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東宮韓太忠

26

-

“你小子可害苦我老頭子了,我鞋都跑掉了,你一會得賠我一雙鞋。”

鬼醫臟汙的手指按住蘇鎮北脈搏,在他耳邊小聲嘀咕。

蘇鎮北給了鬼醫一個眼神,這瘋老頭子醫術很高明。脾氣也很怪。要不是受故人所托,他纔不會寄居在燕王府上。

鬼醫不但醫術高,毒術也高,易容也高,輕功也高。

在燕王府裡住著,經常一天變一張臉,成天來去無蹤。

所以,整個京城也隻有三個人見過這老頭的真麵目。

太子、燕王和蘇鎮北。

“哎喲,你這個俊小子。傷得可不輕,治不好。活不長。”

鬼醫搖頭晃腦,瘋瘋癲癲。

“老前輩,請你快些給我們家小公子看看。”

韓太忠走過來,請求鬼醫去給皇太孫看病。

“我老頭子可把醜話說前頭,請我看病可以,但我診金高。”

【這個死老頭醫術高強,剛纔在山林裡遇到。看他正在采藥。讓他給皇太孫治病。死老頭不肯。我也擔心他一個鄉間遊醫,彆給皇太孫看毀了。如今看他給蘇鎮北看病,竟能看出蘇鎮北身中鎮魂釘,治不好,活不長。這樣看來,醫術還不錯。如今這深山老林裡,隻能找這老頭看病了。】

這個韓太忠不認識鬼醫,但他認識我大哥。

蘇米寶把幾人的心聲聽了個遍。

“隻要老神醫能看好我們家小公子,你要多少錢,我們家老爺都地給的。我們家老爺可是江南富商,有的是錢。就是娶了三妻二十六妾,隻生得這一根獨苗。老神醫若是能看好我們家小公子,這一輩子何愁錢花。”

韓太忠笑眯眯躬著身子,話是向鬼醫說的,眼神卻是瞅著蘇鎮北。

他家太子爺臨終托孤,讓他帶著皇太孫去投靠燕王,尋求燕王的庇護。

老皇帝早就算準了,生怕東宮餘孽與燕王聯絡,所有通往燕王封地的路,都重兵把守,日夜嚴查。

他身邊隻有龍一、龍二,他們三人一行護著皇太孫。雖然龍一、龍二武功高強,世間堪逢敵手。

但韓太忠行事一向非常謹慎。

他冇有帶著皇太孫前往燕王封地,也冇有追去東邊找燕王。

而是帶著皇太孫,一路追隨蘇家流放隊伍。他想把皇太孫交到蘇鎮北手裡。

皇帝不會想到皇太孫還活著,更不會想到皇太孫居然與蘇鎮北生活在流放地。

這樣蟄伏幾年,等皇太孫大一些,再行起事。

看著韓太忠給大哥一個勁使眼色,眼睛都要扭抽筋了。

蘇米寶有些糾結,鬼醫和韓太忠既然來找大哥了,早晚得把皇太孫的事給大哥說。

可是,

她真得不想遇到燕城紀啊。

一想到前麵樹下那個小糰子,長大後會娶了她,而且還會薄情寡義殺了大哥,殺了她。

她就後背直冒冷氣。

作者大大的執唸啊!

她就真得逃不過這命注的結局嗎?

那她穿書還有什麼意思?

愁眉苦臉了一會,蘇米寶突然腦中靈光一閃。

咦,

這裡的變數除了她,還有一個人,太子妃王昭容啊。

皇太孫的親孃冇死。

皇太孫還不至於長大後,變成那樣冷血變態的傢夥。

還有大哥,隻要有她在,蘇家人也不會像原書中那樣慘死。大哥也不會黑化。

大哥不黑化,就不會有後麵的持權報仇,把持朝堂不敢放權,以至於惹來最後的殺身之禍啊。

更重要的是,她可以不嫁進宮中,不當燕城紀的皇後啊。

對,

她想好了,等燕城紀和他娘相認後,就努力撮合他和王昭西的婚事,讓王昭西當皇後孃娘。

這樣不就破開了死局嗎?

想開了,蘇米寶興奮起來。

【大哥,這人是韓太忠。他帶的那個孩子是皇太孫燕城紀。他們都易容了。鬼醫認出了他們。】

皇太孫?

蘇鎮北心頭一震。

燕王對他說的,太子托孤的一幕又浮現在他腦海裡。

太子已逝,他唯一的兒子——皇太孫燕城紀,也是燕王最親的侄子,他不能不問。

【大哥!】

軟軟糯糯的小奶音,撫平了蘇鎮北心頭的燥熱。

他迅速恢複理智。

“你這小子的病,我老頭子看不好。隻能給你幾粒藥,減輕你的痛苦。”

鬼醫從他揹著的包裹裡,掏出一小瓶子藥丸,塞到蘇鎮北手裡,

“給診費。我老頭子從來都不賒賬。”

“多謝老先生賜藥,不知這些銀子夠不夠?”

樹上的人都下來了。顧悅顏走過來,把大約一兩銀子,遞給鬼醫。

“那我老頭子可不客氣了,我在這山上轉了幾天了,窮得連個銅板也冇有。”

鬼醫笑得嘿嘿的,接過了顧悅顏的銀子,看著顧悅顏臉上的傷痕,

“這疤瘌有些深,普通藥治好了,也會留疤瘌的。等一路上,我采到草藥,給你配一副美容去疤藥膏。”

“請郎中為我夫人看傷,儘力保住她消炎止疼,至於疤瘌,能去就去。不能去,也不必放在心上。”

【嘖嘖,誰說我家大哥話少的呢?這一碰到大嫂的事,事無具細,都是交待好幾遍。瞧瞧,這差一點就直接表白了,我不在乎你的容顏,我愛的是你這個人。隻要是你的,什麼都是好的。】

蘇米寶嘴角抽抽,都要忍不住笑了。

但這個場合,真心不適合說笑,她隻能拚命忍著,忍得很辛苦。

“郎中,你快來給我們家兒子看看吧?他快要死了。”

陸慧芬哭著跑過來,伸手就去抱鬼醫的大腿。

鬼醫哪裡會被一個女人近身。

立馬閃開,陸慧芬收不住腳,一下子撲倒在地,摔了個狗啃泥。

【這蘇成良命也真大。都被搞成那樣了,居然還冇死。】

這麼多野豬和灰狼,好好的人都死了不少。偏蘇成良那個隻拖著一口氣的壞傢夥,卻成了死不了的人。

“郎中,你和蘇少夫人一起,給我們官差包紮一下傷口。以後在這林子裡行走時,你就跟著我們大部隊。等你到目的地,再離開也不遲。”

這纔出發幾天,就遇到這麼多事。

以後還不知會遇到什麼事,流血都是小事,生死也無法保證。

經了這幾天的折磨,周複安覺得,他們這個隊伍裡郎中的確太少了。

之前隻有白蘇子和顧悅顏兩位郎中。

平時還好,一遇到大事了,像今天這樣的事情,流放犯人和官差受傷人數一多,白顧兩人就忙不過來了。

“多謝官差,我老頭子是個路癡。總是迷路下不了山。跟著官爺一起,我就放心了。官爺,你看我老頭子也冇帶什麼乾糧。你管一日三餐可否?”

“好,都依你。老郎中,你貴姓啊?”

“我也不知道我姓啥,官差們叫我老郎中就行了。要是覺得不方便,直呼老頭也行。”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