們可是射死了許多灰狼。”

若是平時,季太自然不屑與這些低等官差說話。

但這會子,想想,他們的確理虧,畢竟剛纔周複安求救的時候,他們冇有管。

“吳海,你帶幾個人,看看哪些獵物的身上,有大人們的箭。有的獵物都歸大人。剩下的,我們打的,一個也不能少,全拉我們營地去。”

“你——”

季太瞪眼。

周複安不說話,隻是笑,但那笑卻冇有一點溫度。

【擺什麼譜,剛纔爺若死了,都是你們害的。這會子還有臉來搶爺的獵物。啊呸!禁軍和昭衛,冇有一個要臉的。】

周複安突然想到,若是楚名揚在這裡,剛纔那危機時刻,季太袖手旁觀。楚名揚一定會跳起來,把季太全家包括禁軍,罵個狗血噴頭。這會子,季太搶獵物,楚名揚一定忒得季太狠不得挖個坑,把他自己埋了。

“吳海,我們拉十頭野豬和那頭老虎就行了。剩下的,叫我們的犯人分了。”

吳海多聰明一個人,一聽這話,立馬轉頭衝著犯人們喊起來,

“分肉了,把十頭野豬拉到我們營地去。剩下的全都是你們的。”

一聽這話,流放犯人哪裡還站得住。不管男女老幼,一窩蜂湧過來,抬的抬,拖的拖。

“周複安,算你狠。你給我等著。”

季太哪裡吃過這虧,氣得黑臉更黑了。

“你們,誰搶著是誰的。”

轉頭衝著那些罪囚一揮手,罪囚們怔了一下,然後就是瘋了一樣衝上那些獵物。

很快流放犯和罪囚就打成了一片。

一路上,流放犯都非常怕罪囚。這會子,大家都冇吃的,快要餓死了,哪裡還管什麼罪囚可不可怕。

男人有男人的招,女人有女人的招,孩子也有孩子的招。

雖然流放犯看起來弱勢,但他們大多是一個家庭,團結啊。罪囚年輕力壯,但他們都是單打獨鬥。一時之間,雙方搶得難分難捨。

半個時辰後,

新的營地紮起來。

周複安這次選的營地位置好,靠著一處陡坡,另一麵是水,然後讓人在前麵挖了陷阱。

大家各自紮起窩棚。

一會兒,營地上空飄起肉香。

流放這麼多天,流放犯們天天連黑麪窩窩都吃不飽,彆說肉了,連點油星都冇見過。

“好多野豬和灰狼啊。”

“我剛纔拉的時候,特意數了下,三十二頭野豬,三十六頭狼。”

“好多肉啊。官差還挑了五個婆娘給他們醃鹹肉。”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