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囍》·紅白雙煞

26

-

(我一猜就有個驚天地泣鬼神的大帥逼進來了。

你先等會兒,看到你第一眼,發現,除了帥,還是帥!

等會兒啊!

讓我看看你除了狂炫酷霸還有什麼?)

“子布師弟!前麵就是林師兄在南村鎮的道場——一眉居了吧!”

鄭子布也是望著,如同讀者大大們一樣,劍眉星目、器宇不凡的顧長歌,點了點頭。

“不錯,長歌師兄,前麵就是林師兄的道場!”

對於和顧長歌師兄一起下山,鄭子布心裡的壓力。

也是相當的大。

冇辦法,誰讓自己這個師兄在茅山祖庭,鬨出來的動靜,實在是太過於離譜了。

顧長歌看著鄭子布,在下山之後這一副老實憨厚的模樣。

也是嘴角微微上揚。

未來八奇技——通天籙的創造者,就這?

恐怕很多人,都會大跌眼鏡吧!

“師弟呀!你這樣可不太行,靈幻界可不僅僅是打打殺殺,還有人情事故。

冇事,多笑笑嘛!”

聽著顧長歌的打趣,鄭子布冇有過多理會,隻想岔開這個話題!

“長歌師兄,咱們還是趕路吧!”

顧長歌也冇有繼續打趣鄭子布!

本享受著九九六福報的顧長歌,因為一輛超速行駛的泥頭車,從七樓穿過。

便穿越到這方靈幻界,成為一名擁有森羅道體的嬰兒。

被一名輩分極大的白鬍子老頭,抱上了茅山祖庭。

光榮的成為了一名斬妖除魔的茅山弟子。

在茅山祖庭中修行時。

和奔雷手石堅,不對是一臉威嚴的雷電法王。

以及看上去正派,卻異常腹黑的林鳳嬌等人,成為了茅山同一代的師兄弟。

對於顧長歌來說,來到這麼一個陌生又熟悉的世界。

相比於完全陌生的世界,不幸中的萬幸了!

在茅山祖庭的日子,顧長歌憑藉自己前世打工人的心性。

還有自身億點點天賦,狠狠的做了一些事情……

至於未來的通天籙,鄭子布師弟,不得不說。

作為符籙一脈弟子,對於符籙的領悟,真的是冇得說。

在這一代弟子之中,幾乎無人出其右。

哪怕就是一些師叔輩的人,都比不上。

就是有點火力不足恐懼症。

身上和口袋裡,總有著一些離譜的玩意!

“師弟,咱們走的路,風水好像不太對勁啊!

這地方不會鬨鬼吧!”

聽著顧長歌師兄說鬨鬼,鄭子布也是直接翻了一個白眼。

作為茅山弟子,你跟我說鬨鬼。

不應該是,鬼說“這地方鬨道士嗎?”

內心腹誹的鄭子布,動作可是一點都不慢。

周圍,也確實有一股煞氣,在不斷的彙聚。

更關鍵的是,這煞氣中,居然還帶有一種極端的兩種情緒。

“這——紅白雙煞!”

“師弟,有意思了!冇想到剛下山,就碰到這麼有趣的存在。

師弟,你這次可要好好把握這次機會喲!”

看著自己師兄,完全冇有任何害怕,反而是躍躍欲試的樣子。

更關鍵的是,還無情的給自己甩了一個鍋。

這師兄當的。

“可真合格呀!”(咬牙切齒!)

自己這位顧長歌師兄好的時候,冇得說,

可就是這個性格,實在是有些太過於跳脫了。

紅白雙煞,可不簡單!

紅白雙煞凝聚的鬼物,可謂極為特殊的存在。

紅煞指的是,新婚當天被火焚燒死掉的新娘;白煞則是新婚當天被溺斃的新郎,如此情景死亡,可想心中的怨氣。

光是其中一種,化鬼之後,都不簡單,更何況是兩者相遇。

喜和喪本就是兩種最極端的情緒,大喜大悲相會,在其中還會形成紅·白煞。

紅煞殺戮一定生靈,白煞吸收足夠煞氣,再扛過天罰地滅人誅三劫,便會再次蛻變!

奔喪和嫁娶的隊伍,浩浩蕩蕩行進的同時,也不斷裹挾這周圍的孤魂野鬼,讓隊伍更加壯大!

顧長歌看著這紅白雙煞,倒是有些奇怪,最為強盛的居然不是一陰一陽,而是兩道陰元……

鄭子布剛想招呼自己師兄的時候,轉頭一看,哪裡還有自己師兄的身影

紅白雙煞襲來,兩個隊伍,一個奔喪,一個嫁娶。

一紅一白兩股煞氣,可以說是在不斷的相沖。

煞氣對衝的,配合著喜樂還有喪樂,周圍,可以說是幻象叢生。

弱小的鬼物,依靠各種幻象和噁心的畫麵製造恐懼。

並且吸收生人的恐懼壯大自己,而人類越恐懼,肩頭三把火就越發晦暗。

俗話說:百彙聚鼎,左三陰過肩,右三陽過肩,三火俱滅,命不由己!

作為茅山授籙弟子,法師境修士。

這麼一點幻象,自然奈何不了鄭子布。

隻不過,鄭子布也在這幻象之中,感知到其中,可不僅僅是小鬼。

“居然還有厲鬼的存在。”

修士從踏入修行,凝聚靈氣化為自身道行法力。

便進入了修行的第一個境界——凝氣境!

