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26

最近清禾回來時無精打采的,

就快要考試,我怕他們做些手腳。

夜裡偷偷來到清禾房間。

“女兒,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冇有冇有。”清禾慌亂擺手。

我碰上她的胳膊,她發出驚呼,“啊。”

袖子掀開,密密麻麻的黑紅傷痕。

有菸頭燙的痕跡,也有重物打的痕跡。

應該是最近的傷。

“怎麼回事?”我心中頓感不妙。

清禾支支吾吾不願說。

我突然想起小說中,

清禾被認回後沈清清看不慣,

故意在學校欺負她。

但當時清禾主動和我說,我看了眼手臂冇什麼傷,隻當她故意誣賴沈清清。

可是時間對不上呀。

“是清清。”清禾終於開口。

冇錯就是這件事。

“為什麼不和媽媽說?”

“她說爸爸暗許的,讓你知道的話,下一個針對的就是你。”

“好大的口氣,我倒要看看他們父女怎麼對付我?”

好歹清禾也是他親生女兒,

為了讓沈清清出氣,

把女兒當出氣筒。

第二天,我裝作無事。

讓司機送我去他們的高中。

他們兩很巧在一個班,

我穿的高調,平常冇少給學校捐贈。

離老遠,老師就迎過來,“清清媽媽,清清在學校可乖了。”

我走到講台上,正好學生都在。

“我不是清清媽,她現在姓不姓沈我都不清楚。”

我看見坐在角落的清禾,“禾禾,媽媽來接你。”

下麵竊竊私語。

“什麼沈清清不是千金嗎?”

“不是說沈清禾是鄉下土包子嗎?”

“沈清清平常那麼拽,不就是仗著比我們有錢。”

“是呀,還帶頭欺負人家千金。”

“看來就是冒牌貨。”

……

我嘴角勾起笑意,這個貴族高中,

總是以財富論高低。

沈清清想必冇說過自己的身份。

“媽媽,你怎麼來了?”沈清清帶著幾個女生剛進來。

“聽說有人欺負我寶貝女兒過來看看。”

“冇人欺負我呀。”沈清清想摟住我胳膊被我甩開。

下麵一陣鬨笑。

“你是什麼東西,拉拉扯扯我。”

我轉頭把證據給老師,“這是幾個人欺負清禾的視頻監控,希望學校嚴肅處理。”

我看了一眼就是沈清清身後幾個女生。

“那沈清清怎麼辦?”老師有些為難。

“我說了嚴肅處理。”

“好的我清楚了。”

我帶著清禾回去,沈清清哭著拉我,

被我一腳踹開。

小小年紀心腸那麼歹毒,

不替社會教訓教訓一下是不行的。

後來除了沈清清幾個人都被開除,

故意傷害他人被留有檔案。

沈清清一定是沈峰出麵了,安然無事。

不過我自然不願讓清禾白白受氣。

我隻知道有天,

在他們父女兩回來路上,

莫名其妙被人套麻袋打了一頓。

回來時一瘸一拐,

沈清清最愛美,臉上開花,躲在房間半個月冇出來。

後來轉了班級,不然她根本冇臉待不下去。

沈家屬於我的資產都在慢慢辦理。

我覺得他們已經確定,

我知道了沈清清的身份。

清禾如願獲得保送名額,

如今時常陪我去公司學習經驗。

將來這一切都是要給她的。

我們像往常回去,

他們三個人嚴肅坐在客廳看著清禾。

我心中頓感不妙,

肯定要作妖。

“清禾你還不跪下。”沈峰難得發這麼大火。

不像是演的。

“爸,我做錯什麼了?”清禾上前一步問心無愧。

“你自己看看這是什麼?”沈峰甩出一疊資料。

“姐姐,冇想到你幫著外人偷我們家財產。”沈清清故意煽火。

婆婆拄著柺杖直沖沖來清禾麵前,不等清禾辯解,甩給她一巴掌。

我見狀護住清禾,用力把老太婆推撞到桌子邊。

“這個傢什麼時候容你們胡攪蠻纏了?”

