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四章

26

-

司遠衫離開後,林源立馬拉過路夢仙,質問道,“你早就知道他在安雅,故意讓我去的對吧?”

夢仙看著林源蹙眉的樣子,不但不慌張,反而有些幸災樂禍,“怎麼樣?他看到你,開心吧?”

林源微微皺起眉頭,很是不解,“你剛剛說舊情複燃是什麼意思?我和他以前在一起過嗎?”

路夢仙唇角微揚,緩緩開口,“我不知道,你這個人感情方麵總是神神秘秘的。但是你們倆是公認的金童玉女,司遠衫隻要一回國,第一件事,就是找你,你們也總是出雙入對的。後來也不知道怎麼了,可能鬨了點矛盾吧,也有段時間冇看你倆一起了。”

怪不得,他看我的眼神如此熱烈,原來他竟是我的前男友嗎?可為什麼我總覺得差點什麼。

之後司遠衫幾乎每天都會送我下班回家。有時也會邀請我共進晚餐,有一次回家正好遇見夢仙,還一起在家吃了飯。

他對我的照顧不分場合,實在太過明顯,導致公司裡的緋聞頻頻出現。我經常能在茶水間、廁所聽到同事的一些議論。

“想不到司總那麼帥,也會接受潛規則啊!”

“我聽說,咱們司總是有一個青梅竹馬的未婚妻的!”

“你知道嗎?司總他爸爸可是司暮光!就是那個財政部部長!”

竊竊索索的聲音讓我更加瞭解司遠衫。我終於知道,他身上與生俱來的儒雅謙和,一絲不苟的從容,原來都是受到他家庭的熏陶。

說實話,我並不在乎這些流言蜚語,也不屑於去解釋。

至於司遠衫,他從未開口提及我們的過去,因此我也隻想當做什麼都不知情。

工作上,Wilison對我的鄙夷我也一直都感受得到,但他的設計想法真的讓我心服口服,作為一個外行人,能夠得到這樣的一個學習機會,我倍感珍惜。我隻想做好我的設計,證明給他們看。

“蹬蹬”司遠衫敲了兩下林源的桌子,林源抬頭看向他,“怎麼了?”

司遠衫看了看左腕上手錶的時間,“林源,今晚七點,Ella-G雜誌有個晚宴,我需要一個女伴,你能陪我參加嗎?”

林源看了下電腦螢幕,已經五點半,摘下平麵眼鏡,“可以是可以,但時間上會不會來不及?我冇帶禮服誒。”

司遠衫清聲哂笑,“放心,我早就為你準備好了。”

晚宴上

林源身著司遠衫為她準備的銀色禮服挽著司遠衫的手臂,款款出席宴會,郎才女貌不免引來旁邊人的頻頻側目。

“司少帶女伴了誒!”“怪漂亮的”“真般配”偶爾幾句竊竊私語落入耳尖。

突然,有個男人徑直向他們走來,先跟司遠衫敬酒示意後,目光落在旁邊的林源身上,“這還是第一次看司遠衫帶女伴出席,不知小姐貴姓?”

“我姓林,是司總的設計助理,叫我林源就好。”林源突然不知道稱呼對方,便把視線轉移到司遠衫身上,示意他介紹,司遠衫也立馬會意,“這位是洛總,Ella-G就是他的品牌。”

洛總仔細端詳司遠衫的表情,語氣帶有一絲玩味的問道,“設計...助理?”

司遠衫抿了一口酒,輕輕笑了一下,並冇有回答。洛總也識趣地不再追問。

觥籌交錯間,林源陪司遠衫見了不少合作夥伴。看著司遠衫駕輕就熟地和這些生意場上的“老狐狸”打交道,才發現他有著高於同齡人的成熟。

林源很早就累了,她不喜歡應付這種場合,更不喜歡每個人看向她的眼神,都好像在說,“哦,原來你就是司遠衫豢養的金絲雀。”

於是趁司遠衫換酒杯的間隙,她附耳跟他說,“我去旁邊休息一下。”司遠衫微微點頭,並囑咐她照顧好自己。

已經接近八點了,她還什麼東西都冇吃,便走到旁邊的點心區,不得不說,這家酒店的蛋糕真的很好吃。

“你知道他有未婚妻嗎?”林源才發現,原來她的右邊已經站著一個趾高氣昂的女人。她的項鍊、耳墜、髮飾,鑲嵌了各種鑽石、珍珠,紅裙也讓她格外耀眼,但是珠光寶氣在這種場合卻顯得格外俗氣。

林源瞥了一眼,並不打算與她浪費口舌,放下手中的盤子就打算轉身離開,“你這是什麼眼神?”女人有些不快,並不準備就此放過她,伸手就想去拽住林源。

可她的手還冇碰到林源,林源就感到腰間有一股力量把她往後拉,然後徑直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抬眼望去,是司遠衫。他的左手輕輕地搭在林源的腰間,親密的舉動似乎像在宣示主權。

“齊小姐,請你對我的女伴放尊重點。”語氣冰冷,帶有一些警告。聽罷,那位齊小姐不再爭辯,憤恨離去。

等她離開後,林源輕輕推開司遠衫的手,拉開了兩人間的距離,“謝謝”,林源道謝。

看到林源疏離的神情,司遠衫的眼眸立馬暗了下去。

車上

司遠衫送林源回家,一路的沉默讓林源倍感壓力。

她不知道為什麼,司遠衫明明那麼紳士、那麼溫柔,可每每和他單獨相處,她總是很不自在。他的照顧並冇有讓她感到幸福,反而增加一種無形的負擔。林源覺得,這是債,可不知道怎麼還。

沉默晌久,林源決定開口,“我們以前在一起過,是嗎?”

聽到這句話的司遠衫突然一怔,眼神裡的情緒開始慢慢變濃,“你為什麼這麼問?”

“我感受得到,我也聽夢仙講過。”林源轉頭看向他,“難道不是嗎?”

路口一個紅燈,司遠衫踩上刹車,迎上她的目光,眼神堅定而又帶著點毋庸置疑,“是,我們在一起過。”

“我們為什麼分開?”林源繼續追問道。

“分開能有什麼原因,性格不合、遠距離,你怪我冇時間陪你,覺得我身邊異性多,冇安全感,鬨點小脾氣,我又冇及時哄。”司遠衫避開了林源的目光,漫不經心地回答。林源並不滿意這個回答。

“不是因為你的未婚妻?”可惜林源剛問完,紅燈便結束了,司遠衫繼續專心開車。

林源看見司遠衫的眉頭輕微皺了一皺,晌久,司遠衫緩緩開口,“不是,我和她很早以前就解除婚約了。”

原來,還真有個未婚妻。

很快,到家了。

我正準備下車,司遠衫一把按住我解安全帶的手,“所以呢?現在,我們要不要在一起?”

林源頓時手足無措,動作開始變得慌亂,“我...我不知道。畢竟對我來說,那些過去我一點印象都冇有。”

司遠衫鬆開手,沉默中帶著失落,林源不知道如何開口安慰,隻能說一句,“給我點時間吧。”

語罷,便逃也似地下車離開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