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7章 神明養妻手冊6

26

-

一轉眼,季嫣已經長到了5歲。

她日日被黑暗神抱在神殿與他共寢,因此不到半年,就被改變了體質,從原來像玻璃一樣脆弱的嬰兒變得健康抗造。

同時還瞭解到,這裡是一個叫做至暗領域地方,沾了塞繆爾的光,這裡的人都尊稱她一聲小殿下。

季嫣被塞繆爾撿到時,脖子上掛了一隻長命鎖,上麵正好刻著她的名字,因此她還是叫季嫣。

但塞繆爾從不叫她的名字,每次喚她隻會說:“過來。”

季嫣為此深切體會到了神明的高冷。

側殿裡。

伊比亞斯一邊哼著小曲兒一邊拆棉花。

瑞貝卡則在一旁帶季嫣玩占卜遊戲。

“四年了!”伊比亞斯義憤填膺地把一圈又一圈的棉花從各種傢俱上扯下來,“終於可以把這些醜東西拆掉了!”

這四年說來話長。

季嫣一歲多的時候開始學走路,因此在這期間,塞繆爾下令用厚重的棉花將所有傢俱尖銳的地方包裹起來,以防止小殿下磕到碰到。

這對伊比亞斯來說簡直是場十足的災難。

他是個極端的顏控,天知道他每天對著這麼醜的宮殿,給他造成了多大的心理陰影麵積!

更氣人的是,最後拆除的時候還得靠他自己!

大概唯一值得安慰的是,以後就不用再麵對這些醜東西了。

另一邊,瑞貝卡將十幾張牌平鋪在地上,聽到伊比亞斯的鬼哭狼嚎,忍不住笑出聲:“好好工作吧,伊比亞斯。”

“站著說話不腰疼,要不咱倆換一下,你拆這個我來陪小殿下玩?”

“滾。”瑞貝卡瞬間翻臉。

但麵對小殿下,她很快就又換上了一張親切和藹的笑臉,溫柔地看向季嫣,問道:“小殿下,這裡有31張牌,你可以隨機選一張。”

“我選這個。”季嫣伸手指了一張。

5歲大的幼崽有著一頭烏黑漂亮的長髮,坐下來的時候,髮尾會垂在地毯上。

塞繆爾喜歡留長髮,因此也給她留了同款。

季嫣發現,他似乎很喜歡她的長髮,每次對方在覺得她睡著以後,就會伸手撈起一縷纏在指間,一玩就是很長時間。

以至於季嫣都習慣了。

不過,她有時候也會玩塞繆爾的頭髮。

似乎覺得那是禮尚往來,神明倒也不介意她玩自己頭髮這種會被信徒打上“瀆神”標簽的行為。

甚至在對方稍顯惡劣地扯他髮絲時,還頗有耐心。

·

瑞貝卡拿起那張牌,仔細看了看。

“咦,竟然是占卜姻緣的。讓我來仔細看看。”

季嫣歪了歪頭,“姻緣?”

“是的。小殿下現在還不懂,但既然占卜到了這個結果,那就順便解讀一下。”

“嗯……奇怪,這上麵顯示,小殿下未來將會與很多個男人相愛,而且每一段感情都……刻骨銘心?”

瑞貝卡有些傻眼,難以置信地看了看手中的牌,又看看季嫣。

伊比亞斯無情地嘲笑:“怎麼回事瑞貝卡,你的占卜技術失靈了?”

“不可能!”少女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我的占卜不可能出錯!”

“那你的意思是,小殿下長大以後會是個渣女咯?”

瑞貝卡:“……”

季嫣也有些蒙圈,她未來……和很多個男人相愛?

她不禁懷疑起瑞貝卡占卜的準確度。

“可能今天不適合占卜。”瑞貝卡麵無表情把卡牌收了起來,她顯然也有些不確定了。

隨後,又揉了揉季嫣的腦袋,說:“小殿下,我們再玩點彆的吧。”

季嫣點了點頭,但依舊還是很在意瑞貝卡的占卜結果。

她覺得,自己應該不會是那樣的渣女。

但如果真的是……季嫣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

傍晚,陪季嫣玩了一天的瑞貝卡牽著她去塞繆爾的神殿。

在回去的路上,一個一身黑袍的、麵色慘白的女人擋在了她們麵前。

“凱西婭?”瑞貝卡露出意外的表情。

女人點頭,隨即陰冷的目光落在了隻有矮矮一截的季嫣身上。

“這位就是……小殿下?”凱西婭的語調晦澀。

“嗯。”瑞貝卡點頭,“時間不早了,我要先把小殿下送到神殿。”

“神殿……”凱西婭的目光變得更加古怪,她垂著頭,直勾勾盯著季嫣,瑞貝卡看不清她的眼神,但季嫣看得清楚。

對方彷彿要將她撕碎。

頓了一下,她蜷曲起手指,勾了勾瑞貝卡的手心。

大約是感受到了她的不安,瑞貝卡道:“抱歉凱西婭,我得先帶小殿下回神殿。”

“嗯。”

凱西婭點頭。

她聲音平靜,無波無瀾,也冇有在此處繼續停留,而是徑直繞開。

“小殿下,剛剛那位是凱西婭,她也是大人忠實的信徒。”

瑞貝卡見她疑惑,主動介紹道。

季嫣哦了聲,繼續被牽著往神殿走,小小的人類少女嗓音格外的軟糯,說:“她看起來有點奇怪。”

瑞貝卡笑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麼,蔚藍色眼睛裡流露出一絲柔情,然後緩緩道:“伊比亞斯也覺得她是個怪胎,但凱西婭對大人的忠誠是從來不需要被懷疑的。”

季嫣懂了,凱西婭就是黑暗神的死忠粉。

但她似乎對她敵意很大,是因為……覺得她在瀆神麼?

但她一直以來對塞繆爾也很尊敬,除了偶爾某些時間,基本上從不逾矩。

季嫣起初還無法理解,但後來一旦將凱西婭想象成塞繆爾的毒唯……嗯,似乎就好理解了。

“到了,小殿下。”瑞貝卡出聲提醒,“大人應該在裡麵等著你。”

“嗯。”

季嫣抬眸看向眼前冰冷華麗的宮殿,鬆開了瑞貝卡的手。

一個人走的時候,她喜歡把累贅又長的頭髮抱在懷裡兜成一團,這樣就不會把頭皮墜得很痛。

也不知道塞繆爾是怎麼忍受每天披著那麼長的頭髮行走的,頭皮難道不痛麼?

e,或許神明大多都會作弊吧?

對於塞繆爾來說,隻需要一個小小的神術就能省去很多麻煩。

而對於她,季嫣歎氣,她不過是普通的凡人之軀,並不能比。

寬闊冷寂的神殿裡,塞繆爾著一身黑袍倚坐在高大的神座上,正一邊托腮一邊垂首看書。

季嫣看了他幾眼,不想打擾他,就抱著滿懷的頭髮來到自己專屬的玩耍區域,琢磨起伊比亞斯送給她的小玩具。

她剛坐下,頭頂就傳來神明清冷的聲音,“過來。”

整個至暗領域,大概也就隻有塞繆爾能對她呼之即來。

看完記得收藏書簽方便下次閱讀!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