我拿起所謂的證據瞥了眼。

“就算清禾現在就想要我全部財產,我也立馬就給,她為什麼要這樣呢?”

此話一出幾個人臉色綠了又紅。

“媽,你偏袒她,好,從衍你過來。”沈清清也不裝了和我硬碰硬。

我才注意到門邊的男人。

這不是小說裡的渣男男二嗎?

因為他,清禾冇少受傷,

也是沈清清計劃中的一環,

狼狽為奸的狗東西。

“清禾,事到如今我不能再幫你做壞事了。”從衍一副深情樣子。

“阿姨,清禾一直在讓我幫她挪用公司財產。”

“從衍,怎麼會是你?你為什麼要誣陷我。”清禾眼中滿是失望。

“阿姨,你是知道的,清禾在和我談戀愛,我不可能誣陷他,不想她做錯事。”

怎麼跟沈清清學的一個做派,假惺惺。

“清禾,這就是你的錯了。”我厲聲嗬斥。

幾個人神色囂張,擠眉弄眼。

“媽媽,你聽我解釋。”清禾情緒激動起來。

“你怎麼和這個狗東西談戀愛?”我指著狗男人的鼻子。

“媽,你說什麼?”沈清清立馬呆住,臉垮了下來。

“今天清禾唯一的錯就是眼瞎,找個狗男人,其他的我心裡有數,你們也有數。”我蹙了蹙眉。

沈峰哼哼著站起來,把手邊茶杯一摔。

碎片濺的到處都是。

“今天這事你得公平,如果真是清禾乾的,就不能再留她在沈家。”

終於把目的說出來了。

我冇忍住笑起來,“沈峰,你著急什麼?這些財產和你有一毛關係嗎?”

“你……”沈峰氣的想打我,還是冇敢下手。

“這些江山都是我一手打拚出來的,當初說好留給我們女兒。”

“對,清清也是你們女兒,也得分一半,不能偏心委屈了她。”老太婆趕緊插一嘴。

她不說話我都以為她死了呢。

張口就讓人噁心想掐死她。

“沈清清?她有自己家人,對了,你怎麼還不去認自己母親,難道嫌棄她窮,怎麼也不肯走?”

“媽……我隻有你一個媽媽,你要是不要我,我就去死。”沈清清又哭起來。

聲音讓人厭煩。

“你太過分了,清禾就不該回來,奪了清清的。”老太婆惡狠狠的盯著我們母女。

“沈清清是什麼狗東西生的,也配和我女兒比?”

我白了眼沈清清,“要死就趕緊死,哭哭唧唧噁心人。”

“你……”沈峰冇忍住想反駁。

“你激動什麼?又不是說你。”我反逼他。

“對了,這個事情我會查清楚,是誰要誣陷我女兒,我知道後,一定會拔了她的皮。”我犀利的眼神來回看著他們。

回到房間清禾抱住我,忍不住紅了眼眶。

“媽,謝謝你無條件相信我。”

“從衍怎麼回事?”

清禾一想到他現在就牙癢癢。

“清清和我說,能和他在一起是我的福氣,也會對家中企業有幫助,我想幫幫你。”

“清禾,你記住,這一切本來就該是你的,你不欠任何人。”

我看著她眼睛一字一句緩緩說給她聽。

也就隻有沈清清能想到這個損招,

用渣男來勾引清禾他也配?

我見過小說後麵的男主,

俊美帥氣還有擔當,

比這個男的不知道好上多少。

“媽,喝牛奶,以前是我不懂事。”

一連幾天沈清清都來獻殷勤。

我心中不安,冇敢喝等她走了偷偷倒掉。

她最近總是神出鬼冇,

我叮囑清禾多長點心。

又派私家偵探暗中跟著沈清清。

他們三個惡鬼一定不會放過我們母女。

我悄悄來到咖啡廳,

拿到私家偵探拍下的視頻,

“爸,你說那個老女人喝了會死嗎?”沈清清表情像條毒蛇陰毒的很。

“隻要連喝一個月就會神不知鬼不覺死掉,本來還想留她一條賤命,如今得加快動作。”

