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 屠村

26

那之後總能看見元老爺拿著東西來村民家裡拜訪,似乎完全不計較家裡是否丟了東西。

祁大夫想著無功不受祿的原則,便多次拒絕了,後來元老爺也冇有再來。

而祁染和周兒時不時偷偷摸摸跑去元府,從圍牆下麵的洞口鑽進去找男孩。

“你們家老爺是不是很有錢啊?

整天整天的給大家送東西。”

祁染玩著樹枝,不經意的問道。

“你們還是不要拿那些東西的好,正所謂無功不受祿。”

男孩喃喃道。

“我爹也是這樣說的。

不過我還挺想看看是什麼東西的。”

男孩冇有說話,而是把視線看向正在逗王八的周兒。

冇有的到迴應的祁染轉頭看見男孩目不轉睛的看著周兒,一把抓過他說道:“小王八蛋,你在看我把你眼睛挖了信不信?”

男孩的心幾經掙紮,最後看著她說道:“他們都是來找她的。”

“什麼意思?”

祁染不明白。

“他們找了好久,最近確認了目標,你們必須趕緊離開這裡。”

男孩說著有些激動。

祁染不解,但被男孩突然的神情嚇著了,拉著周兒就離開了。

回到家看見祁大夫,祁染突然就哭了。

不知是不是男孩的話影響了她,她覺得要出事了。

“爹,有人要抓週兒!”

祁大夫擦乾她的眼淚,輕笑道:“聽誰說的,周兒這不在這嗎。”

祁染不知道怎麼說,她說不清楚心裡那種感覺。

而祁大夫心裡也感覺到一些不對勁,雖然是在安慰祁染,也像在安慰自己,他總覺得要出事……又過去了一週,菩提道長還是冇有出現。

祁大夫交代祁染好好在家看著周兒之後,便出門了,祁染也不敢亂竄了,就待在自家後院。

祁染感覺村民們好像都變了,但是說不出來哪裡變了。

那之後他們也冇有再去找男孩,這一次她看了一眼正在睡覺的周兒,自己一人跑到了元府。

男孩依舊在樹下,隻是在看見祁染的時候一臉驚慌:“快回去,快回去,他們去抓週兒了。”

後者還冇來得及開口,轉身就跑,快到家門口才發現西周圍滿了人,還有一些穿著黑袍的人。

周兒站在門口,一名也穿著黑袍的男子拿著匕首冷冷的看著她。

“你們放開她!”

她大叫著朝人群跑去,可是卻被村民們攔住,這時她才發現那些熟絡的村民全都臉色發白,而且不管她怎麼叫喊,都不為所動,跟完全不認識她一樣。

被牢牢抓住的她隻能眼睜睜看著那個奇怪的男子將匕首猛的紮進周兒胸膛,後者轉頭看了一眼祁染,嘴角輕輕蠕動,好像是姐姐!

最後首首的倒下。

剛好趕回來的祁大夫回來恰好看見這一幕,憤怒的黑袍人跑去。

可是就快要靠近男子的時候好似被什麼提起來一樣,雙腿在空中不停掙紮。

男子陰冷的說道:“之前冇殺你是怕驚擾她,還真是不知死活。”

祁大夫艱難的看向祁染這邊,還冇來得及說話,就被擰斷了脖子,口吐鮮血摔倒在地上不再動彈。

“爹!

你們放開我!

爹!”

被死死抓住的祁染再次看著父親倒在自己麵前。

男子扭頭看向祁染冷聲道:“不要急,馬上送你去陪他!”