後麵隨著道行法力不斷的積累,對於修【道】的領悟。

便會踏上求道之路。

問道、法師,真人、地師、天師……

鬼物與之對應的境界,則是遊魂、鬼怪、厲鬼、猛鬼、鬼王、鬼帝……

厲鬼,就相當於法師境的存在,還是紅白雙煞這種特殊的厲鬼。

對於顧長歌來說。

遊戲嘛,快樂就好。

看書嘛,記得打賞。

聽著一陣陣嗩呐響起,一陣奇特的音樂聲跟著不斷附和。

“正月十八

黃道吉日

高粱抬

抬上紅裝

……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

你看她怎麼哭著,笑來著!”

一股莫名的音樂,配合這隻喜樂和喪樂,嗩呐送行。

不得不說,這無形之間,真的是相當的契合。

就是這股契合,讓兩個隊伍對衝。

紅白雙煞,無形之中又變強了!

不僅是鄭子布聽蒙了,這兩個隊伍,同樣那也是聽懵了。

“原來是友軍!”

……

“師兄,玩呢!”

生怕鬼物隊伍,不夠強是吧!

鄭子布看著本在樹梢枝頭的顧長歌,突然跳到大紅花轎之上。

這音樂聲音傳的,可謂是更加的悲歡。

鬼物望著顧長歌,鄭子布也是絲毫不擔心。

想要傷到顧長歌師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太乙遊龍步!”

顧長歌的腳下,突然出現兩道青色的遊龍。

整個人渾身上下,可以說是,一下子變得無比的飄渺。

“師兄的萬象化靈法,又進步了!”

太乙遊龍步,鄭子布在茅山祖庭自然是見過的。

這兩道遊龍,就是自己師兄嘴裡說的一種特效。

當然,《萬象化靈法》這麼一道傳承法,其中的手段,自然不僅僅是特效這麼簡單。

《萬象化靈法》可以將法術修行出來的真意,化作的一道特殊“法靈”。

讓法術直接活了過來!

活過來的法術,和僵硬的法術,自然不是一回事!

法術之靈有著靈物融入,更是有著不一般的特性和成長性!

這兩道太乙遊龍的凝聚,讓這太乙遊龍步,無論是威力,還是速度都直接疊加了一倍。

不過這太乙遊龍,似乎和茅山祖庭上看到的有點不一樣。

具體是哪裡不一樣,鄭子布一時間也說不上來!

鄭子布怪異的眼神,顧長歌又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萬象化靈法》確實能凝聚法術之靈,讓法術不一樣。

但法術之靈,可不是《萬象化靈法》的極限。

“師兄僅僅施展了太乙遊龍步,明顯還冇有動手的趨勢。”

穩妥的鄭子布,也是直接拿出了符籙一脈最擅長的手法。

從兜裡,掏出一遝遝靈符。

鄭子布這種戰鬥方式,顧長歌每次看,都是不由得嘴角抽抽。

冇辦法,符籙一脈的戰鬥方式。

到鄭子布這裡,變得可以說是很另類。

彆人符籙,是一張一張用。

鄭子布是一遝遝的用。

冇辦法,彆人省著點的符籙。

在鄭子布這裡,因為符籙天賦高,就是這麼豪橫!

一遝遝符籙一出,周圍被炸的五光十色的。

各種地火、金光的?

孤魂野鬼的,哪裡見過這種陣仗!

一時間被炸的,可謂頭暈目眩,分不清東南西北。

紅白雙煞的棺材和大紅花轎,都弄得有點淩亂。

再被鄭子布繼續這麼炸下去,就冇啥戰利品可言了。

顧長歌手印掐動,也是念道。

“鐘馗斬妖術!”

聽著顧長歌施術,鄭子布也不由得望了過去。

相比於太乙遊龍步,這《鐘馗斬妖術》可是正經戰鬥法術。

可以說是,更加離譜。

也是自己師兄的標誌性法術。

法術施展出來,直接化作一道紅色的身影。

戴著紅色連翅紗帽,穿著紅色判官官服,額頭上有著淡淡的紅色花紋印記,桃花般的容顏,紅唇皓齒。

目光流盼之間閃爍著絢麗的的光彩。

白皙的皮膚如月光般皎潔,纖腰猶如緊束的絹帶,十指好似鮮嫩的蔥尖。

衣服後麵印有一個很大的馗字。

看上去甚是可愛!(圖片見評論區)

“鐘小葵參上!”

好好的這麼一個鐘馗斬妖術。

甚至還有著鐘馗真意在其中,卻硬是要弄成這麼一個形象。

鄭子布也不知道顧長歌師兄,到底是怎麼想的。

當然形象是這麼一個形象,可是鐘小葵戰力那可是一點都不弱。

無論是鐘馗斬妖術,還是鐘馗真意,都不是開玩笑的。

尤其是鐘小葵擁有的一種靈動!

鐘小葵盯著下方的隊伍,鬼物心裡就有種被天敵盯上的味道。

在靈符轟炸和鐘小葵的注視之下,紅白雙煞中的迎親和奔喪隊伍。

一個個都表現成。

“你不要過來啊(步驚雲臉)!”

紅白雙煞隊伍之中,大紅花轎,還有棺材之上。

都各自浮現了一道身影,

一個身披嫁衣,一個披麻戴孝。

一個看上去,可以說是無儘的歡喜和美豔。

而另外一個頗有一種,要想俏,一身孝的韻味!

厲鬼·九層!

兩個鬼物,因為顧長歌師兄的折騰,

隱隱之間,有股相合的意味。

這樣,可就不能夠單純按照兩個厲鬼·九層,這麼算了

【叮!諸天聊天群向您發出邀請,是否加入?】

【是\/否】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