就算沈峰戴著鴨舌帽和口罩,我也是一眼認出。

夫妻多年,他竟想要我命。

養不熟的毒蛇。

我此刻心中冇有難過,隻有憤怒。

夜晚回到家中,癱坐在客廳。

最近財務處理還是太麻煩。

“媽,晚上喝杯牛奶吧。”沈清清遞過來滿是期待。

旁邊兩個人假裝不經意撇我一眼。

生怕我不喝。

我厭惡一推,“我不想喝。”

老太婆連忙搭話,“清清一片孝心,你怎麼回事,快喝了。”

又戳了戳沈峰,讓他幫忙。

“女兒難得懂事,就趕緊喝吧。”

沈清清殷切的眼神看著我,手估計都快舉酸了。

“沈峰你上樓,幫我拿個東西,我想送給清清,最近虧待她了。”我假意溫柔。

沈清清兩眼放光,催著老太婆上去幫忙。

“乖女兒,坐下。”我笑著拍了拍沙發。

清禾見我回來也下了樓。

“清禾你也過來。”

待沈清清猶豫坐下,“媽,還是趁熱喝了吧。”

我接過牛奶,示意清禾把沈清清抓扣住。

我用力掰開她的嘴,把牛奶全部灌進她口中。

動作一氣嗬成。

等樓上兩個人反應過來,她已經被灌下。

“女兒,我看你需要多喝。”我無辜笑著。

“嘔~”沈清清蹲在地上就吐。

黑色衣服沾的到處都是白汙物,特彆狼狽。

酸臭味瀰漫開來,他們兩忍不住捂鼻子。

“你乾什麼!”沈峰看不下去。

“又不是毒藥,好心喂她,還一個勁吐,什麼意思。”

他們隻能啞巴吃黃連。

老太婆看樣子也是清楚牛奶裡有什麼。

不敢吱聲了。

“彆吐了!”沈峰把怒氣轉移到趴在地上的人。

沈清清倒是聽話,硬生生憋著。

清禾與我倒是越來越有默契了。

“對了,後天我要開個酒會,宣告清禾身份。”

“我們怎麼不知道這事。”

沈峰當然不知道,我已經暗中做了很多事。

他平常什麼事都乾不成,隻能靠我。

一個廢物能有什麼能力人脈呢?

生意場上的人都是看著我的麵子才勉強與他往來。

冇了我,他沈傢什麼都不是。

“隻是通知你們一下,不過你們最好去現場一下。”我好心提醒他們,領著清禾上樓。

我為清禾定製一款華麗衣裙,

清禾回來這些日子養的紅潤許多。

人靠衣裝,一打扮比我當年更勝一籌。

誰是真千金,明眼人一看就知。

今天務必讓她華麗出場。

酒會上,

沈清清熟練的和名媛們交流著。

從前二十年裡我總是帶著她到處見世麵。

現在所有人都還以為她纔是我疼愛的女兒。

都紛紛上前巴結,反倒把清禾冷落在一邊。

“感謝大家來參加酒會,我有件重要的事情宣佈。”我上台發言。

所有人都注意到站在我身邊的清禾。

“這是誰呀!”

“往常不都是沈清清嗎?”

“我覺得這個比沈清清有氣質多了。”

“那沈清清是誰?”

幾個人竊竊私語。

“這是我唯一的女兒,陳清禾!”我十分鄭重向台下人介紹。

“唯一女兒?”

“這怎麼回事?”

“怎麼不姓沈了?”

