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6章 神明養妻手冊5

26

-

季嫣心情複雜,她敢肯定,黑暗神最起碼在養孩子這方麵一竅不通,像她這麼大點的孩子,根本還聽不懂。

雖然她除外,能聽懂,但不是誰都像她一樣是開了掛的啊!

餓極了的小幼崽隻能揣著明白裝糊塗,聽話的張開了嘴巴。

塞繆爾似乎愣了一下,冇想到她會這麼配合。

頓了下,將奶嘴遞到她嘴邊。

小幼崽張嘴咬住,被縛在繈褓中的小手努力探了出來,雙手抱住奶瓶,咕咚咕咚吃了起來。

看起來是真的餓極了。

塞繆爾分出一隻手扶住奶瓶,另一隻手搭在榻上,目光竟有些專注,就好像對人類幼崽進食的畫麵有著莫大的興趣。

大半瓶奶喝完,小幼崽饜足地眯了眯眸,儘管小肚子被撐得微微鼓起來,還是把剩下的羊奶全都喝光了。

吃飽喝足,小幼崽彷彿也用光了力氣,看了一眼塞繆爾,然後縮回繈褓中,迷糊地睡了過去。

第一次照顧幼崽,神祇感到有些意外,似乎並不難。

然而這天夜裡,季嫣渾身不舒服,尤其是肚子,脹脹的,夜裡醒了好幾次,難受得把吃進肚子裡的羊奶吐了不少出來。

睜眼看了看四周,塞繆爾又不在,伊比亞斯和瑞貝卡也不見人影,季嫣感覺不行,這具身體原先就很脆弱,如果長時間冇人管,很容易出問題。

季嫣並不想躲過了開局炮灰,卻死在了腸脹氣上。

於是小幼崽哇的一聲哭了出來,用了最大力氣和最大音量。

此時的黑暗神正在神殿裡聆聽信徒祈禱。

小幼崽的哭聲突兀地闖入。聆聽被迫終止。

神明的目光穿透層層黑霧落在分佈在世界各地的、虔誠的信徒身上,停駐片刻,起身離開了神殿。

勞倫小姐說過要寸步不離看著幼崽,所以塞繆爾提前給幼崽種下了一道神術,有任何動靜,無論相隔多遠,他都能感知到。

信徒們還在黑夜裡虔誠地禱告,並不知道,他們信仰的神明已經離開了將他們連接在一起的神聖樞紐。

側殿內。

“怎麼又病了。”神明低喃了一句,彎腰抱起繈褓中的幼崽。

脹氣吐出的羊奶不可避免沾染了潔淨的黑色神袍。

塞繆爾並不介意,而是施了個簡單的神術,順便將黏糊糊的幼崽清洗乾淨。

神並不精通人類的醫術,麵對人類的疾病,也隻會采用神術來解決,雖簡單粗暴,卻也立竿見影。

小幼崽很快就止住了哭泣,麵色漸漸紅潤起來。

對季嫣來說,脹個氣,已經幾乎要用掉了她的全部力氣,因此好轉了以後,感激地看了眼塞繆爾以表達謝意,然後就繼續睡覺。

她被塞繆爾抱在懷裡,腦袋也枕在了他的手臂上。

很快就熟睡了。

稍顯微弱的呼吸顯得格外平穩。

注視著熟睡的幼崽,神明陷入了思考。

是哪個環節出了錯,才導致了這樣的結果?

這個問題困擾了塞繆爾很久,他微微偏頭,視線在幼崽熟睡的臉龐上停留了片刻,隨後消失在原地。

#

“噢,您形容的症狀應該是腸脹氣。”勞倫小姐會心一笑,說道,“也怪我上次冇提醒您這一點。”

“下次您喂幼崽羊奶的時候,奶嘴裡最好充滿奶水,不要有空氣,不然很容易導致腸脹氣。還有在喂完奶後,記得要給寶寶拍一下奶嗝,儘量把嗝都拍出來。”

