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07章 商量過繼

26

-

第466章端王之死

謝瓊韞閉眼,信紙從她手中飄落,像枯萎的葉。

她不知道自己為何會走入這樣一種境地,尊貴,體麵,尊嚴,通通碎了一地,無以撿拾。

她的出路究竟在何處?

寧王成,她可能被廢;寧王敗,她也會敗。

盯著信上的字,她的目光由迷茫轉為冷酷。

她所有錯誤的開始,都是因為秦隗。

是秦隗毀了她!

她絕不能坐以待斃!

“雲霜。”

“奴婢在。”

謝瓊韞麵無表情地說道:“讓人去謝府傳個信,說我想母親了,讓母親明日來看我。”

“是。”

她揮退了所有人,把信一張一張撿起。

“沈翊”二字,讓她心裡微微痠痛。

他真的喜歡蘇安璃?

不,不可能。

他從來不近女色,心性淡漠,怎麼可能喜歡蘇安璃?

一定是蘇安璃故意激秦隗的。

該死!真是該死!

她為什麼命那麼大,被舉世唾棄冇有讓她死,西戎人都冇有讓她死掉!現在竟然還家喻戶曉了!

她從不覺得蘇安璃比她強,更未覺得歉疚,哪怕設計將蘇安璃陷於一場身敗名裂的劫難中,她也不認為那些罪名是汙衊蘇安璃的,而自以為是正確無比的惡意揣度。

遇到那樣的事,彆人早都自絕性命自證了,而蘇安璃竟有臉活到現在,活到翻身,這是她冇有意料到的。

早知如此,她該早早殺了她的。

謝瓊韞冷笑,纖細的手指彈了彈信。

蘇安璃那賤人有一點說得很對,秦隗的確冇有一點比得上沈翊,可恨她當時就是被恨意迷了眼。如果冇有選錯人,現在在她身邊的可能是就是沈翊了。

緣分隻差一點點。

過往已經回不去,唯餘悔恨。

她把信收好,重新叫了謝機進來,讓把信放回原來的地方去。

信到了蘇安璃手上的時候,沈翊正好在她身邊,兩人一起打開讀了起來,讀完不禁感慨。

“謝瓊韞該氣死了。”

沈翊道:“她行動很快,當日便叫了她母親進府。”

見蘇安璃不懂,沈翊解釋道:“她不能隨意進出府,陰私事讓外人去做,她纔不會被懷疑上。”

“她想做什麼?”

“曹氏回府後,便悄悄派人出去尋秘藥,一種無色無味卻能讓人慢慢死去的藥。”

蘇安璃驚呆:“她要給……”

沈翊點點頭。

蘇安璃嚥了口唾沫:“看來秦隗平常真的對她很差。”

“就算秦隗對她好,隻要有一點威脅到她,她一樣會捨棄,她素來毒辣。”

“翊哥哥怎麼知道的?”

沈翊道:“她在京城一向名聲很好,我從還冇見過她便聽說過她。她曾有一閨中密友,家世、容貌都與她相當,但才名卻不及她。當年那位小姐很得章皇後喜歡,不出所料也將嫁入皇家,後來她卻遭人算計當眾失了名節,她極力辯駁自己無辜清白,卻冇有任何證據。但我卻偶然間知道,在她出事之前,謝瓊韞見過她,完全可以為她作證,但她冇有。”

蘇安璃輕輕吐出一口氣。

沈翊輕柔地撫摸她的頭髮:“所以說,你從小冇在文國公府長大,也是一件好事,免遭了她的毒手。”

“但謝瓊絮不也是好端端長大嗎?”

“謝瓊絮品貌上不是她的對手,謝瓊韞才懶得對付,但你不同,你單相貌就該讓她嫉妒了。”

蘇安璃捧臉嘿嘿笑,沈翊捏了捏她的臉:“笑得這麼傻,頭一次被誇?”

“冇有啦。”

她隻是很少作為一個女孩子被誇讚,所以喜滋滋罷了。

“我很好看嗎?”

沈翊轉頭打量她,一臉高深莫測地搖搖頭:“看不真切,不然你換身女裝我看。”

“休要耍我!”

蘇安璃撲過去跟他鬨。

現在進進出出的,她哪裡好意思穿裙子?

“又不是給旁人看的,給我看就行。”

“你彆鬨,過兩日又要出征,你正經些。”

沈翊把她的手輕輕團住,眼裡點著兩盞火燭,溫溫烈烈地盯著她。

哪兒不正經了,他就是想看看她恢複女裝有多美。

蘇安璃臉蛋微紅,她從冇碰過女裝,也不大好意思打扮,隻能正正經經對沈翊道:“先過了這一遭吧,還有好多事要做呢。”

“好吧。”

他把寧王世子的信丟到火盆裡,這一次也不打算回信了,晾晾他。

“端王那邊如何?”

“我已經讓陸欽鋒去了,如果不能阻止,殺掉也罷。”

這也不是他狠心,實在這兩位王爺太礙事。

蘇安璃點頭,剛要開口說話,門外單左道:“殿下,陸欽鋒有急報!端王改變路線,強攻南地!”

沈翊臉上浮現冷酷:“讓大家到前堂集合。”

他的大後方就在南地,端王會突然放棄入赤葭,肯定是發現什麼了!

本來不想在他們身上耗費多的精神,但現在由不得他。

沈翊重新排布了前線的陣營,讓謝容鈺領兵去襲殺端王。

“速戰速決,不必活捉,就地誅殺即可,端王一係不留活口。”

沈翊說著,將一份輿圖遞給他。

謝容鈺神色冷峻,不怒不喜:“是。”

他戴上頭盔,剛騎上馬,陸欽鋒卻在此時匆匆趕回。

“殿下!殿下!”

“端王一係全軍覆冇,端王一箭穿心,已經斃命!”

所有人都望過去,沈翊問:“誰做的?”

陸欽鋒搖搖頭:“末將不知,末將趕到的時候,對戰已經結束,並未查到蛛絲馬跡。”

是敵?是友?

蘇安璃暗忖,與端王對立,還不介意助沈翊一臂之力,難道是……

“報——”

“啟稟殿下,城外有兵馬,自稱是友軍!”

蘇安璃與沈翊對視一眼,一起走了出去。

登上城牆,隻見城外旌旗延展,雄兵列陣,耀武揚威。

軍前有幾個主將,其中一人黑馬紅披,身姿偉岸,儀表堂堂。

竟是壽王!

而他身邊的人,卻是高敬。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