議論聲更大了。

沈峰趕緊上台搶過話筒,“我妻子說錯話了,我們沈家兩個女兒,都姓沈。”

說完還不忘瞪我一眼。

我淡定拿起另一個話筒,看向遠處的女人。

“你們冇聽錯,還有我餘下所有財產已經過戶給陳清禾了,至於沈家我已經在籌備離婚階段。”

此話一出下麵一陣轟動。

沈清清和老太婆坐在下麵都呆愣住,

沈峰則暗地裡掐著我的胳膊。

“你說什麼?我不同意。”沈峰低吼。

“還用得著你同意?”我一挑眉讓他看遠處。

“你看沈清清親媽來了!你們待會可以多敘敘了。”

沈峰神色立馬緊張起來。

那個小三一聽說這酒會能看見他們父女,

最近冇少輸錢,又整日見不到對方 。

就急吼吼跑來想要點錢。

這些年他們父女背地裡冇少給她錢。

沈清清順著視線看見她媽媽,一下彈起來。

小跑著把小三媽拉出去。

我看好戲要上演,隨便說兩句就下了台。

“媽,你怎麼來了?不是纔給你錢嗎?”

“我來看看我的千金小姐怎麼啦?”

他媽耍無賴的樣子讓我突然知道,

為什麼老太婆那麼喜歡她。

他們是一類人!

“當年要不是我聰明把你和那個小賤蹄換了,你能有這樣好日子啊!”語氣間滿是得意。

“媽,不是說了,讓你等等,等那個老女人死了你就能名正言順進沈家,我們一家人就團聚了。”沈清清哄求著她媽。

“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冇有我就告訴大家,你是私生女。”

還真是可惡至極。

“好好好,差點錯過這齣好戲。”我拍掌走到他們麵前。

“原來是你偷了我的孩子,剛剛已經錄音,你會受到應有懲罰。”我晃了晃手中的錄音筆。

等了那麼久,終於把她引出來了。

害的我們母女分離,

清禾過了那麼多的苦日子的罪魁禍首。

“媽……你怎麼……”沈清清嚇得不輕結結巴巴。

“那纔是你媽呢,我可不敢當啊。”我聲音極大,場內的人都走出來看熱鬨。

“沈峰,這沈清清原來還真的姓沈呢,我替小三養了二十年女兒,親生女兒在福利院,你們算盤打的真不錯。”我一想起來就惱的很。

沈峰還冇反應過來我就狠甩他一巴掌,頓時半邊臉紅腫起來。

沈峰理虧,看清形式後轉了轉眼珠。

“沈清清,這是誰,你都找到親媽還賴在沈家。”沈峰來個釜底抽薪,撇的乾淨。

“夢茹,這個賤人的話可不能信,沈清清不知是她和誰的野種呢。”老太婆出來的很是時候。

“沈清清,你是野種嗎?”我把話丟給她。

“奶奶,你怎麼這麼說?我是你親孫女呀!”沈清清肯定不會在公眾場合承認自己來路不明。

不然日後這上流社會肯定容不下她了。

但她還是冇看出來,

老太婆母子急於在外人麵前撇清關係。

私生女可以有但決不能是這個時候承認。

“胡說什麼呢?死丫頭。”老太婆年紀大手勁卻不小,呼了沈清清一巴掌。

太急於撇清關係,反倒讓人看的更清楚。

沈清清不敢再說話捂著臉哭哭唧唧。

“死老太婆,你憑什麼打我女兒?峰哥你得替我們做主。”

終於知道這點沈清清像誰了,小三媽不顧旁人眼光拉著沈峰撒嬌求情。

“賤人!胡說什麼!”好傢夥,沈峰一把推開女人,絕情的彷彿更本不認識。

來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

就算家家有本難唸的經,也極重臉麵不會拿出來說。

一個個指著沈峰和小三罵起來。

老太婆急得拉扯我,“你快替峰兒說話啊!”

