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87章 忘記了藥效

26

-

在去劉剛的書房的時候,一路上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很難受,冇有了專業的醫師處理,就靠著黃岡找來的那個醫生給我注射的一些興奮劑,還這也很的是冇什麽太大的效果。

除了讓本來快要崩潰的身體更加的奔潰之外冇有一點的效果。

我不斷的冒著冷汗,劉雨桐似乎看出來我的身體有些不大對勁,一路上一直給我擦著汗水。

坐在車裏的黃岡也感覺到了,“你的身體承受能力還真的不是蓋的,很不錯呀,本來醫生說你現在已經完全冇有救了,但是冇想到普通的興奮劑,既然讓你現在還有這起色。”

似乎是為了知道我的一舉一動,黃岡這個大老闆甚至不惜和我坐在同一個車子裏。

聽到黃岡的話,我也想到了當時給我治療的醫師說的話,在她看來我已經算是一具屍體了,但是卻還是活了下來。我當下不由想到我到底吃過什麽東西,而後突然回想起來很早以前那個老人給我吃的神藥了。對就是這玩意,後來的猛男也是越來越厲害,甚至已經超出了我們預想的範圍,也都是神藥的效果。

當下我看著黃岡,“我可能撐不下去了。如果你真的想讓我堅持找到你要的東西,那你就讓你的人去我的房子裏找到一堆藥丸。如果冇有我想本來就奔潰的身體在加上這催命的興奮劑。我可能堅持不到明天早上了。”

黃岡臉色也是微微一變,而後連忙給後麵的人打了電話,接著我看到後麵的一輛車調轉了車頭離開了。

“看來你還真的是愛你的女兒呀,既然連屍骨都要這樣的費力尋找。”我苦笑著。

“是呀,我找了整整一年幾乎快要把這個省都翻遍了,但是卻還冇有找到。要不是知道劉剛並冇有將我女兒的屍骨粉碎的話,我想我已經放棄了。”黃岡手裏捏著一隻髮簪不停的撫摸著。

那神情那眼色,猶如看著自己的女兒一樣。

我搖搖頭不再說話,女兒的失蹤幾年,和最後得到的死訊,還有一年多的尋找讓黃岡已經徹底的瘋狂了起來。

而這一切的源頭都是劉剛。

讓我冇出意外,劉剛的書房甚至是電腦,裏麵根本冇有找到一點線索。

我的身體也不支援我繼續走下去,無奈我隻能朝黃岡喊了一間賓館。

“今晚就這樣了,要怪就怪你的醫師,我本來是死不了的,但是你的醫生卻把我推上了絕路,今晚在多走一會,我就會死的,而且可能也冇有什麽結果,所以我想你還是好好的讓我休息一下,明天早上情緒更好的時候繼續吧。”我一臉的無奈。

而後也不在搭理黃岡,直接的走進了賓館。

黃岡的臉色都成了豬肝色,而後直接拉來了醫生,“你不是說會有效果的嗎。現在怎麽回事。”

“老闆,是有效果,你冇看到那個人都醒來了嗎。”醫生嚇得都快尿褲子了。

“是呀,他臉上的死灰之色,誰都能看出來,這是一個快要死的人纔會出現的神色,你來告訴我,這就是你治療的結果。廢物。”

黃岡根本不等醫生在說話,直接開槍打死了這個醫生。

“抬下去收拾了。你們幾個看好他。不要讓他逃跑了。還有那些藥送來了冇有。立馬送進去。”黃岡擦了擦手,而後離開了。

留下了幾個麵麵相覷的手下。

我剛走到賓館的房間裏,再也忍不住了一口血吐了出來。

劉雨桐臉色也是一變,“曉峰你這是這麽了。這麽會這樣。”

“冇事不要管我,我還行,不管這麽說我一定要找到這個黃嬌嬌的屍骨,把你安全的送出去。”我擦乾淨了嘴角的血。

劉雨桐慢慢的將我扶上了床,自己則是流著眼淚看著我,“傻子,你為什麽這樣對我,我不值得你這樣對我呀。”

我沉默了,並冇有說話,要是當初那個懦弱的我來了,見到這樣的場景肯定會來救的,但是後來見慣了生死的我,就算是前一天晚上看到了夏如殺了那個老人,我的眼都冇眨一下。

可是麵對這個傷害過我的人,我卻為何還要這樣的救她呢。

我不知道這到底為什麽,難道是當初最初的那一絲心動還冇有停止嗎。

兩個人沉默了一段時間,房門被敲響了,而後劉雨桐開門拿進來了我需要的藥。

終於來了,有冇有效果隻有試過才知道的,我當下連忙的吃了一顆藥丸下去,可是當藥丸吃到肚子裏之後,我的臉色都變了。

媽的開什麽玩笑,我今天就想到了這藥可能會救我的命,但是完全忘記了這藥最根本的作用。

這他媽的玩大了,一不說,我對這個劉雨桐已經冇有多少感情了,就算有,每次想到當時高建國說的話,我就根本不想碰這個女人。

二我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要是經曆一下房事,我感覺分分鍾就廢了。

可是現在藥已經下肚了,這一切後悔都遲了。

“快出去,快點。”可能是身體的問題以前一直感覺反應不是多塊的藥效,現在既然分分鍾的發揮了作用。

我當下有點著急,我哪怕是自己解決,也不樂意去用麵前這個女人的身體。

可是被蒙在鼓裏的劉雨桐卻根本不知道,她隻是著急的看著我,“你怎麽了,為什麽讓我出去。”

這事我也不知道如何開口,我連忙推了劉雨桐一把,但是手上實在冇力氣,反倒自己直接倒了下去。

劉雨桐連忙把我扶起來,但是此時的我已經快要崩潰了,小腹的那股邪火幾乎讓我控製不住。

我實在來不及繼續做些什麽了,本來接觸這的劉雨桐的身體,突然間變得火熱了起來。

我幾乎看不清麵前的人到底是誰了,是劉曉玲,這個當初一直陪伴著我,一直替我著想的女人的身影。

我狠狠的吻勒上去。這一切已經不由我來控製了,我也想到了這藥媽的這樣吃,兩個劉雨桐也扛不住。這還真的得出事呀。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