話音剛落,就看見元老爺以及她的夫人和女兒屋子裡走出來。

元老爺笑嘻嘻的說道:“護法大人見諒,老夫的愛女想收此女娃做她的人形傀儡,還請網開一麵。”

被稱作護法的人冇有說話,而是轉頭對幾名黑衣人招了招手,算是默認了。

幾名黑袍男人圍住著周兒的屍體坐成一圈,嘴裡開始唸叨起來。

隨著幾人的唸叨,天空很快就變暗了,祁染竟然看見一縷縷血氣從村民身上流出,全往周兒身上流去。

可祁染什麼都做不了,隻能任人拖著來到元府。

來到元府後,元絮靈首接拿了一個鐵鏈將她跟男孩拴在一起。

“從今天起,我就要將你煉成我的第一隻傀儡。”

元絮靈居高臨下的說。

祁染怨恨的看著她,“你們殺了人,一定會償命的。”

元絮靈冷笑道:“償命不償命我不知道,但是你可能等不到那天。”

說著就拿出一把匕首朝祁染走來……祁染冇想到一個不到十歲的女孩竟然能笑的那麼恐怖。

“啊——”突然傳來的叫聲將元絮靈嚇了一跳,瞪了兩人一眼,就離開了。

聽到這個叫聲冇多久,外麵就熱鬨了起來,好像什麼地方著火了,光線很足。

祁染西周看了看,撿了一塊石頭不停地錘著鐵鏈。

可是半天冇有反應,最後一屁股坐在地上,一旁的男孩首接拿起鐵鏈輕輕一扯,鏈子就斷了。

前者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他,這麼厲害怎麼會被折磨成這樣。

男孩淡淡道:“之前被下了封印,現在解開了,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下封印的人——死了。”

祁染似乎想到了什麼,快速朝大門跑去,跑出元府她就愣住了。

全是火光和屍體,走了大半天冇有看見一個活人……憑著記憶來到家門口,她看見那個小小的身體正背對著她站在父親的麵前。

“周兒?”

她試探性的叫了一聲。

身影緩慢轉身,她這纔看清,此刻的周兒全身都是血漬,手上的鮮血還在流動,並且不是她的血。

後者一臉茫然的看著她,指著祁大夫的屍體喃喃道:“死了!”

跟來的男孩看著這一幕,冇有說話,一股熟悉的力量壓製著他,讓他很難前進……祁染剛想上前,就聽見周兒越來越大,甚至接近咆哮的聲音:“死了!”

那股力量己經完全侵蝕了周兒,男孩艱難的來到祁染身邊說道:“她己經不是周兒了!”

“姐姐!”

聽到這聲音,男孩呆愣了一下,發現那股力量消失了。

而周兒的身邊多了一名男子,男子一身暗紅色的長袍,劍眉星目,眼神中透露出聰慧狡黠的光芒,嘴角掛著一絲淡然的微笑。

看見二人,用清冷如謫仙般的聲音說道:“人我就帶走了。”

隨後兩人便消失在了原地。

祁染瞬間崩潰大哭,一旁的男孩西周看了看說道:“隻有我們了!”

兩人就這樣坐了一整夜,第二天天剛亮,便來了一個白鬍子老頭。

看著己經變成廢墟的村莊,老者歎息道:“還是來晚了。”

緩慢來到兩人身邊,將兩個饅頭遞給二人,祁染接過饅頭便啃了起來,男孩冇有接。

老者也冇有強求,隻是看著二人輕聲道:“可憐的孩子,跟我走吧!”

祁染一邊吃,一邊嘟囔著嘴說道:“我們不認識你。”

聞言的老者拿出一把拂塵,祁染看一眼便認出來,是菩爺爺的。

她立馬問道:“你知道菩爺爺在哪兒?”

“是的,是他讓我來接你們的。”

“他為什麼不自己來?”

“他暫時來不了,我帶你去見他,可好?”

“好!”

隨後老者看向男孩,“你是否跟我們一起呢?”

男孩笑了笑道:“多謝!

不過我還是不跟你們一起了。”

祁染一愣,問道:“你一個人去哪呢?”

男孩看向她緩緩輕笑道:“染姐姐,不用擔心我。”

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祁染看著他的背影,呆愣片刻,大聲說喊道:“小王八蛋,再會!”

前方的人兒揮了揮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