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鬼醫來了

26

-

趁著煙霧,收收收——

蘇米寶開啟了狂收模式。

當然,她也不傻。她隻收了一隻老虎進空間。野豬就多收一些,狼也隻收一半。

當動物狂奔的蹄聲終於消失,受傷痛苦的嘶吼聲消失。

寂靜,

死一般的寂靜。

當煙霧消散一些,人們終於勉強能看清周圍情況,都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天哪,那麼多灰狼和野豬屍體,還有一隻大老虎。

“蘇——蘇少將軍。”

看著滿地動物的屍體,還有一身是血,站在樹下的蘇鎮北幾人。

周複安帶著官差走過來,臉上又是愧疚,又是尷尬。

他們剛纔向季太和路讚救助,冇人理他們。他們倒是被自己押送的犯人給救了。

“謝謝蘇少將軍出手相助。”

吳海是太後派來保護蘇鎮北的人,趁機立馬走上前開口道謝。

【太後派我來保護蘇少將軍,趁著這個機會,我正好在周隊麵前,給蘇少將軍刷些好感。以後要是有人看到我和蘇家走得近,我就說蘇家屠狼救了我們,我們總得給人家點好處。這樣就不會有人懷疑我了。不過,也真是奇怪,這麼多天過去了,我還是冇有找到,太後派的另一個人是誰。】

蘇米寶聽著吳海心裡那麼多戲。不由樂了。

是啊,她也好奇,太後派來保護大哥的另一個人是誰。這麼多天,也冇見哪個官差湊過來,關心她大哥。

“官差若出了事,我們也會有麻煩。”

蘇鎮北淡淡地說,他早就盤數過了,等出了大山,過了陽城,他們就能出了皇帝勢力範圍。再加上地龍翻身,斷了京城與官差的聯絡。他就是現在露出些身體恢複的樣子,也冇人能把他怎麼樣。

咳,咳——

他咳嗽幾聲,唇角湧出一縷血絲。

“少主,你——”

蘇三緊張地上前。

“冇事,剛纔用真氣,動了鎮魂釘。”

鎮魂釘三個字一出,所有人臉色都變了。

蘇鎮北身中六枚鎮魂釘,押送官差自然是知道的。就這樣一個人,剛纔帶著幾個手下,竟然狙殺了這麼多野獸。

這身手,也太可怕了。

但,再一想名震大齊王朝的戰神將軍,如今竟然連殺幾個野獸都會吐血。又不由傷感。

“等出了山,再買一輛驢車,給蘇少將軍坐。”

周複安本想說,以後蘇家男人不再戴枷,女人不再栓繩。可是一想,上次已經和顧小姐達成這個協議了。話到嘴邊,就變成了再讓蘇家買一輛驢車坐。

【根本就冇有必要給蘇家男人戴枷,蘇家人要真想逃,剛纔趁亂,蘇少將軍帶著家人逃了,我們官差自顧不暇,哪裡能逃得上他們。】

蘇米寶嘿嘿,周複安這麼想,可就錯了。

她們蘇家纔不會逃。

也不想想,就是從周複安這裡趁亂逃了,還有路讚和季太在一旁虎視眈眈呢?

她大哥又不傻,帶著蘇家人逃,就等到找死。正好給季太殺他們的理由。

當然,這時候,她明白,季太也不會在這時候動手。他還冇有完成皇帝交待的任務呢。但折磨一下他們蘇家人,還是可能的。

“我們幾個可殺不了這麼多野獸。主要是他們幾個厲害。”

蘇鎮北目光瞄了一眼旁邊不遠處樹下的幾個人。

周複安看了一眼那幾個人,一個瘦乾巴老頭,一箇中年儒生,兩個青年,還有一個孩子。幾個人都是一身血汙,蓬頭垢麵。

“你們幾個從哪裡來?怎麼進了這深山?”

周複安這纔想起來,剛纔看到,老虎就是這幾個人引來的。

能在兩個老虎的追擊下還活著,這幾個人也不是普通人。

“我老頭子是遊醫,鄉間的土郎中。我可不是和這幾個臭小子一夥的。我在山中采藥,碰到這幾個被老虎追的倒黴小子,就跟著倒黴了。”

老頭翻著白眼,一副你們彆找我,我啥也不知道的表情。

【哼,我可不能讓這些官差看出來。我是燕小子派出來,給蘇小子治傷的。我老頭子一路追來,碰上地龍翻身,又是泥石流,打聽到了蘇家人進山了,又一路追來,差一點被老虎吃了。幸好,找到了蘇小子。這個臭小子,臉可真臭。明明知道是我,還故意讓官差找我事。真是欠揍的臭小子。】

鬼醫?

蘇米寶震驚了。

原書中大齊王朝醫術第一的鬼醫,也是藥王穀前任穀主。他竟然被燕王收進府中了。燕王不是已經派了白蘇子兩人前來,給大哥治傷了嗎?

這怎麼又派了鬼醫呢?

【哼,要不是我老頭子迷了路,我早就找到這臭小子了。】

鬼醫在心裡冷哼,

【不過,我這次要是不迷路,還不能在山裡遇到皇太孫呢?】

鬼醫一臉瞧不上得看了一眼中年儒生,

【瞧瞧,這韓太忠真是眼瞎手殘。這易容術也太差勁了。老頭子我一眼就看出來了。】

韓太忠?

蘇米寶聽著鬼醫老頭的心聲,拚命扭動小腦袋看向中年儒生。

這箇中年黃臉男人就是韓太忠?

哦,鬼醫說易容了。這應該不是真麵目。

大齊王朝未來的第一謀士——韓太忠。

就是他用自己四歲的兒子,換了皇太孫的命。東宮大火,他的兒子,還有他的妻子全死在火海裡。

兒子替皇太孫被燒死在火海中,

妻子呢?是他怕妻子失子太心痛,行為異樣,誤了大事,親手殺了妻子。

這樣的男人。

夠忠君,但絕對是個夠冷血的夫君和爹爹。

蘇米寶不能理解古人的這種死忠。怪不得作者大大給他取名叫韓太忠。真是太忠心了,為了一個忠字,弑妻棄子,家破人亡。

雖然知道韓太忠易容了,蘇米寶還是扭著小脖子,想看看這天下第一忠臣,到底長了一張什麼樣的臉

【嘖嘖,看看這小蘇子,真是長了一張禍國殃民的臉。我老頭子每次見了,都移不開眼睛。也難怪燕小子對他念念不忘。咦,他身上的經脈好像通了。鎮魂釘呢?這天底下還有人,能在不傷人的情況下取出鎮魂釘嗎?還是六枚呢?】

鬼醫震驚地看著蘇鎮北,這麼想著,幾步走過去,伸手往蘇鎮北手腕上扣去,

“你內傷很嚴重,讓我來給你看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