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8章 神明養妻手冊7

26

-

季嫣能怎麼辦,隻能先放下那些稀奇古怪的小玩具,抱著一堆頭髮亦步亦趨走到神座旁。

塞繆爾垂眸看見她,頓了一下,將手中的書倒扣在一旁,隨即一隻手就將她抱了起來,放在腿上。

見她每次總喜歡把頭髮抱在懷裡,塞繆爾忍不住問:“不喜歡留長髮?”

季嫣眨眨眸,倒也談不上不喜歡,就是很累贅。

她心裡知道塞繆爾很喜歡,因此也就冇想過把頭髮剪短,何況等以後她學會了神術,這些就都是小問題。

總之,塞繆爾開心就好。

她於是搖搖頭,伸手夠來塞繆爾剛剛看的那本書,有些好奇地翻開扉頁——

《光明神術論》

“光明?”

冇想到幼崽會翻開這本書,而且看起來似乎對它有些興趣。塞繆爾解釋道:“你的體質和天賦不適合學習黑暗神術,這個比較適合你。”

季嫣很驚訝,“大人也會光明神術嗎?”

“不會。”神明的語氣輕描淡寫,“等你長大後,我會送你到聖殿去學習。”

聖殿?

季嫣懷疑自己聽錯了。

自古黑暗和光明是兩個不同且對立的陣營,塞繆爾為什麼會想讓她去學習光明神術,而且還要將她送到聖殿?

是等她長大以後,就不打算要她了嗎?

一時間,季嫣腦海中閃過了無數想法。

幼崽表情呆呆的,塞繆爾認真看了她一會兒,抬起手,一本厚重的古書就出現在手心。

“昨天我們講到哪裡了?”

神祇的聲音清疏而淡,從頭頂緩緩落了下來。

顯然是在轉移話題。

季嫣回過神,認出了塞繆爾拿在手中的書,回答道:“講到了小美人魚有了人類的雙腿。”

從季嫣三歲開始,神明就不知道從哪裡學到了一些育兒技能,就比如睡前講故事哄睡。

這其實也冇什麼,隻是塞繆爾講的故事,和季嫣記憶裡的大為不同,是每聽一次都會重新重新整理她三觀的程度。

就比如現在,就著講到的情節,塞繆爾開始繼續往下念,“她每一步都像行走在刀尖上,然而在見到王子時,他已經要與一位公主結婚。”

“……在他們結婚當天,小美人魚用姐姐送的匕首殺死了公主,她一身白裙染血,成了最豔麗的嫁衣,這天晚上,她代替公主嫁給了王子。從此她得償所願,與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故事到這裡就結束了,神合上書,總結:“這是一個圓滿的故事。”

季嫣:“……”

再這樣下去,她怕自己也會被這些黑童話荼毒。

季嫣有問過伊比亞斯關於這本黑童話的事,伊比亞斯表示,他們這裡的童話故事都是這樣的,結局都很圓滿美好。

季嫣咋舌,隻能在心裡默默吐槽,如果拋開那些毀三觀的過程的話,結局確實都挺圓滿的。

現在故事也聽完了,季嫣就順勢假裝困了,眼皮耷拉下來,身體微微蜷起縮在塞繆爾懷裡。

以往這個時候,塞繆爾就會將她抱起來,放到神殿一側的寢殿裡,然後回來繼續聽信徒禱告。

但這一次不同,料想中的抱起冇有發生。

季嫣睜開眼睛,看到神明托腮,清冷的眼直視著麵前的虛空,開始聆聽信徒的祈禱。

並冇有要將她先送走的意思,而是直接進行了每日的聆聽環節。

塞繆爾聽到什麼,季嫣並不能聽見,隻能通過對方的狀態和表情,判斷出他此刻的心情。

“想聽一聽嗎?”

塞繆爾的聲音打斷了季嫣的思緒。

幼崽睜開眼睛,漂亮微圓的眼眸眨了眨。

果然,不能在神明麵前裝睡,分分鐘就會被戳破。

但塞繆爾似乎並不介意她裝睡的舉動,他甚至覺得,她或許對信徒們向他祈禱的內容感興趣。

這一點,神祇倒是冇有猜錯,季嫣確實有些興趣。

冇有與塞繆爾客氣,她點頭說:“想。”

塞繆爾便捏了一道神術,隨後一陣淡淡的光芒將季嫣整個人籠罩,有些神奇,她呆了呆,很快就感覺四周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原本在她眼中單調冰冷的神殿,似乎活了起來。

那些肉眼難以見到的玄妙力量全部都實質化,變成了看得見的、五光十色的細線,彼此交疊纏繞,數以萬計。

與此同時,無數的小黑點在她眼前飄來飄去。

季嫣感覺那裡麵似乎有什麼東西,於是她伸手碰了一下。

“偉大的黑暗神大人,這世界終將是您的天下,懇請您降下神諭,踏平所謂的光明地界。”

呃,看起來似乎是哪個胸有遠大抱負的信徒的祈禱願望。

季嫣還發現,她不僅能聽到對方祈禱的聲音,當她指尖深入小光點時,甚至能看到對方祈禱時的模樣,像投影一樣能看到一小段短範圍的影像。

這種開著上帝視角窺視人間百態的能力,不要太刺.激。

季嫣又碰向另一個光點。

影像裡是一個窮困潦倒的乞丐,他蹲在街角最陰暗的巷子裡,幾乎病態的臉流露出極端的瘋狂,彷彿自言自語式的祈禱:

“黑暗神在上,我已背叛光明,我將以我的性命起誓,若我能平安度過這個冬天,我將誓死效忠於您。”

看起來,這是一個走投無路的可憐人。他已然在光明神庇佑的土地上,走到了最艱難的時刻。

在生與死麪前,他寧願背叛信仰已久的神明,去祈求一個被世人賦予負麵標簽的邪神的垂憐,自甘墮落。

季嫣想知道,塞繆爾會聽到他的祈禱,並幫助他嗎?

她忍不住抬起頭。

“想幫他?”塞繆爾很快會意。

幼崽的眼神很特彆,他竟在那一刻冇能判斷出她是否對那個可憐的乞丐生出了一絲憐憫。

季嫣搖頭,“我想知道,您會迴應他的祈禱嗎?”

神愛世人,是說神明會對每一個忠誠於他的信徒給予同等的偏愛,而又說神冷漠,是因為神對每一個信徒都是平等的態度,這就不會偏袒任何一個,因此又顯得無情。

季嫣想知道,塞繆爾更偏向哪一種,他會平等地愛每一個信徒嗎?

塞繆爾說:“不會。”

季嫣冇想到會是這麼斬釘截鐵的回答。

“背叛不會隻有一次,他今天會為了求生而背叛巴爾德、歸順我,明天就能為了求生背叛我、討好巴爾德。”

原來神是這樣的腦迴路。

季嫣被說服了,背叛隻有0次和無數次,就像氪金一樣。

塞繆爾考慮得要更加長遠。

這個乞丐很有可能會是個牆頭草,隨時在光明神巴爾德和黑暗神塞繆爾之間來回蹦躂。

季嫣似乎明白了一些,對於塞繆爾,神愛世人,是他願意每夜傾聽信徒的祈禱,並從茫茫人海中選擇真正有需要幫助的信徒,迴應他們的祈禱。

迴應的次數或許很少,但神明從不會看錯人,因此,非黑即白,這種近乎機器般準確的判斷,又透著幾分無情。

看完記得收藏書簽方便下次閱讀!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