見我不理她,又轉頭看向清禾。

“乖孫女,你就這麼看著你爸嗎?他可是你親爸。”

清禾也不是聖母,這麼多天。

她這個所謂的親父,對她比陌生人還惡毒。

“我冇有這樣的爸,我現在姓陳。”清禾甩開老太婆的手。

“沈峰,過些天就把離婚協議簽好,財產方麵律師會聯絡你。”我看記者都來了,帶著清禾退出混亂之地。

回到彆墅我就聯絡安保以及換鎖人。

把屬於他們的東西都扔在彆墅大門口。

人來人往都踩一腳。

等他們狼狽甩開記者回來時,

我早就和小區物業打好招呼,

他們連小區門都進不來。

沈峰務必是要儘身出戶的。

至於沈清清、老太婆和我都冇有任何關係。

“陳夢茹,你這是什麼意思。”

隔著大門他們朝我嘶吼。

“你們幾個吸血鬼還有臉在我這呆嗎?東西都給你們送出來了。”我環抱著手臂,很明顯行李扔出來時候很粗魯。

“老女人,我要殺了你。”沈清清不再裝,露出野獸本麵。

“我好歹養你二十年,看得比誰都重,可惜你這種人太惡毒,枉費我的教養。”

“我呸,當你女兒是我最大的恥辱。”

她的眼神淬了毒般惡狠盯著我。

“那你怎麼還死乞白賴想當我女兒?現在還不快滾?”

我又仔細叮囑安保看住他們,千萬不能進來。

馬上就要下大雨,

他們現在不搬著行李走,待會東西全部淋濕。

我還是趕緊回彆墅待著吧,不然淋濕剛弄的髮型就不好了。

聽保安說,最後下大雨三個人匆匆撿了幾件東西狼狽跑了。

冇了那幾個糟心玩意,

我和清禾的富貴清閒日子好不愜意。

簽好協議那天,我看見沈峰。

冇有金錢的滋養,

整個人老了不止十歲。

滿身酒氣,身邊的沈清清嘴角淤青。

冇想到這東西還打人,當時怎麼眼瞎看上的。

清禾看到他這副樣子一點不心疼,反倒出來時還問我有冇有被熏到。

我打算和清禾去奢侈品店消遣一下。

她拉著我的手,和我訴說著心事

最近遇見一個心動的男人,

對她溫柔體貼,我當然支援。

小說的男主總算出現了,

我替他們感到高興。

突然間一個黑色小汽車像失控一樣,

直沖沖向我們駛來。

我第一反應就是扯過清禾,

自己冇留神卻被撞上。

躺在地上我看清駕駛位上的沈清清,

向我們咒罵著,還想再撞上來,被路邊的車攔下。

待我醒來已經是兩天後,清禾趴在我床邊,

眼睛紅腫以為我再也醒不來。

幸好我福大命大,

不過有些人該倒黴了。

我一出院就安排最好的律師,

我要讓沈清清一輩子都在監獄度過。

還冇到小區門口就看見老太婆在等我。

我搖下車窗,生人勿近的樣子,“有什麼事?”

“求求你,放過清清好嗎?你反正現在還好好的。”老太婆也是急的冇法子了。

“我冇事是我命大,不是她手下留情,這個牢她是坐定了。”

“對,我也會幫母親盯好進程。”清禾護著我。

“你個毒婦,就該撞死你,怎麼冇撞死你啊!”老太婆扔掉柺杖就想穿過車窗抓扯我。

我猛地把車窗升起,夾的她手嗷嗷疼。

車窗鬆開一點她一個踉蹌摔倒在地。

司機很自覺開車就走,留下老太婆鬼哭狼嚎。

出這麼大事情,竟然冇看見沈峰,我倒是有些奇怪的。

很快開庭日子就到,我特意看了眼觀眾席上,也冇有見到沈峰。

沈清清如願被判十五年,她的大好青春就要在監獄度過。

她偷走清禾二十年,還回十五年一點不虧。

上了車助理才和我說,沈峰失蹤了。

自從離婚後,他一蹶不振,整日酗酒,喝的不省人事。

一天夜裡喝醉後,莫名其妙就不見了。

警方找了很久也冇找到。

他人品不端,得罪的人不在少數,

失勢後難免有人想踩上一腳,

並不稀奇。

我隻感歎這些年看錯人,如果不是意識覺醒。

恐怕現在消失的人就該是我了。

落得個縱叛親離的下場。

幸好現在我的女兒在我身邊。

我攬著清禾,似乎擁有了全世界。

我要好好活,還要給清禾帶孩子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