塞繆爾一一記了下來。

這次勞倫小姐也意識到,對方是真的有幼崽需要照顧,也是真的向她虛心請教育兒知識。

因此塞繆爾這次找來,她搜腸刮肚,將自己所知道的全部知識都教給了對方。

直到將神明送走,勞倫小姐才心有餘悸地回去看了看自己的女兒。

天還冇亮,塞繆爾就敲響了木屋小門,勞倫小姐起初還以為是查德裡斯事後找上門來要報複她,她為此擔心了很久纔過去開了門。

還好,隻是虛驚一場。

她看見了那位疑似神明的黑袍青年。

直到現在,勞倫小姐也不確定對方的真實身份,但此刻她至少可以肯定,對方一定會是一位合格的家長。

#

塞繆爾這次回來,徹底將幼崽帶回了自己的神殿。

這件事也在信徒們之間傳了開來,眾人都覺得不可思議。

伊比亞斯覺得挺好,至少神殿添了一個小傢夥,不至於那麼冷清,就連神祇都似乎添了一點人情味。

但總有人反對,覺得不該將一個普通的人類幼崽帶入神殿。

“這怎麼可以!”凱西婭憤怒地打翻了一隻花瓶,“肮臟的人類怎麼可以踏進神殿!那是在瀆神!”

凱西婭向來是黑暗神的狂熱追隨者,為了向神明靠攏,她不惜將自己蔚藍色的眼睛用永不掉色的墨水染成了黑色。

但這墨水畢竟不

是專門改變瞳色的藥劑,因此凱西婭至今眼白都是淡淡的灰色,看起來像是死人的眼睛。

至於那頭像陽光一樣的金色捲髮,也毫不例外被她染成了死氣沉沉的黑色。

偏偏她皮膚又很白,五官放在人類裡也是格外精緻出挑的那種。以至於每次伊比亞斯看見她,都感覺像是看見了一具死後被入殮師畫上精緻妝容的屍體。

這樣一個怪胎,偏偏有一堆小嘍囉上趕著認她為主,認為凱西婭纔算真正的黑暗神的忠誠信徒。

確實,伊比亞斯也承認,論對神祇近乎變態瘋狂的忠誠度,他比不上凱西婭。

他就知道凱西婭一定會想弄死那個人類幼崽。

但那又怎麼樣,他們無法動搖神的意誌,凱西婭再反對,也阻止不了既成的事實。

“神生漫長,大人無聊了於是就想養一個人類嬰兒,這也不難理解。彆大驚小怪,凱西婭。”

凱西婭氣得渾身冒著黑氣:“我要見大人!”

“彆開玩笑了,除了我和瑞貝卡,神不會見任何信徒。”伊比亞斯抬了抬下巴,“你要真想向大人控訴,還是通過祈禱的方式更加可靠。”

凱西婭的眼裡暗暗閃過一道寒意,伊比亞斯能被神眷顧,接近祂,這一直是她無法理解且難以接受的事。

明明她比伊比亞斯更加虔誠也更加強大!

神的旨意,總是令人費解。

凱西婭漸漸平複下心情。

至少伊比亞斯有一點說的很對,如果她想讓神改變主意,就隻有向神明祈禱唯一一條路。

神會聆聽他們的聲音,也許就能聽到她虔誠的諫言。

這天夜晚,凱西婭沐浴更衣,無比鄭重地對待這一次的禱告,她眼裡跳動著灼熱的瘋狂,瘋狂向神明傳達諫言——

偉大的黑暗神,人類是最冷血最肮臟的生物,她的存在會汙染您神聖的殿堂,給您帶去不幸!

如果您能聽見,請您像捏死一隻螞蟻一樣將這樣汙濁的生物從您的神殿裡剔除出去……

神殿裡,一邊給幼崽餵奶,一邊聆聽信徒禱告的神明,突然聽見了這番諫言。

塞繆爾:?

他垂眸看向幼崽,頓了頓,不動聲色遮蔽了凱西婭的聲音。

這麼可愛的幼崽,怎麼會是螞蟻?

看完記得收藏書簽方便下次閱讀!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