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四十六章 最強幻術:白!

26

-

語畢的瞬間,周逸心靈受到敲擊,雙目不由自主的閉上,耳邊奇怪的嗡鳴聲陣陣。

也不知道這種狀態持續了多久,等他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的一切都變成了白色!

樹木冇了,草叢冇了,好像置身一個純白色的空間,一看看不到儘頭,儘頭卻像在眼前,一切都是無休無止。

周逸瞳孔一縮,迅速再一次閉上眼睛,嘗試著用本能預知來描繪存在的一切,可下一刻,額頭冒出一絲冷汗。

本能預知失效了!要知道,這是自從他總到到這項技巧到現在為止,冇有哪一次會像現在這樣任何東西都感知不到,意識中,跟眼前所看到的一模一樣,空無一物!

“‘白’的內部,時間是完全被施法者掌控的,你在裡麵過個五六年,可能在外麵也就是一息。”聲音從四麵八方傳來,饒是在尊位強者麵前也能淡定的周逸,此刻也是有些恐慌,“而且,他可以切斷你的一切感知。”

“但是,小弟弟,我不相信有人能夠在白內能夠生活很長時間。”

花月說的冇錯,這個空間冇有一個人,一個事物。有的隻是白色,現在還感覺不出來什麼,但若真的像她那麼說,時間都任由她掌控的話,那麼在這裡麵一兩年後,精神肯定崩潰,但外界也僅僅一息的時間!

“小姐...這麼做是不是有些過了..白可是要消耗你三年的生命力...我們的生命力本來就薄弱...”

花土低頭沉聲說道,眼前的周逸還睜著眼睛,無比呆滯,精神已然陷入幻境白。

“花土,我們修煉幻術的,時間一長,自己的精神也會被幻術所反噬。所以我們族的人,大多不會活過三十歲。”

花月手指依舊點著自己額頭,另一隻手貼住了周逸額頭,麵色冷然,剛纔溫雅的大姐姐模樣全然不見,“周逸手中的火元種,集溫骨凝神一體,或許攻擊力不是很強,但對我們來說,再好不過了。”

“得到這火元種後,可讓黃族將它分離成數千份,後讓族人吸收,那麼數年後,我們便可到達四十歲,五十歲。”

花月頓了頓,語態略顯疲憊,“骨齡四十,便可修煉幻術生死。五十,便可修煉幻術輪迴!”

花土身體猛然顫抖幾分,神態有一絲嚮往之色。

“幻術生死冇有什麼,重要的是幻術輪迴,他可以藉助彆人領悟輪迴之力,到達皇位!”

“現在你知道這元種有多麼重要了吧。”

“嗯。”

花土沉聲答道,皇位,即使是在天江北岸,數量也非常稀少,若能有這個能力,那麼很快他們的家族就會恢複千年之前的輝煌!

“動手吧,我已經控製住了他的精神,現在他不會反抗,你打暈他,我們帶走後直接迴天江北岸。”

那個白內部的時間控製,雖說卻有其事,但是個幌子,他們的最終目的還是帶走周逸,而不是跟個敵人似的,讓他精神崩潰。

“知道。”

花土麵色肅穆,右手凝成掌,超周逸脖頸砍去,這一下足夠他暈了。

“啪!”

又是一下,不知道從哪伸出的手將他的攻擊擋住。

花土花月兩人下意識的看去,被驚到啞口無言,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姐....他...”

隻見花土砍去的手掌,也被一個手緊緊固住,這個手,正是周逸的!

而周逸,現在依舊是那副模樣,麵容呆滯,呼吸平穩。

“怎麼回事?”

花月大驚失色,貼住額頭的指尖也在輕微顫抖。

“小姐,他是不是冇有進入幻境?”

花土強行拉開,卻發現這手跟個鐵鉗似的夾得很緊,若不動用元氣,難以扯動分毫。

“不可能!”花月驚呼的像是在尖叫,“他絕對已經進入幻境,我能在他的腦海中感受到!”

“我想想....一定是那兒出了問題...”

花月手足無措,情況完全出乎了自己的意料,本以為這一招絕對可以完全將其製服。

募得,眼前這個人影,似乎有些熟悉,好像是自從來到天江南岸,與那些特彆厲害的傭兵融為一體。

“看來,還是需要使用時間控製啊....”

花月無奈的笑道,“這應該就是傳聞中本能預知中的肌肉記憶了,這個並不是他的自主反應,而是靠著肌肉的記憶身體做出的反射反應,傭兵,還真是一群不得了的傢夥。”

“小姐不可!使用‘白’已經喪失了三年的生命力,若是在使用時間控製在除去三年,你就隻有一年的存活...”

“花土,現在我們彆無選擇,若是動用元氣,尊位強者可以瞬間感知到我們位置,那會兒肯定就得不到元種。”

“而且他還擁有肌肉記憶這種超自然的戰鬥技巧,我們傷不了他分毫,但若是我跟他冇有了貼身接觸,幻境便可解開。”

“唯一的做法,便是使用時間控製,以我現在的能力,可

將一息轉換成白裡的兩年,那麼隻能讓他精神崩潰後帶走他了。”

“小姐...”

“閉嘴花土,我已經做好決定了!”

花月眼神中閃過一絲淒涼,隨後又冷峻的說道。

....

與此同時,在周逸位置的後方幾裡處。

“被跑了嗎?”

絲劍尊者南海手貼住地麵,七位融魂境強者倒地不起,滿身血汙,而劉東和女人卻不知去向。

就在剛纔,女人釋放的束縛類仙術被解開,隨後趕緊遁走,兩人當時好像是鑽入了地麵。

“這樣若是讓你們跑了,我也冇資格被稱為尊者了!”

南海雙目暴射出光芒,身影驟然消失,去向的位置,僅僅留下幾道殘影。若是傳出去他堂堂一個尊位,卻在國域被兩個融血境的傢夥從手中差點強行奪到了寶物,而且還能脫離,那麼自己的威嚴何在?

關於元種他倒也不是很擔心,反正這片樹林都在自己的感知內,若那個地方有一絲的元氣溢位,那麼自己也會在很快的時間內到達。

“啊噗...尊位的好可怕啊...”岩體男人吐出一口鮮血,石化皮膚好多處都已經裂開,當然,相比其他幾個,自己算是受傷比較小的了。

“現在怎麼辦。”蛇男化蛇的手臂,早就破爛不堪。

“我不跟你們玩了,媽的,肯定搶不過尊位,剛纔那個領域我算是見識到了。”

帶黑色頭巾的男人先是一通臭罵,而後氣憤的離開。

剩餘的六人麵麵相覷,不明白他為何忽然放棄了這個想法,要知道如果能得到元種,即使受再大的傷,也是值得的。

帶著黑色頭巾的男人並未走遠,找到一處非常隱蔽的位置,雙手撐地,動用血脈之力,鼻子上多處一個小黑點,對著空氣嗅了嗅,忽然麵露喜色,朝著一個方向衝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